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九棺 山河万朵

第1035章 成亲!沧海的女人,莫要辜负光阴

    雪,飘飘洒洒。

    整个柳镇,雾雪朦朦。雪季的柳镇,其实别有一翻味道。琼花世界,玉树人间。长街上,七八个孩子正在雪中玩闹,还堆了一个歪歪扭扭的雪人。

    串串足印,笑语欢声。

    这是柳镇第十三年。那几个孩子,都是阿木到柳镇后出生的。此时,一个个冻得小脸通红,却热情不减。

    孩子的世界与成人不同。

    很多次,阿木看着他们心中便莫名地平静。那种感觉似乎切合了他灵魂深处的某个时间点,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

    雪,依旧飘落。

    此时,长街上有两道人影缓步向王家走来。那不是别人,而是离水、梨若。他们的房子,离王家不远。

    两个人都穿着土布的棉衣,看上去有些笨拙。梨若提着一个篮子,上面罩着棉布,不知篮子里面是什么。

    离水则怀抱一坛老酒,脸上带着笑意。

    两个人,哪有一点仙意?

    他们边走边聊,很是开心。很快,他们便到了王家。无需敲门,离水推门直接便进了院子。

    这些年,王家对于离水和梨若来说和自己家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雪意木香,整个王家小院别有味道。

    “阿木”进了院子离水便唤阿木。

    “来了!”厢房门一开,阿木穿着黑布棉衣走了出来。这三年,阿木的变化倒是不大。这一天,阿木的精神看上去也不错。

    “阿木,我在青庄弄了一坛好酒,梨若弄了几个好菜。今天下雪,不做棺吧?一会儿咱们大伙一起喝几杯!”离水道。

    “好!”阿木笑道,“正好家里还有几尾鲜鱼也来下酒。”

    “老爷子呢?沈烟呢?”梨若问。

    “后院呢!”阿木随意道,然后拉着离水进了厢房。而离水却是深深看了梨若一眼,梨若的眼中也有一抹微惊。

    这些年来,王家后院一直是禁地。近十年来,即便是王绝也已经不去后院了。

    王家后院。

    九口残棺,一汪紫潭。黑白人棺,依旧在紫潭中浮浮沉沉。后院的时空里,十几年的光阴,根本不算什么。

    王绝一身黑衣站在后院,身子竟然有些佝偻。他面上老态浓重,目光颇为浑浊。看上去,完全是一个乡间的老者。

    柳镇十年来,王绝似乎老了许多。

    沈烟则穿着紫色棉衣,但还是难以遮掩其风韵仙姿。那种美,无论仙凡。

    “沈烟!”王绝目视那紫潭中的人棺,背对沈烟,声音缓慢而低沉。

    “烟儿在!”沈烟的眼中似有疑问。

    十年来,一直为凡。

    从那一夜的谈话后,沈烟整整十年没有踏入后院半步。今天,她也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要叫自己来。

    “沈烟,十年来凡如何?”王绝问道。

    “凡如何?”沈烟微微迟疑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王绝会问这个问题,然后才道,“师父,凡很好。”

    “那如何好?”王绝淡淡一笑。

    “有苦有乐,有酸有甜。”沈烟会心地一笑。

    十年,对于仙来说,几乎不算时间。

    可是,这十年里,她和阿木经历过许许多多日常生活中的小事,但是这些事带来的喜乐,竟然可以过他们当年的纵横三界。

    苦与乐,其实没有大小。

    “嗯!”王绝欣慰地点了点头,“沈烟,为师问你,若一世为凡,那你还有何愿?”

    若一世为凡,那你还有何愿?

    王绝的一问,让沈烟又是一愣。因为,她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虽然十年为凡,心生凡意,但是沈烟对阿木还是有极强的信心。

    她相信,阿木会从凡中醒来,再登仙境。

    “沈烟,你说凡很好,可是,你别忘了,纵是仙亦有尽日。凡有苦有乐,有酸有甜,但是也有生有死!”王绝的话很缓,似怕沈烟听不懂一般。

    “凡,不过百年!”沈烟声音一顿,似乎明白了王绝的意思,“师父,阿木若是渡凡不曾,他会死是吗?”

    王绝未语,但是眼中闪过一抹悲然,然后微微地点点了头。

    “沈烟,师父不想让你有太多的遗憾!十年来,师父对阿木的未来越来越看不清。如今,他的一切就是一个凡人,丝毫不见任何希望。”

    “谢谢师父!”沈烟点点头,然后强颜笑了笑,“师父,若一世为凡,那么我想……我想和王寒……成亲!”

    沈烟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只不过,那一抹红晕里似乎藏着一道无助的悲凉。

    百年后,阿木真的会死吗?如今的阿木,任何仙术对其都是无效的,他只能靠自己。若是阿木会死,沈烟不想有这个遗憾。

    “好!”王绝此时缓缓地转过,慈祥地笑道,“师父老了,其实也想看看你们成亲。沈烟,你要记住,凡是有生有死的!因此,莫要辜负光阴!”

    沈烟点头,可是一直到三年后,她才明白王绝所指。

    ………………………

    雪落,直到黄昏。昏黄的灯火,透过窗棂。雪夜里,尤显温暖。家的灯,更是永远温暖。

    屋内,老少五人酒意正欢。

    沈烟、梨若都是面颊微红,离水、阿木倒是酒性颇豪频频举杯,王绝老丈兴致更高,不停地劝酒。

    “来来来!再来一杯,然后听师父给你们唱一段!”王绝头尽白,但是灯光下气色极佳,似乎一扫老态。

    “好!”

    “干!”

    “干!”离水、阿木两个人举杯应和。沈烟、梨若则是笑着陪着喝了一小口。

    老丈王绝,一口海量。白抖擞,豪气干云。

    “听师父的!”王绝大笑。

    “莫道是仙好,其心岂逍遥?问仙者,几度劫来几处春?万千山河外,一挂似流云。生无期兮死无尽。茫茫矣!终不解,心中多少恨?”

    “莫道光阴少,问谁伴君老?华枝秋叶,竹马青梅。纵是匆匆行,亦可尽无悔。雪去,春来!如画。此生凡,化作酒一杯”

    王绝老丈击节而歌,歌声豪迈苍凉,似欲道出万千言。

    仙好?凡好?谁又知道!

    沈烟、离水、梨若心中均有所感,却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阿木则痴痴听着,然后端起一碗酒,直灌喉中。

    因为,他不懂仙。

    “阿木、沈烟,明年春暖花开,你们便成亲!”王绝醉眼朦胧,举杯高喝。

    瞬间一静,然后便是离水、梨若欢呼的声音。

    那一夜,雪一直未停。整个柳镇,琼花无尽,银树万千。

    ~

    柳镇第十四年,春三月,初七。

    这一日,柳镇的热闹程度,可谓空前。因为,阿木、沈烟要在这一日成亲。王家在柳镇的地位,绝非其它人家可比。

    举三村之力,成就一对新人。

    这一场婚事,对于柳镇来说可谓隆重之至。青白两庄的诸多乡众,均来道贺。长街之上,尽是喜气。尘泥之间,都是春意。

    王家内外,更是水泄不通。大人们帮着忙活,小孩子图个糖果之乐。

    十几年来,柳镇人似乎都盼着这一场婚礼。因为,所有的存在,都为了阿木。

    一身红袍,胸挂红花。这一日的阿木尤显精神,笑容满面。沈烟身子高挑婀娜,更是风姿无尽,只是罩着红盖头。

    王绝亦换了新衣,高坐堂上。此外,还有柳镇的几个老人。离水、梨若则一直伴在阿木、沈烟左右。

    他们为之见证一切。

    吉日,吉时。

    赞礼生高声赞礼。

    一拜天地

    “哦哄”王家内外一片欢声。

    那一刻,阿木面带笑容,不见异色。

    可是,红盖头下的沈烟却是笑意之中,泛起泪花。

    三界之内,没有一个女人,不想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如今,真正的沈烟早已踏入永境,但心中亦然。

    从荒魂秘境结下情谊,到最后的生生死死。沈烟不知多想要嫁给阿木,那是一世的夙愿。

    或许,沈烟想过阿木会怎样娶她,但是大概从未想过竟然会是一场凡人的婚礼。如今,阿木的仙凡、生死,一切未知。

    可是,无论怎样,这一日终于来了!

    “王寒,我是你的女人!无论仙与凡,生与死!”沈烟心中默念,泪水滚落,然后深深一拜。

    夙愿若尝,常伴眼泪。可是,多少人没有机会?

    二拜高堂

    阿木、沈烟齐向王绝叩拜。那一刻,王绝点头微笑。那样的笑容,在王绝脸上极难见到。

    纵使阿木恢复所有的记忆,他大概也没有见过王绝老丈那样的笑容。

    “沈烟,记住。一切从凡中来,必在凡中去。”沈烟的耳畔传来王绝的声音。那似乎是一种告诫,也是一种启悟。

    那一刻,沈烟感觉心中猛然一沉。

    虚空之上。

    青魔子、刑飞俯视一切。两个人正在盘膝对酌,似要沾点喜气。

    “历尽万千年,有情人终成眷属!”青魔子慨叹一声,“可是,沧海一脉的女人都不好做!”

    “所以,你让海荒无极宫的鱼秋慕一直等你!”刑飞一笑。

    夫妻对拜

    赞礼生的声音,高亢清亮。王家内外,再一次掀起浪潮般的欢呼。

    一对新人,对跪叩拜。

    敬与爱!在刹那,亦在永恒。

    沈烟,再一次泪水滚落。阿木脸显异色,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那一刻,他的脑中似有一道绿影挥之不去。近一年多,都没有犯过的头疼症,猛然来袭,不可控制。

    轰

    天旋地转,一片漆黑。

    阿木最后一拜,竟然直接晕倒在了华堂之上。

    那一刻,天地安寂,众生无音。

    青魔子苦笑一声,把杯中的酒饮尽,然后是长长地叹息。(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