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42章 玉.女心经

    犹豫良久,慕容复便打算先站在一边看看情况再说,远远帮宋青书牵制一下即可,倒也不必加入战团。若是大势已去,自己离得远,想脱身也容易,回到燕子坞苦练降龙十八掌,日后帮宋青书报仇也不迟。

    见慕容复远远站在一边,玄冥二老也不上前,此时护着赵敏要紧。看清了赵敏身边的任盈盈,鹿杖客色心大起,伸出手便往她脸蛋儿上摸去:“咦,这是哪家的姑娘,怎么这么标致啊?”

    “混账!住手!”……

    人群中此起彼伏的怒骂声音纷纷响起,原来日月教众刚才顾忌宋青书,见他如今已被缠住,鹿杖客又想对圣姑无礼,哪还忍得住,纷纷抽出兵器攻了上来。

    幸好他们顾忌任盈盈安危,不然直接毒箭齐射,玄冥二老仓促之下,恐怕会和赵敏一起命丧当场。

    玄冥二老武功虽高,但日月教众全是精英,以多打少,再加上二老要照顾赵敏安危,你来我往,双方居然斗得不分上下。

    平一指注意到场中变化,心知要逃得性命,成败在此一举,拼着剧耗内力,嗖嗖嗖嗖,运起一阳指力虚空往冰雪儿身上点去,将她暂时逼了开来。随即袖子一扬,一把毒粉往空中撒去,趁机逃之夭夭。

    冰雪儿知道他是用毒的大行家,哪敢硬接,连忙往旁边一闪,再要捉他,已经来不及了。

    宋青书明白慕容景岳是冰雪儿一直追查的对象,哪容他就这么跑了,虽然两人相隔甚远,但宋青书自忖运起踏沙无痕,慕容景岳绝对逃不出他的掌心。

    无奈身形刚动,金轮法王已经挡在面前,怒斥道:“呔!你个小贼,上次趁人之危掳走郡主,老衲今天让你领教一下龙象波若功的厉害。”

    话音刚落,金轮法王浑身一抖,金银铜铁锡五个论子一起飞了过来,上下左右,角度各不相同。

    眼看着慕容景岳消失在远处,宋青书怒气暗涌,不再留手,看着一个轮子飞了过来,双掌一合,顿时将轮子击得四分五裂。

    金轮法王大惊失色,牵引着其余四轮往他身上攻了过去。

    慕容复看清场中局势,连忙高声说道:“宋兄,慕容景岳身为慕容世家叛逆,就由在下去清理门户好了。”他看得清楚,慕容景岳武功虽比他高,但如今重伤在身,自己胜过他并不难,与其留在这儿还不如追上去,借着清理门户的名头,宋青书也不好拒绝。

    果然宋青书迟疑一下,只好说道:“慕容兄千万小心他用毒。”还没说完,金轮法王已经攻到眼前,他连忙一边躲闪,一边拳打脚踢,很快又将其余几轮打得粉碎,金轮法王不敢继续让武器凌空攻过去,连忙把剩下的金轮拿在手中,一手持轮,一手运起龙象般若功,整个人扑了过去。

    宋青书闪过锐利无比的金轮边沿,一边和金轮法王的右手过招,眨眼间十几招过去,宋青书只觉得双手酸麻不已,心中惊骇对方举手投足之间威力之大。

    龙象波若功,便如其名一般,练到大成后,一出手便有一龙一象之力,虽然有一定夸张的程度,但宋青书以降龙十八掌应对,依然感觉有些吃力,趁空隙的时候,木剑从袖子里滑落到了手中。

    这并不是说降龙十八掌比不上龙象波若功,而是宋青书本身的武功本就不是走刚猛路线,所以没法发挥降龙十八掌真正的威力,若是乔峰郭靖在这里,以降龙十八掌硬碰硬,鹿死谁手也未可知矣。

    正在此时,只听得赵敏一声娇喝:“全都给我住手!”

    赵敏身居高位日久,一言一行自然有一股威严,因此除了她的手下,连日月神教教徒也纷纷停下手来,怔怔地望着她。

    赵敏眼睁睁看着慕容景岳跑了,气得浑身发抖,怒视着玄冥二老等人:“谁叫你们来捣乱的?”

    玄冥二老对视一眼,讪讪笑道:“国师和属下不过是为了救郡主而已。”

    见他们一脸风霜之色,赵敏也不好过于苛责,只好说道:“我与这位宋公子是旧识,上次在客栈之中不过是他和本郡主开的一个小玩笑,你们不必太在意。”

    金轮法王眼中怒色一闪而过,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玄冥二老本就是汝阳王府豢养的高手,更加不会违背她的意思。

    “刚才那个逃脱的人,数次欲对本郡主图谋不轨,宋公子本来一直在保护我,结果你们一来,反而害得他趁乱逃走了。”

    听到赵敏的话,三人对视一眼,心中腹诽不已,特别是玄冥二老,心灵相通,更是满肚子八卦:你不是和明教张无忌勾三搭四么,怎么又和这个男人不清不楚了?嘿嘿,妙哉妙哉,反正我们也不喜欢张无忌那小子,就让宋青书给他戴上一顶大大的绿帽子也好。

    赵敏自然不清楚他们心思,不然肚子恐怕都要气炸,装过身来,看着任盈盈和颜悦色地说道:“本郡主与圣姑之间多有误会,还望圣姑不要介意家奴刚才无礼之罪。”

    其实若不是顾忌日月神教的毒水箭,赵敏巴不得趁此大好良机将任盈盈掳到汝阳王府做客,来个奇货可居。

    任盈盈刚才早已被手下趁乱抢了回去,虽然日月神教人多势众,但赵敏手下武功太高,她也没把握留下对方,见赵敏示好,她自然借坡下驴,微微点头:“今日得见郡主风采,盈盈实在佩服万分,后会有期。”

    心中却是懊恼不已,要是早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蒙古的绍敏郡主,之前哪怕拼着自己姓名不要也要让手下将她带回黑木崖。再说……再说……在任盈盈心底,并不相信宋青书真的会伤害她。

    深深地望了宋青书一眼,知道凭这点人还留不住对方。任盈盈紧咬下唇,手一扬,便带着手下匆匆离去。

    赵敏看了一眼,微微颔首示意:“这几日多谢先生照应,后会有期。”

    “郡主三思!”听到她的话,金轮法王和玄冥二老纷纷色变,在他们心中,趁此大好良机,三个围攻一个,宋青书还不手到擒来。

    “我意已决,不必说了。”赵敏自然明白三人的心思,但她也清楚,先不说三人联手是否能胜过宋青书,仅仅凭借他那鬼神莫测的轻功,这三人便留不住他,更何况,她也并不想留住他。

    看着赵敏转身离去,宋青书急道:“可是,郡主身上所中之毒……”

    赵敏身子顿了顿,哼了一声:“汝阳王府人才济济,自有解毒之法,不劳阁下费心。”说完,在三人护卫下,再也不曾回头。

    “那位郡主娘娘都走这么远了,叔叔还这么恋恋不舍么?”冰雪儿来到宋青书身边,见他怔怔地盯着赵敏消失的方向,不无醋意地说道。

    “哪有,我是在想慕容公子能否对付慕容景岳。”宋青书回过神来,哑然失笑。

    冰雪儿被他的笑容弄得面红耳赤,没好气地说道:“叔叔,你干嘛笑得这么古怪?”

    “没什么。”宋青书摇摇头,笑而不语。

    冰雪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肌肤在阳光照样下分外晶莹:“叔叔,我恐怕要向你告辞了。”

    宋青书心中一惊:“嫂嫂这是为何?”

    冰雪儿睫毛低垂,微微颤抖:“我一直追查慕容景岳的消息,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他的下落,我又岂能放过?”

    宋青书默然无语,冰雪儿为夫报仇,一直追查黑煞寒冰,将目标锁定到慕容景岳身上,自己又怎么好意思阻止她追查下去。

    不过两人分别已久,好不容易相遇,又要分开,宋青书心中却万分不舍,想了一会儿,总算找到一个正当的理由:“如今嫂嫂应该明白慕容景岳武功之高,恐怕大大超过预期。就算嫂嫂找到他,不仅报不了仇,反而身陷敌手,那又何苦呢。”

    冰雪儿看着远方,幽幽叹了口气:“叔叔可曾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宋青书一愣。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冰雪儿朱唇亲启,缓缓吐出几个字。

    冰雪儿虽然轻声细语,宋青书却明白她心意已决,心中有股冲动好想说自己陪她一起去追查慕容景岳的消息。

    宋青书心中清楚,两人之间本就有些不清不楚,如果自己作此选择,最后得到冰雪儿一颗芳心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他却明白,自己还有另外的事业等着自己去做,蒙古如今越来越强大,统一天下的态势已然明显,若自己再不抓紧时间消化满清的势力,恐怕未来连上场角逐的资格都没有。

    宋青书能千里迢迢陪赵敏来开封寻医,一来这或多或少也可以算作公事,更主要的是陪赵敏寻医的时间是可控的,宋青书能在一两天内做完这一切,然后马上赶回山东和夏青青汇合,处理金蛇营的事情。

    但和冰雪儿寻找慕容景岳却不同,慕容景岳武功高强,又狡猾无比,可以预料短时间内肯定抓不到他,那宋青书就一直没法回山东,而东方暮雪已经按照原计划动员了朝廷大军南征而来……

    长长叹了口气,宋青书已经拿定主意:“既然如此,我传嫂嫂一门武功,嫂嫂他日碰上慕容景岳,才不至于为他所制。”

    冰雪儿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不过很快掩饰过去,询问道:“什么武功?”

    “九阴真经。”宋青书缓缓说道,虽然《九阴真经》历来是武林中争夺的至宝,但他身为穿越者,思维本来就和土著江湖人士不同。

    身为穿越众,宋青书一直不清楚,为什么郭靖不将他的《九阴真经》传给宋军将士,若是宋朝士兵人人都会《九阴真经》,那战力将是何等恐怖?

    来到这个世界后,宋青书倒也明白其中的难处,《九阴真经》这类高深武学,晦涩难懂,普通士兵恐怕学不会;二来泄密也是一个问题;三来能力越大,越大,当士兵们学得这么高深的武功,未必会像以往一样服从命令;而行军打仗,一个不服从命令的高手,作用远没有一个服从命令的士兵来得大……

    虽然明白这一切,但也没有打消宋青书用绝世武功武装手下的念头,更何况冰雪儿和他的关系非比寻常,区区《九阴真经》又何足道哉。

    哪知道冰雪儿却淡淡地摇了摇头,视江湖中至宝为无物,语气虽然温柔但却充满坚定:“我不要练。”

    “为什么?”这下轮到宋青书傻眼了。

    冰雪儿沉默一会儿,美眸中有一丝异色:“如果嫂嫂没记错的话,当初我们一起行走江湖,叔叔曾对我说过,这九阴真经是屠龙刀和倚天剑互砍之后,从刀剑里取出来的。”

    “是啊?”宋青书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可是这九阴真经是叔叔的妻子给你的,”冰雪儿幽幽一叹,“叔叔不应该拿妻子的东西去讨好其他女人。当初要不是为了救斐儿,嫂嫂也不会从叔叔那儿学白蟒鞭法。”

    听她提起周芷若,宋青书心中一惊,倒是没想到这一茬,正想开口,却不知该如何解释,一时间愣在那里。

    宋青书心里明白得很,冰雪儿不愿意学他妻子的东西。可是他其他的武功,《神照经》和降龙十八掌至刚至阳,本就不适合女人修炼,《欢喜禅法》更不行,他可不想被羞怒的嫂嫂打死,至于剑法,宋青书的剑法更重剑意,不重剑招,冰雪儿境界未到,传给她也学不会。

    “可是如今你的武功根本不是慕容景岳对手,当他内伤恢复过来,你对上他,必败无疑啊。”宋青书担忧道。

    “其实……”冰雪儿突然吞吞吐吐,一副忸怩的模样。

    “其实什么?”宋青书一愣。

    “其实我也有一本上乘内功,只是种种原因,一直没有练成,若是练成之后,对付慕容景岳应该没问题。”冰雪儿雪白的脸上突然浮起一层红晕。

    宋青书顿时好奇道:“什么内功这么厉害?”

    “只是这门内功练起来有个极大的难处。”冰雪儿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顾左右而言其他,一张俏脸红得快滴出水来。

    “什么难处?我如今的武功虽不敢说当世无敌,但一般内功的难关,应该还难不倒我,我可以帮你参详一下。”宋青书说的是实话,虽然不一定达到当年王重阳十日融会贯通《九阴真经》的境界,但帮冰雪儿指点一下内功,应该问题不大。

    “这门内功是古墓派最高心法,叫做《玉.女心经》。”冰雪儿并未回答其中难处,反而只是说出了这门内功的名字——

    群号:337294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