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非凡洪荒 我自非凡

第两千八百三十三章 乌云!

    祭天山峰的完整,让罗帆根本不需要再去进行祭天地形的准备,直接便能够开始这个仪式。

    当下,他不再迟疑,心中微动,开始按照那诸多残留信息这种所讲述的方法激发一座祭天山峰之上所镌刻的诸多符文。

    若是这个世界之中原来存在的文明之中的生灵要祭天自然不可能这般随便,他们必然会有着诸多复杂的程序,比如叩拜,比如念诵种种祭天文章,比如汇聚众多生灵的信仰,比如诸多祭品之类的……

    但,显然的,对于罗帆来说,他自然不可能如同凡俗中人那般叩拜信仰那所谓的上天。

    对于他而言,哪怕是这整个模拟混沌状态,对他来说都不过是因为他的第七次大劫而诞生的一种考验而已。这劫数天地,更只不过是在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劫数层之内的一处所在而已。这样的他,怎么可能对在这里存在的所谓上天有什么敬仰之类情绪?

    连这种情绪都没有,所谓的叩拜,信仰,那自然就更不可能了。

    不过,那些显然也并不是必要的。

    祭天的其他诸多内容其实都只是单纯的仪式而已,真正的关键,其实便是激活这些祭天符文!

    只要懂得激活这些符文,哪怕是没有那诸多仪式,显然也已经足以沟通那所谓的上天,足以,让罗帆亲眼看到那上天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在这瞬间,无数符文次第闪耀,不断的向着整座山峰蔓延,让整座山峰之上的符文亮得越来越多,最终,在短短的数个呼吸之后,整座山峰之上的一切符文尽皆亮起。

    这符文的密集程度原本就已经是让这一座山峰给人一种好似是符文构成的感觉了。现如今这符文尽皆亮起,那看起来显然就是这一座山峰完全变成光芒的山峰,就像是山峰本身都在发光一般。

    这些光芒是如此的耀眼,更是如此的微妙。

    这一个世界之中的原本已经是处于将混乱未混乱的你诸多引劫点在这光芒之下,居然变得瞬间稳定了下来,原本因为缺失了则之天地的引劫点而失去关键支撑力量,感觉上下一瞬间就要完全崩灭的整个世界就像是忽然间多了一种支撑一般,那种即将崩灭的感觉转眼就已经是消失于无形了。

    这种变化,越是靠近这祭天山峰便越是明显。

    但,哪怕是最不明显的,距离这一座祭天山峰最为遥远的所在,却也依然是受到影响,依然是向着更好的方向转变!

    隐隐间,更是有着一个个若有若无的身影出现在这山峰的周围。

    这些身影一个个的跪伏在地,似乎正在顶礼膜拜一般。

    那身影的模样,赫然便是人形模样,正是罗帆所推演出来的,这个世界原本生存着的生灵的模样!

    随着这些身影的出现,更是有着声声难以言喻的赞颂不断的从那人堆之中传出来,最开始只是若有若无,让人难以确定那声音是否真正存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声音却是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

    最后,甚至是响彻天地,直如整个世界都在这声音之下生出共振,整个世界都在随着这些声音一同赞颂一般。

    而其赞颂的目标,很显然,便是那,所谓的上天!

    在这瞬间,处于这祭天山峰之上的罗帆,就感觉到似乎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力量从这山峰之上的众多符文释放出来,直接包裹住他的身躯,甚至在开始不断的加大力度,不断的向他压迫,似乎要将他压成肉酱一般。

    “这种模样,似乎是把我当成祭品了?”这时候,罗帆忽然间反应过来,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这一处位置在这整座山峰的最高之处,而一个祭坛的最高之处,一般而言都是与祭祀目标沟通的位置,也是盛放献给祭祀目标的祭品。

    自己这时候却就站在这里,而四面八方更是有着强大的力量压制着他,似乎要瓦解他的一切反抗能力,这怎么看,都像是将他当成是祭品,要将他献祭给那所谓的上天!

    若是在这里的是恶典那个等级的存在,这时候怕是只能哭天抢地的后悔自己站错位置。因为这种恐怖的力量已经不是那个等级的存在所能够反抗的了。

    但,显然的,在这里的乃是罗帆。

    是一个远比恶典他们那个等级强大不知多少倍的恐怖存在!是这整个世界在其面前都是一巴掌的事情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被这一座小小的山峰所束缚住?!

    在这个瞬间,感受着这种越来越强的力量,他心中微动,身体微微一挣扎之间,那一股力量就已经是在咔嚓咔嚓的声响之间,渐渐崩溃,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再无法接近他身体三丈范围之内了。

    在这时候,周围的赞颂声变得愈发的急促起来,天空之上,更是开始有着莫名的乌云出现。

    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之感从天而降,狠狠的镇压在罗帆的身上,要将他的心灵压服。

    “还在装神弄鬼。”这时候,罗帆哪里还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面上显现出冷笑之色,口中这样说着。

    若是说最开始还可能只是这个世界的文明所留在这祭天山峰之上的心念、信仰之类的存在在起作用,在营造这种祭天的仪式。那么,到了后来,显然就不可能仅仅是那些残留在起作用了。

    真正的残留,不可能如此有针对性是压制他的!

    在后来,所有的一切变化,显然只可能是另外的存在在操纵。而那种存在,显然只可能是那所谓的上天!

    在这瞬间,罗帆不再迟疑,天地之光微微一颤之间,就已经是完全挣脱了那种种压制,种种压迫,身形顺着那挣脱的力量直接冲天而起,直接向着天空之上的乌云直冲而去。

    转眼间,他就已经是没入了那乌云之中。

    在这瞬间,他猛然有种自己重新进入了那金雾之中的感觉。

    这乌云,虽然颜色与那金雾完全不同,但本质上却似乎极为相似。

    进入其中,他瞬间如同进入另一个世界,另一方天地一般,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和在那祭天的世界之中完全不同了。

    便是他的力量,他的感知,都在这时候受到了巨大的压迫。

    就在这个瞬间,罗帆心中一动,他身体之上覆盖着的天地之光再度一震,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在这瞬间出现在天地之光上。

    在这瞬间,周围的乌云好似是受到了某种无法想象的冲击一般,瞬间大片大片的崩灭,在这乌云崩灭之后,显现出的,却并非是他之前进入之前的那个世界,而是,无穷无尽的劫数威能!

    低头看去,在那乌云下方,只有一个广阔无边的世界如同天际尽头的星辰一般微微闪烁着光芒,而且在时时刻刻的变得更加遥远。就像是有着某种力量包裹着那天地向后飞退,又像是有着某种力量包裹着他正在快速前进。

    不等罗帆再看清楚,周围的乌云已经是再一次汇聚而来,重新铺天盖地的将他的一切视线遮挡住,让他只能够重新看到无边无际的乌云,便如同在金雾之中只能够看到无边无际的金色雾气一般……

    “这里,已经不是劫数天地之中了!”在这瞬间,罗帆心中生出了明悟。

    那所谓的上天,并不是那劫数天地之中的力量!而是劫数层深处的某种力量!

    甚至,可能是模拟混沌状态深处的某种力量!

    而这时候自己所进入的那乌云,其实已经是与那力量连通在一起,踏入这里,其实就已经是相当于跨入前往那力量所在之处的道路了!

    同时,他也已经是明白过来,为何之前的金雾那般玄奇,而进入这个世界之后却并没有在这个世界看到太多出乎他意料,超乎他力量所能影响的事物了。那种金雾,怕是这个世界之中的生灵,借助所谓的上天的力量所布置出来的!那本质,或许就和此时此刻罗帆所进入的和乌云差不多!

    唯有如此,方才能够解释他在那个世界所遭遇到的种种。

    在这个时候,罗帆心中颇为振奋。

    这种情况,代表着自己已经是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那劫数天地的诸多秘密对他来说虽然依然是笼罩在重重迷雾之中,其中依然是有着不少的秘密他依然不了解。但,至少,他进入那劫数天地的根本目的,已经是完成了。

    他进入劫数天地之中,却并非是为了完全掌握那天地的秘密,完全理解那天地之中所蕴含的诸多玄奥的。

    他进入劫数天地,是为了抓住劫数层的秘密,甚至是更进一步,抓住这整个模拟混沌状态的秘密的!

    现如今,他显然就已经是抓住了这劫数层之中所存在着的,某种他之前所不曾了解的力量的痕迹。而他所不了解,本身就代表着那是一个秘密,至少,相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秘密。抓住这一股力量,显然也就代表着他开始接触到他之前所不了解的秘密,自然便是达到他的目的了。

    若是在接触到那金雾之前,罗帆自然是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来对付这乌云,至少不可能多干净利索的对付那乌云,至少也需要耗费大量的时光,耗费大量的精力,方才可能做到将这乌云跨越。

    但,显然的,这种若是并没有出现。

    他,确确实实的在之前已经是经历过与这乌云类似的金雾了。

    也确确实实的,就是理解了那金雾的许多性质,掌握了那金雾的许多秘密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的乌云,对他来说,显然已经不再是难题。

    在这瞬间,他甚至不需要多探索,只需要一个意念过去,他身体周围的天地之光便已经是开始自然的生出变化,带着他向着那乌云的深处快速前进。

    这天地之光所生出的变化,并非是这时候专门为这乌云所推演出来的变化,而是之前就已经存在与这天地之光之中,现如今只需要重新调用出来便能够展露的种种变化!

    这种变化方式,相比于直接针对外界的情况而推演出变化来,快速还是其次,最主要是,能够无比准确的抓住关键!

    外界的乌云每时每刻的都在衍生着种种变化,每时每刻的,都在进行着无穷的演变,若是真的要一点一滴的去推演,去针对性是衍生变化来应对的话,罗帆怕是需要将自己的速度再降低个几百倍甚至几千倍方才能够跟得上。

    但,显然的,乌云不可能因为他速度降低而减少演化的变化,他越是降低速度,那乌云演化的变化就会越多。

    这就像是两个人在赛跑一般,一个跑得慢了,另一个速度不变的话,两个人的距离只会不断的拉大。那跑得慢的,想要追上另一个,难度便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大。

    而若是两个人速度相当的话,那情况显然就不同了。速度相当,谁取得最后的胜利,就只能看两者谁发挥得好,谁的运气更好了……

    若是没有之前金雾之中的经验,罗帆这时候的速度就将是那个跑得慢的。而有了那经验,他的速度,就相当于与跑得快的相当了。如此这般一来,他在这乌云的演变之中,却是并没有被甩开,反而是紧跟着这乌云的变化,天地之光时时刻刻的在第一时间衍生出相应的变化,抵挡住乌云的变化,让他的身形不受阻挡的向着那乌云深处不断的前进着。

    这乌云之中并没有时间的概念,罗帆在这里面感知的任何时间,只能是他自己的认知而已。

    他若是认为时间无比漫长,那可能外界的一瞬间就相当于这里的无数年。他若是认为时间无比短暂,那么可能外界的亿万年过去,这里才过去一瞬间而已。

    当然,在这时候,这乌云之外,不管是劫数层,还是那模拟混沌状态,其实都是没有时间的……所以,哪怕是这外界,那时间其实也完全是看罗帆自己的认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