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63章 黑暗与光明

    “冰雪儿,刚才若不是你拦着,我非得好好骂那个苗人凤不可。胡大哥过世过后,只有你们孤儿寡母替他追查凶手,当你们生死攸关的时候,他这个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又在哪里?”宋青书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也怨不得他,当初胡大哥虽是中毒身亡,但毕竟是伤于他手,所以我心中一直有些介怀。当时他也提出要照顾我们母子,并且传授斐儿武功,我毫不犹豫拒绝了,这些年一直都在刻意躲着他。”冰雪儿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幽幽说道。

    “哼,我们之间明明矫若日月,今天他居然那样怀疑你高洁的品格,我有些气不过。”宋青书恨恨不已,正所谓没抓到狐狸反惹一身骚,被苗人凤鄙夷,心中自然不爽,暗自寻思,他日回燕京城后,好好在南兰身上发泄一番,方解心头之恨。

    “昔日苗夫人抛夫弃子的事情,难免让他有些偏激,叔叔也不要太介意了。”冰雪儿柔声劝道。

    “旁人怀疑也就罢了,苗人凤昔日与你情同兄妹,居然也不相信你。”宋青书心中寻思,若是被苗人凤知道自己那样玩弄南兰的身体,他究竟会感谢我给他报仇呢还是会恨不得杀了我?

    “周姑娘还和叔叔是夫妻呢,不也同样误会了么?”冰雪儿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心情终于平缓下来。

    “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将昔日周芷若宋青书张无忌的恩怨说了一遍。

    冰雪儿若有所思,突然疑惑地说道:“照你这样说,她是为了赌气才选择了嫁给你,可是我看她刚才似乎很在意你啊?”

    “是么?”宋青书一愣,苦笑道,“她恐怕恨不得杀了我吧。”

    “为什么?”冰雪儿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女人的天性让她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宋青书迟疑了一下,便将昔日自己对周芷若所做的事情讲了一遍:“哎,就因为这样,一直以来,我都对她心存愧疚。”

    冰雪儿一张嘴大得可以塞进去一枚鸡蛋:“天呐,我以前还觉得叔叔是个难得的正人君子呢。”

    “现在恐怕连你也鄙视我了吧。”不知为何,宋青书今晚只觉得胸中之气烦闷异常,有些话不吐不快。

    “什么你呀你呀的,嫂嫂也不知道叫声。”冰雪儿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

    “嫂嫂~”宋青书声音干涩。

    “哎~”冰雪儿甜甜应道,“叔叔现在对周姑娘恐怕不止愧疚之情吧。”

    “我也不知道。”宋青书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居然有些喜欢上了这个原著中有着白莲花一般无邪的外表,内心却阴狠腹黑的女人,他分不清楚这是真正的宋青书残留的灵魂所起的作用还是自己的真实情感,所以一直以来,都不太敢面对这个问题。

    冰雪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虽然我不清楚叔叔为何这么迟疑,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认清自己的本心的。”

    宋青书长舒一口气,望着冰雪儿雪白的脸颊:“嫂嫂现在知道了我黑暗的一面,会不会讨厌我?”

    冰雪儿伸手抚摸着他的眉毛,柔声说道:“至少叔叔对我从来没有表现出黑暗的一面。”

    “那万一我表现出了呢?”宋青书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接触到他的目光,冰雪儿心中一颤,不自然地扭过头去:“那要看是怎样的黑暗。”

    “嫂嫂不能容忍怎样的黑暗?”宋青书追问不休。

    “除非你伤害了斐儿,其他的我应该都不会介意。”冰雪儿只觉得双颊有些发烫。

    “比如我对周芷若做的那些事情呢?”宋青书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冰雪儿心中一慌,连忙站了起来:“叔叔,时间不早了,我们收拾一下行李赶路……”哪知道手腕却被宋青书紧紧抓住。

    “现在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呢,何必急着上路。”宋青书看了窗外一眼,脸上尽是笑意。

    “叔叔自己要问那么无聊的问题。”冰雪儿无奈之下,只好重新坐了下来,一脸嗔怪之色。

    “那你的答案呢?”宋青书满眼憧憬之色。

    冰雪儿幽幽叹了一口气:“我不是周芷若。”

    “啊?”宋青书一头雾水,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哪知冰雪儿双唇紧闭,再也不肯多说一个字。

    宋青书突然反应过来,大喜过望:“嫂嫂莫非是说就算我那样对你,你也不会像她那样怪我或者追杀我?”

    冰雪儿娇躯一颤,抿嘴说道:“我可没那样说。”

    宋青书站起来拉着她往里屋走去:“时间不早了,我们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吧。”

    “哎,”冰雪儿急忙说道,“我刚才已经睡过了,你自己好好休息吧。”

    “不行,”宋青书语气之中有不可置疑的意味,“你内伤初愈,正需要多休息。”

    “那……那你睡床,我在榻上打坐即可。”冰雪儿慌乱地摆着手。

    “嫂嫂睡床。”宋青书道。

    “那叔叔睡哪儿?”冰雪儿迟疑地问道。

    “我当然也睡床。”宋青书嘴角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冰雪儿急忙摇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之前嫂嫂都怜惜我,让我一同睡床,不也什么都没发生么?嫂嫂你要相信我。”宋青书淡淡笑道。

    冰雪儿垂着头,睫毛轻颤:“今天不行,今天我不相信你。”

    “嫂嫂这样说,我有点伤心了。”宋青书郁闷地说道。

    冰雪儿暗啐一口:“是你自己不安好心。”

    哪知宋青书坦然承认道:“嫂嫂,我虽然弄不清对周芷若是怎样的感情,但我却很清楚对你的心意……我今天真的不想当正人君子了。”

    对方的目光有如实质一般,冰雪儿面露挣扎之色,最后轻轻叹道:“只此一次,以后不许缠着我。”

    宋青书只觉得天籁入耳,忙不迭点头答应,一把便将她横抱起来,往床那边走去。

    冰雪儿耳根都红了,将头埋在他怀中,不愿意抬起来,她虽然觉得宋青书答应得毫无诚意,但她需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哪怕是一个再禁不住推敲的理由。

    一把按住了宋青书正在解腰带的手,冰雪儿怔怔地望着他:“今日过后,我们该如何相处?”

    “嫂嫂觉得呢?”宋青书反问道。

    “还那样叫我!”冰雪儿羞怒不已,见对方一脸坏笑,哀叹道,“明日起来,我们忘了今夜发生的事情好不好,还是恢复以前那种纯净的关系。”

    “这样多委屈你啊,那岂不是只为了便宜我?”宋青书愣道。

    “你知道就好。”冰雪儿轻咬下唇,眼波流转,妩媚地望了他一眼。

    宋青书心中一荡,俯下身去在她耳边喃喃说道:“要不这样,以后有外人在场的时候,我们继续叔嫂相称,两人独处的时候,就像现在这般…”

    “不干,那我岂不是一直吃亏?”冰雪儿此时也免不得情欲暗生,两颊绯红,声音也少了昔日的清冷,平添了一丝娇腻。

    “两情相悦,阴阳交泰,又岂能用谁占便宜,谁吃亏来衡量呢?”

    宋青书鼻间闻到一股甜甜的幽香,着手处一片柔腻温暖,哪还有心思分神说话,左手扶住了冰雪儿的肩头,右手揽在她柔软纤细的腰间,声音都有些颤抖:“嫂嫂~”

    “叔叔~”冰雪儿眼眸中流转着水润晶莹之色,伸出手来勾住了他的脖颈。

    宋青书哪还忍得住,凑过嘴去,吻在了一起,冰雪儿初期尚贝齿紧咬,不让他入侵。可惜坚持了一会儿,也彻底放开心扉,牙关轻启,“唔……唔……”

    两人忘情地吻了一会儿,宋青书伸手一探,突然面色古怪地望着冰雪儿:“嫂嫂明明也很想,为何还要我苦苦相求。”

    冰雪儿羞红了脸,窘迫地说道:“叔叔莫要再戏弄人家。”

    “之前嫂嫂说过,下次如此相对之时,切不可再喊你嫂嫂,可是现在我依然想那样喊你。”宋青书喉咙发干,艰涩地说道。

    冰雪儿白了他一眼,自然能领悟到他某些邪恶的心思,不过她如今也好不到哪儿去,眼中浮起一层迷离的水雾,腻声说道:“我也喜欢听你那样喊我,叔叔~”

    和她在一起这么久,宋青书从来没听到过冰雪儿用如此柔媚入骨的声音喊自己,将她愈抱愈紧,轻怜密爱,片刻间神游物外,竟不知身在何处。冰雪儿放开一切过后,更是热情如火,将宋青书当作了爱侣,尽心服侍让其满足。

    两人痴缠在一起,过了大半个时辰,冰雪儿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下人家被你害死了。”

    宋青书从背后搂着她,在她耳边说道:“生气了?”

    冰雪儿哼了一声,忍不住埋怨道:“都提前告诉你了,让你千万别弄到里边了,结果你还……还弄那么多进来,万一……万一怀孕了,你让我怎么见人?”

    “那是好事啊,到时候我将你正大光明娶进门来,你总没法拒绝了吧。”宋青书嘿嘿笑道。

    “你家那位今天就差点杀了我,我跑到你府中做妾岂不是更加危险,我才不干哩。”冰雪儿咯咯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