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64章 茫然的小龙女(上)

    “我怎么会让你受委屈呢,若是能娶你过门,当然不会是做妾,而是,而是……”宋青书突然想到当初周芷若躺在床上凄婉哀怨的眼神,突然发现后面的话说不出口。

    冰雪儿仿佛知道他想说什么,纤纤玉指按住了他的嘴唇,柔声说道:“切莫说出什么负心薄幸的话来,周妹妹也是个可怜人。况且我身份尴尬,也从没想过能和你长相厮守,只要偶尔想起的时候,你能陪陪我,我便心满意足了。”

    “你知道我不在意你的身份的。”宋青书抓着她的手,只觉得又软又滑,心中一荡,随即诚恳地看着她。

    冰雪儿淡淡一笑:“可是其他人会在意啊,特别是斐儿知道后,会如何看你这个当初和他结拜的兄弟?”

    宋青书一脸郁闷,急忙纠正道:“那次是斐儿代替他爹和我结拜的,哪是他啊。”

    冰雪儿脸上尽是笑意:“哎呀,反正我还没做好准备,我们两的关系还是瞒着他人为好。”见宋青书脸上讪讪的表情,冰雪儿没好气道:“明明是我吃亏好不好?让你占尽了便宜还不用你负责,你怎么表现得这么不高兴。”

    “那是嫂嫂疼我嘛。”宋青书伸手搂过冰雪儿腰肢,嘴唇又往她雪白的脸上凑了过去。

    “哎呀,”冰雪儿一边闪躲,一边抿嘴佯怒道,“不许那样叫我了。”

    “可是嫂嫂刚才明明很喜欢的。”宋青书毫不在意,肆意亲吻着。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冰雪儿紧紧抿着嘴唇,声音都显得有些颤抖。

    “差不多啦。”宋青书捏着冰雪儿圆润的肩头,将她轻轻往自己怀中拉了过来。

    “天快亮了。”虽然刚刚和对方有了肌肤之亲,但冰雪儿依然没太习惯两人的关系,女人天生的羞涩让她下意识忸怩着。

    宋青书抬头看了看窗外,摇头说道:“还没亮。”

    “睁着眼睛说瞎话。”冰雪儿同样望了一眼,两颊浮现一层淡淡的红晕,暗啐了一口。感受到宋青书已经压到了自己身上来,冰雪儿心尖儿一颤,只觉得浑身发软,伸出了两条雪白的手臂,轻轻搂住了身上的男人。

    之前那一次冰雪儿因为心中羞涩,便任由宋青书胡作非为。不过她终究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情欲暗生之下,便轻轻摆动柔软的腰肢,尽可能配合着身上男人的动作。

    感受到冰雪儿的迎合,宋青书只觉得享受到了无尽的温柔,不过他依然有些不满足,俯下身去凑到她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

    冰雪儿星眸半睁半闭,有些慵懒地躺在那里,听清他的话,不由贝齿轻咬,嗔怒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宋青书知道她并非真正地生气,连忙在她耳边又说了几句话。

    冰雪儿半信半疑:“真的?”

    “自然是真的,你试试便知道了。”宋青书保证道。

    冰雪儿此时肌肤之上染上了一层迷人的玫瑰嫣红,正处于神智迷离的时候,被宋青书多番引诱,脸上不由浮起一丝意动之色,不过很快秀眉一蹙:“可是我不会……以前从来没那样过。”

    宋青书听得心中一荡,若不是熟悉冰雪儿的性子,换做是其他女人,他恐怕还要怀疑会不会是对方故意这样说来引诱自己的。见冰雪儿如今虽然鬓发散乱,但眉宇间依然是平日里那副纯净之色,心中已然信了十分,暗暗得意道:“胡大哥天生正直,想必不懂这么多花样玩,现在倒是便宜了我。”

    幸好他理智仍在,没把心中这些话说出来,不然冰雪儿羞怒之下恐怕会一脚把他给踹下床去。

    在宋青书鼓励的眼神下,冰雪儿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抵不过他殷切的眼神,羞涩地背过身去。

    “这样好羞人!”冰雪儿很快就后悔了,正想躺回来,哪知道宋青书已经扶着她的腰肢凑了上来。

    冰雪儿闷哼一声,初尝甜头之下,居然有了一丝期待,便红着脸静静趴在那里。

    “嫂嫂腰肢好软,很少有女人的腰能弯到这个弧度。”宋青书赞叹不已。

    “这个小混蛋,正拿自己和其他女人比较。”冰雪儿心中刚升起的一腔幽怨便被身后男人的温柔击散,“这样感觉果然……他刚才说的倒也没骗我。”

    冰雪儿很快表情变得欢畅甜美,再也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第二天日上三竿,两人并肩走在官道之上。

    冰雪儿突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刚刚站稳便一把推开来扶她的宋青书,没好气地说道:“都怪你,我现在都还觉得双腿有些发软,走路都是轻飘飘的。”

    想到昨日的旖旎,宋青书心中一荡,伸出手去:“拿要不我背你吧。”

    冰雪儿被唬了一跳,心虚地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到,方才舒了口气,随即脸色一沉,瞪了宋青书一眼:“都说了大庭广众之下不许表现得太亲密。”

    “好好好。”宋青书知道她素来脸皮儿薄,笑着点了点头。

    冰雪儿脸色一红,幽幽叹道:“哎,昨晚一时发昏,居然做出了对不起胡大哥的事情。胡大哥若是在天有灵,我真是没脸见他了。”

    宋青书理解她这种心情,倒也不好劝慰,突然灵机一动,从怀中摸出一个面具递到她面前,笑嘻嘻地说道:“用这个遮住脸会不会好受一点?”

    看着眼前银白色的面具,冰雪儿哭笑不得,不过突然想到接下去几天说不定要碰见不少熟人,遮着脸也方便点,于是接过来戴在了脸上。

    “嫂嫂哪怕遮住绝美容颜,依然难掩风姿绰约,实在让人心动不已。”宋青书上下打量一眼,由衷赞叹道。

    得到情人夸奖,冰雪儿心中也有几分高兴:“不行,你也得戴着,不然我一个人戴着这副鬼面具,总感觉怪怪的。”

    “这面具是我精心打造的,而且完全是奔着耍帅和拗造型去的呀,没这么丑吧。”宋青书郁闷不已,前世见惯了影视作品中佐罗、蝙蝠侠之类的戴着面具耍帅,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念念不忘,心想自己这副皮囊也不错,就算达不到《神雕侠侣》中十六年后的杨过在郭襄面前取下面具的那种效果,骗骗普通的小姑娘应该没问题吧。

    不知道这个世界里,那对苦命鸳鸯命运如何?

    宋青书突然一愣,这两年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多,居然没闲工夫调查出《神雕侠侣》剧情进展到哪儿了。

    不知道这个时候杨过断臂没有?宋青书陷入了沉思。

    断臂与否与宋青书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关心的只是有没有发生龙骑士的情节。如果杨过断臂了,那么两人肯定已经从终南山上下来了,证明那件给无数少男心中留下阴影的一幕已经发生了。

    如果杨过没有断臂,那么小龙女的贞操也许还有机会保留。

    “别人穿越第一件事就是跑去终南山找传说中美得不像凡人的小龙女,碰上正直的人呢,便将她从尹志平身下救下来;卑鄙的人呢,就会选择打晕尹志平自己上……我怎么偏偏就忘了去一趟终南山呢。”宋青书腹诽不已。

    “叔叔,你怎么了?”见他脸色古怪,冰雪儿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宋青书笑了笑,从神游物外归来,突然心中一动,“你喊我什么?”

    冰雪儿知道他的心思,羞怒道:“你答应我的,正常的时候依旧叔嫂相称。”

    “我又没说什么,”宋青书嘿嘿笑道,“只是担心你喊起来会心里不自在。”

    冰雪儿脸色一红:“是有些怪怪的。”

    宋青书得意地哈哈大笑,冰雪儿连忙跑上去追打他。宋青书轻功卓绝,哪会让她抓到,不过为了捉弄冰雪儿,便故意放慢脚步,而古墓派向来以轻功见长,冰雪儿明知对方是在戏弄自己,但心中不忿,施展轻功奋力追去,每次眼看着要抓到宋青书,却被他将将逃离,不由气得直跺脚。

    冰雪儿倒也没有真的生气,只是仿佛回到了昔日少女时光,所以她很享受这种轻松的追逐。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很快离开金国势力范围,进入了山东境内。

    “嫂嫂,我们找个酒楼吃点东西吧。”见冰雪儿鬓间渗出丝丝细汗,宋青书心疼地说道。

    “好呀。”冰雪儿也觉得有些疲累,点了点头。

    当两人走进一家酒楼的时候,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这种地方向来是藏龙卧虎,多事之地,武侠小说诚不我欺也。

    估计是最近的金蛇营广发英雄帖的原因,酒楼里武林人士居多,不过最引人瞩目的是两路人马。

    一路坐在东边雅座,外围站了一圈精壮武士,稍内一圈是八个射手,目光灼灼地扫视着进出酒楼的众人。

    中间桌边坐了一个明艳动人的少女,对面还有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正是老熟人赵敏和华筝公主。

    宋青书好奇地打量一下她身边的人,发现除了金轮法王,玄冥二老之外,少了阿大阿二阿三,却多了一个头陀,还有一个青袍老者。

    “莫非是光明右使范遥乔装的苦头陀?难道赵敏又和张无忌和好了?”宋青书心中一沉,不过很快摇了摇头,知道自己多虑了。

    范遥虽然身为明教光明右使,在江湖中也是一流的高手,不过离真正顶级的高手还有不少的距离。可是这个头陀表现出来的气度,一派宗师风范,气势上并不输于身边的金轮法王。而另外那个青袍老者,面无表情,让人感觉到深不可测,连玄冥二老都恭恭敬敬站在他背后。

    “咦,玄冥二老联手已经跻身江湖顶尖高手之列,金轮法王都未必被他们放在眼里,这个青袍人究竟是谁,能让两人这么服服帖帖?”宋青书心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