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50章 乱战(上)

    听到宋青书的话,冰雪儿一脸鄙夷地看着他:“你……不是吧,这么小的女孩儿,你也动那种念头?”

    宋青书面皮一热,讪笑两声:“哪有,我只是随便一说。”心中却暗想自己和这小萝莉的母亲滚了多少次床单了,怎么会对她的女儿有什么心思……不过苗若兰小时候声音倒是真萌啊。

    “叔叔,我发现以前对你的评价有误啊。”冰雪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什么有误?”宋青书问道。

    冰雪儿轻笑一声:“感觉叔叔的爱好不太正常,又喜欢小女孩,又喜欢,又喜欢……”脸色一红,突然说不下去了。

    “又喜欢嫂嫂这样温柔的大姐姐是么?”宋青书涎着脸凑了过去。

    冰雪儿啐了一口:“休要胡言乱语……外面的人都是耳聪目明呃高手,可别让他们听去了。”

    “他们听去了又如何?”宋青书傻笑道,“反正在他们心中也以为我们是一对乡野夫妻,江湖中人个个都爱面子,哪会特意去听人家夫妻间的闺阁秘话啊。”

    不过宋青书明白冰雪儿脸薄,担心惹恼了她,因此声音还是听话地刻意压低下来。

    “谁和你是夫妻?”冰雪儿一手挡着宋青书靠近的身体,一边[轻嗔不已。

    外面客厅中苗若兰父女道谢过后,便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小若兰年纪小,禁不住瞌睡,很快靠着父亲睡了起来。

    黑衣男子见苗人凤静静地坐在那里,身上却泛起丝丝白气,知道他是在凭借内力烘烤身上的衣服,不由佩服不已,想到他刚才自称姓苗,脑海中不禁想到一个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人物,连忙拱手问道:“阁下可是人称金面佛苗人凤苗大侠?”

    苗人凤睁开眼睛,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视一翻,沉声说道:“正是苗某,不知两位是……在下玄素庄石清,这位是拙荆闵柔。”黑衣男子答道。

    “原来贤伉俪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黑白双剑’,幸会幸会。两位行走江湖,侠义为先,苗某向来佩服不已。”

    苗人凤微微动容,黑白双剑师出武当五观之一的上清观。上清观历来高手辈出,前任掌门愚茶道长一身修为不在当时少林妙谛方丈之下,如今为了潜心修炼武学,已将观主之位传给了大师兄天虚道长,天虚道长一手上清剑法,独步武林,近几年来已经很少出手。

    二师弟冲虚道长曾有幸得到张三丰亲自指点,将太极剑修炼得炉火纯青,是当世有数的剑术名家,虽然据传言曾在泰山惨败于一后辈之手,但苗人凤并不太相信。昔日他行走江湖曾偶遇冲虚道长,两人比试剑法,数百招都不分胜负。苗人凤觉得以对方剑法上的造诣,怎么可能被一个年轻后生一招打败。

    三师弟灵虚道人武功虽不及两位师兄,但也可以称得上高手。

    连黑白双剑这种俗家弟子,都在江湖中闯下大大的名头,与雪山派的封万里,梅花门的梅芳姑,合称“风虎云龙”北四奇,在江湖中与南四怪“落花流水”并称与世。

    当然上清观同样也有武林败类,比如当年那个章虚道人,武功高强,为祸江湖数年,一直无人能治,直到碰上了慕容博,死于对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之下。

    苗人凤和黑白双剑互相客套一番,突然开口问道:“贤伉俪夜间赶路,行色匆匆,不知所为何事?”

    黑白双剑对视一眼,石清拱拳说道:“苗大侠素来以反清为己任,我们夫妇佩服不已,所以也不用瞒阁下,此次我们夫妻是受南四奇所邀,一同赶往山东为金蛇营助拳的。”

    苗人凤微微一笑:“这倒是巧了,苗某此行也是去山东相助金蛇营。”

    原来东方暮雪易容成康熙过后,按照计划早早便开始造势,提前将大军剿灭金蛇营的消息传了出去,如今江湖已经人人得知满清朝廷将起十万大军,想彻底剿灭山东金蛇营。

    夏青青一早联系金蛇营中昔日心腹,推动各个山头老大选出新的首领,无奈各个山头之间连年混战,早已有了解不开的仇怨,此次清廷大举南征,众人虽逼不得已同意重新选举金蛇王,但是谁也不想昔日敌人支持的人当上这个首领。

    争论不休之下,最后达成共识,广发英雄帖,征召天下英雄,选出一个能者当新的金蛇王。各自山头首领算盘打得很好,再他们看来,新的金蛇王来自外部,在金蛇营没有什么根基,利用他渡过此劫过后,便可以过河拆桥。就算碍于面子让他留下来,也不过是一个光杆司令,完全触碰不了各自山头的利益。

    夏青青虽然一心想让宋青书当上新的金蛇王,但她身份超然毕竟来自于袁承志,如今袁承志已死,她其实并没有太多实权。山头之间各有各的算盘,她能起到的作用也有限。

    虽然和预想的不同,但宋青书也不以为意,以他如今的武功,又有夏青青作为内应,自信角逐这个新的金蛇王还是问题不大的。

    此处金蛇营广发英雄帖,导致各路群雄蠢蠢欲动,纷纷往山东赶去。天下从来不乏野心家,有些人和宋青书一样,同样看中了金蛇营的实力,想借机成就一番大业。不过另外还有一些人,因为金蛇营一直是反抗满清的义军,出于同道之仪,纷纷伸出援手。

    黑白双剑便是这样一类人,他们并没有什么野心,完全是胸中侠义之情驱使。至于苗人凤,身为闯王四大侍卫的后人,自然以反清为己任。这些年一直刺杀满清残害百姓的狗官,听到满清此次想剿灭金蛇营,马上动身便往山东赶去。

    吸取了昔日兄弟一家被商剑鸣趁自己不在灭门的教训,苗人凤担心仇家再次找上门,不敢把苗若兰留在家中,因此一同将她带在身边。

    见彼此目的相同,黑白双剑和苗人凤大喜过望,聊得更是投机,大门却突然被人推开。

    两个身材魁梧的黑须老者走了进来,看清屋中情况,感觉不论是黑白双剑还是苗人凤都是高手,眼中顿时充满戒备之色。

    “不知哪位是此间主人,我们兄弟想借这里躲一下雨。”黑须老者开口说道。

    闵柔见两人直接推门而入,语气也没有客气的意思,下意识有些不喜,不过她性子素来软弱,做不出得罪人的事情,虽然心中讨厌,却也没有表露出来,躲到石清身后,只等丈夫处理。

    “此间主人在屋中休息,想必不会介意,两位尽请自便。”想到刚才宋青书应付苗人凤语气中的不耐烦,石清也不好再打扰他,索性替他应承下来。

    两个老者嗯了一声,也不言谢,自顾找个角落坐了下来。

    随着两人突然加入,房里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沉静,再也没有刚才那种相谈甚欢的氛围。苗人凤还好,向来沉默寡言,倒也不觉得有什么。石清行走江湖,却极好结交朋友,连忙开口说道:“在下玄素庄石清,这位是拙荆闵柔,不知二位前辈尊姓大名。”

    两位老者年龄远大于自己,石清称呼他们为前辈也并无不可。

    “哦,原来是黑白双剑夫妇,久仰久仰,我们是青海派的卜泰,郝密。”两人见石清态度恭敬,心中倒是颇为受用,至于久仰二字,却说得毫无诚意。

    石清是世上少有的正人君子,对二人的态度倒也不以为忤,“原来是鼎鼎大名的河间双煞。”他行走江湖,见识广博,知道此二人武功高强,昔日屠狮大会两人联手,打得少林神僧渡难险象环生,以致曾让明教教主张无忌束手无策的金刚伏魔圈就此告破。

    河间双煞满意地点点头,目光突然移到苗人凤身上,不由问道:“你又是谁?”

    “苗人凤。”

    苗人凤冷冷说道。

    河间双煞眼神一凝,森然笑道:“阁下就是自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苗人凤?”

    苗人凤当年那个夸张的外号不过是为了逼胡一刀入关,没想到江湖中人却分外在意。苗人凤性子使然,也懒得多加解释,以至于江湖传言,越来越夸张。

    河间双煞态度恶劣,苗人凤自然不会和他们解释,微微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两人顿时大怒,“我就来见识一下阁下究竟是怎样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幸好两人自重身份,不愿以多欺少,只由郝密一人举着判官笔攻了过去。

    苗人凤眼神一凝,长剑出鞘,也不起身,就那样坐着和他打了起来。

    郝密冷笑不已,运气于判官笔上,有心震断对方长剑。苗人凤注意到他兵刃上发出来的劲风,也不硬接,改用柔劲于剑上,弄得郝密感觉一拳打在棉花之上,气闷得欲吐血。

    苗人凤见他兵刃是判官笔,知道对方肯定擅长近身搏斗,如今怀中还抱着女儿,深恐她受到伤害,因此一柄长剑使的密不透风,始终将郝密逼在三尺开外。

    郝密哼了一声,借助判官笔架住苗人凤长剑之机,左手手指遥遥往他身上一戳。苗人凤察觉到一股劲风袭来,再也没法保持不动,连忙抱起女儿跳到数尺之外,看着刚才所坐之处的地板上被戳出一个手指大小的窟窿,神色一下子凝重起来:“一指禅?”

    看书的都加一下群吧337294925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