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60章 二选一的游戏

    此言一出,满室皆惊。

    云中鹤古怪地笑道:“姓宋的,本来我还挺嫉妒你的。每次碰到你,你身边都有国色香的女人相伴,我一辈子所采的花,加起来恐怕都还比不上其中一人。现在才知道,齐人之福也不是那么好享的啊。”

    “废话一大堆,云中鹤你究竟杀不死?”周芷若冷哼道。

    “芷若,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宋青书沉声道。

    “我像是随便开玩笑的人么?”周芷若声音清冷,“不杀她也行,那你替她死。”

    宋青书起初微微色变,此时已经镇定下来,平静地点了点头:“好。”

    “你愿意为了这个女人而死?”周芷若心里没来由腾起一丝火气。

    “当初我经脉尽断,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想必你再清楚不过。下之大,却无我容身之所,幸好遇上冰雪儿救了我,还一路陪我去寻找治疗经脉之法,此番恩情,虽万死而不能报,只死一次已经是赚到了。”宋青书看着冰雪儿,眼中充满了柔情。

    “叔……”见宋青书表露心意,冰雪儿心尖儿一颤,一句叔叔居然没有再叫出来。

    “哼,你想为她而死,我却偏不如你的意,”周芷若心中一阵烦躁,对着云中鹤怒斥道,“你还不动手,是不想你们老大命了?”

    “不不不!”云中鹤慌忙叫道,心中却骂娘不已,眼前情况明显是两个女人在这儿争风吃醋,自己却不得不掺和进去。看周芷若的样子,等会儿肯定舍不得杀宋青书,而自己若是动手杀了那个女人,等宋青书恢复过后,未必会对自己女人如何,但是绝对会追杀自己到涯海角。*宋青书,像自己那样玩弄一下女人的身体不就好了,偏偏要和女人谈感情,害得老子也遭殃。

    “芷若,你若真的这样做,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宋青书幽幽一叹。

    周芷若心房如遭重击,面露犹豫之色,不过一想到自己千里迢迢来找他,却发现他和另外的女人浓情蜜意,犹豫很快被怒意所代替,冷冷道:“我记得这句话我以前也对你过。”

    原来金蛇营广发英雄帖,峨眉派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自然也收到了帖子。周芷若自从上次离开紫禁城过后,便一直在闭关修炼九阴真经,为了他日找宋青书报仇。

    当派中弟子传来金蛇营的消息,周芷若再也坐不住,因为上次在紫禁城她知道了宋青书的谋划,知道这段时间宋青书很可能也在山东,心血涌动之下,便携门人一路前来,是要助金蛇营一臂之力,脑中却隐隐有另外的期待,哪知道见到宋青书之时,他怀中却抱着另外的女人。

    宋青书默然不语,看着云中鹤慢慢靠近冰雪儿,突然开口道:“云中鹤,你附耳过来,我有话要对你。”

    见周芷若不置可否,云中鹤迟疑地弯下了腰,只听宋青书声道:“现在我们有了共同的敌人,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你给我悲酥清风的解药,我帮你救段延庆,放你们离开,此次的事情既往不咎,如何”

    云中鹤心中一动,他之前与宋青书打过数次交道,知道他一诺千金,放过自己一行人,应该不会反悔,而且卖宋青书一个好,总比自己被周芷若当刀使,日后被宋青书追杀来得强……

    “你们叽叽咕咕在些什么?”周芷若神游物外归来,见两人窃窃私语,不由秀眉微蹙。

    “芷若,如果你想杀她就亲手杀她吧,不然我担心事后心软,做不到恨你一辈子。”宋青书清楚周芷若的性子,故意激将道。

    周芷若果然哼了一声,随手点了段延庆身上大穴,便走到冰雪儿身前,运起九阴白骨爪便往她头顶抓去。

    云中鹤刚才趁自己身影挡住周芷若视线的时候,已经悄悄拿出解药在宋青书鼻头转了转,宋青书此时功力虽未尽数复原,但以有心算无心,要制住周芷若不难。

    但宋青书却一直没有出手,只是蓄势待发,一直等着。

    当周芷若的手指触碰到冰雪儿头发之后,宋青书正要出手,却见周芷若突然停了下来。

    神色复杂地看了宋青书一眼,见他一脸凝重,周芷若轻轻一叹:“连你也认为我真的会杀她么?”

    顿时意兴阑珊,颇为落寞地对云中鹤挥了挥手:“带着你们老大,滚吧。”

    云中鹤一愣,没想到是这种结局,心中升起一阵莫名其妙的怒火,不过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好深深地看了宋青书一眼,见他没什么表示,便意会地点了点头,并不戳破,正欲离开,突然房中响起了叮叮当当兵器落地的声音。放眼望去,只见峨眉派众女弟子纷纷瘫软在地。

    周芷若也觉得浑身力气正在消失,大惊失色:“悲酥清风!”

    原来叶二娘悄悄打开了悲酥清风的瓶子,本来周芷若进来过后,整间屋子情况都在她掌控之下,叶二娘根本没机会下毒,只可惜刚才周芷若心神失守,失魂落魄之下让叶二娘找到了机会。

    见局势反转,云中鹤心中一喜,还没来得及叫出来,突然觉得腰间一麻,整个人站立不住,同样摔倒了下去,倒下去的时候,看到宋青书意味深长的笑容,方才想起刚刚才给他闻过解药,他自然不会再次中毒。

    云中鹤想提醒同伴,无奈被宋青书的指风封住了穴道,根本无法开口。

    “你们这些年轻人就知道谈情爱,这下后悔了吧。”南海鳄神咧嘴大笑,来到段延庆身边,顺手解开了他的穴道。

    “咦,老四,你怎么也中毒了?”叶二娘走上前去,假装去给云中鹤解药,实际却想趁机盘问宋青书自己儿子的下落。

    哪知道刚走到云中鹤身边,叶二娘突然觉得一阵眩晕,连忙盘坐下来,却骇然发现提不起一丝内劲。

    “你们在搞什么啊?”南海鳄神岳老三无语地摇摇头,正想走过去看是怎么回事,突然哎呀一声,再也拿捏不住手中的鳄嘴剪,整个人也一头栽倒在地。

    段延庆心中一惊,急忙往后一跃,哪知跃到半空中却突然发现内力不继,扑通一下摔了下来。

    “何方鼠辈,暗箭伤人?”段延庆发现自己内力不知所踪,不由又惊又怒。

    屋中之人也纷纷人心惶惶,若是这时候有人进来,想要大家的性命岂不是轻而易举?

    哪知过了良久,也不见人出来,看着四周的墙壁窗棱,段延庆疑惑不已,南海鳄神更是按捺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死胖子,闭嘴!”听他骂得难听,周芷若一张俏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段延庆愕然看着她:“是你下的毒?”

    “你有悲酥清风,我也有十香软筋散,就看谁先恢复过来吧。”原来刚才周芷若发现中毒过后,衣袖一样悄无声息地将十香软筋散扬到了空气之中,四大恶人毫无防备之下,果然中招。

    “十香软筋散不是蒙古汝阳王府的独门毒药么,你怎么会有?”段延庆又惊又怒,短时间内两次由堂跌到地狱,饶是他心志坚定,也有些失态。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原来当初周芷若从赵敏身上盗走十香软筋散过后,发觉此毒无色无味,甚为好用,便忍不住悄悄研制,竟然被她将药性弄得个七七八八,仿制了一批出来。

    一个人武功再高,中了十香软筋散过后,也会内力尽失,只能任人宰割……周芷若突然想到那自己为人宰割的样子,忍不住回头看了宋青书一眼,见他同样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想必两人想到同一件事情了,周芷若脸上一烫,连忙移开目光。

    段延庆经过最初的惊骇过后,渐渐镇定下来,他发觉自己虽然提不起内力,但四肢还是勉强能动,只不过比普通人要虚弱得多。

    “哈哈哈,十香软筋散也不过如此,又岂比得上我们西夏一品堂的悲酥清风。”段延庆数次挣扎,终于颤颤巍巍缓缓站了起来。

    周芷若脸色一沉:“你怎么还能动?”她试了很多次,自己连手指头都动不了分毫。

    “十香软筋散与悲酥清风看着效果类似,却有本质的不同。十香软筋散是让人暂时失去内力,悲酥清风并不针对内力,只是让人暂时失去全身力气。中了悲酥清风过后,任你内力再深厚,没有力气也发挥不出来。中了十香软筋散,虽然失了内力,但是中毒者却是勉强能行动的。”

    段延庆磔磔笑道,一边慢慢挪动铁拐,一步一步往周芷若那边逼近。

    宋青书真是一肚子郁闷,眼看着自己刚解了悲酥清风的毒药,正要猛虎出闸,轮到自己扮猪吃老虎的时候,却又中了周芷若的十香软筋散。

    “这个笨女人!”宋青书暗骂一声,若不是她自作聪明,自己早已控制了全场,哪又会再次陷入危险。

    当然宋青书也明白这是周芷若当时最正确的选择,自己怪她实在有些不过去。

    见宋青书眼珠直转,段延庆深知这几人武功高强,虽然明知不可能,但依然怕他们将毒逼出来,连忙开口道,以期分散几人注意力:“老夫对周掌门刚才的游戏十分敢兴趣,可惜周掌门最后心软了,那么就由老夫接着玩下去。周掌门,就由老夫替你试试你们谁在宋青书心中更重要一点吧。”

    周芷若淡淡的道:“不用试了,我自然是比不过她的。”

    群337294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