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35章 让我杀谁?

    “人家一开始明明是对你感兴趣。”宋青书没好气地说道,“要不是后面被日月神教和红袄军打岔,她恐怕还不知道你是女的。嘿嘿,不过就算这样,她依然得偿所愿了。”

    看着宋青书脸上幸灾乐祸的样子,知道他是指昨晚自己被唐夫人“欺负”了,赵敏不由怒道:“还不是你害得。”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从一条小路转入一个山坳,经过十几株大柳树,只见一条小溪之畔有几间瓦屋,赵敏一喜:“终于到了。”

    宋青书却一手拦在她面前,神色凝重地看着瓦屋:“不知道哪路英雄在这里等宋某。”

    “宋先生果然内力深厚,这么远也知道我们埋伏在屋里。”

    瓦屋传来一个清脆柔和的声音,一群黑衣人很快鱼贯而出,将两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注意到黑衣人服饰上所绣的日月标志,还有那独特的竹筒造型,宋青书哑然失笑:“圣姑真是对在下念念不忘,居然劳师动众地等在这里。”

    “哼~一日不见,阁下的嘴还是这么臭。”

    一声娇哼,任盈盈背负着双手,慢慢地从屋里走了出来,一身绿裙随风飘扬,娇怯怯的身子仿佛要被风吹倒似的。

    “臭?真的么?”前一句是对任盈盈说的,后一句却是扭过头来往赵敏脸上哈了口气。

    “真恶心。”赵敏一脸嫌弃,没好气地回了一记粉拳。

    宋青一笑,望着任盈盈笑道:“圣姑怎知宋某嘴臭,莫非你闻过?”

    “大胆,居然敢对圣姑这样说话!”见他出言轻薄,日月教众纷纷怒斥道。

    任盈盈面沉如水:“今天我可不是来和你耍嘴皮子的,上次有四娘子护着你,我看你今天往哪里逃。”

    原来昨夜无奈退走,任盈盈回想起黑木崖上的场景,越想越气,决定杀宋青书一个回马枪。她看出赵敏重伤在身,便猜测宋青书此行开封恐怕是来找平一指求医的。于是早早就埋伏在这里,果然将他堵了个正着。

    宋青书淡然一笑:“我为什么要逃?就算任教主亲临,也没放在宋某眼中,就凭这些虾兵蟹将也想留住我?”

    在场日月教众无一不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是任我行秘密招揽的一批精锐,虽未必强过教中长老,但也相差不了太多,听到宋青书的话,纷纷大怒。

    任盈盈抬手制止了手下的怒骂,柔声说道:“宋先生的武功自然是不错的,只不过一个人武功再高,也不过肉体凡胎,他们手中竹筒之内全是剧毒墨汁,只要肌肤上沾染一丁点,便会毒发身亡,宋先生大可以试试。”

    “真的有那么毒么?”宋青书耸了耸肩,一脸不相信。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赵敏低声说道,其实她非常不能理解,昨晚已经见识过日月神教毒汁的厉害,刚才这群人冲出来的时候,宋青书为什么不趁机躲开,由着他们将两人团团围住,陷入这般绝境。

    任盈盈见他并无异动,也不急着下令,浅笑道:“你们既然来找平先生求医,自然是听过他神医的名头。而此毒恰恰乃平先生精心研制,哪怕是天下其余三位神医,恐怕也解不了。”

    “宋某差点忘了,平一指是你们日月神教中人,”宋青书叹了一口气,看着任盈盈身边那个又矮又胖的老头,问道,“这位莫非就是人称‘杀人名医’的平大夫?”

    看清宋青书的相貌,矮胖老头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不过很快掩饰过去,桀桀笑道:“不错,正是老夫。”

    “据宋某所知,平大夫可是昔日东方不败的心腹,如今任我行父女犯上作乱,阁下这么快就改换门庭了?”回想起东方暮雪曾经和自己说过,当初就是利用平一指骗过东方不败,让他以为可以实行换脑手术,东方暮雪才能趁机成为真正的东方不败。

    “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东方不败倒行逆施,早已堕入万丈深渊,更何况教主之位本就属于任教主的。”想到昔日东方暮雪过河拆桥,事后并未将《葵花宝典》传给自己,平一指便恨得牙痒痒。

    “东方不败堕入万丈深渊?”宋青书笑吟吟地望着任盈盈,“任教主和圣姑莫非就是这样和手下说的?”

    还没等对方回答,宋青书对平一指说道:“那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告诉平大夫,当日在下可是一同和东方不败掉下悬崖的,我如今不是好端端站在这里么。”

    听到他的话,平一指脸色阴晴不定,日月神教教众也忍不住面面相觑,东方不败余威犹在,他们是以为东方不败已死才对任我行效忠的。

    任盈盈脸色铁青,一教不能有二主,为了尽快安抚人心,任我行自然对外宣称东方不败已死,哪知道这个时候居然被宋青书揭破。

    宋青书就是等这个机会,见众人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倏地往任盈盈扑了过去,待众人反应过来,宋青书已经回到原地,任盈盈被他反箍着脖子,挡在两人身前。

    “东方不败!”平一指喃喃自语,宋青书快若鬼魅的身法让他不由想起昔日的东方不败,脸上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你们尽管射毒汁好了,若是伤了这位花容月貌的圣姑,你们任教主恐怕也不会放过你们吧。”宋青书好整以暇地环顾四周,他目光所及之处,日月教众纷纷不由自主放下了竹筒。

    “你们尽管放箭,不要管我。”任盈盈又气又急,没想到一时大意,居然攻守之势逆转,由猎人变成了猎物。想到黑木崖浴桶之中宋青书对自己所作所为,如今又落入他手中,不知道还要受什么屈辱,任盈盈心一横,索性命令手下放毒水箭,与宋青书同归于尽。

    日月教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哪个敢对堂堂的圣姑出手,倒时候功劳没捞到,反而惹了泼天的祸事,因此他们虽然听到任盈盈的命令,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放下竹筒。

    “这是你第几次落到我手中了?”怀中的任盈盈不停扭动,宋青书好笑地在她耳边说道。

    “呸!”回应他的不过是任盈盈一口唾沫。

    宋青书身子一侧,闪了过去,任盈盈顿时喷到了赵敏脸上,赵敏柳眉一竖,抬手便欲还她一个耳光。

    “哎,当着她的手下,还是给她点面子嘛。”宋青书连忙挡住了赵敏的手。

    “哼,”赵敏没好气地将手收了回去,“说到底,都是你害得。”

    “光天化日,打情骂俏,也不害臊。”任盈盈啐了一口。

    “你胡说什么!”赵敏怒目而视。

    “圣姑何必逞口舌之快,”宋青书连忙将两女隔开,对着任盈盈笑道,“我对你还不错吧,你这么多次落入我手中,我都没有动你一分一毫,现在都还在护着你。反而是你每次一见我就喊打喊杀的。”

    “呸,恬不知耻。”想到每次落入他手中,都少不了被他轻薄一番,任盈盈一口银牙欲碎。

    “宋公子,我们来做桩交易如何?”平一指实在看不下去了,轻咳一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看似亲密的交谈。

    “那就要看交易的筹码如何了。”宋青书抬起头来,笑道。

    “宋公子身边这位同伴脚步虚浮,呼吸急促,面无一丝血色,恐怕重伤在身,你们此行是来求医的吧。”平一指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平先生倒是眼力不差,也罢,只要你治好我的同伴,我便放了你们圣姑,如何?”宋青书觉得这个交易非常公平。

    哪知道平一指却摇了摇头:“不行。”

    “你什么意思?”宋青书心中一惊。

    “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医一人,杀一人,想我救你的同伴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先帮我杀一个人。”平一指淡淡说道。

    “什么?”宋青书冷笑道,“阁下好大的胆子,连你们圣姑的性命也不管了?”

    “圣姑是圣姑,规矩是规矩,”平一指声音沙哑,“如果老夫所料没错,圣姑如此千娇百媚一个大美人儿,公子可舍不得下手伤害她。”

    “平一指,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任盈盈脸皮儿最薄,一生最看重面子,听到平一指的话,不由大怒。

    赵敏戏谑地看了宋青书一眼,他不禁脸色一红,沉声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也没关系,那就这样耗下去呗,”平一指一脸平静,“我们耗得起,公子的同伴却耗不起,老夫看得出你一直用内力在给她续命,不过看她气色,昨夜似乎经历过什么大喜大悲之事,加重了伤势,再隔一个时辰,还得不到治疗的话,就算阁下将全身功力输给她,也无济于事了。”

    宋青书心中一惊,果然注意到赵敏脸色越来越苍白,心想昨夜恐怕是唐夫人对她……那样的时候,她气急攻心,导致伤势加重。

    赵敏显然也和他想到一处去了,触碰到他的目光,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想让我杀谁?”宋青书叹了一口气,之前和赵敏开玩笑说让汝阳王府高手动手,平一指显然不会接受这一套,那只好先应承下来,让平一指先救赵敏,杀人的事情另外想办法。

    “这个人在武林中大有名堂,阁下未必敢杀啊。”平一指故意顿了顿,嘿嘿笑道。

    “在武林中大有名堂?”宋青书一呆,不知道他指的是谁,心中寻思,“你要是让我去杀张无忌,我倒是求之不得。”

    “怎么,怕了?”平一指不屑地撇撇嘴。

    “别对我用激将法了,天下间我宋青书杀不了的人,还真不太多。”宋青书淡淡一笑,语气中充满了睥睨之意——

    想讨论剧情的欢迎加群337294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