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51章 乱战(中)

    “还算有点见识。ebook..com”郝密嘿嘿笑了一声,甫又攻了上去。

    苗人凤脸色一沉,伸手轻轻将苗若兰推到了闵柔手中:“还望石夫人帮苗某照看一下小女。”

    苗人凤行走江湖,素闻黑白双剑一身正气,特别是冰雪神剑闵柔更是出了名的善良,此时郝密攻击甚急,苗人凤顾忌他的一指禅伤到女儿,便索性.交由闵柔帮他照看着。

    “苗大侠请放心。”看着苗若兰粉团儿似的一个小姑娘,闵柔顿时母爱泛滥,微微捏了捏手中之剑,做好了防备。

    “又打架啊,爹爹,兰儿不喜欢刀剑,你快收起来吧。”苗若兰此时已经惊醒,迷迷糊糊看着场中情况,奶声奶气地说道。

    “兰儿,等爹爹料理了这个人,马上就把剑收起来。”苗人凤沉声说罢,手中剑刷刷刷刺出,比刚才又快上几分。

    郝密一下子被弄得颇为狼狈,身上多处中了剑伤,若不是修为在那里,恐怕早已命丧当场。

    见师弟被苗人凤的剑法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根本无暇使出一指禅反击,卜泰清楚单打独斗,两兄弟都不是苗人凤对手,看了一眼苗若兰,犹豫一番,本想利用女儿让苗人凤分心,但是如今苗若兰被黑白双剑护着,没必要再惹强敌。

    见苗人凤招式狠辣,卜泰心知过不了多久,师弟恐怕就会折在他手里,哪还顾得了什么脸面,大喝一声,便挥动着打穴橛加入了战团。

    河间双煞虽然在江湖中声名不显,但每人都是江湖一流高手,更擅长合击之术,两人一个用判官笔,一个使打穴橛,架住对方兵刃的间隙,配合着一指禅偷袭,威力何止倍增。

    两人联手,已不亚于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当初连少林神僧渡难都败于二人之手,苗人凤剑法虽高,但忌惮着对方时不时射出的一指禅指风,顿时显得有些左支右绌。

    不过苗人凤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虽然有很大水分,却也并非泛泛之辈。虽然初期有些狼狈,但他对敌经验何等丰富,很快便调整过来,三人你来我往,有攻有守,居然斗了个不分胜败之局。

    卜泰自忖再打个几百招,两兄弟应该能胜过对方,不过恐怕也要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这场莫名其妙的比试本来就是两人不屑对方名号,如今合二人之力,方才和他打个平手,在外人看来,两人已经输了。

    正打算说点场面话双方罢手,突然背后一股凌厉的劲风袭来,三人慌忙分开,一把巨大的金黄剪刀在墙壁上一磕,重新弹了回去,落入一个一头红发的胖子手中。

    “好家伙,都是高手,有架打的地方,怎么能少得了我南海恶神呢。”

    听到他的言语,闵柔心中一怔,心想莫非是四大恶人里的老三,人称凶神恶煞的那位?突然听到丈夫大叫“小心!”连忙举剑相迎,长剑尚未出鞘,只觉眼前一花,胸脯似乎被一个人肆意捏了一把,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苗若兰已经被一个灰衣人掳走。

    苗人凤冷哼一声,一剑往来人背心刺去,灰衣人没想到他出剑如此之快,不由亡魂大冒,不过又舍不得放下怀中的苗若兰,眼看就要毙命当场,门外突然嗖的一声,一缕炽热的指风往苗人凤脸上迎了过去。

    这道指风刚猛异常,苗人凤知道若是被击中,恐怕非死即伤,只好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灰衣人惊魂甫定,看着进来的人说道:“多谢老大。”

    门外走进了一男一女,男的穿著青袍,长须垂胸,面目漆黑,一双眼睁大大,湛湛有神,脸上还有有几道狰狞的疤痕。

    女的一席红衣,倒是颇有姿色,可惜脸上左右颊各有三道血红的抓痕,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却似乎隐藏着无尽的愁苦。

    苗人凤见青袍男子双腿残废,杵着一对镔铁杖,不由心中一动,沉声问道:“阁下可是四大恶人之首,人称恶贯满盈的段延庆?”

    青袍人双唇紧闭,腹中发出一阵沙哑的笑声:“没想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金面佛也知道老夫的名号,实在倍感荣幸。”

    苗人凤冷哼一声:“苗某素来与四大恶人无冤无仇,阁下为何要难为我女儿。”

    刚才掳走苗若兰的灰衣人正是云中鹤,闻言桀桀笑道:“你女儿小小年纪,便生得这么花容月貌,长大了恐怕是国色之姿,我云中鹤平生最好女色,可惜还未曾尝过这般幼女的滋味,今日就来尝尝鲜。”

    “大坏蛋,快放开我。”苗若兰虽然年纪尚小,不太懂云中鹤话中的意思,但也明白眼前这个面目可憎的怪叔叔不是个好人,慌乱之间连忙拳打脚踢。

    苗若兰小胳膊小腿,打在云中鹤身上有如搔痒一般,云中鹤一脸享受,“叔叔可不是什么坏蛋哦,叔叔最喜欢小妹妹了。”

    里屋的宋青书一脸古怪,在冰雪儿耳边低语道:“叔叔二字从他口中说出来,实在是太令人讨厌了。”

    “你还不去救小若兰?顺便把这种无耻淫贼杀了。”胡一刀和苗人凤相交莫逆,苗人凤认识冰雪儿,冰雪儿自然也认识他的妻子。

    几年前冰雪儿还抱过苗若兰,心中也喜欢这个粉妆玉砌的小女娃,见她落入淫贼云中鹤的手中,顿时焦急起来。

    宋青书连忙安抚道:“我这个时候出去,你我之间的关系岂不曝光了?先看看情况吧,苗人凤武功高强,黑白双剑也素来正直,应该会助他一臂之力的。”

    冰雪儿小脸一红,忍不住咕哝道:“我们之间有啥关系见不得光的。”不过终究还是没再催促宋青书出去了。

    听到云中鹤的言辞,莫说苗人凤大怒,黑白双剑也义愤填膺,闵柔一边恼怒刚才云中鹤轻薄自己,一边愧疚有负苗人凤所托,害得苗若兰落入敌手,顿时长剑出鞘,清声斥道:“云中鹤你这种无耻败类,今天我们夫妻便要替天行道。”

    云中鹤看了一眼闵柔,露出一丝垂涎之色:“啧啧啧,今天我云中鹤真是飞来艳福啊,不仅有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小美人儿,还有这么一位清秀文静的美少妇。”

    石清闻言大怒,骂道:“云中鹤,我石清必将你碎尸万段。”

    云中鹤摇了摇头,啧啧笑道:“这种话我听得多了,如今不还是活得好好的。我云中鹤向来擅长杀其夫霸其妻,尊夫人胸脯又饱满又绵软,简直是极品。尊夫人这副娇怯怯的模样,平日肯定缺乏阁下灌溉,没关系,以后就由我云中鹤代劳了,哈哈哈。”

    “淫贼受死!”石清目眦欲裂,再也按捺不住,此剑攻了过去。

    云中鹤早有防备,见他攻过来,连忙举起烂银鹤爪将他长剑挡开,火光一闪,只见鹤爪上居然被削掉了一小块,云中鹤暗暗心惊:素闻黑白双剑是天下难得的宝剑,果然名不虚传。

    闵柔担心丈夫有失,也连忙挥剑攻了过去,叶二娘娇笑一声:“四弟,二姐来帮你。”说完举起双刀挡住了闵柔。

    刚才闵柔不过是一时大意,没想到云中鹤轻功如此之高,才被他偷袭得手。不过她终究是北四怪之一,真实武功尚在云中鹤之上。

    她和丈夫石清心意相通,剑法互补,再加上利剑之为威,很快便将云中鹤与叶二娘逼得手忙脚乱。

    “霍,武功这么好!我岳老三来了。”南海鳄神一愣过后,就挥动着鳄嘴剪哇哇叫着加入了战团。

    得到岳老三相助,叶二娘和云中鹤这才稳定了下来。

    见黑白双剑剑法中正平和,一副大家风范,苗人凤暗暗点点头,两人的上清剑法造诣颇深,虽然以二敌三,却依然占据上风,只不过要分出胜负,恐怕非一时半刻之事。

    苗若兰被云中鹤点了穴道留在了段延庆身边,两只大眼睛噙着泪水,心中显然极为害怕,不过她却紧闭双唇,不哭也不闹。

    “苗大侠,令千金年纪轻轻,便如此懂事,生怕出声会分散了你的心神,老夫实在欣赏不已。”段延庆望着苗人凤说道。

    “兰儿莫怕。”苗人凤安慰了苗若兰过后,便将剑尖对准段延庆,沉声说道,“久闻段先生是西夏一品堂第一高手,今天苗某便领教一二。”

    段延庆微微一笑,举起一根镔铁杖杵在苗若兰背心:“苗大侠若是再上前一步,休怪老夫辣手摧花。”

    “老大,这丫头小小年纪便如此美貌,杀了未免也忒可惜了。”阵中的云中鹤连忙大叫道。

    段延庆冷哼一声,他们此次前来是奉了西夏国主之命,暗中相助满清朝廷剿灭金蛇营的。原来西夏为了自保,希望满清能牵制蒙古精力,自然不愿意满清被国内的义军白白消耗力量。

    当然如今西夏还不敢明着得罪蒙古,一切需要在暗中进行。西夏一品堂早早探得消息,知道大批江湖上侠义之辈纷纷前往山东,便打算暗中替满清朝廷除掉一些。

    不敢是苗人凤还是黑白双剑,都是大大有名之辈,四大恶人若是能将这些人擒杀,回到西夏自然是大功一件。

    里屋的宋青书听着奇怪不已,心想西夏一品堂的人不呆在国内准备银川公主的招亲事宜,大老远跑这么远趟这溏浑水做什么。

    苗人凤果然不敢上前,沉声问道:“阁下要如何才能放了我女儿?”

    段延庆嘿嘿一笑:“这个倒也简单,只要苗大侠自断右臂,老夫自会放了令千金。”

    看书的都加一下群吧337294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