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龙脉战神 天魔圣

第3354章 一路到底!

    “师妹,我真要是来看你出丑的,又何必大老远从浙江跑来这种蛮荒之地?”封大娘道。

    她虽然没说自己从浙江什么地方来,但是浙江位于大明朝东部,是个沿海省份,而贵州属于西南地区,古往今来都被视之为“蛮夷之地”。

    两者之间隔着江西和湖广,即便是浙江最西的衡州府,与贵州镇远府的距离,少说也有数千里路程。

    算是轻功再好的人,不眠不休,一路施展身法,那也要好几天。

    封大娘确实没有必要为了要看金二娘出丑而从数千里外赶来此地。

    然而,金二娘已经“输”给了方笑武,心憋着一肚子火,仍是语气不善的说道:“大师姐,如果你不是为了来看我出丑的,难道是为了来帮我的?”

    封大娘道:“我没想过要帮你。”

    “那你来干什么?”

    “我来是想送一个东西给你。“

    “送什么?”

    “你看了知道。”

    说完,封大娘将手一扬,咻地一声,一物以极快速度打向金二娘。

    金二娘伸手接住那物,根本没有细看,面色变了一下:“这不是师父的遗物吗?”

    封大娘道:“你既然知道是师父的遗物,还不快跪下谢恩?”

    金二娘迟疑了一下,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师父的意思?”

    封大娘道:“除了师父之外,谁敢让你重回门墙?”

    “师父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真以为师父不疼你吗?要不是你让师父太伤心,师父当年根本不可能将你逐出师门。”

    “他……他这是在可怜我。”

    “可怜你?师父他老人家羽化四十多年,真要可怜你,在世之前已原谅你了。”

    “那他为什么……”

    “师父早已料到你将来会与姓雷的小子闹翻,也算到了你儿子在劫难逃。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迷途知返吗?”

    闻言,金二娘笑了,但看去哭更难看:“迷途知返?我最不应该的是拜在师父门下。我金家的武功,原本足以让我自保,但我爹非要让我……不说了,路我是自己选的,算我儿子死了,我也认命。”

    曹日华听了这话,不觉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高兴得太早了,金二娘随后又说:“但认命不等于不为我儿报仇!我今天报不了仇,只能说是这两个小子命大。半年以后,无论他们躲在什么地方,我都要把他们找出来大卸八块!”

    话罢,金二娘走过去将金赤的尸体抱起,朝厅外大步走去。

    “师妹,你真要一路走到底吗?”

    封大娘大声问道,语气充满了劝告。

    “大师姐,我的事不劳你费心,是我自己福薄,不配做师父他老人家的入室弟子。”

    金二娘说完,将之前收到的东西扔还给封大娘,表明自己的决心。

    眼看她要走出大厅,封大娘不觉想起了许多年前的事。

    那时候的她,三十多岁,而金二娘,也六七岁,跟着她漫山遍野的跑,山间都是“大师姐”的叫唤声。

    一转眼,八十多年过去了,她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个“小师妹”有一天会死于非命。

    “师妹。”封大娘换了一种口气,轻柔得像是回到了当年,“听我的话,放下心仇恨,随我回师门好好修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年纪你大得多,但我的样子,几十年未变,这说明……”

    “大师姐。”金二娘站住了,但没有回看一眼,“你是修道之人,而我只是个俗人,算我肯跟你回去,我还能活多少年?十年?二十年?算让我活到一百五十岁,那又如何?最后还不一样会死?你不用劝我了。从今以后,你安心修道,我祝你长命千岁,最终能堪破生死玄关,名列仙家之位。”

    说完,金二娘彻底断了回转师门念想,抱着儿子的尸体,走出了大厅。

    目送金二娘离开,封大娘不由叹了一声,说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师妹,看来你这一劫,连师父都救不了你,望你好自为之。”

    张必先听她语含道意,双手当胸一合,道:“阿弥陀佛,尊师妹之事,贫僧也有罪过,不知可有贫僧效劳之处?”

    封大娘望了一眼张必先,说道:“此事与大师无关。如你佛家所言,种什么因,结什么果。电母雨子几十年前好杀成性,死在他们母子手的无辜之人,没有一百也有数十,当年要不是一位世外高人将他们母子震住,使得他们母子消失了二十多年,也不知有多少无辜之人还会死在他们母子手。”

    听了这话,顾冠侯道:“这么说来,那位世外高人倒是救了他们。”

    “怎么?”封大娘问道。

    “据晚辈所知,二十多年前,有一位正道大高手意欲除掉他们母子,只因他们母子突然销声匿迹,那位正道大高手才作罢。”顾冠侯解释道。

    “这位正道人士不怕雷公找他麻烦?”曹日华问。

    “此人真要怕雷公的话,又怎么还会被称之为正道?对他而言,维持武林正义乃最高法则,不管是谁,身份有多高,都别想阻止他为了维护正道而有所退缩。”

    “曹某知道这人是谁了。”曹日华道,不过他的神色仍是很担心,“金赤毕竟是雷公的儿子,一旦让雷公得知他的儿子死于雷少侠之手,恐怕将会有一场龙争虎斗。”

    顾冠侯笑道:“曹总镖头,你这个人真有意思,难道你不担心你们镇远镖局吗?”

    曹日华淡然一笑,说道:“如果雷公真要找我镇远镖局的麻烦,曹某愿意牺牲自己。”

    “怕雷公失去理智,要让你镇远镖局鸡犬不留。”说这话的人是黄萧养。

    “雷公要是敢这么做,他是反贼,八大寇将会变成九大寇。”说这话的人是王捕头。

    突然,封大娘举步朝方豪走去,说道:“将他交给我。”

    方豪面色大变,叫道:“你是金二娘的师姐,我不能将雷老弟交给你。”

    封大娘道:“我若硬抢,你留得住他吗?”

    方豪刚想开口,忽听一个声音道:“方豪,把雷兄弟交给她。”

    众人听了这话,都是吃惊。

    方笑武这么快醒过来了!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