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非凡洪荒 我自非凡

第三千三百四十五章 阵王降临

    “那天地有着剧变,看来,距离最后时刻越来越近了。”虽然感应不到这天地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终究有着分身、化身、投影在其中。如此一来,他们哪怕是自身感应不到那天地发生什么,却也能够通过分身、化身、投影的发现知道其中有着变化出现。

    而在这种,那种紧迫感时时刻刻存在的情况下,这种忽如其来的变化,显然就很容易让他们将其与那最后的,这天地的消失,或者要将他们彻底剔除出去这一点联系在一起。

    所以,这时候他们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出现。

    “没想到,在这第六层之中居然会有这等存在。这,距离传说中的道果,似乎也只差一步了……”这时候,一把声音传遍了这一片区域的诸多虚无海洋层。

    传入了,在这一片区域众多虚无海洋层之中的,那些六劫强者本体的耳中。

    这一把声音,让那些一直留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六劫强者感到疑惑不已,虽然知道这说话的存在可能无比强大,但却并不知道这存在到底是谁。

    但,那些从战场之中归来的六劫强者却就完全不同了。

    在这个瞬间,他们一个个的面上浮现出震惊之色,有着一名从战场归来的六劫强者更是直接惊呼出来:“是阵王!为什么阵王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这话,让周围的其他六劫强者一个的面色剧变起来。

    那些从战场归来的六劫强者更是直接便开始以各式各样的方式远离他,就像是他身上有着什么传染病,传染源一般。

    王,并不是一种正统的称呼。

    在修行界,在道尊之路,更是没有什么境界,什么存在,被公认称为王。

    但,在战场之中,情况显然就不一样了。

    就像是,一般人,在战场之中可能被称作先锋,称作将军,称作偏将,甚至称作名将,称作元帅,称作儒将,称作副将等等等等称呼一般,在战场上的称呼,显然是与真实的姓名,真正的称号,是有着区别的。

    这,是战场的需要,也是一种约定俗成。

    同样的,在修行界的战场之中,情况也并不会有什么区别。

    哪怕是,这战场的层次,高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甚至涉及了八劫强者,九劫强者,也是如此。

    因此,便有了,王侯的称呼。

    比如,某一名强者,在某方面已经做到了近乎极致,达到了,足以凌驾其他绝大多数强者在这方面的造诣,而且在战场之中发挥出超乎想象作用的时候,其便可以被称为王!

    比如,阵王,便是一种在阵法造诣上,已经达到了某个极致,而且在战场之中,一次又一次的凭借这样的造诣,为道尊之路的胜利立下了无数功劳的强者。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剑王,刀王,箭王,玺王,隐王,等等等等,几乎数不胜数的王存在。

    而不管是怎么样,能够被称作作王的存在,都有一个前提。那便是,基础实力必须过得去。

    某方面达到极致,那虽然很重要,但基础若是达不到,其甚至连在战场之中生存的能力都没有,说不定一踏入战场之中,被一个集火,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这样的极致王者,又有什么意义?!

    而在那甚至有着八劫强者,九劫强者参与的战场之中,这个基础不是六劫强者级数,也不是七劫强者级数,而是,八劫强者级数!

    换句话说,必须至少是八劫强者,而且在某方面已经做到了机制,对战场有着极大的帮助,为他们阵营的胜利提供巨大帮助的存在,才可能被称作某种王。

    由此便可以知道,阵王,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显然,阵王,便是在阵法方面,有着超强造诣的,八劫强者!

    若是,这时候说话之人,真的是那所谓的阵王的话……

    “我还在想,你们为什么在即将胜利的时候放弃唾手可得的好处回归道尊之路,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好处,看来这次我心血来潮归来,却是做对了。”这时候,那阵王的声音再度传来。

    在这个瞬间,不知多少奇异的大道符文以奇异的结构出现在那之前说话的那一名六劫强者身边,在一番无法相容的玄奇变化之下,那六劫强者的身体就直接消失无踪。虽然并非彻底的被抹去,但显然已经被送走了。

    “都知道阵王是很是不愿意别人揭穿他的神秘感了,居然还敢这样开口,你不被惩罚,谁被惩罚?”其他来自战场的六劫强者一个个的心中暗自腹诽。

    当然,他们也并不担心那六劫强者会失去性命。

    阵王虽然脾气古怪,但却并不是那种残暴的存在,动辄杀人这种事情,他却是不会做的。

    这时候那六劫强者看似被直接抹去,但事实上,其却不过是被送回战场之中而已。这种事情,其实以前已经发生过不知多少次了。只是以前在那道尊之路之外,送回战场之中比较容易,这时候对方将其直接送回战场比较困难而已。

    当然,显然的,这种难度的变化,对于阵王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这时候依然是显得举重若轻,完全没有感受到半点压力的样子。

    此时此刻,一个完全由无数大道符文凝聚而成的身影出现在虚空当中,隐隐间凌驾于这虚无海洋之上。

    任何一层虚无海洋层,似乎都无法容纳它的存在一般,虽然是极力的要将其纳入某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但最终却只能够纳入一两个大道符文而已,根本就无法将其主体拉入某一层虚无海洋层之中。

    这种状态之下,让这大道符文组成的身影在这时候看起来就像是时时刻刻的有着无数细小的光点飞散出来,并没入虚无海洋层之中,然后消失无踪。显得无比神秘,甚至有着几分艳丽。

    “只是化身而已……”那些认识阵王的六劫强者在这时候心头却是稍稍一松。

    这时候来到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阵王,却并不是其真身,而只是其的某种阵法化身而已。

    这种化身,对于阵王来说,却是有着无数个的。

    任何一个阵法,对于其而言,便是一种化身的依凭,他只要愿意,便能够直接将其化作自己的化身。

    显然的,眼前这个阵法化身,便是其直接借助某种阵法形成的化身。

    当然,这样的化身,虽然只是其随意构筑某个阵法所形成的而已,但,其层次却依然是远远强于六劫强者级数!

    甚至,哪怕是七劫强者级数,似乎都隐隐被其抛在身后。

    这样的存在,一根手指,便足以将这里的不知多少万六劫强者彻底的抹去了。

    所以,这些六劫强者,却没有任何一个敢因为对方不过是一个阵法化身而轻视对方。

    阵王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因为在战场之中,刚好再起负责的范围之中,有着一部分六劫强者很是诡异的在即将取得局部胜利,获得战争红利的时候忽然诡异的脱离战场,重新回归道尊之路第六层,这让其感到好奇。

    而对于掌握无数阵法,而每一个阵法便是一具阵法化身的他而言,派一具阵法化身跟着回去,并不废什么事情,这才直接派回来一个阵法化身来看看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放弃唾手可得的战争红利。

    毕竟,在这战场之中奋斗了那么长时间,冒着一次次的生命危险去战胜敌人,为的不就是一次次的战争红利吗?现如今,战争红利就要到手了,却反而是直接将其放弃,这岂不就代表着,在他们的判断中,这道尊之路第六层有着超过那战争红利的利益存在!

    这让他如何能够不好奇?

    若是他不是阵王,制造化身不是这么方便的话,他哪怕是心中好奇,也就只会将这种疑惑放下。毕竟,再怎么样,也不过是六劫强者眼中的好处罢了,对于八劫强者而言,其价值有多少,根本不值得期待。

    但,显然的,对于阵王来说,制造化身实在是太过方便了。

    甚至,他都不需要制造,只需要激活某个阵法,便能够让其化作自己的化身,而且哪怕是这化身被灭,对其来说,也完全不是什么问题,甚至都不会如同其他存在的化身被灭一般对自身的心神造成什么冲突。

    如此这般一来,他既然有着好奇,当然便毫不犹豫的将这化身也派回来了。

    而看其态度,显然,这时候对于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出现的变化,他却是相当满意的……

    相比于那些六级强者完全找不到罗帆将无数则之天地虚影汇聚而成所形成那一方天地,这阵王显然发现了更多。

    此时此刻,他已经是一眼看到了,那一方天地所在之处。

    毕竟,那些六劫强者看不到,乃是因为他们的境界不够,却并不是罗帆有意隐藏这天地的存在。

    而那阵王作为八劫强者,其境界显然是绰绰有余,自然能够排开境界不足的限制,一眼看到这天地的存在。

    因为看到这天地的存在,所以他更是为这天地的变化而惊异。

    在他的眼中,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这天地正在与这道尊之路第六层之中存在的某一种事物进行着融合。

    或者,更准确的说,其正在不断的吞噬着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另外某种存在。

    而那被吞噬的存在,本该是某一名修士在这道尊之路第六层的根基所在!看两者的气息,其还分明就是那天地的主人的根基!

    这样的情况,分明便是某一名修士,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根基,直接将自己的根基用来培养某种远不是根基的存在。

    这,其实和某人直接将自己的血肉用来喂养自己的宠物一般,让人难以理解……

    “逆行之路……”不过,很快的,这阵王便已经是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能够修行到这个层次的存在怎么可能是那种愚蠢之辈?阵王并不愚蠢,他也相信,那天地的主人并不愚蠢。

    既然他们都不愚蠢,那么,那天地背后的存在所做的事情,自然便是有理由的。

    他不可能真的是做出那种将自己的血肉用来喂养自己的宠物这种傻事对

    这时候看起来是这种情况,那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宠物,并不是宠物,他的血肉,也并是他的血肉!

    唯有这种情况,才可能让这种情况看起来并不愚蠢,甚至是有必要的。

    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在他的认知之中,也有一种情况能够做出解释。

    那便是,这天地背后的存在,走的并不是正统的正行之路,而是,这道尊之路之中,几乎没有任何修士走的,逆行之路!

    这,虽然相比于那修士是愚蠢之辈更加不可思议,更加少见。毕竟,不愚蠢之人,做出某些愚蠢的事情,这虽然不多见,但其实也是偶有发生的。

    相比之下,在不知多少亿兆走正行之路的修士之中,找到一名走逆行之路的修士,却是几率更小。

    不过,显然的,从之前自己发现的种种迹象之中,他并不认为,那天地背后的存在会是那种做蠢事的不愚蠢之人。

    所以,哪怕是其实走逆行之路的几率再小,他也只能这样认为。

    当然,这也只是初步认为而已,具体的,其是不是走逆行之路,将这一条道路走到哪一步,那就得看之后再的确认结果了。

    作为八劫强者,哪怕只是其阵法化身而已,这阵王的手段,也并不是那些六劫强者所能够想象的。

    在这时候,只见得这阵法化身抬手向着虚空微微一戳,瞬间,无数奇异的大道符文凭空在这一片区域的每一寸虚空生成,并开始快速勾连在一起,形成了无数难以言喻的阵法,开始释放出不可思议的恐怖威能!

    在这个瞬间,在那天地之中的罗帆化身,甚至是在那诸天之中的罗帆真身,都瞬间感受到了一种难言的变化出现在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