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45章 走火入魔

    宋青书虽然也吃了饭,但他修炼的欢喜禅法本来就是情.欲上的祖师爷,自然对类似药物免疫。

    “嫂嫂,凝神静气,暂时不要练了。”宋青书焦急地叫道。

    可惜冰雪儿如今用功正到要紧关头,对说话声全然不闻。下意识里虽然觉得继续练下去不妥,但却没能察觉到其中的危险性。

    “哈哈哈哈哈,好一对不知羞耻的奸夫淫.妇。”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笑声。

    “不好!”宋青书大叫不妙,这个人中气十足,内力深厚无比,笑声中夹杂真气,自己都觉得耳朵嗡嗡作响,何苦正在练功的冰雪儿。

    “噗!”口中一口鲜血喷出,冰雪儿终于惊醒过来,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

    “何方鼠辈!”

    看到冰雪儿吐血,宋青书不禁大怒,左手一扬,附近花瓣叶子在他内力裹挟之下,有如锋利刀片,密密麻麻往声音传出来的地方射了过去。

    宋青书趁机抓起衣服裹到了冰雪儿身上,担忧地问道:“嫂嫂怎么样了?”

    见他突然扑过来,冰雪儿心中有些恼怒,但她明白事出有因,而且看着宋青书关切的眼神,仅有的一丝薄怒也烟消云散,虚弱地说道:“浑身好热,我好难受……”

    见到冰雪儿水汪汪的眼睛,宋青书一愣,心中寻思:嫂嫂莫非中了什么迷情之药?

    “摘叶飞花,皆可伤人,阁下年纪轻轻,怎么会达到如此境界?”

    一个黑衣蒙面人狼狈地走了过来,身上衣服有一两处被割裂的痕迹,想必是刚才并没有完全躲过去。

    宋青书见他衣服上仅有那么两处伤痕,而且没伤到身体,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阁下武功也不错。”

    “叔叔,这个人好讨厌。”冰雪儿整个身子仿佛没了力气,软软地依偎在宋青书怀中,声音不同以往的轻灵,变得又甜又腻。

    “你究竟对他下了什么迷药?”宋青书怒视着黑衣人,在场的只有三人,冰雪儿好端端的突然中毒,不是他还会是谁。想到对方能在自己眼皮底下无声无息地下毒,宋青书更是忌惮不已。

    听到宋青书的话,黑衣人怒极反笑:“好一对无耻的狗男女,自己在野外苟合,却反诬到老夫头上。”

    听到他的话,冰雪儿胸口一阵起伏,哇的一声,又吐了一口血出来。

    宋青书刚才关心则乱,等话一说出口,也明白自己恐怕冤枉了对方,不过听到他污言秽语,害得冰雪儿伤上加伤,不由面如寒冰,将冰雪儿轻轻放在树边靠着:“嫂嫂,等我先把这个人杀了,再回来替你治伤。”

    黑衣人也没料到宋青书来得这么快,话音刚落,一股巨力便攻到面前,大惊失色下连忙运起功力在袖子里,想将宋青书这一掌劲力消解。

    宋青书这愤怒一掌有如千钧一击,黑衣人骇然发现根本消解不了,仓促间连忙运起神功将他的掌力移到了旁边空处,砰的一声,花丛中扬起了一蓬残花败叶。

    “咦?”宋青书看了看自己手掌,没想到势在必得一击居然被对方转移了方向。

    黑衣人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嘿嘿笑道:“阁下莫非想杀人灭口?”

    “你究竟是何人?”刚才的交手让宋青书明白对方并非易与之辈,一身功力恐怕不在西毒欧阳锋之下。

    “听闻日间此处有人使出了传言中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老夫便来瞅瞅,哪知道会撞破这么一桩丑事,嘿嘿。”黑衣人语气中不乏讥讽之意,他虽然也试出了宋青书武功深不可测,但几十年纵横江湖,他还没怕过谁,又岂会在一个后辈面前示了弱。

    “胡说!”冰雪儿心中一急,气息又复逆转,双气相激,胸口郁闷无比。

    “一个旷旱已久的妩媚少妇,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后生,哈哈,好一对叔叔与嫂嫂。老夫不打扰你们好事了,就此告辞。”黑衣人心中同样忌惮宋青书的武功,便欲转身离去。

    “哪里走!”宋青书哪能让他这么离去,又不知道他什么底细,万一被他出去乱说,自己脸皮厚倒没什么关系,冰雪儿的清誉又岂能就此不白。

    黑衣人虽然转身,却早有防备,见宋青书扑过来,连忙举掌迎了上去,你来我往,劲力四射,本来繁茂的花丛被弄得狼藉不已。

    “嘿嘿,臭小子真想取老夫性命?”

    “只有死人才不会到处胡说八道。”

    “想杀老夫?臭小子未免太不自量力。”

    “是否自不量力,试试才知道。”

    ……

    两人你来我往,很快就拆解了数十招,黑衣人见宋青书举手投足的招式和自己熟悉的某些门派招式似是而非,往往一招刚使出,却根据自己的身形,眨眼就变成了另一招。

    打了这么久,黑衣人从没见宋青书使出完完整整的一招一式,每一招都是采撷各派招数精华,或者根据实际情况,随时改变出手角度以及虚实力度。

    “这小贼莫非已不拘留于招式,达到传说中返璞归真之境?”黑衣人越打越心惊,心想再过个两三百招,自己岂不是就要受他所制?可是这个小贼明明这么年轻,就算从娘胎里习武,也不可能有这种境界才对。

    这便是黑衣人受限于江湖经验了,他又哪知道宋青书并非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江湖人。来自后世的宋青书,看过那么多武侠书,什么“无招胜有招无剑胜有剑”,一个最最普通的人都耳熟能详,虽然不明白这个境界,但人人都清楚有这样一个境界。

    来到这个世界后,随着武功渐高,宋青书便和前世那些理论互相印证,有意往那个方向追寻,自然比这个世界大多数人少走很多弯路。

    这个世界的江湖,最大的特点便是敝帚自珍,比如偷学武功是大忌,高手也绝不会将武功传给别派弟子等等。

    所以在这种世界成长起来的高手,只有靠自己摸索,难免走很多弯路。万千惊采绝艳之士,最后往往也就那么极个别才能在年老过后,方才能隐隐约约意识到那个境界。

    这数十招过后,宋青书也暗暗佩服这个黑衣人武学修为之高,实在生平罕见,脑中过滤金书世界的绝顶高手,突然想到刚才自己的招式经常被他牵引偏离方向,不由脱口而出:“斗转星移,你是慕容博?”

    被宋青书叫破身份,黑衣人眼中一丝厉色闪过,恶狠狠地盯着对方。他假死一事,是慕容世家最大的秘密之一,为了瞒过天下人,连亲生儿子慕容复也不知晓。若不是顾忌宋青书武功,他早已冲上前去,将两人杀人灭口。

    “阁下年纪轻轻,见识倒是不浅。”慕容博被他叫破身份,也不再狡辩,解开了蒙面头套。身为这等高手,自然有所谓高手的自傲。

    看着慕容博斑白的双鬓,一脸风霜之色。宋青书感慨不已,这个天龙八部中最臭名昭著的反派,武功虽高,但所谓的阴谋诡计真是不登大雅之堂。辛苦奔波数十年,也不过小打小闹,于复国大业丝毫成效都没有。

    哪比得上倚天屠龙记里的成昆,仇人明教之中,武功和他在伯仲之间的就不少,更何况还有武功远比他高的阳顶天等人。可就是这样,他依然动用自己的智谋,硬生生弄得明教这个庞然大物差点灰飞烟灭,最后只是输给了主角光环,非战之罪。

    “令公子昔日于我有恩,我不会为难他父亲。只要阁下答应不出去乱说,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意下如何?”宋青书心中明白得很,以慕容博的功力,自己想取他性命,恐怕非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而且会付出身负重伤的代价,自己还要救冰雪儿,哪有精力耗费在他身上。

    “阁下年纪轻轻,一身武功居然已经达到这种境界,老夫实在是佩服不已,”慕容博神色一黯,心想要是复儿有他的本事,父子联手,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自己哪用得着这般隐姓埋名,“不过莫非阁下真以为老夫怕了你不成?”

    慕容博身为武林前辈,被一个年轻后辈看在儿子面子上,才放他一条生路,面子哪靠得住,更何况他还有压箱绝技没用出来,并不认为自己真会输给对方。

    “慕容世家的斗转星移和参合指,宋某久闻大名,不过此时时机地点不对,还是他日再行领教,”见慕容博面露犹豫之色,宋青书继续说道,“老先生志向远大,真要随随便便就和我拼个生死么?”

    慕容博悚然一惊,他向来以汉高祖刘邦,唐高祖李渊早年的事迹激励自己,为了复兴燕国,就连胯下之辱他估计也会毫不犹豫忍受,更何况这种小事情。

    “小子说得不错,好,老夫答应你,今日之事,不会说出去,后会有期。”慕容博抱拳说完,便转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直以来,他都在暗中保护慕容复,今天路上因为有点事情耽搁了,才导致如今才到。从他得到的消息来看,那位慕容景岳的武功远在慕容复之上,担心他出什么事情,连忙追寻而去。

    见慕容博离去,宋青书连忙来到冰雪儿身边,见她已经半昏迷状态了,连忙输了一道真气到她体内,焦急地问道:“嫂嫂,你怎么样了?”

    冰雪儿缓缓张开双眸:“原来是叔叔啊,我觉得好困,好想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