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384章 托付幼女

    见宋青书一脸暧昧之色,苗人凤脸色越来越难看,苗若兰连忙拉着宋青书的衣袖一边摇晃一边娇声娇气地说:“大哥哥,你不要气爹爹好不好?”

    上次在平一指的木屋内,苗若兰不仅见识了宋青书的武功,还被他那种掌控全场男女生死的从容震撼到了。¥℉小,.

    小女孩都是有英雄崇拜情节的,一直以来苗若兰都任务父亲是天下最厉害的人,直到刚才他被张无忌轻易打败,这个梦一下子破碎了。幸好宋青书及时赶到,打退了那个大坏蛋,一下子弥补了小女孩心中英雄的空缺。

    苗若兰此时看宋青书的眼神都充满了崇敬之情,见对方一直气父亲,忍不住软玉相求。

    被小女孩的声音弄得心里酥酥的,宋青书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和煦的笑容,微微点点头转向苗人凤说道:“你不要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我得知闯王宝藏是通过另外的途径,与你想的那位无关。”

    “就是叔叔以前提到过的那位叫什么金庸的云游道人么?”冰雪儿想起了当初两人从燕子坞求医回来,宋青书似乎也提到过这件事。

    “这你都还记得?”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冰雪儿温柔一笑,并不答话,心中却默念道:“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听冰雪儿也这样说,苗人凤再无怀疑,长叹一口气:“胡夫人,苗某还希望你顺便帮我带一句话,告诉……她,苗某此生最重要的东西都给她了,希望她好好照料,将来给它张罗一个好人家。”

    冰雪儿听着奇怪,心想南兰是苗若兰她娘,自己女儿的婚事还用人提醒么。宋青书却明白苗人凤所指的并非苗若兰,而是藏在南兰头上凤头玉簪里的藏宝图。

    宋青书犹豫一下,还是决定直言相告:“苗大侠,我知道你担心秘密外泄,所以话里有话,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该知道的秘密我全知道,就连那支钗我也知道。”

    苗人凤脸色大变:“你……”

    宋青书抬手打断他的话,转身对冰雪儿和苗若兰说道:“嫂嫂,你带着若兰到那边走走,我有些话想对苗大侠说。”

    冰雪儿担忧地望了他一眼,还是拉着苗若兰走到了数丈之外。

    苗人凤怒哼一声:“你想怎么样?”

    宋青书答道:“我想你传话给南兰,让她把朱钗交给我。”

    苗人凤见他果然知道一切,又惊又怒:“痴心妄想。”

    宋青书冷笑一声:“闯王宝藏大致位置我知道,也知道藏宝图就藏在尊夫人发簪的珠花之中。如今她和田归农正住在我京城里的宅子之中,我想得到藏宝图可以说轻而易举。”

    “我之所以没有动手去抢,而是选择让你亲口同意给我,是因为敬佩你一生光明磊落,为了反清大业四处奔走。我虽然不喜欢你,但却佩服你。所以不想等你死后欺负她们孤儿寡母,让你泉下有知气得跳脚。”

    苗人凤一下子沉默下来,良久过后问道:“你想要闯王宝藏做什么?”

    宋青书看向天空,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我需要它用来当军费,你们这批人没有办成的事情,我会替你们办成。”

    苗人凤听到这里忍不住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舌头。”

    这么多年来,满清境内无数的义军,无论是反清复明也好,还是单纯地反清也罢,没有一个组织能看到成功的希望。据苗人凤所知,宋青书武功虽高,也不过单身一人,于大局有什么用?

    “你不信?”宋青书笑道。

    苗人凤冷哼一声,意思已经很明显。

    宋青书说道:“为了增强说服力,我可以告诉你金蛇营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而且我早已和明朝九公主达成协议,以金蛇营为班底,再加上前明公主的大义名分,推翻满清自然事倍功半。”

    “昔日金蛇王袁承志尚在的时候,金蛇营何等声势浩大,都没能对清廷造成什么实质影响,现在日暮西山,你再去接手又有何用?”苗人凤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口气已有松动。

    “你可曾听过前段时间我刺杀康熙的消息?”宋青书突然问道。

    苗人凤点点头:“知道,虽然失败了,不过依然值得人敬佩。若不是因为这件事,以你以前所作所为,武功再高,又何曾放在苗某眼中。”

    宋青书淡淡一笑:“你也清楚我的武功,你觉得我会刺杀失败么?”

    苗人凤先是一愣,很快脸色大变:“你是说……”

    宋青书负手而立:“不错,真正的康熙已经死了。”

    苗人凤嘴巴微张,震惊地说不出话来,旋即心中升起一丝狂喜,多少人前仆后继的事业,说不定真可能由眼前这个人来完成。

    当苗若兰被召唤到父亲跟前,注意到父亲眼中有一股难言的兴奋之色,听到对方嘱咐道:“兰儿,你见到你娘过后,让她把凤头朱钗交给这位宋兄弟,就说是我亲口说的,切记切记。”

    苗若兰虽然云里雾里,却依旧嗯了一声:“兰儿明白。”

    苗人凤突然将苗若兰的手放到了宋青书手中:“宋少侠,以后兰儿就交由你照顾了。”

    此言一出,苗若兰羞涩地打量了宋青书一眼,很快又垂下眼睑,只剩下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

    宋青书也是一下子愣在当场,冰雪儿更是神情古怪,心想你明明刚让我带你女儿去找她娘,现在转身却托付给一个男人,这算怎么回事啊。

    而且听苗人凤的语气,冰雪儿总觉得他像托付苗若兰终身一样,心中更是别扭了,不由狠狠瞪了宋青书一眼。

    宋青书明白冰雪儿恐怕误会是因为自己刚才对苗人凤说了什么的缘故,只觉得有口难辩,连忙说道:“苗大侠,这恐怕不太方便吧。”

    苗人凤感受到体内生机渐渐流逝,虚弱地说道:“我送了那么大一份厚礼给你,你还不愿意照顾我女儿么?”

    听到苗人凤这样说,宋青书顿时语塞,只好点头道:“既然如此,宋某一定尽心尽力照顾令千金,绝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苗人凤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本来他是想把女儿托付给南兰,但南兰毕竟已经嫁作他人妇,更何况想到田归农的为人……苗人凤担心苗若兰跟着南兰,恐怕会受尽委屈。如今得知宋青书的情况,自然觉得与其托付女儿到田府那种虎狼之地,还不如托付给宋青书更让人放心。

    看着苗若兰一脸羞涩的站在那里,冰雪儿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听苗人凤这话,好像已经把嫁妆给了宋青书,苗若兰似乎也没有反对的样子,一副心如鹿撞的样子。

    “兰儿,爹已经不能照顾你了,以后要好好听宋少侠的话,有他照拂,你想必能快快活活生活在这个乱世之中。”苗人凤眼神渐渐涣散,显然雪参玉蟾丸药效将过。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扶着冰雪儿走到一边,给两父女留下最后单独相处的时光。

    “你刚才究竟对苗大哥说什么了,为何,为何他会将若兰许配给你?”两人来到数丈开外,冰雪儿轻轻甩开宋青书臂膀,咬着嘴唇静静地望着他。

    “哪里是什么许配,你不要乱说。”宋青书顿时被唬了一跳,“只是他拜托我照顾罢了。”

    “照顾哪有这样的,”冰雪儿一脸狐疑,“苗大哥明明一副看女婿的样子。”

    “你想太多了,”宋青书哭笑不得,“他之所以高兴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情,说到底,我们只是做了一个交易而已。”

    “什么交易?”冰雪儿并非什么妒妇,她其实清楚以自己的身份,是不可能和宋青书光明正大地走到一起的,所以并不介意对方娶另外的女子为妻。

    不过不介意他另外娶妻是一回事,如果对方要娶的是她的侄女辈,那问题就大了。

    最近这一段时间,冰雪儿可是彻底领教了宋青书某一方面的邪恶,看了一眼不远处小白花一般的苗若兰,心想苗人凤把女儿交给宋青书照顾,这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冰雪儿可以说是宋青书在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宋青书觉得将偷天换日,换掉康熙的事情告诉她也无妨,之前只是一直……一直沉迷和她的闺阁之乐,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而已。

    正想将刚才和苗人凤说的话转述给冰雪儿,突然听到一边的苗若兰放声大哭起来,两人回头看去,只见曾经威震江湖,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金面佛已经溘然长逝。

    宋青书将苗人凤埋在了附近的树林里,在碑上刻了“天上地下,唯我一人独称尊;古往今来,打遍天下无敌手,金面佛苗人凤之墓”这段话。

    本来宋青书还有所犹豫,担心有人路过此处,看到墓碑会升起不忿之心,做出毁坏坟冢之事,不过转念一想,苗人凤身前堂堂正正打出了这个名号,自己又何必在他死后,坏了他的气魄格局?

    不过宋青书为求保险,还是用凌厉的剑气在石碑上刻下这些字,一般宵小之徒,刚刚接近便会被石碑上的剑气扰乱心神,若是真正的武林高手,感受到石碑上的剑气,自然也会心生敬佩,更不会妄加破坏了。

    “苗姑娘,还请节哀顺变。”

    站在苗若兰身侧,宋青书觉得别扭得很,喊这个小萝莉姑娘,实在有些不伦不类,可是不喊她姑娘,宋青书又不知道该如何称呼。I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