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38章 冰雪儿

    宋青书脸色一变,往后望去,只见一个如琉璃一般剔透的佳人手持长鞭,站在不远处警惕地看着自己。

    “冰雪儿?”看清女人的样貌,宋青书心中一喜,当初自己经脉尽断,流落江湖,朝不保夕,幸得冰雪儿一路照顾,不仅帮自己躲过江湖中的危险,最后成功得到《神照经》重续经脉,她更是功不可没。

    宋青书对冰雪儿态度是非常复杂地,一方面算起来她是自己义兄的妻子,另一方面在当初那种绝望之境突然出现这样一个仙妃一般的姐姐温柔相助,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让他一辈子都淡忘不了。

    “慕容公子你没事吧?”宋青书带着面具,冰雪儿并没有认出来,反而担忧地看着慕容复。

    “我没事,胡夫人小心,这个蒙面人武功实在匪夷所思,切不可大意。”慕容复见到胡夫人,心中一宽,连忙提醒道。

    “阁下究竟是何人,为何行事鬼鬼祟祟的?”胡夫人微微点头示意,旋即警惕地看着宋青书。

    宋青书突然觉得此时处境有些尴尬,若是此时揭下面具相认,慕容复会怎么想?毕竟刚才自己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是要取慕容复性命的架势。

    还没来得及反应,慕容复就已经攻了过来,虽然长剑已失,但姑苏慕容博通百家并不是玩笑,一拳一脚依然有大家风范。

    为了配合慕容复,冰雪儿同时挥动长鞭,往宋青书身上攻去。

    宋青书虽然此时心中有无数疑问,比如冰雪儿为何与慕容复混在一起,比如平一指为何要杀慕容复……此情此景,已经由不得他考虑,只好打起精神应对起来。

    “降龙十八掌?”没过多久,慕容复便认出宋青书的招式又惊又怒,“阁下和襄阳郭靖又什么关系?”

    天下间善使降龙十八掌的只有三人,乔峰的身形慕容复熟得不能再熟,自然清楚眼前这个人并非乔峰。洪七公垂垂老矣,更不符合,剩下的只有襄阳郭靖,不过郭靖理论上应该镇守襄阳,而且以郭靖的侠名,应该干不出这种隐藏行迹的事,那么只有他的弟子之类。

    “降龙十八掌又不是什么稀罕武功,”宋青书淡淡一笑,“那么请慕容公子品评我这是什么武功。”

    话音刚落,宋青书一改降龙十八掌古朴刚猛的招式,而用最普通平凡的拳脚,一板一眼攻过去。

    慕容复明明认得出每一招每一式,心中也有破解之法,但双掌每每总是差之毫厘,被对方抢先一步击到自己身上。

    “太祖长拳?”慕容复又惊又怒。

    “不错,在下听闻乔峰昔日聚贤庄一役用最普通的太祖长拳大败天下群雄,心中甚为佩服,因此斗胆一试,还望慕容公子不要介意。”宋青书答道。

    慕容复一张俊朗的脸胀得发青,他堂堂的南慕容却被最普通的太祖长拳打得无还手之力,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大牙。

    “慕容公子,凝神静气,他不过是故意扰乱你的心神。”冰雪儿急忙提醒道。

    慕容复这才醒悟过来,但已经晚了,宋青书趁他心神大乱之际,欺入中宫,一下子点中了他的穴道。

    宋青书暗呼侥幸,他想胜过慕容复不难,但在这么短时间制住他却绝不可能。想到赵敏还在平一指那里生死未卜,他没那么多时间和慕容复慢慢过招,只好利用慕容复心智不坚的短处,尽快制住对方。

    长鞭破空而来,宋青书连忙闪到一边,冰雪儿秀眉微蹙,一条长鞭舞得有如银蛇一般,鞭头神出鬼没,宋青书仓促之间也被逼得手忙脚乱。

    “没想到她将白蟒鞭法练得如此纯熟,恐怕尚在周芷若之上啊。”宋青书一边闪躲,一边寻思。

    原来冰雪儿身为古墓派传人,最擅长的本来就是银铃金锁这种柔软细长的兵器,当日得到宋青书传授白蟒鞭法,互相印证之下,鞭法上的造诣更是突飞猛进。

    仅以鞭法而论,恐怕连宋青书也不是她的对手。这就涉及到一个武功契合度问题,比如降龙十八掌是最契合萧峰的武功,九阴白骨爪是最契合周芷若的武功,同理白蟒鞭法就是最适合冰雪儿的。

    不过宋青书毕竟对白蟒鞭法非常熟悉,每次总能巧妙地化解对方凌厉的攻势,更凭借的深厚的功力,裹挟着冰雪儿渐渐往破庙外跑去。

    冰雪儿见自己的攻击居然被他一一巧妙化解,美眸中异色越来越浓,见宋青书一掌袭来,突然一改常态,放弃了所有抵抗,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

    宋青书心中一惊,连忙将掌力一偏,击到一旁石头上,顿时尘土飞扬。

    冰雪儿一阵激动,颤声问道:“叔叔,是你么?”

    宋青书将面具摘了下来,苦笑道:“没想到戴上面具也瞒不过嫂嫂。”

    “真的是你?”看清宋青书的相貌,冰雪儿面带惊喜,“我不是在做梦么?”

    “你没看错,的确是我。”宋青书走上前去,静静地望着她。

    冰雪儿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摸到了他脸颊上:“前不久听到康熙昭告天下,我还以为你……”原来之前冰雪儿一直满天下追查慕容景岳的踪迹,并没有第一时间知道宋青书出事。当她近日听到消息,正打算到燕京城一探究竟的时候,刚好碰到慕容复,对方声称找到了慕容景岳的踪迹,所以两人才一同出现在开封。

    宋青书握住贴在脸上的光洁柔荑,只觉得肌肤上传来一丝丝冰冰凉凉的感觉,心中称奇不已:肌肤冰凉无比,莫非这是古墓派传人的门派天赋?

    “嫂嫂,我并没有死,那只是康熙欺骗天下的一个说辞,此事说来话长,待日后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虽然顶替康熙的事情事关重大,但宋青书并不介意告诉冰雪儿,在他心中,冰雪儿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两人相逢于寒微,共同患难,宋青书相信就算天下人都与自己为敌,冰雪儿也不会伤害他。

    之所以现在不告诉她,是因为如今时间紧急,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只好等渡过这个危机后再慢慢细说。

    经过最初的惊喜,冰雪儿方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宋青书捏着,冰雪一般的肌肤上升起一丝红晕,轻嗔道:“叔叔~你打算捏到什么时候。”

    宋青书最喜欢她喊自己叔叔,那拉长的尾音简直让他心都快化了,一时激动,一把将她仅仅搂在怀中:“上次分开之后,我还担心此生再也无缘相见了呢,后来我路过洞庭湖药王庄,本想去看看你,哪知道斐儿说你不在,你可知道当时我心里有多失望……”

    被他一把搂在怀中,冰雪儿慌忙想挣开,哪知道却不能推动分毫。待听到对方情真意切的喃喃自语,想到之前经历种种,心中也感慨万千,一时间不由痴了,就那样由着他抱着。

    “不好意思,唐突了嫂嫂。”虽然冰雪儿的身子软软地,冰冰的,抱着十分舒服,但终究不能一直这样抱下去,宋青书收拾好心情,尴尬地望着她,跟着松开了怀抱。

    冰雪儿微微一笑,不漏痕迹地往后移了一步,并没有生气,反而故意转移话题问道:“叔叔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嫂嫂呢。”宋青书苦笑道,“你怎么会和慕容公子同路?”

    “当初我们拜访燕子坞,得到慕容公子承诺,帮忙查找旁系子孙慕容景岳的下落。慕容世家如今虽然人丁单薄,但毕竟是数百年的世家,总有他们特殊的手段。前不久刚好查到消息,说慕容景岳最近在开封城出现过,慕容公子便通知我一起前来。”

    冰雪儿不疾不徐地述说着,淡淡的声音中自有一股特别的温柔之意,“本来我是想到燕京城打探叔叔的下落,不过慕容公子为了胡大哥的事情,鞍前马后费了这么多精力,我总不好拒绝他的好意,所以决定先来开封城看看。”

    “像嫂嫂这种善良的人,当然没法拒绝别人的好意,”宋青笑道,“幸好嫂嫂来了开封,若是你到燕京城,我们恐怕会刚好错开。”

    冰雪儿温柔一笑:“你倒是想得开,我还以为叔叔会怪我呢?”

    “我怎么会怪你呢?”宋青书好奇道。

    冰雪儿突然神态有些忸怩,轻声说道:“我先来找慕容景岳,而没有先来找叔叔啊。”

    见到冰雪儿罕见的女儿家娇羞,宋青书心中一荡,摇头说道:“嫂嫂的心思我自然明白,想必你明白进紫禁城是九死一生,在这之前总要先替胡大哥报了仇,方才能无牵无挂地为我报仇。”

    冰雪儿脸色一红,嗔怪道:“说什么胡话哩。”

    知道冰雪儿脸皮太薄,想当初一个试用移魂大.法就让她和自己分道扬镳,宋青书可不敢重蹈覆辙,连忙将此行的来意和她一一解释道。

    “咦?”冰雪儿果然被他转移了注意力,神色很快恢复正常,同样也是奇怪不已,“为什么平一指会让你杀慕容公子呢。”

    “我也想不通啊,这两人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宋青书郁闷地说道。

    “哎呀,慕容公子被你点了穴,还留在破庙呢。”冰雪儿突然想起什么,娇呼道。

    两人急忙往庙中赶去,宋青书苦笑不已,自己一时手贱,非要试试斗转星移,哪知道突然出现个冰雪儿,不仅没有领教到斗转星移,说不定还会得罪慕容复。

    心思如电,宋青书很快有了定计,反正要报答慕容复昔日之恩,便如此这般,到时候他只会感激还来不及,哪还会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