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83章 再遇张无忌

    黑衣人目光闪过一丝厉色,脚步刚刚挪了挪方向,整个人便有如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声势浩大地往宋青书冲了过来。

    “轻功这么好?”宋青书眼神一凝,连忙将冰雪儿推到一边,以防她被两人气劲误伤。

    这个黑衣人的轻功并不是走飘逸轻灵路线,而是那种蛮横的直来直去,在宋青书看来,与其说他轻功好,还不如说他速度快。

    宋青书刚推开冰雪儿,黑衣人便攻到了面前,之前和萧峰比试让宋青书领悟到了降龙十八掌的真谛,因此直接举掌相迎,并没有祭出木剑。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交手十数招,宋青书越打越心惊,对方应该是有意隐瞒自身武功路数,用的招式全是江湖上最常见的武功,可尽管这样,对上自己的降龙十八掌也好不落下风。

    黑衣人脸上也闪过一丝异色,没想到以前随便秒杀的对手如今居然能和自己平分秋色?

    两人轻功都非常卓绝,身影在半空中时闪时现,一旦接触,却没有想象中的惊天动地,却是平平淡淡的悄无声息。

    宋青书此时已经明白了,对方招式虽然普通,但却用了一种极为高明的卸力之术,自己掌上的尽力大多被对方卸到了空处,自然很难伤到对方。

    (

    黑衣人同样暗暗心惊,宋青书的手掌上的尽力忽吞忽吐,忽强忽弱,他挪移起来也非常难受,若不是已经将教中神功练得炉火纯青,一个不留神便会被对方随意转变的劲力打成重伤。

    宋青书突然想起一门武功,不由惊呼道:“乾坤大挪移,是你!”

    黑衣人暗叹一声,明白宋青书武功已经不在自己之下,想取他性命恐怕很难实现,他并不想被耗在这里,哼了一声,身形一闪便往冰雪儿攻了过去。

    冰雪儿正凝神观战,犹豫着是否出手相助宋青书。见黑衣人往自己攻来,心念一动便舞动银铃金锁往他身上穴道打去。

    黑衣人伸手在绸带上轻轻一拂,冰雪儿一下子觉得所有力尽皆打在了空处,一刹那便受了轻伤,不过经此一拖延,宋青书已经及时赶到。

    哪知黑衣人攻冰雪儿为虚,趁机脱离战场为实。借和宋青书对掌反震之力,急速飞退,路过苗人凤的时候一掌印在他胸口,打得他鲜血狂喷。

    宋青书顿时大怒,见他顺势要掳走苗若兰,顿时祭出木剑激射而去。

    感受到身后凌厉的剑气,黑衣人明白若是继续挟持苗若兰,自己恐怕也要重伤当场,连忙回身招架,一掌震开了宋青书的木剑。

    “咦?”

    看着手指滑落的血珠,黑衣人片刻失神过后,身形一动,很快便消失在远处树林之中。

    宋青书神色凝重地忘了他背影一眼,并没有追上去。刚才的交手让他体会了对方的武功造诣,明白自己并没有稳胜对方的把握,今天两人交手,双方都是措手不及,还远未到决一死战的地步。

    更何况如今苗人凤奄奄一息,自己总不能就这样抛下他父女。

    “爹爹!”甫一脱困,苗若兰便扑向了倒在血泊中的苗人凤。

    “兰儿。”看着女儿无恙,苗人凤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的光芒。

    宋青书来到苗人凤身边,从怀中掏出一颗雪参玉蟾丸让他服下,见苗人凤渐渐红润的脸颊,心中却暗暗一叹:雪参玉蟾丸只能让他回光返照,刚才张无忌一掌已经震断了他的心脉,大罗金仙在世也救不了他了。

    苗人凤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自然也清楚自己的伤势,苦笑道:“没想到苗某需要你们相助。”

    宋青书淡淡地说了一声:“若不是嫂嫂相求,我也不会救你。”

    冰雪儿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关切地看着苗人凤问道:“苗大哥,别听他胡说,他就是这样,面冷心热。”

    苗人凤大限将至,这一切倒也看开了,不欲争辩,凄然一笑:“胡夫人,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可不可以答应苗某一件事情?”

    看着一代英豪落幕,冰雪儿幽幽一叹:“苗大哥你尽管说。”

    苗人凤牵着女儿的手,将她拉到冰雪儿面前:“我想请你把她送到她娘身边。”

    “可是她娘已经……”冰雪儿欲言又止,担心重揭苗人凤的伤疤,便没有说完。在她看来,南兰当年绝情地抛夫弃女,在商家堡里宁愿看着女儿撕心裂肺地哭泣,也毅然决然地跟着田归农走了。再加上田归农自己也有女儿,苗若兰到她那儿未必是个好选择。

    苗人凤知道她想说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与落寞:“兰儿终究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会好好照顾兰儿的。”

    见苗人凤坚持,冰雪儿也不方便说什么。反倒是一边的宋青书脸色古怪,心想以后得小心瞒着冰雪儿,若是被她知道自己把南兰当成一个玩物肆意欺负,恐怕真会和自己翻脸吧。

    至于对苗人凤,他倒没有内疚之情,反正南兰早已经不是她的妻子了,自己那样做说起来还算替他报了夺妻之恨呢……

    “苗大哥,那个人为什么要杀你?”冰雪儿脸上充满了担忧与不解。

    “因为……”苗人凤正想开口,突然戒惧地望了宋青书一眼,闭口不言。

    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宋青书冷笑不已:“不就是闯王宝藏么,那个地方我又不是不知道。”他相信以张无忌的身份地位,应当不至于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苗人凤身上可图谋的东西,武功剑法什么的张无忌肯定看不上眼,那么只剩下一个闯王宝藏了。

    “胡夫人,你这样对得起一刀么!”苗人凤顿时怒视冰雪儿,心中一急,又吐了几口鲜血。

    冰雪儿焦急地摆手,委屈地说道:“我没有告诉他。”

    见冰雪儿多次受委屈,宋青书怒道:“天下间知道闯王宝藏的又不只嫂嫂一人,你就没想过是那位告诉我的么?”

    他故意模棱两可的提到南兰,苗人凤果然神情一变:“她怎么会把这个告诉你?”

    “你自己慢慢猜吧。”宋青书淡淡一笑,他倒并非存心气苗人凤,只是看不惯他每次都一副教训的口吻欺负冰雪儿。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