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36章 姑苏慕容复

    “是么,那不知道闻名天下的姑苏慕容复,阁下杀不杀得了。”平一指嘿嘿冷笑。

    “慕容复?”宋青书一怔,说起来当初自己经脉尽断之时,幸得慕容复帮助,才能从王语嫣口中得知神照经的消息,当时自己心中许下誓言,总有一天,要还他一次情。

    虽然没过多久因为鸠摩智掳走王语嫣,一系列巧合导致两人拔剑相向,但宋青书依然没忘记他和王语嫣的恩情。

    “刚才吹牛吹得震天响,现在却退缩了?”见宋青书愣在那里,平一指不耐烦地说道。

    “不知道慕容公子什么地方得罪了平先生,以致平先生想杀了他?”宋青书寻思若是两人有什么误会,自己能解决最好,那就没必要对慕容复动手了。

    “这个就不劳阁下费心了,别怪老夫没提醒你,你要是在推三阻四,你的同伴恐怕就没救了。”平一指毫不让步,笃定宋青书一定会答应自己条件。

    “可是慕容公子远在姑苏,离此处何止千里,一来一回哪还来得及。要不平先生先救我的同伴,我再去帮你杀慕容复,不知意下如何?”见平一指丝毫不松口,宋青书只好想办法搪塞过去,等他救了赵敏,自己在想办法应付他。

    “嘿嘿,”平一指似乎看穿他心中想法,“这就巧了,慕容复如今正在离此地三十里外的一个破庙之中,阁下若是立即赶去,应该还来得及。”

    怎么这么巧?宋青书心中一惊,脸上现出犹豫之色。

    赵敏眉头一蹙,犹豫着要不要公开自己身份,对方顾忌着蒙古的势力,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只是那样一来,自己难免沦为他们要挟蒙古的人质,不到万不得已,她实在不愿意表明身份。

    “你要救的人是我,要杀人也自然该由我去杀,区区一个姑苏慕容复而已,只要你治好我的伤,一个月之内,我保管将慕容复的人头送到你面前。”赵敏负着双手,看着平一指冷冷地说道。

    以平一指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赵敏是女扮男装,听到她的话,冷笑不已:“小姑娘好大的口气,‘北乔峰,南慕容’齐名当世,慕容世家的斗转星移出神入化,慕容复虽然练得不到家,但也不是你区区一个小姑娘就能杀得了的。”

    “我说能杀,自然能杀。至于怎样杀他是我的问题,不需要平大夫操心。”赵敏长久以来位居高位,说出来的话自有一股让人信服的意味。

    宋青书当然相信赵敏能做到,汝阳王府中高手辈出,慕容复武功虽高,但赵敏真想杀他,他恐怕也难逃一死。

    平一指不清楚赵敏身份,因此虽然有些意动,不过最终还是摇摇头:“近年来这位宋公子风头正劲,武功可是被江湖中人传言地出神入化,有他出手杀慕容复,想必十拿九稳,老夫干嘛要舍近求远,相信你一个小丫头。”

    赵敏一怒,还想说什么,宋青书却拉着她的手,微微摇了摇头,“还是我去吧。”由他出手,慕容复也许还有活路,真让汝阳王府那群高手出手,慕容复恐怕在劫难逃。念在昔日恩情,宋青书自然不愿意看着慕容复陷入死局。

    见宋青书态度坚决,赵敏迟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说过你也可以治好我身上的伤,实在不行的话,就用你的法子治好了。”

    “若是知道我的方法具体是什么,郡主肯定不愿意的。”宋青书苦笑道。

    赵敏杏眼一瞪,双靥染上一层红霞,低声说道:“不就是要脱衣服么,事急从权,只要……只要你把眼睛蒙上,我……我倒是不介意。”因为昨晚被唐夫人磨了豆腐,一身衣裳早已凌乱不堪,早上醒来的时候在宋青书面前可没少走光,想到此处,赵敏倒也不觉得宋青书给自己治伤有多难接受了。

    “那只是第一步而已。”宋青书一头黑线,当初逗她的时候,用春秋笔法修饰了自己究竟是怎么给女人治疗内伤的,哪知道让赵敏误会只用脱衣服就行。

    “后面还有什么?”赵敏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已经有了不妙的猜想。

    宋青书脸色一红,饶是以他脸皮之厚,也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炫耀自己的独门绝技,而且怀中还搂着一个魔教圣姑,只好凑到赵敏耳边,低语起来。

    没过多久赵敏的耳根一下子就红了,身子往后一侧,脸色铁青,怒视着他:“你去死吧。”

    “我就说你绝对不会同意的嘛,”宋青书双手一摊,叹了口气,“若不是因为那种方法太过为难,我又何必千里迢迢带着郡主到开封来求医。”

    赵敏胸脯上下起伏,显然心中极不平静,一方面恼怒宋青书轻薄之语,一方面又觉得他虽然口花花,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却并不是什么淫邪之人。一来有拒绝昨晚唐夫人的投怀送抱,二来这一路上他也没用‘那种方法’来救自己……

    当然,就算心中并没有真正恼怒宋青书,赵敏也是绝对不同意那种方法的。

    听到宋青书有办法治疗赵敏,任盈盈心中一惊,当宋青书凑到赵敏耳边时,连忙竖起耳朵想探听一下究竟是什么办法。

    哪知道宋青书担心秘密泄露,虽然靠在赵敏耳边,依然选择了传音入密的法子,任盈盈哪里听得到,见赵敏那么大反应,更是好奇不已。

    “你们嘀嘀咕咕,究竟说些什么呢?要不要去杀慕容复,快点决定,不然等他离开破庙后,再找他踪迹就没那么容易了。”平一指不耐烦地打断了三人之间诡异的平静,

    “好,我去杀。”宋青书沉声说道,“不过在我去的时候,你必须治疗我这位同伴,她的伤势拖不起了,我可不想杀了慕容复回来,却发现她已经死了。”

    “没问题,只要进了老夫这茅屋,鬼门关上的人我也能将她救回来,不过……”平一指抚着两撇山羊胡,小眼珠里绽放出一丝利芒,“若是你和老夫耍什么手段,嘿嘿,老夫救得了她,自然也能轻易地收回她的性命。”

    正所谓医毒不分家,宋青书明白以平一指的本事,治好赵敏的同时,在她体内种下一种毒物以防万一,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事到如今,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能让他先救赵敏的命再说。

    “好。”宋青书面沉如水,手掌在赵敏腰间轻轻一推,一声轻呼,她便轻飘飘地飞到了平一指身边。

    宋青书举手投足那份举重若轻,以及对力道掌控的精妙,让场中一干高手纷纷心惊不已,平一指一边摸着山羊胡,眼光游动,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

    “我就将她留在这里,若是我回来的时候,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仅会杀了你们,还会让日月神教鸡犬不留。”宋青书森然道。

    场中教众面面相觑,见识了他的轻功以及刚才的手法,知道他的武功超出自己太多太多,听到他赤.裸裸的威胁,脸上尽是惊疑不定。

    只有平一指面无表情,平静地说道:“你此行是去杀人,慕容复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带着圣姑在身边,束手束脚,反而成了你的累赘。而且一不小心伤到她金贵的身子,你这位同伴恐怕也活不了。宋公子不如将圣姑留下来,我以多年来在江湖上的名声担保,只要你带回了慕容复的人头,我一定将这位姑娘完完整整还给你。”

    “宋青书,你要是真听他的话,那我们真的只有任人宰割了。”宋青书还没答话,赵敏却抢先开口了。她虽然身处险境,但清楚只要宋青书捏着圣姑性命,自己的安危就能得到保证,担心宋青书一时糊涂,真把任盈盈还给他们了。

    “放心,我可没那么傻,”宋青书微微一笑,依然紧紧制住任盈盈,“平大夫,我这位同伴和我一样,都是多疑的性子,圣姑可暂时不能还你。”

    平一指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淡淡点了点头:“那公子此行可得小心点,若是圣姑身上有什么损伤,我会十倍加在你这位同伴身上的。”

    “平一指,我要是侥幸不死,他日必将你这个破地方夷为平地。”赵敏冷冷说道。

    对于赵敏的威胁,平一指并不以为意,嗤笑道:“看姑娘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原来不过是个傻瓜。这样威胁给你治伤的大夫,也不怕我待会儿手一抖,在你脸上划上一道?”

    赵敏柳眉一竖,突然平静下来,看着宋青书说道:“若是事不可为,你早点回来,就用你说的那个法子救我好了。”

    宋青书一愣,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笑容:“你就不怕我故意不尽力,只为了用那种方法么?”

    “你虽然很讨厌,但现在有人比你还要讨厌得多。”赵敏淡淡说道,“更何况,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哎,别给我发好人卡了。”宋青书摸摸鼻头,“我对自己都没这么足的信心,你倒好……好吧,为了不辜负你这份信任,我尽快回来。”说完抓着任盈盈的肩膀,很快消失在原地,往三十里外的破庙赶去。

    “小丫头,你现在的伤势,天下能救你的不会超过三人,宋青书何德何能,他有什么办法治好你的伤?”见宋青书离去,平一指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目光灼灼地盯着赵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