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43章 面带寒霜

    “《玉.女心经》?”宋青书脸色古怪,诡异地笑了笑,“这个修炼起来的确有一个大难处。”

    冰雪儿诧异地望着他:“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想到前世电视里杨过和龙女为了练这门武功,必须脱了衣服,面对面地修炼,宋青书便笑得更开心了。

    “难道他真的知道?”冰雪儿被他的笑容弄得心中发毛,不过很快摇摇头,“这不可能,《玉.女心经》是古墓派不传之秘,他一个外人怎么可能知道其中的关窍?”

    “你不相信?”注意到冰雪儿的脸色,宋青书笑嘻嘻地问道。

    冰雪儿俏脸一整,哼了一声:“我当然不信,你不可能会知道。”

    宋青书静静地看着她,缓缓道:“练玉.女心经时练功者会全身热气蒸腾,须拣空旷无人之处,全身衣服畅开修习,使得热气立时发散,无片刻阻滞,否则转而郁积体内,则重病,大则丧身。”

    见冰雪儿微微色变,宋青书笑了笑,继续道:“这门内功凶险异常,必须两人合练,以内力导引防护。这门内功步步艰难,时时刻刻会练入岔道,若无旁人相助,非走火入魔不可,只有你助我、我助你,合二人之力方能共渡险关。”

    “你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冰雪儿轻咬朱唇,怔怔地望着他的侧脸。

    “你忘了我以前和你过么,这些都是一个叫金庸的云游道士告诉我的啊。”宋青书答道。

    “那个混账道士,怎么连这种东西都知道。”要知道古墓派传人修炼《玉女心经》,向来是两女脱了衣服一起练习,因为各种原因不足为外人道,所以个个都守口如瓶,除非得到师父传授《玉.女心经》,不然连古墓派本门弟子都不知道。

    如此一来,冰雪儿难免怀疑那个什么金庸是不是曾经趁古墓中人修炼的时候在一旁窥视过,才知道得这么清楚,所以提起他,自然没什么好语气。

    宋青书笑而不语,老金躺枪总比自己成出气筒好吧,果然没过多久,冰雪儿便安静下来,脸上怒气散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窘迫和羞涩。

    “若是嫂嫂不介意,我倒是可以助嫂嫂一臂之力。”总不能等人家女人主动开口求自己练这个功吧。

    “可是……”冰雪儿沉吟片刻,幽幽一叹,“你我毕竟男女有别,解开了衣服相对,成何体统。”

    宋青书心想当初帮你接肋骨的时候,摸都摸过还怕什么,当然这话打死他也不敢出口的,连忙道:“嗯,其实这个问题也不难解决。”

    “如何解决?”冰雪儿柔声问道。

    “你我蒙上双眼不就好了?”宋青书实在不太理解杨过龙女非要到野外花丛中修炼,导致被人打扰,身受重伤,“当然,我不介意你不蒙眼。”

    “什么胡话!”冰雪儿娇嗔不已,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红,“叔叔你不是个好人。”

    “啊?”宋青书一脸茫然,人家都是收到好人卡,自己却收到了非好人卡,真是世事难料。

    冰雪儿低着头,看不清脸上表情:“以叔叔如今的武功,早已神光内敛,目光如炬,区区一根布条,挡得了什么!”

    “这……我真的没想到这一茬。”宋青书大呼冤枉,他真的没意识到武功高了,还有这等妙处。

    见他表情不像假话的样子,冰雪儿缓缓点点头,嗯了一声。

    “看来此功终究与我无缘。”冰雪儿叹了一口气,当初师父传授玉女心经的时候,因为有要事便匆匆离去,导致她一直没有人可以合练。后来嫁给胡一刀过后,一腔心思都在丈夫和儿子身上,也没想过要修炼什么武功,所以又错过了机会。

    宋青书沉声道:“练功的时候我闭上眼睛就好了。”

    “可是一睁开岂不是全都看见了?”冰雪儿白雪一般的肤色隐隐透出一丝嫣红。

    “我不睁开,就不会睁开,嫂嫂信不信我?”宋青书一脸严肃,眼神也清澈无比,无一丝邪念。

    冰雪儿下意识相信了他的话,不过依旧忸怩地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宋青书无语道。

    冰雪儿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实话:“你虽然闭着眼睛,可是我……我却能看到你……没穿衣服的样子,到时候难免心浮气躁,很容易走火入魔。”

    “嫂嫂将自己眼睛蒙起来不就好了?”宋青书道。

    冰雪儿轻咬朱唇,白了他一眼:“那样我怎么能确定你有没有睁开眼?”

    宋青书被她勾魂的眼神弄得心中一荡,只好双手一摊:“那我真没辙了,要不学学杨过龙女,到野外去找个浓密花丛,互相修炼吧。”

    “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杨过龙女是谁?”冰雪儿美眸一亮,惊讶地问道。

    “呃,你的师妹和妹夫,”宋青书不欲就这个问题纠缠下去,连忙道,“只是再幽静的地方,难免也会有人路过。”

    冰雪儿莞尔一笑:“叔叔尽管放心,这玉女心经单数行功是‘阴进’,双数为‘阳退’。“阴进”须一气呵成,中途不能微有顿挫,就由我来练;至于‘阳退’功夫,却随时可以休止,就由叔叔来练,若遇到敌人,叔叔便可以随时收功,以叔叔的功力,护法应该没有问题。”

    宋青书摇头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冰雪儿一怔:“那你担心什么?”

    “我只是担心嫂嫂冰清玉洁的身体被外人看去了。”宋青书呐呐道。

    冰雪儿气急反笑,嗔道:“那你又算外人还是内人?”

    “我当然算自己人了。”宋青书理直气壮地道。

    “你脑中是不是还在想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冰雪儿面带寒霜,怒视着他。

    “嫂嫂怎么知道?哎呀,别打,疼……”宋青书一边躲闪,一边求饶着。

    良久过后,冰雪儿幽幽叹了一口气:“叔叔,你身边从不乏佳人相伴,就算刚才那位郡主,还有那个圣姑,容貌都远在嫂嫂之上,何必动一些不该动的念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