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47章 虚拟经脉

    宋青书陷入两难境地,此时的他却没来由想到前世之中一个著名的笑话,少女怒斥着一个反派:“就算你得到我的身体,也休想得到我的心。”结果反派哈哈大笑:“我要你的心干什么。”然后饿虎扑羊一般压了上去……

    当时的宋青书深以为然,但如今他地位渐高,武功更是绝顶,眼界和心境自然和以前大不一样,相比身体,他现在更能体会到一个女人的心有多么珍贵。

    得到了冰雪儿的身体,代价却是永远失去了她的心……宋青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又如何能做,可是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她香消玉殒?

    想到当初在荆州城用神照真气替冰雪儿疗伤,还犹如昨日,没想到分开这么久,刚才相聚又要天人永隔。

    “可惜我的神照真气被欢喜禅内力溶解,不然依然可以用神照真气替他疗伤。”宋青书又恨又怒,啪的一掌拍在桌上,木桌顿时被打得四分五裂。

    “咦?”宋青书脑中灵光一现,突然想到前世电脑里虚拟机的概念,一个操作系统里面通过虚拟机模拟电脑硬件,可以运行一个截然不同的操作系统。比如在windows系统里面安装linux系统,在苹果mac系统里虚拟windows操作系统。

    既然几种原理不同甚至互相冲突的操作系统都能完美运行在同一台电脑上,为什么内力就不行?宋青书越想越兴奋,自己只要借鉴虚拟机的原理,在丹田之中开辟一个小天地,重新模拟出一个新丹田以及经脉系统,不就可以在那个虚拟经脉之中运行神照真气了?

    虽然过程极为凶险,但如今宋青书武学修为非凡,对经脉的认识也无比熟悉,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更何况为了救冰雪儿,冒这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

    说干就干,宋青书盘坐在榻上,摆出三花聚顶的姿势,闭上眼睛开始开辟新的丹田,模拟经脉系统,脸上忽红忽紫,显然过程极为痛苦。

    宋青书来自后世,并没有被这个世界的武学观念禁锢了思想,在丹田之中模拟新的经脉系统,千百年来,武林中别说没人尝试过,连想都不曾有人这样想过。

    武功高绝如独孤求败,又或者是张三丰这等武学大宗师,也从来没有动过这种念头。宋青书这次尝试,如若成功,完全会在武学上开辟一个崭新的领域。

    千百年后,史书公平评判,宋青书在武学史上的贡献绝不会亚于少林达摩老祖,华山陈抟祖师以及武当张三丰等人。

    宋青书刚进入这个混乱的世界,满世界搜刮武学宝藏,但遗憾地发现记忆中的各种武林秘籍都被原著主角捷足先登,当时还在感慨原著主角有气运眷顾。

    可是宋青书又哪里知道,既然被命运所选,进入了这个混乱的世界,他自然也有气运护体,不然种种九死一生的事情,换做常人,早已死了八百回了,他却能次次有惊无险。

    在丹田之中隔出一块空间模拟新的丹田和经脉,这种行为已经触碰到了生命的禁区,稍不注意便会灰飞烟灭,这便是所谓的天谴。

    当宋青书张开眼睛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他居然成功了。在那块虚拟的经脉系统中重新修炼神照经,神照真气那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连忙将浴桶中的冰雪儿抱了出来,发现她的身体一改之前火烫的温度,全身已经变得冰冷刺骨,想必是严重的内伤导致真气堵塞,以致气血不足,宋青书哪敢迟疑,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连忙运用神照真气疏通她语塞的经脉,疏导她体内乱窜的真气。

    《神照经》和《九阳真经》都是天下至刚至阳的内功,温暖和煦的内力进入冰雪儿体内,她冰冷的肌肤慢慢恢复了红润的色泽,呼吸也慢慢变得平稳起来。

    当冰雪儿低垂的睫毛轻颤,宋青书知道她已经醒了,柔声说道:“还望嫂嫂恕罪,刚才嫂嫂身中迷药,又身受重伤,事急从权……”宋青书三言两语便将刚才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告诉了她为何会中毒,还有自己放过了慕容博等等。

    “平一指……慕容景岳他可真够无耻的。”冰雪儿察觉到身上不着片缕,一时间不知如何面对宋青书,只好依然紧闭着双眼。

    “这个人武功之高,心机之深,实在平生罕见。想到嫂嫂还要去寻他报仇,我实在不放心啊。”宋青书皱了皱眉,突然察觉到冰雪儿心跳加速,聪明的他很快意识到对方肯定现在极为尴尬,连忙将一旁的衣衫吸了过来,“嫂嫂,刚才事出有因,我这就替嫂嫂穿好衣服。”

    冰雪儿突然心中一阵烦闷,脱口而出:“张口嫂嫂闭口嫂嫂,听着烦都烦死了。”

    宋青书先是一愣,很快又是一喜:“那我以后不叫你嫂嫂,叫你冰雪儿好了。”

    冰雪儿话一出口便意识到不妥,睁开美眸瞪了他一眼:“不行,平日里你我还是叔嫂相称。只是……只是以后你解开我衣服过后,就别再叫我嫂嫂了,我很难堪的。”

    想到自己浑身不着片缕展现在他面前,他却一口一声嫂嫂的叫着,弄得冰雪儿心中极为烦闷,天下间有这样赤裸相对的叔嫂么。

    “还有以后?”听她话中似乎另有所指,宋青书心中一阵狂喜,突然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原来宋青书一晚上又是和慕容博这样的绝顶高手比试,又是催动内力加热冷水,又是耗尽心血开辟丹田,最后还要运用真气替冰雪儿疗伤,早已接近身体的极限,如今见冰雪儿无事,放松下来后,碰到大惊大喜的事情,自然昏厥了过去。

    “哎,不是你想的那样。”冰雪儿急道,原来她的意思是若自己日后又重伤在身,宋青书不得不解开她的衣服疗伤的时候,别再喊她嫂嫂了,而不是宋青书理解的那种好事。

    还没解释清楚,宋青书便晕倒在了她怀中,冰雪儿对他不羁的本性有一定了解,还以为他想趁机占便宜,没好气地揪了他一把,哪知道他没丝毫反应,这才心慌起来。

    “原来是太累了。”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冰雪儿方才松了口气,匆匆穿好衣裳过后,将宋青书平放在床上。

    看着宋青书俊朗的脸庞,眉宇间充满疲惫之色,冰雪儿心中感动不已。

    她刚才虽然趋近昏迷,却并非全无所知,当时宋青书陷入两难境地,烦躁难当,不自觉自言自语的时候,她迷迷糊糊也听到了个七八分。

    指尖轻轻抚摸着宋青书的眉毛,冰雪儿幽幽叹了口气:“叔叔,你果然很了解我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