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34章 求医

    “郡主倒是博学多才。△f△f△f△f,⊥.+.covm”宋青书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恐怕是周芷若教你的吧?”赵敏问道。

    “你怎么知道?”宋青书奇道。

    “当初濠州城被她所赐,差命丧当场,自然对她的武功印象深刻。”赵敏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

    “郡主当年当着天下群雄的面抢亲,那份风采在下可是佩服不已。”宋青书赞道。

    “你当然应该感谢我,”赵敏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要不是我,周芷若早已嫁作他人妇,哪还有你的机会。”

    宋青书淡淡一笑:“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仅此而已。”

    赵敏奇怪地打量了他一眼:“感觉一段时间不见,你整个人似乎变得有些仙风道骨了。”

    “是么?”宋青书嘻嘻笑道,“那郡主有没有考虑过移情别恋?”

    赵敏俏脸一寒:“哼,又变回了以前那副讨厌的模样。”

    宋青书不以为意,疲惫地打了一个呵欠。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精神这么差?”赵敏双眉微颦。

    “你一晚上跑个上千里路,你也会累的。”宋青书没好气地道。

    “单纯只是赶路么?”赵敏一脸狐疑之色,“之前你还带着我,从山东跑到开封,都没见你有多累。”

    想到夏青青的温柔,宋青书心中一荡,连忙神色一板:“不是赶路,还能有啥?”

    “比如和那位姑娘温存一下啊……”赵敏嘴角挂着浅笑,“我来算一算啊,以你的轻功,来回赶路三个时辰,再加上一些耽搁,四个时辰绰绰有余了。可是从你昨晚离开到现在,可是足足花了五个时辰,那多出来的一个时辰你究竟干了什么,才让你这么累呢?”

    听她将时间算得清清楚楚,宋青书呆立当场,神色复杂地望着她:“以后谁要是娶了你,简直倒了八辈子霉。”

    “这个也是我未来丈夫需要考虑的事情,与你无关。”赵敏淡漠一笑。

    “家里有个这么精明的老婆,他哪还有机会出去风流快活啊。”宋青书一副为她丈夫默哀的表情。

    “娶了本郡主,还不够他风流快活么?”赵敏脸色灿然,显得格外自信。

    “我发觉郡主似乎一直有意无意避免提到张无忌啊,看来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恐怕不是普通情侣的打闹。”宋青书露出了一丝狐狸般的笑容。

    赵敏心中一惊,稍微不留神居然就被他套出话来,很快收拾好心情,抿嘴一笑:“哎,好心当驴肝肺,我还以为阁下不喜欢听到这个和自己妻子不清不楚的名字呢,看来是我多虑了。”

    “周芷若么,之前是和你家那位有些不清不楚,不过如今的她还是值得我相信的。”若是之前,这件事可以是宋青书的逆鳞,不过对如今的他来,不过是云淡风轻,宋青书也很难理解这种变化,只能归结于自己心境的改变,“倒是郡主的那位他,还值得你相信么?”

    不知道被宋青书的话牵动心弦还是什么,赵敏脸色突然变得阴晴不定,沉默下来。

    宋青书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不打算继续刺激她,道:“郡主,我们该走了。”

    “去哪儿?”赵敏一时没反应过来。

    “当然是去找平一指,莫非郡主舍不得这个和你有肌肤之亲的女人?”宋青书古怪地在两女之间看来看去。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赵敏啐了一口,迟疑道,“不和她一声么?”她明白以唐夫人在金国的势力,若是不心得罪她,两人在开封还真多有不便。

    “什么?昨晚和她在一起的是一个女人?”宋青书没好气地道,“留书一封感激她的款待就好了。”

    赵敏眼珠一转,很快便笑了:“原来是有的人扛不住唐夫人的过分热情。”

    宋青书脸上一热,故意凶道:“你如果继续这样幸灾乐祸,那我每天让她来服侍你。”

    想到昨晚的“屈辱”,赵敏脸色一白,讪讪笑道:“算了,还是走吧。”

    “要走就帮忙写信。”宋青书哼了一声,指着远处的书案。

    “你干嘛不自己写?”赵敏牵着衣袖,蘸了蘸墨,突然才反应过来。

    墨汁映射下,赵敏的皓腕洁白如玉,宋青书暗赞一声,方才答道:“我的字太丑了……再了,有郡主这位满腹经纶的女诸葛在,我干嘛要自己动手。”来到这个世界,宋青书最不习惯的就是写毛笔字了,写出来的字简直可以惨不忍睹。以前在紫禁城为了不露出破绽,倒是狠下功夫模仿了康熙的笔记,担心被赵敏看出上门破绽,他便不打算自己写。

    “你倒是实诚。”听他坦承自己字难看,赵敏微微一笑,笔走龙蛇,很快留下一篇留书。

    宋青书上前一看,只见笔势纵横,同时颇有妩媚之致,不由脱口而出:“好字!”

    赵敏不屑地笑了笑:“连夸奖都这么没文化,我倒真相信你写不出什么好字了。

    宋青书和煦地笑了笑,并不反驳:“走吧,唐夫人醒来就当绮梦一场,想必也不会特意派人为难我们的。”

    “真的,我倒有几分佩服你了,这位唐夫人,论容貌体态,无一不是上上之选,这样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投怀送抱,全天下恐怕没多少男人能不动心,你居然毫不犹豫拒绝了。”赵敏突然感叹道。

    “那是因为我身边有郡主这位更加貌美脱俗的佳人相伴啊,再看其他女人自然索然无味了。”

    若不是想到夏青青还在苦苦等着自己,宋青书未必不会打个友情炮,反正你情我愿的事情,在前世再正常不过。当然这一切他自然不会和赵敏解释,反而戏谑地取笑道。

    “又瞎。”赵敏脸色一红,不过听到他的赞扬,脸上还是难掩高兴之情。

    “你干嘛带我来这儿?”看着眼前的高墙,赵敏笑容一窒。

    “不翻墙出去,莫非走大门么?我们可是留书出走,不辞而别,从大门走得话,万一唐府下人跑去禀告唐夫人便不好了。”宋青书解释道。

    赵敏心思如电,很快便哼道:“本郡主看你是想光明正大占便宜吧,明知道我重伤在身,没法越过这个高墙,只有依靠你的帮助。”

    “搂个腰,牵个手算什么占便宜?”宋青书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要知道这一路上,我可都是抱着你从山东跑到这儿来的。”

    赵敏两颊生晕,下意识解释道:“那是因为我睡着了。”

    “哦?”宋青书眉毛一挑,“原来郡主睡着后,不介意被人占便宜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赵敏急道。

    “思想别那么龌龊,”宋青书脸色一板,手往她面前一伸,“废话少,要么让我抱你出去,要么留在这儿伺候那位唐夫人。”

    比起和唐夫人的荒唐事,赵敏发觉被他抱一下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有了决定,但一时间拉不下脸来,站在那里忸怩不已。

    宋青书懒得和她废话,在她惊呼声中,一把搂过她的纤腰,两人一起跳出了唐府。

    直到走在大街上,赵敏脸色依然有些讪讪,为化解自己尴尬,有一茬没一茬地道:“听那个平一指要病人帮他杀一人,他才愿意治疗?”

    “杀人名医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宋青书头。

    “那……”赵敏迟疑一下,“如果他让你去杀一个至亲的人,你会……去么?”

    宋青书扭过头来,上下打量着她。

    “你看我干什么?”赵敏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闪躲着道。

    “我是在想郡主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为什么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宋青书冷笑道。

    “哎……啊?”赵敏一下子傻眼了。

    宋青书淡淡道:“平一指是救你,又不是救我。要杀人,当然是你去替他杀。再了,你们汝阳王府手下高手无数,也不会脏了你自己的手。”

    “救一个人必须要杀一个人,平一指怎么会定下这么一个奇怪的规矩?”赵敏皱着眉头,脑中灵光一闪,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可一时间又不出来。

    “据传言,平一指认为世上人多人少,老天爷和阎罗王心中自然有数。如果他医好许多人的伤病,死的人少了,难免活人太多而死人太少,对不起阎罗王。日后他自己死了之后,就算阎罗王不加理会,判官鬼定要和他为难,只怕在阴间日子很不好过。所以才会医一人,杀一人,保持平衡。”宋青书也没想到这个年代居然也有人懂得生态平衡的道理。

    赵敏哑然失笑:“听起来,这位平一指倒也是个奇人。”

    两人一路打听平一指住处,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杀人名医名声在外,总有几个江湖中人清楚,按照他们指引,两人渐渐离开了开封城中。

    “早知道平一指的住处不在城内,昨晚不该进城的。”宋青书郁闷地叹了口气。

    “那个唐夫人表面笑语嫣然,暗地里却坏得很。明明知道我们在找平一指,却骗我们进城。”赵敏愤愤不平。

    “那倒也未必,她养尊处优惯了,不一定清楚平一指这种江湖中人的行踪,下意识以为名医就是住在城里的也并非不可能。人家一片好心送我们进城,在背后这样编排她不太好吧。”宋青书苦笑道。

    “哼,她明明是看上你了,只是借机把你带回府中而已。”赵敏本来就不喜欢唐夫人,如此一来,更是印象大坏。

    很快她又幸灾乐祸起来:“她哪料到你坐怀不乱,面对她的引诱居然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