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56章 当面羞辱

    宋青书后悔不已,原来如今他武功既高,难免有托大之意。∏∈頂∏∈∏∈∏∈,.+.当初在五毒教遇上四大恶人,东方暮雪重伤在身,外强中干,自己也是武功尽失,所以十分警惕,能提前防备到对方放悲酥清风。

    如今武功能碾压对方后,宋青书反而没以前那么心,居然忘了四大恶人还有悲酥清风这个绝招。

    悲酥清风是一种无色无臭的毒气,是搜集西夏大雪山欢喜谷中的毒物制炼成水,平时盛在瓶中,使用之时,自己人鼻中早就塞了解药,拔开瓶塞,毒水化汽冒出,便如微风拂体,任你何等机灵之人也都无法察觉,待得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头脑。中毒后泪下如雨,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酥”,是以得名。据后来.经过慕容复的改良,去掉了泪如雨下这个特,更令人防不胜防。

    宋青书修炼的欢喜真气虽然能免疫世上任何的迷情之药,但对其他毒药却无能为力。虽然内功护体,寻常毒药也能逼出来,但悲酥清风这类毒药本来就是针对内功高手,自然没法用内力逼毒。

    “不知道赵敏的十香软筋散对我有没有效果,”到了如今这步田地,宋青书居然还有心思瞎想,“原著中段誉吃了莽牯朱蛤所以百毒不侵,张无忌是练了九阳真经,所以免疫百毒,自己混得就惨了,没有蛤蟆吃,内功免疫的毒物领域也太窄了,话我其实不介意中春.药什么啊,不定还能骗到侠女主动相救呢。”

    “其实自己也不算太惨了,段誉吃了莽牯朱蛤,浑身都是剧毒,不知道洞房花烛的时候会不会把妻子给毒死?为了百毒不侵,搞得一辈子不能近女色,实在有些了无生趣。”

    “张无忌练的九阳神功,虽然能免疫毒药,可是却没有欢喜禅法这么愉悦的修炼过程,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做人不能太贪心。”

    段延庆见宋青书面带傻笑,不由惊疑不定,难道对方并没有中毒?如果贸然上前恐怕结局惨淡……

    “宋公子果然好风采,身中剧毒还能面带微笑这么豁达。”四大恶人皆是一般的心思,见宋青书站在那里不摔倒,谁也不敢上前。

    “悲酥清风又不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只是让人浑身无力罢了,解药就在你们身上,我又为何要摆出绝望之色。”

    宋青书朗声道,一方面是安抚苗人凤与石清夫妇的心,另一方面是提醒里屋的冰雪儿,要心无色无味的悲酥清风,并伺机从四大恶人身上夺取解药。

    里屋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宋青书舒了一口气,看来冰雪儿领会了自己意图。

    听到宋青书话,四大恶人还以为他要出手夺解药,不由往后退了一步,满心戒备地看着他。

    良久过后,见宋青书并没有移动分毫,段延庆哈哈大笑:“原来宋公子已经中毒了,不然以你的武功,想抢夺解药也不是什么难事。”

    “段先生不愧为一代枭雄,看问题如此透彻,宋某佩服,佩服。”宋青书淡淡的笑了笑。

    听他坦言承认,段延庆反而怀疑起来,一时间不敢上前。倒是一旁的云中鹤色眯眯地笑道:“老大,要试出这子有没有中毒,其实也很简单。”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闵柔正一脸惊惶地倒在地上,段延庆心中寻思:以宋青书的性子,若是没中毒的话,没理由放任老四轻薄这个女人而不出手,让他试试也好,反正以老四的轻功,逃跑也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死在宋青书手下,也省得老夫亲自犯险。

    其实段延庆明白得很,宋青书多半是中了毒,不然以他的武功,不会这么大费周章。只不过他忌惮宋青书武功高强,担心他并没有完全失去战斗力,正等着自己靠近给予致命一击,所以才一直不敢上前。云中鹤愿意去试探一下,段延庆正求之不得。

    见段延庆微微颔首,云中鹤将烂银鹤爪抱在怀中,一边捏着下巴一边往闵柔那边靠过去:“娘子,看来你今天还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啊,放心,哥哥等会儿会好好疼你的。”

    “无耻之徒,你敢!”石清怒目而视,他素来一生正气,如今中毒在身,倒也有一番威势。

    云中鹤被唬得脚步一滞,很快反应过来,不由恼羞成怒:“我有什么不敢的?我老鹤这辈子玩过的女人不少,不过当着丈夫的面玩他妻子,却还是头一遭。啧啧,不行了,想想就兴奋啊。石大侠,看你一本正经的模样,平日床笫之间想必也是无趣至极,今天就让你大开眼界一番,瞧瞧我老鹤的手段,是如何将尊夫人弄得**迭起的。”

    见他步步靠近,闵柔浑身颤抖不已,不免绝望地望着丈夫:“师哥!”

    石清满口钢牙欲碎,也不知道哪儿生出来的力气,突然跳起来一掌往云中鹤脑袋拍去。不过他能站起来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出掌软绵无力,毫无威胁可言。

    云中鹤一脚便将他踢了回去,看着石清趴在地上口吐鲜血,恨声道:“若不是想让阁下欣赏一下尊夫人是如何在我胯.下承欢的,刚才这一脚已经送你去见阎王了。”他心中同样好奇不已,不知道有丈夫在一旁观看,等会儿闵柔身体会是什么反应。

    “爹爹,那个山羊胡子是个大坏蛋,你快去救那位漂亮阿姨啊。”苗若兰并不清楚自己父亲也中了毒,看到云中鹤所作所为,不由义愤填膺。

    苗人凤一脸怒色,哼道:“云中鹤,黑白双剑师门是上清观,门内高手辈出,更与武当派大有渊源,你今日若是侵犯了石夫人,他人恐怕会被武当派和上清观追杀到天涯海角。”

    “嘿嘿,上清观我们四大恶人可不怕,至于武当派么,张三丰那老杂毛的确了得,不过老子远在西夏,料他也鞭长莫及,哈哈哈。”云中鹤嚣张地笑了起来,“倒是苗大侠应该更担心才对,黑白双剑还有武当派这种靠山,你孤家寡人一个,有谁会替你报仇?令千金这种美人儿我老鹤等会儿肯定也不会放过的。”

    “喂,老四,这么的女孩儿你都不放过,你还是不是人啊?”南海鳄神顿时有些不满了。

    段延庆举起拐杖拦在他身前,却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的宋青书如何应对。

    群79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