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61章 先救谁?

    段延庆奇道:“周掌门容貌清丽无匹,正直青春年少,又是宋公子明媒正娶的夫人,这样说未免太妄自菲薄了。”

    周芷若心中一苦,她和宋青书爱恨交织的关系,外人又哪弄得明白。以前的宋青书当然是对自己一心一意,可惜后来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她心中明白,如今宋青书心中,恐怕还是更在意那个女人一些。

    “宋公子,老夫之前说过,为了报答你透露观音娘娘的消息,我会还你一个恩情。这样吧,你身边这两个女人,老夫会留一人不杀,至于让哪个活下来,就由你来选择吧。”

    平日里一个纵越便能到达的距离,如今慢腾腾挪动,居然如此漫长,段延庆心中焦急,嘴上却不慌不忙瓦解着眼前一男二女心里的防线。

    “哪个我都舍不得她死。真要我选的话,我会自私地希望你把她们都杀了,这样黄泉路上还能左拥右抱,也不会寂寞。”宋青一笑,“只是不知道她们愿不愿意陪我死。”

    如今冰雪儿倒在宋青书怀中,而周芷若摔倒过后又倒在冰雪儿身上,三人靠在一起,倒也颇有左拥右抱的雏形。

    冰雪儿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周芷若本想呛他一句,哪知道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

    说出来。

    “段先生,临死前我有一个请求。”宋青书突然说道。

    “说。”段延庆慢慢靠近着。

    “我虽与这位周掌门感情生活不太和谐,但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妻子。你们等会儿肯定要在她的身上找解药,我不想她死后还受辱,能不能现在由我把解药找出来给你,等会儿你杀了我们之后,就将我们一起火化,免受小人污辱。”说完宋青书看了云中鹤一眼,云中鹤心中焦急,无奈穴道被制说不出话来,没法提醒段延庆。

    见云中鹤满眼焦急,段延庆只当对方还存着采花的念头,心中鄙夷不已。他向来不好女色,而且颇具枭雄的气度,看着宋青书堂堂一个绝顶高手,沦落到如此境地,倒也有些同情,沉声说道:“好,我答应你。”他寻思着反正宋青书中了悲酥清风,只拿到十香软筋散的解药也没用。

    “多谢段先生。”宋青书扭头看着周芷若,问道,“芷若,你把解药放在哪里?”

    周芷若原本不想搭理他,但想到如若不然,等会会是其他男子来搜她的身子,便一阵恶寒。两相对比,她觉得还是由宋青书来拿比较好一点,想到解药放在那么的部位,一张小脸染上了两坨红晕,轻声说道:“在我怀里。”

    “得罪了。”宋青书恭恭敬敬说了一声,弄得屋中众人莫名其妙,两人都是夫妻了,怎么还这么见外。

    宋青书挣扎着抬起手来,颤悠悠往她怀中伸了过去,他动作很慢,周芷若觉得这段时间过得非常漫长,不由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当宋青书终于将手伸到了她衣襟之中,周芷若浑身一颤,抿嘴说道:“不是那儿,在右边。”

    “哦。”宋青书尴尬地笑了笑,在冰雪儿戏谑的眼神之中,终于将解药摸了出来。

    “快把解药给我!”段延庆心中一喜,忽然又担心会不会是宋青书设下的毒计,拿出毒药来冒充解药,骗自己一行人吃掉,正犹豫着是让老三还是老四来先试试,突然耳边却传来叶二娘惊疑不定的声音:“你……你中了悲酥清风,为何还能动?”

    段延庆暗暗叫糟,这才意识到自己得意之下,居然忽略了这么大的破绽。此时宋青书已经服下解药,长笑一声:“因为我刚才也闻了悲酥清风的解药啊。”说完看了云中鹤一眼。

    段延庆又惊又怒,看着云中鹤骂道:“你背叛我?”

    云中鹤有苦说不出,一脸委屈地想道:我哪知道局势反转得这么快啊。

    宋青书一缕指风轻轻一弹,段延庆只觉得铁杖上如受重击,他中毒之下,保持平衡本就很勉强,这下哪还站立得住,再次狼狈地摔到了地上。

    “段先生不必太过担心,刚才我答应了云中鹤,放你们一条生路,我这个人从不食言。等我救下她们之后,自然会给你们解药。”

    宋青书倒也不是有意放虎归山,主要是武功修炼到他这种层次,修炼心境比修炼内力重要得多,若是出尔反尔在心中留下破绽,恐怕修为要倒退一大截。

    见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愿意遵守诺言,放自己一行人离去,段延庆神色复杂:“段某生平从不服人,宋公子却是第一个。”

    “多谢段先生谬赞了,不过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日后相见,估计还会拔刀相向,先生也不必把今日之情放在心上。”

    宋青书先将两女扶起来,本想将她们扶到凳子上坐着,突然心中一动,就让两女背靠背,互相支撑着倚在墙角。

    从四大恶人身上搜刮出了悲酥清风的解药,想到这次吃够了苦头,顺手将几人身上的悲酥清风也拿了过来,心中寻思:找个机会让小灵素帮忙研究一下,要是能仿制出来用处可大了。至于小灵素听不听话,嘿嘿,有冰雪儿这个未来丈母娘发话,谅她不敢不尽心。

    不过当宋青书在叶二娘怀中摸索的时候,周芷若忍不住冷哼一声:“男女授受不亲,刚才你还说别人呢,自己此举岂是君子所为?”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吃醋么?”宋青书笑道,“叶二娘这年纪都可以当我娘了,也不知道你吃的哪门子飞醋。更何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心中无色,动作自然没有淫邪意味。”

    “谁吃你的醋?”周芷若啐了一口,“只不过我们峨眉堂堂名门正派,身为峨眉掌门,看到你这种龌龊之举,本座自然会发出不平之声。”

    “是么?”宋青书脸上尽是笑意,“你没看到旁边的冰雪儿正在辛苦地忍着笑么?”

    “哪有!”冰雪儿被唬了一跳,慌忙撇清自己。

    拿着解药走到二女面前,宋青书突然愣住了:两女都中了毒,先给谁解毒真是个麻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