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40章 真正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看着宋青书押着一个年轻男子往这边走来,男子虽然头发凌乱,嘴角带着丝丝血迹,但依稀可见星目剑眉,赵敏秀美微蹙:这就是闻名江湖的南慕容么?宋青书怎么真把他捉来了。6↙6↙6↙6↙,±.v.co$m

    “宋青书,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夫是让你将慕容复的人头给我拿回来,可不是要个活人。”看清场中情景,平一指哼了一声,手指微微收紧,赵敏只觉得肩头剧痛,忍不住痛呼出声。

    宋青书沉声道:“要是我杀了慕容复回来,你却没有依照约定治好我的同伴,那我岂不是亏大了?反正如今慕容复身受重伤,还被我封住了全身大穴,想杀他随时都可以杀。”

    “有老夫出手相救,你的同伴当然死不了,你看看她就知道我没骗你,现在可以把圣姑放了,顺便把慕容复也杀了吧?”平一指将赵敏推到身前,好让宋青书看得更清楚。

    “这样看又如何看得清楚……”宋青书故意声音越来越低,当平一指凝神相听的时候,突然一声大喝,“放开她!”

    宋青书双掌隔着半空对着赵敏遥遥一吸,一招青龙吸水,平一指只觉得赵敏身上一股巨力袭来,再也拿捏不住,眼睁睁看着赵敏被他吸了过去,不由又惊又怒,急忙一个大鹏展翅,紧随赵敏身后而来。

    宋青书单手将赵敏抱在怀中,右手一掌劈空击去,平一指在空中只觉得一股厚重的气浪袭来,连忙双掌竖在面前,砰的一声,身形后退得比来时更快,落地之后连退几大步方才站稳。

    “宋公子身为满清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平一指咳嗽了几声,面沉如水。

    “平大夫此言差矣,宋某早已和满清朝廷决裂,又何来什么满清第一高手之称。”宋青书同样也心惊不已,从没听过平一指武功有多么了不得,自己那一掌方虽然所留力,但寻常人不是口吐鲜血,也是气血翻腾,完全没法开口话,平一指居然像个没事人一般。

    “宋公子,老夫已经将你的同伴还你了,还望公子守信将圣姑放了,顺便把慕容复杀了。”平一指面色如常地道,仿佛刚才赵敏真是被他送回去的一样。

    宋青书微微一笑,也不在意,只是捏着赵敏脉搏仔细查探起来,终于舒了口气,赵敏脉象虽然虚弱,但已趋近.平稳,而且再无之前那种衰竭之意。

    “将圣姑放了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平大夫可以先告诉在下你与慕容公子之间究竟有何仇怨,非致他于死地不可?”宋青书心中对平一指医术佩服不已,因此话语气也温和起来。

    “我讨厌他长得比老夫风流俊俏,不行么?”平一指明白仅是不同往日,之前可以有底气根本不和他废话,如今赵敏被他夺了回去,眼珠一转,便胡搅蛮缠道。

    宋青书哑然失笑:“这……倒也是个理由。”

    见他没有动手的意思,平一指脸色一寒,也懒得和他废话,立马图穷匕见:“姓宋的,你也不要得意得太早,你以为将那位姑娘抢回去就没事了么?”

    “你什么意思?”宋青书心中一惊,这才意识到赵敏从刚开到现在一直没开口话,想必是被了哑穴,连忙解开了她的穴道。

    嘤咛一声,赵敏终于回复自由,一张俏脸目无表情:“我中了他的三尸脑神丹。”

    此言一出,冰雪儿和慕容复倒没什么反应,宋青书和任盈盈这些知晓三尸脑神丹毒性的人纷纷惊呼出声,一众日月神教教众也是面如土色,显然对那物事怕到了极。

    “解药,拿来!”宋青书伸手往平一指面前一摊,冷声道。

    平一指抚摸着下巴上的胡须,嘿嘿笑道:“公子何必故作不知,只要你杀了慕容复,解药我自然双手奉上。”

    “要杀你自己杀。”宋青书手掌在慕容复腰上一拍,用柔力将他往平一指身前抛了过去。

    平一指又惊又怒,自己要杀慕容复还不简单,之所以想借宋青书的手杀他,主要是为了用宋青书来迎接慕容世家接下来狂风暴雨地报复,特别是那个人,种种迹象表明,他尚在人世。

    那个人的武功,已然当世绝,平一指自问不是对手,只好使出借刀杀人之计,让宋青书去对付他。以宋青书这两年来表现出来的武功,不定还能帮自己除掉那个心腹大患。

    正打算将慕容复一掌推回去,平一指却突然骇然发现被制住要穴的慕容复居然挣脱绳索,一掌往自己身上笼罩过来。

    平一指仓促之间与他对了十数招,方才得以脱身后退,只觉得气血翻腾不已,不由怒视宋青书:“你骗我!”

    宋青书还未答话,慕容复却抱拳问道:“在下素闻平先生‘天下四大神医’的名头,不知我姑苏慕容家可曾有得罪阁下的地方,不然你我一个在北,一个在南,相隔千里,素未平生,先生为何像取在下性命。”

    一席话得滴水不漏,日月神教众人纷纷头,都觉得慕容复果然名不虚传,明知对方想杀自己,还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心中都觉得平一指脑子疯了,不然干嘛去招惹慕容世家这种强敌。

    只见平一指呸了一口,恨声道:“姑苏慕容没得罪我,不过你却大大得罪我了。”

    慕容复一愣,苦思良久,实在想不出自己和此人有何恩怨。这是当然,他不清楚平一指真正身份,自然不明白怀璧其罪的道理,自己身为慕容家当代家主,练习斗转星移就是最大的原罪。

    “心。”见慕容复分神,平一指又攻了过去,宋青书连忙出言提醒道。这是他们两人之间恩怨,宋青书不便插手。更何况以慕容复在江湖上的地位,自己去帮他恐怕他面子上不太好看,正好趁此机会观察一下平一指武功,看能不能看出他的师承门派,借此推测他的身份。

    慕容世家以博通百家闻名与世,慕容复精通各家武学,举手投足之间就展现了十几个门派的武功,日月神教众人看得目眩神驰,纷纷佩服不已。

    哪知道平一指却不遑多让,施展出来的武功种类之繁复,犹有过之而无不及。两人你来我往,一个使韦陀杵,一个便使五虎断门刀,一个用鹰爪手,一个便还以通背拳……

    “这两人武功怎么这么相似。”一旁的赵敏疑惑地问道。

    宋青书心中一动,只觉得一道闪电划过脑海,不过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到。

    “哼,你为何不用斗转星移?”平一指一边攻击,一边冷笑道。

    “对付你这种跳梁丑,又何必用家传神功。”慕容复哼了一声,还手亦毫不留情。

    平一指桀桀笑道:“如果老夫所料没错,阁下的斗转星移只练到了借力打力的境界吧,所以才不敢施展出来,担心被外人看去,失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神秘感。”

    慕容复见他道出自己心思,不由又惊又怒:“你到底是何人,为何对慕容家的事情这么清楚。”

    原来姑苏慕容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名头威震武林,一传十十传百,斗转星移未免就被江湖中人传得有神鬼之能。

    看着很多武林高手死在自己的成名绝技之下,没哪个会不胆寒的。慕容家子弟为了维持斗转星移神秘感,一般都不会在外人面前显露,因此见过斗转星移的基本都死了。

    斗转星移虽然神妙,但大多数传人都还停留在借力打力的境界,人家一招攻过来,通过巧劲让他那一招回攻到自己身上去,便造成了别人死在他自己成名绝技的状况。

    慕容复修炼斗转星移多年,也只到了这个境界,而且若是敌人武功太高,他的斗转星移便移不开对方的攻击。

    他曾听,斗转星移修炼到高深境界,便进入武中无相的境界,那个时候不再需要借力打力,只需要看敌人武功用一遍,心中便能自动推演完善敌人的武功,再用更完美地武功击败对方,这才是真正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当然,代代相传斗转星移练到至高境界,甚至能移动星辰,但慕容复一直不以为然,下意识觉得那只不过是祖上一种夸大其词罢了。

    “我知道的还多着呢。”平一指哼了一声,招式间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让你见识什么叫真正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接下来平一指不再自己出招,而是根据慕容复的招式,立马用同样的招式迎了上去。两人明明招式相同,但平一指使出来似乎威力略胜一筹,慕容复很快落入了下风。

    “咦?”看着场中情况,宋青书也是惊异不已,号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世家公子,反被敌人来了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任盈盈美眸之中也是浓浓的疑问:平一指在日月神教向来以医术出名,从来不知道他的武功居然如此高明。

    慕容复更是惊惧不已,心想莫非这个人已经进入斗转星移的武中无相之境?他虽然察觉到平一指呼吸吐纳并非斗转星移之法,但他以为武中无相之境不是他能理解的,所以也没产生什么疑心。

    不过如此一来,慕容复招式间更为晦涩,很快前胸中了一掌,口吐鲜血,往后退去。

    宋青书总不能眼看着慕容复被他击杀,连忙将他一把吸了过来,大喝道:“我到要看看,阁下能不能以我之道还我身!”

    ___________________

    群:79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