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33章 三三三

    “你别只顾着耍……治伤要紧啊~”

    “哦,好。”

    “这羞人的姿势……打死我也不信他是佛门的武功。”

    “呃,忘了告诉你,其实借助欢喜禅法双.修只对治疗内伤有奇效,外伤似乎没有效果。”

    “所以你这枪伤……?”

    “恩,没效果。”

    “……那你刚才还让我那样配合你?”

    “不然你脸皮薄,哪愿意这么迎合我。”

    “……宋大哥,你可真是个混蛋啊……”

    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当宋青书一路赶回开封的时候,居然比之前快了近一个时辰。此时天刚蒙蒙亮,唐府之中已有佣人开始劳作了,不过主人们依然沉睡在梦乡里。

    宋青书无声无息潜入唐府,以他的轻功,府中侍卫根本察觉不到。轻轻推开房门,见帷帐低垂,听到两女平稳的呼吸,估计还没醒。

    “幸好赶回来了。”被夏青青温柔乡一耽搁,宋青书差点舍不得走了,不过他心里清楚,如今赵敏落入他手中,可以说奇货可居,可是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好事马上便会变成祸事,他绝不愿意看到那种后果。所以和夏青青约定好,让她先回金蛇营收拢旧部,自己办完这边的事情再和她汇合。

    平白无故在夏青青那里多耗了一两个时辰,回来的时候宋青书简直是催动自己极限在飞奔,搞得现在累得像狗一般,不过心中舒畅,倒也不觉得疲惫。

    “郡主,该起床了……呃……”当宋青书撩开芙蓉帐,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赵敏云鬓散乱,身上衣服不翼而飞,只有一层薄被盖住了一些私密地方,浑圆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雪白耀眼的肌肤晃得宋青书有些发晕。

    注意到她脖颈还有锁骨附近有很多红红的印子,身为过来人的宋青书哪还不知道这是吻痕,还有她眼角尚未完全干透的泪痕,无一不显示着她昨晚遭受了多可怕地事情。

    宋青书心中一沉,自己千防万防,结果居然真的一语成谶,害得赵敏遭受了小龙女一样的命运,不管是前世对这个角色的喜爱,还是今世在她身上很多谋划,都让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浑身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似乎听到外面的动静,赵敏幽幽转醒,待看清眼前的男人,眼神中射出刻骨的仇恨。

    “不知道昨晚便宜了哪个混蛋。”宋青书心中一叹,事已至此,总要想办法解决,见唐夫人也有转醒的迹象,重新点了她的昏睡穴。

    “我知道郡主现在心里肯定很难受,都是我思虑不周,害得郡主遭此大难,郡主大可放心,这件事我绝对守口如瓶,想必也不会影响你在张无忌心中白璧无瑕的形象。”宋青书此时丧气无比,害得一个无辜女人遭受了世上最可怕地事情,他早已内疚无比,哪还有心思勾心斗角,所有心思都在思考怎么帮助她克服这个阴影。

    随手解开了赵敏的穴道,还没来得及询问,赵敏抬手就是一耳光,宋青书要躲过去轻而易举,但如今心中歉疚,便不躲不避,硬生生挨了她一巴掌。

    “你怎么不躲?”赵敏也没想到自己随便一挥手,居然打中了这个可怕的高手。

    “如果打了我,能让郡主消气,那就算郡主多打几下,在下也不会躲。”宋青书叹道,心想昨晚自己逍遥快活,赵敏却经历了人生最痛苦的事情,真是世事难料啊。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赵敏脸红得快要渗出水来,冷哼了一声:“打了你有什么用。”

    “我知道你打我没用,只是想郡主好受点,”宋青书望着她,沉声说道,“昨晚究竟是何人?只要郡主一句话,哪怕他武功再高,我也会帮你杀了他。”

    赵敏刚刚醒来,昨晚那羞人的感觉还没完全褪去,如今脑袋还迷迷糊糊地,也没意识到宋青书话中的不妥,下意识指了指身边的唐夫人:“她武功能有多高,哼,既然如此,你帮本郡主杀了她好了。”

    “唐夫人?”宋青书一下子愣住了,“昨晚是唐夫人对你……”

    “不是她还会是谁!”赵敏又羞又怒,昨晚唐夫人在自己身上又舔又摸,那种恶心中又带着一丝刺激的奇异感觉,她现在都还记忆犹新,“说起来都怪你,要不是你迷惑她,她也不会把我当成你,然后……然后……”后面那些羞人的画面,她再也说不下去。

    宋青书终于回过神来,狂喜道:“昨晚欺负你的是她?”

    “你笑什么笑!有那么好笑么?”赵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委屈地说道。

    “我心中高兴,不对不对,我是想说幸好是她。”宋青书语无伦次地说道。

    赵敏冰雪聪明,联系他见到自己那副表情还有他说的话,如今冷静一想,终于明白宋青书以为自己昨晚被一个男人给污辱了,下意识有些后悔,刚才该将计就计,利用他心中的歉疚,谋划更多的好处的。

    不过赵敏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抛诸脑后,她用计虽然不择手段,但是利用自己的清白名声……她自问还是做不到。

    提起清白,赵敏又想起昨晚自己无力地躺在床上,被唐夫人肆意轻薄的场景,眼中一寒,伸手到大腿内侧抽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便往唐夫人脖子上割去。

    宋青书大惊失色,连忙架住了赵敏的手,手指在她手腕一拂,赵敏只觉得手臂一麻,手中的匕首再也拿捏不住。

    “郡主,唐夫人对昨晚的事并不知情,就这样被杀了未免冤枉。”宋青书话中尽是笑意,难掩幸灾乐祸。

    “早知道你舍不得这个狐狸精,”赵敏气苦道,睫毛轻颤,几乎垂下泪来,“你知不知道她昨晚……昨晚……”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假凤虚凰,终当不得真的,郡主又何必太在意。”宋青书安慰道。

    “没发生在你身上,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赵敏咬着下唇,“要是我将你绑起来,让玄冥二老玩弄你一番,你会不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稍微想想那种可怕地场景,宋青书差点吐了出来,浑身一个冷颤:“打住,打住,这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为什么不能?”赵敏好笑地看着他。

    “唐夫人又没有作案工具。”宋青书黑着脸说道,不欲继续这个恶心的话题,连忙说道,“郡主若是不介意身体暴露在我面前的话,我们可以继续说。”

    “哎呀!”赵敏这才意识到昨晚衣服被唐夫人脱得精光,之前好歹还有一层薄毯盖着,结果刚才为了杀唐夫人,和宋青书交手的时候,薄毯不知不觉滑落了下来。

    “你还看!”见宋青书死死盯着自己,眼中充满了赞叹,赵敏怒道。

    “好好好,不看了。”宋青书笑了笑,洒脱地背过身去,“郡主也不必太在意,在我们老家,很多美女在海边度假的时候都脱得和你差不多,也不会有人觉得大惊小怪的。”

    赵敏气得浑身发抖:“就是这种龌龊的地方才能生出你这样龌龊的人。”

    “我是为了让你更好受一点,好心当作驴肝肺。”宋青书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赵敏躲在被窝里,悉悉索索地穿着散落在床上的衣服,突然看到宋青书手中的匕首,不由一呆,咬唇说道:“拿来!”

    “什么东西?”宋青书一愣,很自然地转过身去。

    “谁让你转过来的。”赵敏怒道。

    “你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我又没透视眼,怕什么。”宋青书不以为意,就那样在床边坐了下来。

    赵敏一时语塞,只好指着他手中之物说道:“这个。”

    看着手中近乎小弯刀的匕首,想起来她刚才好像是从大腿内侧抽出来的,宋青书突然笑了:“这个不会就是郡主的‘贞洁卫’吧?”

    “要你管。”赵敏脸色一红,没好气说道。

    “既然是这么有珍藏价值的东西,那我自然不可能还了。”宋青哈一笑,顺手便将匕首放到了自己怀中。

    “你怎么这么无耻?”赵敏一时间也拿他没办法。

    “郡主扪心自问,我要是真无耻的话,你这柄破匕首能起到什么作用?”宋青书淡淡地笑道。

    赵敏一呆,也明白他说的是实话,虽然对方经常占点自己小便宜,但对自己整体上依然称得上守之以礼,并没有真正侵犯过自己。

    虽然心中已经认可,但嘴上可不能承认,赵敏哼了一声,默默穿好衣服过后,抬了抬下巴,看着唐夫人问道:“这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让她睡着吧。”

    “你要是不介意,我给她解穴了。”宋青书说着便抬起手指。

    “别!”赵敏心中一慌,连忙阻止道,若是被唐夫人醒来看到自己,联系昨晚的事情,那真是不要活了。

    “放心吧,她不记得昨晚的事情的,她只会以为与我发生了点什么。”见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宋青书好笑道。

    “真的么?”赵敏一脸狐疑,不过总算松了口气,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问道,“你迷惑她的那门武功究竟是什么?”

    “怕了吧?”宋青书一脸得意,“放心,我不会对你用的。”

    明明自己和他应该是敌人居多,但赵敏却下意识相信了他话语中的真诚,沉吟片刻说道:“是不是武林中相传的移魂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