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58章 临终遗言

    冰雪儿一直注意防备着有人对宋青书不利,见状连忙长鞭一抖,鞭稍便将叶二娘的暗器中途击落下来,原来是一个银制婴儿的手镯。

    不过经此一分心,冰雪儿门户大开,顿时便被四大恶人逼得左支右绌,段延庆瞅准一个空隙便一记一阳指点在了冰雪儿肩膀之上。

    冰雪儿娇呼一声,急忙退到宋青书身边,只觉得半边身子一麻,再也站立不定,跌倒在了宋青书怀中。

    冰雪儿刚才表现出来的鞭法精妙,轻功卓绝,叶二娘担心有什么意外,连忙乘胜追击,一下子封住了冰雪儿全身的大穴。

    “叶二娘,想不想知道你那个被夺走的儿子现在在哪儿?”宋青书趁她靠近,快速低声道。

    叶二娘眼中一阵异色闪过,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深深看了他一眼,便退到了一旁。

    “磔磔磔磔~”云中鹤眉飞色舞地看着倒在一起的两人,“娘子,今我云中鹤可真是艳福不浅。”

    看着冰雪儿自然地倒在宋青书怀中,云中鹤眼中一阵利芒闪过,“先解决了你这个臭子再。”

    数次差点死于宋青书手下,还被他逼得发毒誓,云中鹤对他可谓是恨之入骨,如今逮到机会,自然毫不客气。

    咚!兵刃相交,一阵火光四溅。

    云中鹤惊讶地看着叶二娘:“二姐,你干嘛拦着我杀他?不会是你瞧上这个白脸了吧,可是没听你爱好男色啊。”

    叶二娘脸色一红,怒骂道:“滚你娘的蛋,我只是觉得该怎么处置他,老大都还没发话,你着什么急。”

    岳老三在一旁添油加醋地道:“不错,老四,连老大都不放在眼里,你不会是想自己当老大吧。”

    两人素来不对付,云中鹤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连忙向段延庆解释道:“老大,我绝没那个意思,怎么处置这个人,还望老大示下。”

    段延庆微微点点头,杵着拐杖来到宋青书面前:“宋公子,你恐怕没想到自己会落入如此田地吧。”

    宋青书淡淡一叹:“我原本还以为自己可能会死于铁木真又或者张无忌之手,哪想到今日居然栽在宵的手里。”

    段延庆脸上一阵青色转过,冷声道:“念在往日你我也是算有旧,在你临终前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来听听,老夫一高兴,不定会答应你。”完看了冰雪儿一眼。

    段延庆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宋青书让他放冰雪儿一马,他敬佩宋青书也算个英雄,不会让云中鹤污辱他的女人。

    “老大,这个女人……”云中鹤心中一惊,连忙叫道。

    “住嘴!”段延庆眼中利芒一闪,云中鹤顿时噤若寒蝉。

    宋青书笑了笑,脸上并无恐惧之意:“要不段先生先听我句话,也许就不想杀我了呢。”

    段延庆不以为意:“你倒是来听听,不过任你巧舌如簧,今日也难逃一死。”

    “那可不一定,”宋青书微微一笑,念出了一句话,似诗非诗,似谒非谒,段延庆却脸色大变,“龙寺外,菩提树下,叫花邋遢,观音长发。”

    房中众人听得云里雾里,只有段延庆才能听明白,眼神中闪过一丝柔情,又浮现出一丝缅怀,突然转为狠厉,瞪着宋青书问道:“你知道她的下落?”

    “我不但知道观音娘娘的下落,还知道她后来生了一个儿子。”宋青书淡淡道。

    房中众人听到这里无不大奇,听不懂两人在打什么哑谜,观音娘娘又怎么会有儿子,还当宋青书在亵渎神灵。

    “儿子,儿子?”段延庆差点站立不稳,他皇位被夺,一生活在黑暗淤泥之中,过着狗都不如的日子,只要当初龙寺外肉身布施的那位观音娘娘,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亮色,如今听到自己很可能还有个儿子,心中顿时五味陈杂,又是欣喜又是茫然。

    “老大,老大?”其余三大恶人见段延庆突然怔在那里,连忙叫道。

    段延庆终于清醒过来,看着宋青书的眼睛:“他们在哪儿?”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现在告诉你岂不是自寻死路?”

    段延庆明白宋青书是打算用这个秘密和自己做交易,脸色顿时阴晴不定,显然心中极为挣扎,一方面又想知道那位仙妃一样的人物的下落,一方面又顾忌宋青书的武功,此番得罪了他,等他复原过后,自己一行人哪有活路。

    叶二娘犹豫一下,突然上前道:“老大,我们与这位宋公子素来并无仇怨,他刺杀康熙过后,如今在武林人士心中声望极高,我们何必做这笔不划算的买卖?”

    原来叶二娘想到宋青书刚才那句话,明白他恐怕知道自己那失踪孩子的下落,担心段延庆直接将他杀了,自己也许一辈子都找不到儿子了。至于宋青书复原过后会不会找几人麻烦,在母爱的力量面前,已经不值一提。

    当然这一切都不能让其他三位恶人知道,所以叶二娘才另外找了个像模像样的理由。

    “我二娘,这不像你的性子啊,莫非真如四弟所,你看上这个白脸了?”南海鳄神胸无城府,想到什么便大大咧咧了出来。

    “对啊,老大,若是放过这子,他的武功这么高,他日我们恐怕会死得惨不可言啊。”云中鹤听得亡魂大冒,四大恶人之中,就以他得罪宋青书最深,哪敢让宋青书逃脱。

    宋青书哼了一声:“就算宋某他日要报复,也只会找到阁下头上。”

    段延庆犹豫良久,终于有了决断,嘿嘿冷笑道:“宋公子,你武功太高,老夫可不敢放虎归山留后患。至于那位观音娘娘,既然知道当年的事情不是做梦,我自然有办法查到她是谁,就不劳阁下费心了。看在你临终前告诉我这条消息的份上,我会杀了你这位女伴给你陪葬,保证他不被人污辱。”

    “那还真要谢谢你了。”事已至此,宋青书不想再什么,回头望向冰雪儿,见她同样柔情蜜意地望着自己,两人相视一笑。

    段延庆举起拐杖,杵在宋青书胸前:“阁下还有什么遗言没有?”

    “劳烦段先生带个口信上峨眉派,告诉她们掌门,可千万别为了我殉情。”宋青书笑嘻嘻地道。

    “呸!谁会为了你殉情。”门外立即传来一声娇斥。

    群337294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