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71章 赵敏的欣喜

    “哎~”冰雪儿甜甜地应了一声,牵着小龙女的手到一旁坐了下来,眉飞色舞地聊了起来。

    “这里人多眼杂,我们换个地方。”宋青伸手穿过冰雪儿腋下轻轻一扶,便将她搂了起来。

    冰雪儿虽然不习惯大庭广众之下和他这么亲密,但想到有面具遮着,只好红着脸由着他,见小龙女一副错愕地模样,连忙说道:“小师妹,这里坏人多,你和我们一起走。”

    小龙女虽然单纯,却并不傻,她明白蒙古一行人很多人武功都高过她,孤身一人并不是明智之举,虽然尹志平还没杀,但主谋赵志敬已经伏诛,她的怒火已经消了大半。 &○≮○≮○≮,︾.□⊕.p;

    她从小在古墓里长大,很小的时候师父就死了,陪她的只有一个孙婆婆,唯一的师姐李莫愁因为谋取玉女心经的原因却和她是敌非友,这次突然发现自己原来还有一个温柔的大师姐,小龙女下意识便把她当成了娘家人。

    “阁下杀了人就想走,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赵敏冷笑不已,“更何况刚才这位龙姑娘输了,按照赌约,她该留在我身边教授剑法才对。”

    仿佛得到暗示,离他们最近的潇湘子三人拦在身前。三人本来已经被小龙女的剑法杀得胆寒,但看到金轮法王反败为胜过后,心中纷纷安定下来,明白之前只是被她神乎其技的剑法吓到了,其实只要针对性防守,她的剑很难对三人造成实质性伤害。

    刚才在赵敏和华筝面前丢了好大一个脸,三人急需要重新证明自己的价值,不然日后在蒙古帐下恐怕不太好混。

    宋青刚才那一剑虽然震惊了全场,但三人听他和小龙女攀亲戚,原来都是一个门派的,下意识以为宋青的剑法和小龙女一样,只是快而已,刚才让他一击得手,不过是没有防备而已,三人自忖有和小龙女交手的经验,联手之下对付宋青应该问题不大。

    尼摩星性格最暴躁,双腿断了过后,更是变本加厉。刚才因为行动不便被金轮法王和欧阳锋的掌风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只觉得尴尬异常,三人之中属他最需要挽回形象,因此大吼一声,便挥动铁拐往宋青身上击去。

    他吸取了之前下盘不稳的教训,一来便使了千斤坠的功夫,铁拐挥舞间不求花巧,只求力道,试图逼宋青硬碰硬,在他看来,宋青虽然带了面具,但年纪应该过不了三十,能有多少功力?

    见尼摩星明明双腿已断,却张牙舞爪第一个冲上来,宋青不由哑然失笑。原著中这三人实力忽强忽弱,巅峰的时候在蒙古大帐中能和金轮法王叫板,几人联手甚至能对郭靖形成武力压制,按旁白而论,当时除了五绝,郭靖等少数几人外,他们足以横行天下。

    哪知道后来却被杨过黄药师当成球轻松推来推去,尼摩星也被杨过隔空用一根玉簪击杀,剩下两人末同样被一个空有内力却无武功的觉远震得满天飞,搞得明明叫蒙古三杰,却被读者戏谑为蒙古三球……

    尼摩星见宋青居然突然有些神游物外,不由得大喜,铁拐一沉便往他腿上扫去。他如今行动不便,而宋青表现出来的轻功又太高,必须在一开始便击破对方最优势的地方。

    眼见马上就要扫中宋青的双腿,尼摩星还没来得及高兴,只觉得手中一沉,右手的铁拐已被对方踩到了脚底。

    尼摩星急忙使劲往后扯,哪知道对方一脚踏上,当真是如岳之镇,哪里夺得出分毫?

    见尼摩星一张脸胀的通红,宋青叹道:“正所谓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你在天竺称王称霸何等逍遥自在,何苦来中原趟这趟浑水?”

    说完这句话,足底的劲力突然间消除得无影无踪。尼摩星正运强力向后拉夺,手中猛地一空,铁拐急回,砰的一响,重重撞在胸口之上。这一击若是敌人运劲打来,以尼摩星的武功,即使抵挡不住,也必以内力相抗,现下自行撞击,那是半点也无抗力,但觉胸口剧痛,一口鲜血喷将出来,眼前一黑,便仰天跌倒在地上。

    不远处的赵敏秀眉微蹙,不由撇撇嘴暗骂一声废物。

    潇湘子和尹克西虽然有些忌惮宋青的武功,但绝不认为他的真实武功能高自己几人多少,见尼摩星败得这么狼狈,还以为他断腿后变得极不济事。尹克西抢上几步,捡起地上铁拐,递在尼摩星手中。尼摩星接了,在地下一撑,想要远跃离开,岂知手臂麻软未复,一撑之下,竟然咕咚摔倒。

    潇湘子向来幸灾乐祸,只要旁人倒霉,不论是友是敌,都觉欢喜,心想:“天竺矮子向来好生自负,对我不服,这就可算是完了。眼下高手毕集,快抢先擒了这个什么西门吹雪,正是在郡主和公主面前扬名立威的良机。”纵身而出,喝道:“潇湘子前来领教阁下的剑法!”

    听到潇湘子自报名号,宋青脸上闪过一丝厌恶,心想人家潇湘妃子何等风华绝代,你和她名号相近,简直是一种羞辱。因此出手不再留情,脚尖勾起一根板凳便往他踢了过去。

    潇湘子挥动哭丧棒之际,设想了很多种可能,等会儿宋青会如何应对自己的攻击云云,哪知道还隔着这么远,一个黑影突然在眼前放大,砰的一声,板凳四分五裂,潇湘子也被撞得眼冒金花,仿佛喝醉酒了一般在原地转着圈,眼看短时间内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尹克西刚才和小龙女交手之际,手腕被她刺伤,如今武功大打折扣,自忖单打独斗绝不是眼前这个神秘人对手,他行事素来小心,在潇湘子攻过去的同时,挥动着金龙鞭往宋青身上抽了过去。谁知潇湘子居然半途中便被击到,尹克西想收回金龙鞭哪还来得及。

    宋青双指夹住鞭稍,眼见鞭上珠光宝气,镶满了宝石、金刚钻、白玉之属,笑了笑:“这武器倒也名贵。”话音刚落,手指牵着鞭稍轻轻一抖,尹克西只觉得软鞭上一股怪力传来,虎口顿时震裂,哪还拿捏得住。

    只听得丁丁东东一阵响过,金银珠宝散了满地,一条镶满珠宝的金龙软鞭已震成碎块。

    尹克西根本来不及心疼,刚才鞭上传来的那股怪力,震得他退了三四步方才勉强拿椿站定,脸如金纸,嘴角边虽犹带笑容,却是凄惨之意远胜于欢愉,顷刻间只感五脏六腑都似翻转了,站在当地,既不敢运气,也不敢移动半步,便如僵了一般。

    赵敏脸上不满之意越来越浓,心想忽必烈手下的高手怎么这么不济事?反而是金刚门主、百损道人、金轮法王等人看得心惊不已,他们对潇湘子三人的武功造诣清楚得很,自忖要胜过他们任何一人都不难,但若是对方三人联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更遑论甫一照面,便让三大高手失去战斗力。

    另一边的欧阳锋和裘千仞对视一眼,也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以他们的修为,自然看得出刚才电光火石间宋青普普通通的三招是多么化腐朽为神奇。看似轻松简单,但两人自忖易地而处,绝对做不到他那般举重若轻。

    经过三人这一拖延,金刚门主、百损道人已经反应过来,一前一后拦住宋青,金轮法王也在一旁目光闪烁,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

    玄冥二老并没有动,一来他们要保护赵敏华筝两人,二来师父已经出马,他们自然不方便出手。

    “哦?”宋青眉毛一跳,“没想到我居然会劳烦几位宗师级的人物联手对付。”

    百损道人和金刚门主脸色一红,以他们的身份,莫说以多欺少,就是一对一和宋青打,也难免落下一个以大欺小的恶名,不过他们看得出宋青武功深不可测,两人虽然不惧一对一,但清楚单凭一个人,绝对留不住他,因此默契地同时离开座位。

    另一边的欧阳锋哈哈一笑:“我最看不惯以多欺少之徒,今天正好有些手痒,这位兄台若是不介意的话,你我共同对敌如何?”

    蒙古一行人纷纷脸色一变,若是之前有人对西毒之名还有些不以为然的,见识了刚才欧阳锋出手的威势过后虽然有偷袭之嫌,但己方的金轮法王的确是伤在他手下,哪有不忌惮的。

    宋青暗自好笑,心想自己和欧阳锋还真是有缘,带着面具都还能和他统一战线,“既然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只是不知欧阳先生选谁当对手呢?”有个免费打手,宋青自然不会傻到逞强真的去一挑二。

    欧阳锋心中寻思:那个百损道人成名数十年,实在是深不可测,自己没必要冒险,就让同样不知深浅的西门吹雪去对付好了,自己从旁观察,还能趁机探探两人的虚实;反而是那个金刚门主,虽然同样武功卓绝,但按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武功,自己虽然不说能稳胜,但至少不会败……

    见把金国那方的人牵扯进来,赵敏顿时头疼不已,己方的实力,无论对付西门吹雪,还是对付金国那群人,都是稳赢的,可是如今两方结盟,鹿死谁手就不一定了。

    赵敏心中快速盘算起来,百损道人和金刚门主二对二,双方短时间内应该分不出胜负。己方还有玄冥二老,金轮法王等高手,对付金国那边那个使铁掌的高手,本来问题不大,不过如今金轮法王受伤在身,而且小龙女等人应该不会坐视不理,混战起来,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

    赵敏摇了摇头,正打算让百损道人他们放“西门吹雪”一行人离去,突然抬头看到客栈门口进来的一行人以及为首那一男一女,美眸顿时绽放出一丝异彩,立马有了必胜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