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62章 人言可畏

    虽然在现代人看来,这其实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但在古代社会,礼仪乃重中之重,先后顺序可是不能错乱的。

    以周芷若腹黑的性子,本来就不满冰雪儿了,自己若是先给冰雪儿解毒,难保她日后不会做出点报复的事情来。毕竟原著中周芷若的形象太深入人心,蛛儿就因为经常以张无忌正牌夫人自居,结果灵蛇岛上周芷若放着最大情敌赵敏不管,却选择杀了蛛儿。若是今日之事被她忌恨于心,冰雪儿就危险了。

    冰雪儿与世无争,自己若是先给周芷若解毒,她定然不会介意。只不过她一直顾忌未亡人的身份,和自己在一起本就相当尴尬,若是以为我更看重周芷若这个正妻的话,难保她不会顾影自怜,伤心之余下定决心与自己撇清关系,那就得不偿失了。

    “宋公子,不如你先解掉我们身上之毒吧,”段延庆仿佛看出了他的尴尬,开口说道,“刚才老夫等人可将你这些朋友得罪狠了,若是等会儿他们恢复过后,难保不会向我们动手,宋公子若是阻拦,未免伤及同伴之谊,若是不阻拦,便会违背诺言,公子何不先放我们离去?”

    宋青书一想也是,而且可以暂时不用头疼先给哪个女人解毒的问题。来到云中鹤身边,宋青书沉声说道:“本来今日雷雨交加,是想将阁下绑在树干之上,好让你应当日所发誓言,不过世事多变,我既然答应放你们,自然不会食言。不过阁下若是继续为恶,日后恐怕难逃天打雷劈之祸。”

    “不敢了,不敢了。”云中鹤脸色惨白,他上次发誓取了个巧,本想世上哪有人那么倒霉被天打雷劈,所以继续干他的采花职业,倒也毫无心理压力。如今听宋青书一说,方才知道他早打了这个主意,若是被人绑在高树之上,那还真可能被雷劈死。

    宋青书笑了笑,来到南海鳄神身边:“岳老三,我欣赏你的憨直之气,就先给你解毒吧。”

    “多谢宋公子。”南海鳄神拱了拱拳。

    “叶二娘,你孩子的事情事关重大,我也不方便和你说,不过你只需知道他如今已经长大成人,而且身体健康,日后可别再祸害别人小孩了。”到了叶二娘身边,宋青书挡着众人视线,低声说道。

    听到自己那苦命的孩子健健康康长大了,叶二娘一生满腔怨恨倒消了一大半,欣喜地说道:“多谢恩公,二娘以后绝不再伤害无辜的小孩了。”

    宋青书叹了口气,叶二娘这么多年来残杀小孩,死一百次都不足惜,如今幡然悔悟又有何用?若是人人都学佛门那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岂不是罪恶无法得到惩罚?不过他清楚叶二娘日后的命运,知道她注定难逃一死,便不欲提前干涉。

    “段先生,当日在五毒教和你商量之事,如今依然奏效,他日说不定我们还有联合的机会呢。”宋青书一边给段延庆解毒,一边传音入密。

    如今江湖中人过于在乎正邪之分,讲究什么正邪势不两立,不过宋青书明白,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需要三教九流,所有人的相助方有成功的可能,邓爷爷不是说了么,甭管黑猫白猫,能捉住老鼠的都是好猫。

    当然这套理论在如今太惊世骇俗,宋青书也无意扭转世人的看法,所以一切都要小心行事。

    段延庆眼神一亮,大理国内如今国泰民安,段正明段正淳深得民心,自己想夺回皇位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不过若是有宋青书这等大高手相助,一切都还未可知。

    “宋公子不念旧恶,心胸豁达,段某佩服佩服。”段延庆哈哈一笑,很快压低声音在宋青书耳边提醒道,“那两个女人同时中了两种毒,公子给一个解悲酥清风之时同时给另一个解十香软筋散之毒,想必谁也不会得罪。”

    原来段延庆纵横江湖数十载,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早就看出宋青书进退两难,便出言指点。

    “姜果然是老的辣。”宋青书大喜,悄悄竖起了大拇指。

    待四大恶人走后,宋青书方才依照段延庆的法子,替两女解了毒,然后将一瓶悲酥清风的解药递给周芷若:“芷若,快去救你门下弟子吧。”

    周芷若哼了一声,一把夺过,也不道谢,起身替弟子一一解毒。宋青书与冰雪儿一起也替苗人凤父女以及石清夫妇解了所中之毒。

    石清一向嫉恶如仇,心中不满宋青书将作恶多端的四大恶人放走,特别是那个淫贼云中鹤,不过也清楚自己性命是对方救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上露出一丝不豫之色。

    闵柔与石清夫妻多年,一见他脸色便知道他心中所想,担心丈夫出言得罪武功高强的宋青书,连忙说道:“多谢宋公子出手相救,不然我们夫妇今日休矣。”

    “过程一波三折,让石夫人担惊受怕,宋某实在惭愧。”宋青书见闵柔粉脸煞白,知道她被云中鹤吓得不轻,这等侠女,行走江湖,不怕死亡,就怕清白被淫贼所玷污,再加上云中鹤那色胚的恶趣味,扬言要当着她丈夫的面蹂躏她……阿弥陀佛,这个小娘子最近恐怕要天天做噩梦了。

    “这怎么能怪宋公子呢,实在是这悲酥清风,令人防不胜防。”闵柔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毒药,一脸心有余悸。

    “正好我这里刚从四大恶人身上搜下来几瓶,就送夫人一瓶好了,日后行走江湖好做防身之用。”宋青书随手将一瓶悲酥清风递到闵柔面前。

    闵柔脸色一红,完全没想到他会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自己,要知道连宋青书这种高手都栽在悲酥清风手里,闵柔有这个防身,那么可以预见,日后几乎不会出现任何生死攸关的场景。

    闵柔心中欣喜,不过她素来没什么主见,万事都是征询丈夫的意见,不由扭头往石清看去。

    石清面露异色,沉声说道:“我们黑白双剑行走江湖,事事以侠义为先,若是真不幸遇难,也是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若是用毒药取胜,岂不有辱我们侠义人士的声名?”

    闵柔虽然心中不舍,但还是遵从丈夫的意见,对宋青书报以歉然一笑。

    宋青书腹诽不已,这次要不是自己出手,闵柔可被云中鹤当着你的面给上了……不过他明白这些江湖人士爱惜羽毛,对自己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加上闵柔一副千依百顺的模样,宋青书也不欲里外不是人,将悲酥清风收了回来,淡淡一笑:“是宋某唐突了。”

    “宋公子也是一片好意。”闵柔连忙摆手,担心伤了他面子。

    宋青书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转身来到苗人凤面前:“见过苗大侠!”

    “叔叔你好厉害,坏人都被你打跑了!”苗若兰兴奋地拍着手掌。

    苗人凤却一脸阴沉,虽然被宋青书所救,但他清楚看到对方和胡夫人先后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之前石清闵柔夫妇声称屋子里是一对夫妇,而自己向此间主人拜访的时候,胡夫人一直没有出声,若非心中有鬼,又岂会明知故人在外,也不相见?

    “两人刚才在里面恐怕正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苗人凤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逝,脸色更是难看起来。胡一刀是他非常敬重的一个朋友,见宋青书和她的遗孀搞到了一起,若不是见胡夫人似乎并未被强迫,他哪怕明知不敌,也要拔剑杀向宋青书了。

    当初妻子南兰被田归农花言巧语骗走,苗人凤便极为痛恨天下风流好色之徒,还有水性杨花的女人,如今宋青书在他眼中便是前者,冰雪儿在他眼中便是后者。

    苗人凤面无表情地拱了拱手:“多谢宋公子出手相救,苗某就此告辞。”说完便拉着小若兰往门外走去。

    见父亲脸色阴沉,苗若兰也不敢撒娇,只好依依不舍地回头看着两人。

    苗人凤站在门口,突然停了下来,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胡大哥在天有灵……胡夫人你好自为之。”

    宋青书一听顿时大怒,正想和他讲道理,哪知冰雪儿一把拉住他的手,美眸中泪水打转,脸色煞白,嘴唇无一丝血色,却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宋青书心中一软,知道和苗人凤真展开辩论的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论是输是赢,冰雪儿都很难自处,不由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

    哪知周芷若正好看到这一幕,冷笑不已,“我们走。”说完头也不回,便招呼门下弟子往外面走去。

    “哎!”宋青书正想挽留,哪知周芷若去意决然,居然无一丝停留意思,纤细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黑白双剑面面相觑,见房中气氛诡异,也连忙告辞,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房间一下子便人去楼空。

    “叔叔,快去追周姑娘吧,我这里没事的。”冰雪儿纤细的手指轻轻抹掉眼角的泪珠,勉强笑道。

    “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一言难尽,在她心中,未必当我是丈夫。”宋青书摇了摇头,看着冰雪儿说道,“再说了,现在这种时候,我怎么会离你而去?”

    冰雪儿再也抑制不住,将头埋在他怀中,不停地抽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