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非凡洪荒 我自非凡

第两千两百九十九章 出乎意料

    这中年散修这时候心中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喜悦,那天地之光包裹住他的身躯,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昭示其强大的威能,其无上的能力!

    压抑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能够肆无忌惮的发挥自身的一切实力,对他来说,显然是一件无比振奋的事情。

    “主宰,现在可不是喜悦的时候。”一位道尊门下在这时候开口说道。

    既然已经是拜了这中年散修为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真正主宰,哪怕是这些道尊门下也不得不改口称呼他为主宰了。

    听到这话,这中年散修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悦。

    但,显然的,那道尊门下所说的乃是事实,哪怕是不悦,他也不能无视。

    当下,他停下了原本的动作,心中微动,那覆压住整个道尊门下第四层的大势便开始微微震荡起来。

    随着这震荡,在这漩涡内部,他们这众多混融在一处的众多世界群的时光流速便开始快速的加速。

    转眼间,便已经是从原本的平常状态,加速到了远超平常不知多少亿万倍的流速!

    一种莫名的轻松在这瞬间于众多修士心中浮现出来。

    这是一种他们心底的担心终于放下所产生的一种轻松……感受着这种轻松,所有的修士都是面色稍稍放松了一些。不管那中年散修有什么算计,但至少他初步完成了自己的诺言,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了。

    “诸位还是抓紧时间吧,我现在已经感觉到了,那位强者最多不过数日便会完成自己的事情,若是等他完成自己的事情之时你们尚且没有完成计划,那怕就麻烦了。”这中年散修这样道。

    “数日?!”众多修士不由得惊呼。除了那些底蕴十足的道尊门下之外,其他散修别说数日了,就算是数百年都没有什么把握能够达到飞升的层次!

    “当然是外面的时间,对于我们这诸多世界群来说,这个时间应该有近百亿年。”中年散修这样笑着道。

    听到这个,众多修士方才松了口气。

    近百亿年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都不算多长时间。但若是有近百亿年时光来修行的话,他们却就都有着绝对的自信自己能够获得相应的突破了。

    一时间,场面再一次轻松了下来,众多修士的面上都不由自主的显现出了笑容。

    见到这一幕,中年散修也不再理会他们。

    这时候,他通过那大势静静的观察着在这一大片世界群之外的罗帆。此时此刻的罗帆悬浮在那创世之力之间,整个身躯看似毫无异象,似乎和以前一般没有任何区别。但,这中年散修却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这时候在他的身体之中正在酝酿着某种对他有着无穷威胁力的存在!

    这种存在一旦成型,哪怕是他现在已经成为了这第四层的主宰,哪怕是他已经能够随心所欲的运用自己从道尊之路第五层所领悟出来的天地之光,也绝对难以抵挡!

    如此一来,他最为英明的做法本该是趁着那种存在尚且没有酝酿完成便出手来对付罗帆的。但,奈何这中年散修却通过大势清清楚楚的感应到,若是自己出手,在罗帆体内正在酝酿着的那种存在便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成型!

    到得那时,他连原本认定的数日的准备时间都没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这中年散修傻了,否则如何会在这时候出手对付罗帆?!

    眼看着一个绝好的机会就摆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根本无法将其抓住,这种感觉是何等的难受,可想而知。

    这时候这中年散修的心绪都显得有些异常起来,隐隐间有着莫名的烦躁从他的身体之中泄露出去。

    作为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主宰,他的一切心绪变化,一切心情的改变,都会对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一切都产生相应的影响。就像是这时候,他的心情变得烦躁,却就使得整个大势的平稳受到挑战,隐隐间有着微微的混乱开始从中央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而这,却就使得那众多修士的心情,无论是散修还是道尊门下,都随着受到影响,变得微微的烦躁起来了。

    幸好这中年散修很快便制住了自身的烦躁,心情恢复了原本的平稳状态,这才使得这种影响不至于无止境扩散,使得这种影响不至于让那众多修士之间陷入新一轮的战争之中。

    “算了,先试试看能不能打破他的封锁吧。”心中微动,这中年散修这样想到。

    对于罗帆,他现在心中已经是充满了戒惧。这种戒惧,使得他在吃了这么大的亏之后,却也在无法产生报仇的想法。

    此时此刻,他重新得到力量之后,心中最大的想法便是,远离罗帆!远离这第四层!

    对于其他第四层的修士来说,要远离这第四层,唯一的办法,便是进行他们从来没有进行过的,从这第四层飞升到第五层!

    这几乎就是在从无到有的开辟一条道路,其难度,自然是相当的大。失败率,也相当的高。

    而他却就不同了。相比于其他修士,他本身便是来自第五层!对他来说,要离开这第四层,便只不过是顺着原本就已经存在的道路回家而已。那难度,相比之下,却又是要相比于众多道尊门下要小上许多了。

    不过,这也只是原来而已。其他散修、道尊门下想要飞升第五层,那便是借助这整道道尊之路的威能,除非罗帆能够拥有对抗整道道尊之路的实力,否则的话,他无论施展什么手段,都不可能压制这种飞升,将他们禁锢在这第四层。

    对于这中年散修来说情况显然就完全不同了。他从第五层逆行道尊之路回到这第四层本就是违反了这道尊之路的根本规则的!被这道尊之路发现应该被直接禁锢在那道尊之狱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躲避这道尊之路本身的威能都来不及了,哪里还可能借助这道尊之路的威能来回归?所以,他想要回去,最终能够做到的,便是靠自己!靠他自己所拥有的,那已经被证明比起罗帆还有些不足的实力!如此这样一来,自然就使得他的回归,可以被禁锢,可以被限制!

    而这,也是罗帆在一直以来所做的……

    换句话说,对于其他散修、道尊门下来说,他们只要境界达到飞升的层次,再完成飞升的种种要求,自然而然的便能够飞升道尊之路第五层,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封镇他们!但,对于这中年散修莱说,除非他能够打破罗帆原本构筑的屏障,能够打破他的封镇,否则的话,他就绝不可能回归第五层!

    这中年散修自然是清清楚楚的明白这些,在这时候眉头皱起,心中无数的想法,无数的玄妙,无限的玄奥在疯狂的闪烁着。

    虽说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相比于已经获得天地之光的罗帆来说要差上许多,但他毕竟是已经经过道尊之路第五层洗礼的强者。所拥有的种种手段之精妙,之繁复,却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这种看似进退两难的手段,对于他而言,显然并不是无路可选。

    他,有着无数秘法,能够针对现在这种情况……

    无数的信息,无数的想法,在这时候不断的在他的心中回荡着。而他,更是借助自身对大势的掌控,时时刻刻的体会着那种禁锢住他,让他不能回归第五层的屏障。

    他方才说得大气凛然,似乎愿意付出一切来帮助所有修士超脱。但,事实上,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这个主宰之位而已。

    现如今得到了这主宰之位,他却是完全没有为那众多修士付出什么的想法。

    他现在之所以还没有直接抛弃那众多修士,自己离开,只不过是因为他尚且没有找到那屏障的弱点,尚且无法自己回归第五层而已。

    可以想象,一旦等到他找到绕过屏障或者打破屏障的办法,那他就绝对会第一时间便将那所有修士抛在脑后,自己直接顺着他逆行的道路回归第五层!

    对于这一切,绝大部分的修士其实已经是心知肚明。

    当然,或许他们并不确定这中年散修是在做什么,但却能够想到,他必然不会如同他当初所说的那般尽心尽力,若只是等待这中年散修搭救,那他们绝对会在什么时候就被完全抛弃的。

    因此,在这时候,他们状若轻松,其实却都颇为急切的便开始进行之前的计划,道尊门下与修行之道类似的散修交流世界群,散修更是努力的搭上道尊门下,极力的从他们的世界群之中汲取自身飞升所需要的种种感悟……

    很快的,这一处漩涡内部的混融世界群之中,便已经是陷入了莫名的紧张之中。

    近百亿年时间说起来很长,但真正沉入修行当中,那也不过眨眨眼的时间而已。

    不知不觉间,时光便已经是流失了三十多亿年!

    这三十多亿年之间,那众多修士之间的交流,已经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不单单是所有散修都已经大有进步,便是那众多道尊门下,也都是一个个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种进步,使得所有人的身上,都隐隐有着一种超脱的气息泛出。

    这种气息,是如此的玄奇,隐隐间似乎在勾动某种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力量来带他们离开这世界群,离开这漩涡,离开,这第四层!

    这一日,有着一名道尊门下传音对那中年散修道:“启禀主宰,我等已经准备好了,请主宰动手让我等超脱吧。”

    他的这声音,直接灌入了那正在思考着的那中年散修的耳中,让那中年散修从那无边的玄奥之中猛然醒转过来。

    醒转过来之后,他疑惑的扫了那些修士一眼。这么一扫,他眉头便是一皱。他却没想到自己寻找那禁锢屏障破绽,思考将其打破居然这般耗时,居然等到那所有散修都已经是接引了一丝丝的飞升韵味了都尚且没有推演出来!

    这种情况,让他却是又有些烦躁起来。

    不过,他对自身的情绪操纵终究是出神入化的,这种烦躁却并没有在他的心中持续多少时间,甚至那大势都尚且没有来得及被这种烦躁所影响,便恢复了平静。

    “我看诸位还是查了一些,再巩固一下吧。”他淡淡的说道。

    说着,顺手一拂,整片世界群风起云涌,隐隐间有着层层奇异的屏障出现在原本存在的那众多世界群之间。

    经过了这般长时间的发展,原本在那多次争斗之中受损的众多天地、世界、时空,都已经不知不觉间完全恢复过来了。

    其中,包括原本那些已经被打碎的,小世界群……

    也即是说,在这时候,这整片无数世界群混融而成的广大世界群,已经是完全恢复了巅峰状态!其中,混融成为这个世界群的那无数小世界群更已经是恢复了最开始他们尚且没有混融之前的模样,只是,少了当初的那种独立自主而已……

    这时候,这无数世界群之间出现了无形的屏障,看起来却就已经是将那众多世界群一个个的区分开来了。

    不过,这对于那众多修士来说,这却并不足以蒙蔽他们。他们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不过是假象而已!这些屏障,根本就只是看起来好看罢了,本身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世界群,依然与其他众多世界群混融在一处!依然是这整个混融的广阔世界群之中的一个部位!

    明白这个,这些修士怎么可能被这样轻易的打发?

    当下,便有许多修士打算上前去质问那中年散修。

    只是,他们尚且没有采取行动,那中年散修便再度顺手一拂,那所有的修士便无可抑制的,被强大无匹的威能直接裹挟着,被送入了他们自身的世界群之中,出现在各自的世界群中央之处,便像是当初这些世界群尚且没有混融之时,他们所在的位置一般!

    “诸位若要超脱,便莫要打扰。”接着,那中年散修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让他们在这时候感受到一种寒意从自己的心中泛出。

    有些事情,一旦做了,便再无法后悔。他们拜了这中年散修为主宰,自身的一切,自然便已经被那中年散修掌控在手中了,哪里还有资格与其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