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52章 乱战(下)

    石清夫妇听到段延庆的要挟,顿时大惊失色:“苗大侠千万不要相信他,四大恶人哪有信誉可言。若是你自断右手,岂不是成了待宰鱼肉?”

    “爹爹不要啊!”若兰也焦急地叫了起来。

    苗人凤脸色阴晴变换,显然心中极为挣扎,段延庆磔磔一笑:“苗大侠,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不过你自断右手,令千金还有活的希望,不然的话,我四弟可是不介意让令千金在死前享受一下做女人的滋味哦。”

    “无耻!”苗人凤大怒,正想冲过来,哪知段延庆镔铁杖往前一送,苗若兰下意识痛呼一声,苗人凤不得不停下脚步,虎目几欲喷火。

    “啧啧啧,既然苗大侠不愿意,这可就难办了啊,”段延庆摇着头,“那这样吧,老夫再给你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苗人凤明知道对方的条件肯定极难办成,但总比自己自断右手,两父女的生死操于他人之手来得强。

    “这两个人,”段延庆往河间双煞身上一指,“为祸江湖多年,若是苗大侠能取了两人人头来交换,老夫自当将令千金完璧归赵。”

    河间双煞闻言怒骂不已:“段延庆你这个死瘸子,到为祸江湖,谁比得上你们四大恶人!分明是当初我们不愿加入西夏一品堂,你怀恨在心。”

    段延庆笑而不语,一副默认的姿态。原来河间双煞是位于西夏境内的青海派最有名的高手,一品堂数次招揽,两人都一一谢绝。近日一品堂得到消息,原来河间双煞看不上西夏的势力,有心投靠如日中的蒙古,听最近得人引荐,拜入了汝阳王府门下。

    这一切是秘密进行,汝阳王府不欲他们身份暴露,将他们当做一颗棋子安插在西夏境内,希望有朝一日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一品堂也就装作不知,有心趁机除掉二人,让蒙古方面吃上一个哑巴亏。

    “好,素闻段先生一阳指上的造诣乃大理段式俗家第一,今日我们兄弟就见识一下看似你们段家的一阳指厉害,还是我们的一指禅厉害。”

    卜泰怒骂一声,便和郝密一起扑了过去,他们可不像苗人凤一般有所顾忌,遥遥射出了几缕指风,也不顾苗若兰的性命。

    段延庆拉着苗若兰往后一躲,所立之处被戳出了几个窟窿,见两人凌空扑了过来,段延庆冷哼一声抬起铁杖在空中一个横扫,一股凌厉的劲风将两人硬生生逼了回去。

    见两人欲再次冲上来,段延庆深知若是被两人尽了身,自己一个手要挟持苗若兰,恐怕绝不是他们的对手,立马快速道:“苗大侠,若是你由着两人进攻,我可不敢保证每次都能像刚才那样护住令千金的安危。”

    苗人凤见河间双煞刚才出招狠辣,完全不顾自己女儿的生死,早就憋了一肚子火,闻言阴沉着脸挥剑将河间双煞拦了下来。

    “段先生,河间双煞武功高强,苗某并没有能力取他们性命。”

    听到苗人凤的吹捧,河间双煞面露得色,哼了一声:“算你有自知之明。”

    段延庆道:“也罢,只要苗大侠能取任何一人性命,老夫便将令千金还给你。”

    他心中有如明镜一般,若坚持让苗人凤必须杀了两人,诸多顾忌之下,恐怕打不起来。但如果只让他取一人性命,难度系数大大降低,想必苗人凤心中有几分把握。而河间双煞感情至笃,苗人凤杀了一人,剩下的一人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按照段延庆的设想,双方一番生死搏斗,苗人凤恐怕难逃一死,河间双煞一死一伤,自己再出手,剩下的那个人绝不是对手。

    苗人凤虽然大致也猜到段延庆的心思,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况他向来对自己剑法极为自负,河间双煞武功虽高,自己心应对,未必不能全身而退。

    “两位,得罪了!”苗人凤趁河间双煞还没回过神来之际,一道犀利的剑光刺了过去。

    见苗人凤选择了来杀自己,河间双煞怒极反笑:“苗人凤你未免也太自大了点。”一个挥动判官笔,一个舞动打穴撅,打算合二人之力,先将苗人凤毙于指下,再回头找段延庆算账。

    一方剑法精妙,一方点穴功夫超绝,三人上下腾挪,打得好不精彩。段延庆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柄铁杖微微颤抖,打算趁三人僵持的时候将他们一打尽。

    “叔叔,你快去救若兰吧,苗大侠英雄一世,总不能就这样折在这里。”听着外面的情形,冰雪儿有些焦急起来。

    “当年虽然有人从中作梗,但胡大哥的死苗人凤也有一定责任,让他吃点苦头也好。”宋青书道。

    冰雪儿摇摇头:“当年胡大哥是非常佩服苗人凤的为人的,虽然我的确因为当年的事情,一直刻意避着他。不过如今他陷入危机,若是胡大哥在有灵,也会同意我救他的。”

    见冰雪儿作势起身,宋青书连忙将她按住:“哎哎哎,你出去添什么乱啊,你能从段延庆手中救出苗若兰么?”

    冰雪儿脸上展现出一丝妩媚笑容:“我的确不能,不过叔叔不会看着我陷入险境,便会出手了啊。”

    宋青书哑然失笑:“你倒是打得好算盘。”

    “叔叔,求你了。”冰雪儿突然眼巴巴地看着他,腻声撒娇道。

    宋青书心中一荡,差点被这声甜腻的叔叔弄得把持不住,哪还忍心拒绝,连忙道:“好好,我去,我去。”

    幸好平一指经常接待江湖人士,所以客厅弄得非常宽敞,两拨人打来打去,倒也不觉得拥挤。

    段延庆正在犹豫先偷袭卜泰还是偷袭郝密,突然听到里屋传来一声轻咳,不免大惊失色抬头看去,以他的功力,居然一直没有发觉里面有人。

    原来冰雪儿担心两人同处一室被苗人凤看见,所以话的时候都是紧紧咬着宋青书的耳朵窃窃私语。

    宋青书其实真气流转间已经在床头布置了一层真气,两人话的声音外面人是听不到的。不过他十分享受冰雪儿靠在自己身上吐气如兰的感觉,因此也不破,就由着温香软玉在怀。

    “喂喂喂,你们这些混蛋在这儿打得乒乒乓乓的,有没有想过我这个主人的感受啊?吵到老子睡觉不,打烂了什么东西不要钱啊。”宋青书随手拿起屋中一顶帽子,扣在头上遮住大半张脸,骂骂咧咧地从里屋走了出来。

    群337294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