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69章 跌入怀中

    金轮法王一听脸都绿了,可是如今骑虎难下,只得起来应战,仿佛为了给自己打气一般,怒道:“这次杨过不在,我就不信你一个人能发挥剑法的全部威力。”

    听到杨过二字,一旁的欧阳锋神情一动,可是却不动声色,继续观战起来。

    “过儿?”想到杨过,小龙女心中涌起一丝甜蜜,心中更是痛恨赵志敬的无耻,再加上她本来就不善言辞,也不理会金轮法王的话,抬手一剑便攻了过去。

    金轮法王怒吼一声,金银铜铁铅五只巨轮回旋飞舞,逼得小龙女无法近身,五轮的响声只震得众人耳中嗡嗡作响。

    &》吧,£.↑↘.↑p;“这大和尚好深厚的内力。”冰雪儿担忧地说道。

    “他的内力的确可以跻身当世绝世高手之列。”宋青书认同地点了点头,心中寻思现在的金轮法王龙象波若功应该还未大成,不然不会这么依仗这几个破铜烂铁。

    客栈中轮影激荡,剑气纵横,金轮法王吼声如雷,小龙女白衣胜雪,两人相隔丈余,正自遥遥相斗。

    潇湘子等旁观法王和小龙女相斗,见他虽然守多攻少,但接得两三招便还递一招,五轮威力奇猛,逼得小龙女无法近身,比之适才三人只守不攻确是高出甚多。

    三人又是佩服,又是妒忌,均想:“这和尚得封为蒙古第一国师,也不枉他了。”

    殊不知金轮法王出招虽猛,心中却已叫苦不迭。小龙女双手剑招不同,却配合得精妙绝伦,左手剑攻前,右手剑便同时袭后,叫他退既不可,进又不能,双剑每一路剑招都是进攻数处,叫他顾此失彼,难以并救。若不是他内功外功俱臻登峰造极之境,眼明手快,刚柔互济,武功只要略差半分,这顷刻之间身上早已中了十七八剑。

    赵敏武功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手,但眼力却非常高明,两人相斗的场景和她想象中的“指点”相距甚远。金轮法王的武功她向来是很佩服的,见他现在逐渐落入下风,赵敏心中不由骇然:这个女子武功居然高到如此地步了么?

    宋青书微微一笑,悄声对冰雪儿说道:“你师妹这把赢定了。”

    冰雪儿诧异地问道:“怎么可能,那个大和尚的武功明明远远高于小师妹,小师妹仗着剑法精妙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而已,等他缓过来,想取胜应该不难吧。我只是盼望小师妹能撑过一百招便谢天谢地了。”

    宋青书如今的眼光何等毒辣,他看出金轮法王败势已成,自然没有打诳语,见金轮法王果然如原著那般实战能力堪忧,宋青书笑道:

    “你师妹一人而使两般剑法,出招虽快,威力终究不如两人联手。她的真实武功的确与金轮法王相差甚远,可惜金轮法王以前在这‘玉女素心剑法’下吃过苦头,一见到这剑法,心中便先行怯了。再加上小龙女出招若星驰电闪,起到了先声夺人的作用。”

    “倘若金轮法王以轮上威猛之力与小龙女对攻,她便抵挡不住,可是金轮法王心中既怯,竟然舍己之长,与小龙女比快,实在是有败无胜。“

    仿佛印证宋青书的判断,拆到五六十招过后,法王已是险象环生,他叫回金轮护身,不敢掷出攻敌,又数招后,再将银轮也收了回来,接着五轮齐回,变成了只守不攻,便和适才潇湘子等一般模样。五只轮子轻重大小、颜色形状各各不同,或生尖刺,或起里角,组成五道光环,在他身周滚来滚去。

    忽听得小龙女娇叱一声:“着!”跟着法王低声吼叫,叮叮数响。两人纵跃来去,出手越来越快,便是潇湘子这等高手,也没瞧清两人这一叱一叫,已起了甚么变化。

    “刚才发生了什么?“冰雪儿也没有看清,诧异地问道。

    宋青书淡淡地笑了笑:“金轮法王受伤了。“

    过不多时,小龙女白衫之上点点斑斑的溅上十几点鲜血,宛似白绫上画了几枝桃花,鲜艳夺目。尼摩星喜道:“小妖女受伤啦!”

    接着剑光两闪,法王一声低吼。潇湘子冷冷的道:“不!是大和尚受伤!”

    赵敏脸色阴沉,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见身边的百损道人和金刚门主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心念一转,便明白了他们的心思。

    这群高手各个身怀绝技,素来桀骜不驯,以致投靠蒙古过后,谁也不服谁,谁都想成为上位者最欣赏的人,蒙古第一高手的名头,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金轮法王之前被封为蒙古国师,隐隐有蒙古第一高手的架势,百损道人、金刚门主等后来投靠蒙古的高手,自然心中不忿。不过大家同朝为官,总不好撕破脸来一场生死比试,现在由外人出手,杀杀金轮法王的威风,他们自然求之不得。

    赵敏清楚此番情况下,请两人出手相救绝不可能,就算他们同意,金轮法王估计也丢不起这个脸。

    忽然灵机一动,仿佛漫不经心地和身边的华筝公主聊天道:“姑姑,你说假如我手持绣花针,你手持重锤,我们同时击中对方,究竟谁伤得比较重?。”

    华筝一头雾水,下意识答道:“当然是你受伤更重。”

    赵敏微微一笑:“是呀,姑姑就算被绣花针刺了几下,也无伤大雅,反而是我挨上一重锤,不死也重伤了。”

    金轮法王清楚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要败于小龙女之手,以后莫说蒙古第一高手的虚名,就是在蒙古帐下,恐怕也再无自己立锥之地,一下子便心如死灰。突然听到赵敏清脆的声音,心中一动,便意识道郡主是在提点自己。

    微微一细想,金轮法王不由眼前一亮,恍然大悟:是啊,自己一直缩手缩脚,就怕被小龙女一剑刺死,可是她的内力修为我还不清楚么,就算被她刺上一两剑,顶多是轻伤,而蕴含真气的轮子,小龙女那纤弱的身子可禁受不住,那为何还要一味地防守?

    心中打定主意,金轮法王一改常态,不再和她以快打快。除了护住自己要害之外,小龙女大部分的剑招他不再防守,而是挥动着五个轮子攻过去,追求以伤换伤。

    如此一来,轮到小龙女束手束脚了,好多次为了躲避金轮法王的攻击,不得不临时收回刺出去的长剑。

    宋青书微微一叹,赵敏果然聪明,武功明明不怎么样,居然也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还借聊天之机间接提醒了金轮法王,给他留了面子。场中众人除了真正的高手之外,大多数人都如同刚才冰雪儿的想法,以为金轮法王一开始只是措手不及,现在站稳脚跟已经开始反攻了。哪明白若不是赵敏提醒,金轮法王说不定已经死于小龙女剑下了。

    多番躲闪过后,小龙女终究还是无法避免长剑和五轮相碰,一声脆响过后,左手长剑已然寸寸断裂,她纤弱的身子如遭雷噬,唇角溢出一丝鲜血,急速往后面退去。

    数次在玉女素心剑法之下吃苦头,金轮法王杀机顿生,提气掩杀过去,想趁机将小龙女毙于掌下。

    哪知大堂之中突然响起一声响亮的蛙鸣,一个灰影犹如炮弹一般飞来,隔了老远便能察觉到那毁天灭地的劲力,金轮法王大吃一惊,明白自己若是不收招,就算能取小龙女性命,也必然命丧来人之手。

    金轮法王气沉丹田,连忙运起龙象波若功,眨眼间和来人对了十数掌,一股狂躁的罡风以两人为中心,四散开来。莫说客栈中大部分一般武林人士,就连潇湘子这等高手,也被吹得东倒西歪,尼摩星最惨,双腿已断,下盘不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堂之内只有寥寥几人方能稳坐钓鱼台。

    金轮法王狂退数步,只觉得气血翻腾,一张脸殷红得仿佛快要胀出血来,他吃亏在刚才和小龙女斗了数十招,已损耗了不少内力,再加上仓促应敌,所以甫一交手便受了不轻的内伤。

    欧阳锋哈哈大笑:“阁下堂堂宗师身份,对付一个后辈小姑娘,还需要靠别人从旁提点,实在是可笑,可笑。”

    原来刚才欧阳锋听到金轮法王的话,便知道小龙女和杨过是情侣关系,自然不会看着自己的准儿媳吃亏,见金轮法王想暗施杀手,便立即出手相救。

    金轮法王脸皮抽动,只可惜如今气息郁结,一时说不出话来,欧阳锋也没理他,反而回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宋青书:“阁下莫非是北乔峰?擒龙手使得很俊啊。”

    刚刚小龙女命悬一线之际,宋青书也出手了,双掌虚空往小龙女身上一抓,便将她隔空吸了过来。

    小龙女正凝神准备对付金轮法王之际,忽感身侧一股巨力传来,身子不由自主被牵引过去,等她清醒之际,发现自己正坐在刚才出言相助的那位男子怀中。

    小龙女心中恼怒,可是一想到他又是为了救自己,一时间居然不知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