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手遮天 番茄死不了

第1492章 石室之下

    看似普通的石门竟然连石阶武道巅峰之力都无法破碎,秦少阳眉头微蹙,他示意陈刀疤站后一些,右手将被神农尺举起,将武道真气注入神农尺里,璀璨圣洁的光芒立即释放出来,比之身旁的金银珠宝都毫不逊色。

    “嗬啊!”

    秦少阳借助神农尺的神兵之力,再加上他的三阶巅峰之力,金绿两道力量汇聚成一股极强的气势,宛如洪荒凶兽般轰向石门。

    轰隆!

    巨大的声音自石门上响起,然而石门依旧是岿然不动,秦少阳和陈刀疤均是骇然,这石门究竟是什么制成的,竟然连将近五阶的力量都无法破碎,简直是可怕。

    “嘿嘿哈哈!”门外响起妖道嚣张得意的笑声,“老实告诉你们吧,这道石门是无法如何都不可能打开的,除了外面的机关,之前有一个比你还要厉害的修道者也想要杀我,可惜他跟你们一样愚蠢,进入石室后疯狂地攻击,最后还是饿死在石室里!”

    听着妖道如此一说,陈刀疤眼角余光立即瞄到石室角落里的一个黑影,黑影身披浅黄色道袍,容貌清瘦风神,鹰鼻微勾,手持一柄玄铁剑,盘腿坐于地面之上,双手抱守元一。虽然他的尸体早已风干,但依旧有强大的气场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深陷的眼睛紧绷在一起,可见生前他是有多么的不甘。

    “四阶修道者,想不到这个石门竟然连四阶修道者都能困得住!”陈刀疤走到那具风干的修道者尸体旁,从他残存的气息可以判断出,生前他的实力已经达到四阶之境,原本可以扬名天下,可惜被囚禁于此,化为一具干尸。

    陈刀疤从修道者的尸体旁捡起一块玉牌,眉头顿时一皱,惊呼道:“主人,你快来看这个,这个人是落水宫的人!”

    听到落水宫三个字,秦少阳心头一颤,虽说他跟落水宫的恩怨已解,但是他一身的道法修为也同样是被落水宫的孤鹜峰的青玄首座所毁

    不过在山洞里遇到落水宫的修道者,还是令秦少阳不由得好奇,他凑到陈刀疤的身旁,接过那个玉牌,却见上面写着落水宫落天峰无为!

    此人乃是落水宫落天峰的无为道长,看他的年纪似乎也不像是普通弟子,再看他的法号为无为,跟落天峰的无惑首座同字,想来应该是无惑首座的师兄弟。

    “主人,你是不是认识他啊?”陈刀疤见秦少阳的视线一直都落在玉牌上,不由得问道。

    秦少阳淡淡一笑,道:“我不认识他,不过我倒认识他们落天峰的无惑首座,想来这人应该是他的师兄弟吧。”虽然不知道今后会不会有用,但是此人好歹也是落水宫的前辈级人物,秦少阳将玉牌收在怀里,以便如果能出去再将玉牌交还给无惑道长。

    陈刀疤对能否出去持怀疑态度,四阶修道者是什么境界,那是比之秦少阳还要强大的存在,相当于真正的五阶武者,外面的妖道在他的面前恐怕连十招都过不了。

    连四阶修道者都无法将石门给破开,陈刀疤觉得他们的结局恐怕也是坐地等死。

    “你也太容易放弃了吧,我才没有那么轻易就死呢!”秦少阳对陈刀疤的消极态度很不以为然,他举起神农尺,道道绿芒激涌而起,照映着秦少阳那张自信满满的清秀脸庞。

    回想以往,秦少阳多少次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可是每一次都能够死里逃生,所以这一次他也一样不认为一个区区山洞就能够将他困住,一定还有办法从这里逃出去的。

    秦少阳挥起神农尺,朝着整个石室激出十几道璀璨尺芒,整个石室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除了偶尔掉下来一些尘屑外,根本没有任何的损坏。

    陈刀疤一脸颓废地坐在地板上,目光呆滞地盯着地面上那一大堆金银珠宝金,不由得叹气。

    “我们连出去都不知道,要这么金银珠宝又有何用!”连番十几下攻击都无法伤得石室分毫,秦少阳的自信心已经较之前减弱不少,眼前这些闪烁着珠光宝气的东西看得他心烦,挥起神农尺,一道璀璨绿芒立即朝着面前成堆的金银珠宝斩出。

    “不要!”陈刀疤立即惊呼一声,想出手阻止秦少阳,却为时已晚。

    哗啦!

    璀璨尺芒轰击在成堆的金银珠宝之上,尺芒所触之物皆化为一股白烟,而当尺芒斩于地面时,一阵剧烈的摇晃激起,石室顶端洒落下来更多的碎石块。

    秦少阳心下一惊,他定睛注视着金银珠宝下面的地板,嘴角勾勒出得意的笑容,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不再有任何的犹豫,秦少阳双手抓着神农尺,一道又一道的璀璨尺芒激射而下,堆积在面前的金银珠宝被可怕的尺芒给融化成一股股白烟,整个石室剧烈地摇晃着,地板剧烈涌动着,就好像是地震一般。

    先前陈刀疤还以为秦少阳是疯了,竟然连金银珠宝都不要了,可是看到石室的剧烈晃动之后,他立即明白秦少阳的用意,他也将圆月弯刀举起,将一道道白色的刀芒劈斩出来,袭向面前成堆的金银珠宝。

    “不……不要啊,我现在就放你们出来,求求你们不要再弄了!”原本站在门外的妖道满是嚣张得意之外,待看到秦少阳和陈刀疤不停地攻击着金银珠宝,确切地说是轰击地面时,他吓得脸色发青,更是准备要将他们两人给释放出来。

    秦少阳和陈刀疤两人毫不理会妖道的话,两人不断地施展着全力轰击着地板,整个石室宛如地震般剧烈晃动着,脚下的石板也发出蜘蛛网般的断裂痕迹。

    哗然一声,石门被打开,妖道脸色惊恐地冲了进来,拼命地呼喊道:“求求你们不要再轰击地板了,要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哦,是吗,你现在知道把门打开了,我们还偏就不出去了!”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既然妖道如此害怕秦少阳将地板打开,那说明石室地板之下一定藏着更加珍贵的东西,甚至比妖道的性命还要重要,否则他也不会打开石门前来阻止。

    随着秦少阳又一记将近五阶的力量劈斩而下,整个石室地板立即发出噼啪的碎裂声,妖道吓得脸色泛青,转身便要逃离。可是没等他跑出几步,石室地板立即断裂崩塌,秦少阳、陈刀疤和妖道三人立即随着乱石和金银珠宝一起朝着下方坠落下去。

    秦少阳只感觉眼前一片漆黑,他的身体不停地向下坠落着,就好像是之前跳下陨石坑的感觉,只是比陨石坑下坠的时间还要长得多,他甚至他是不是掉进了传说中的无底洞。

    途中,一块岩石砸中秦少阳的脑袋,他的眼睛一蒙,整个人顿时昏厥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少阳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强行睁开眼睛,却觉额头疼痛非常,不由得坐了起来,双手抚着额头呼唤着陈刀疤的名字。

    “主……主人,我在这里!”陈刀疤虚弱的声音响起,秦少阳连忙转身看去,却见陈刀疤平躺在地面上,他的身旁躺着那个蝙蝠妖道,不过可惜的是,妖道的身材略微高大些,一块巨石砸落下来,恰好砸到妖道的身上,而陈刀疤却是幸免于难。

    秦少阳连忙伸手将陈刀疤从石缝中拉出来,还好他并没有受什么重伤,仅仅是身体被擦破些外皮而已。

    那妖道就悲剧的多了,他的双腿被整块岩石给压住,估计他那双腿恐怕要废了。

    “救救我,我也还活着,我不想死在这里。”本以为妖道已经昏厥过去,想不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清醒过来,黝黑丑陋的脸庞满是乞求之色。

    “切,你这妖道真是害死我们了,如果不是你执意不打开石门,我们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陈刀疤极是恼恨妖道,他抄起圆月弯刀准备给妖道致命一击。

    啪的一下,秦少阳伸手将陈刀疤的圆月弯刀给拦下,道:“现在我们都身处未知之境,还是留他一条命吧,等我们出去了再跟他算账。”

    既然秦少阳开口为妖道求情,陈刀疤自然不敢违逆,只是恨恨地瞪了妖道一眼,随后他将圆月弯刀收起。

    在秦少阳和陈刀疤两人合力之下,压在妖道腿上的巨型石块被抬起,两人运力齐推,巨型岩石被远远地抛开,哗啦一声,岩石好似掉落进水里,溅起一阵淡蓝色的水花。

    听到水花声激起,秦少阳和陈刀疤两人均是一愣,想不到周围竟然还有水,既然有水,那他们就有出去的可能!

    眼下多一人就多一分力量,秦少阳先让陈刀疤去巡视下前方的水声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举起神农尺对准妖道,嘴角勾勒出冷酷邪魅的笑意。

    蝙蝠妖道被秦少阳那冷酷的笑容吓得脸色发青,牙齿直打膪:“你……你不是说过要等出去才杀我的吗!?”

    “对啊,我是说过,可是如果你拖着一双断腿,你又如何能出去呢?”秦少阳暗运真气于神农尺,神农尺顿时散发出璀璨绿芒,他将神农尺置放在妖道的断腿之上,无数璀璨绿光像流水般钻进妖道的断腿之中。

    妖道先是感觉到断腿如同火灼般剧痛,心里顿时后悔莫及,想来秦少阳是铁定要斩断他的双腿。可是接下来,他的双腿涌动着温暖的感觉,那些绿光好似茧丝般包裹着他的双腿,原本已经无知觉的断腿渐渐的能够弯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