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武神血脉 刚大木

第4839章 你太弱小了,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第4839章 你太弱小了,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吴州城,一道人影疾驰而来,身法俊俏速度飞快。

    几乎轻轻一跃就是数丈开外,整个人动作行云流水,潇洒无比。

    “来了吗?”

    李叶有所察觉然后朝着远处望去,他发现自从进入这片幻境中,他的各方面力量都被压制到了一个极限。

    就连神识也远不足巅峰的百分之一。

    可就算如此,也足够让他掌控全局。

    与此同时,他的目光朝着庭院内望去,在那里,刚才那个狡猾奸诈的少年正一脸无辜的坏笑。

    对,就是无辜的坏笑,如同偷吃了老母鸡的黄鼠狼看上去有些小得意。

    当然比起这小子,李叶看了一眼其他几人。

    庭院中有着几具尸体,每一个都是被人一剑封喉瞬间毙命,死之前根本就没来得及出刀。

    “杀了他,这府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是你的!包括答应你的那十万金币!”

    少年笑容满面,赶车老者杀气腾腾。

    哦不,如今的他一扫之前老态龙钟,恢复到了四十来岁中年人的样貌,此刻一只手捏着另外一人的脖子,满脸狰狞和贪婪。

    “这是一个贪婪又胆小怕死的人。”

    李叶站在屋顶上,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进入这片幻境后会看到这些,但不得不说这一场真人好戏确实比较精彩。

    “云先生,手下留情!我们愿意给钱!”

    很快,就有人送来了一大口箱子,里面装满了名贵的金银财宝,无数的黄金。

    只可惜这种世俗之物对于凡人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但对于李叶而言却跟废铜烂铁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倒是很感兴趣另外一点。

    那个在他看来狡猾的小子,竟然与他同名同姓。

    巧合,还是另有他意?

    他决定继续看下去,而且精彩的还在后头。

    果然,李叶感觉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弧度,同时看了一眼这一场好戏,他大概算是明白这一场好戏的前因后果。

    说穿了就是一个被人陷害落魄的世家子弟,仇家仍旧不愿意放过他千方百计要致他于死地。

    “如果换了是我,会如何?”

    李叶突然间扪心自问,并非他无聊,而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

    明明那小子和他完全不一样,仅仅只是同名同姓,哪怕性格都不同。

    很快李叶得出了结论,他会求生!用尽一切手段求生!然后复仇!

    所以,他眼前那小子所做的一切,在他看来显得有些幼稚,但不得不说对于一个武功被废,丹田受损又失去了一切的人来说,想要复仇太难了!

    “借刀杀人。”

    轻轻吐露一声,就在这时!

    外面来了一个人,姜家商会的那个青年。

    三尺青锋,长剑如虹!

    在李叶眼中这一剑破绽无数,他哪怕毫无任何修为都能够瞬间找出上万种破解手段。

    当然这不代表这青年的剑法很差。

    相反,他的剑法很强!至少在凡尘人间界,这等剑法绝对是称得上名家之作!一般人根本没有这等上乘武学可以修炼。

    “云中客!拿命来!”

    唰唰唰!

    突变来的突然,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唯独那狡猾的小子,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甚至李叶还听到他轻声嘀咕了一声,“所以我就说时间不等人,你们偏不信啊。”

    高手过招,胜负分的很快。

    从一开始李叶就知道那个乔装打扮的赶车老者,绝不是这姜家商会青年的对手,果不其然,不到三招就险象环生!

    第七招直接被划破肩膀,这个时候聪明人都知道再不走,小命都不保。

    所以对方逃了!逃的很果断!虽然留下了一番狠话,但在李叶看来就是丧家之犬逃之夭夭。

    “可惜了。”

    几乎是异口同声,李叶朝着那小子望去,因为就在那一刻,这小子也是低声嘀咕了一句。

    为何如此,李叶自然清楚。

    他朝着仗剑吓退了另外一位先天境高手的青年看去,显然这个人就是那小子千方百计引来的帮手,只不过此刻却表现的与他毫无任何关系。

    “心智,才情都是上上之选,如果当年我有他这般能力,或许也不会走的这么艰难。”

    李叶并非一个谦虚的人,但他不得不承认同样当年都是从吴州城走出来,他和眼前这个少年有所差距。

    并非是修炼天赋上,而是在心智才情上,对方比当年的他更加有勇有谋。

    接下来的一幕,李叶失去了兴趣。

    他已经看出这座宅邸内那一男一女的身份,然而这些和他无关,他真正重视的人只有那个与他同名同姓的少年。

    “或许,这里发生的一切,和他都有关。”

    李叶低头思索,当初他误入上古鄢萝仙子兵解转世前遗留的虚幻真实,唯一离开那片虚幻世界的途径就是里面鄢萝仙子本身。

    那眼前这片天地,是否又是另外一个虚幻的真实?

    如果是,那谁才是终结这片幻境的关键?

    他暗中跟着那小子,然后看到他一路离开,接着刚出门就被一群叫花子堵了个正着。

    很巧,那些人就是之前为了他去通风报信的那些叫花子,现在来索取劳务费了。

    …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李彪,各位去打听打听,我江城李家少主,会为了这点小钱耍赖吗?”

    会吗?

    李叶在暗处差一点被逗乐了,因为李彪这个名字,是刚才那座李宅中衣着光鲜的另外一个青年的名字。

    人能够无耻不要脸到这个地步,李叶自问自己做不出来。

    “如果这就是我的前世,那真的很让人怀疑。”

    所谓幻境,不可能凭空而起,必然会在某一段记忆中衍化出来。

    李叶一度认为眼前看到的一切,或许是深藏于他记忆深处某种反尘封了许久的片段,但现在他却不这么认为。

    差距太大了!

    他虽然不是君子,却也没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连一群可怜的叫花子都欺骗,这小子的节操几乎为零。”

    他可以想象到,那些满含希望前去要钱的叫花子,最终被人乱棍打出来的场面,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当然都是这个狡猾的少年。

    李叶跟了他一路,从头到尾看着他如何将一个无耻不要脸的形象演绎到几乎完美的地步,至少连他这旁观者都忍不住想要抽他一顿!

    实在是太无耻了!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同时每一次挖坑陷害别人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在李叶眼里,这种刀尖上跳舞的大胆举动,他自问也没这个胆量。

    毕竟他有着血海,有着仙体,背后更有着一双无形的黑手在推波助澜,仿佛要将他安排走上一条道路。

    但这狡猾如狐的小子却什么都没有。

    没有武功,没有后台靠山,更没有前辈高人在暗中保护,每一次都是仗着那点小聪明,耍着一些小手段将那些想要杀他的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渐渐的,李叶虽然觉得这小子欠抽,甚至按照正常剧本,这种疯狂作死的人绝对活不过三集!但就是这么一个各种作死的人,却越活越滋润!

    对!

    李叶都不敢相信,这小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从无数在他看来都几乎是十死无生的局面下,硬生生的找到了一条生路。

    这还不止,更是从一无所有被人各种追杀迫害,抱上了大腿,一步步成功复仇,东山再起!走上了又一次人生巅峰!

    简直就跟开挂了一样不可思议。

    当然,很多时候李叶都想一掌拍死他!

    比如他无耻不要脸的时候,又比如疯狂自恋臭美的时候,仗着自己长得帅各种勾搭女子,这在李叶眼里简直比他更可恨!

    最可恨的是,李叶是看着他如何勾搭了一个有钱有势的绝世美人,成为那户人家的上门女婿。你说一个小小的赘婿本应该是地位低下,被人瞧不起始终抬不起头,无时无刻不兢兢业业担惊受怕。

    这小子倒好,天天作死,无时无刻都在撩拨其他女子,甚至借着那户人家的势力为自己报仇雪恨,搞死了所有以前害过他的人!

    就这么一个不要脸和无耻到了极致的人,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唾弃和瞧不起他,如同飞蛾扑火一样围绕在他身边。

    什么叫做人生淫家?

    李叶回头看了看自己,别看他现在已经近乎于仙君,但哪一次不是自己在生死间打拼出来。

    然后看看这小子,几乎一路上都是吃着软饭躺着享受一切。

    渐渐地,连李叶都差一点忘记自己是为何而来。

    仿佛沉浸到了其中。

    恍惚间,甚至感觉自己就变成了那小子,所有经历的一切都是他所经历过的。

    轰!

    那一瞬间,李叶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冰冷刺骨宛如要将他灵魂都给冻结。

    然后他醒了!

    对,就那么无缘无故醒了。

    如同做了一个长久的梦,明明他在那个梦中已经过去了数十年,但醒来后却发现时间很短。

    “这里是?”

    李叶睁开眼眸,眼前的一切显得如此陌生。

    不再是吴州城,也没有什么幻境,更没有狡猾如狐的李叶,有的只是森森白骨。

    对,在他面前可以看到有不少尸骨,看上去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

    咔嚓!

    李叶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下就是一具白骨,哪怕死了无数年还能看出这白骨上曾经附着着的强大气息。

    一眼扫去,不知道有多少。

    “原来如此,这里就是轮回岛山体内部。”

    他记得自己是直接进入山中,可随后就被拉入幻境无法自拔,若非刚才某种东西唤醒了他,此刻他还沉浸在里面无法出来。

    后怕!

    李叶感觉自己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打湿。

    从未有哪一次他感觉到这样的心惊肉跳,因为他发现如果不是刚才突然醒来,他甚至会在那个幻境中停留一辈子!

    一辈子有多久?

    凡人的百年?还是更久?

    “醒了?”

    就在这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将李叶从后怕中惊醒。

    然后他才发现在不远处,一个人正盘腿坐在那边,整个人带着一张面具看不清楚长相,只剩下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他。

    而这个声音,他终于想了起来。

    就在他几乎要迷失自己的时候,是这个声音将他唤醒!

    否则,他仍旧在那幻境中渐渐的遗忘了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

    “魔君。”

    李叶看着对方,然后一样缓缓坐下。

    对方闻言,也没否认,直接将脸上的面具摘下,露出了一副李叶熟悉无比的面孔。看上去,和李叶竟然有着五六分相似。

    并非是那种容貌上的相似,单纯以长相比较,两人连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

    但就是不知道为何,如果此刻有人看到两人,第一反应绝对是怀疑两人是否是亲兄弟!那种相似度太大了!明明没任何容貌相似的两个陌生人,但就是有那么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熟悉感。

    “你太弱了,很弱小,远远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魔君!

    曾经李叶一度当成传说来看待的人物,可曾想过有朝一日,两人之间的关系会如此错综复杂。

    上一次,李叶拼尽全力,却根本不是魔君的对手。

    那是他来到这个世界数十年来,第一次感觉毫无任何胜算,连一点点机会都没有的强大敌人。

    如果不是血海!

    他上次就已经死了。

    “他选择你的理由,我不认同,所以我会证明比起你,我更合适。”

    旁人根本无法明白魔君这番话中所影射的含义,可李叶却明白。

    或者说,自从见到了魔君之后,他才真正确认了一件事。

    “李开念是你什么人?”

    “李开念?原来他以这种方式面世。”魔君并未直接回答,仿佛像是自嘲,又像是冷笑,最终说道,“他不是我任何人,也同样不是你的任何人。”

    这个答案,李叶一时间无法理解,但他看出来,魔君和李开念的确有着很深刻的联系。

    就如同他一样。

    或许这就是两人为何身上有着那么多相似之处的原因。

    他们,都与李开念有关!

    “刚才,为何帮我?而不是杀了我?”

    李叶觉得很奇怪,因为刚才那种机会,如果他是魔君,会毫不犹豫动手!

    妇人之仁?那是傻子才会拥有的慈悲。

    ……

    最近有人留言问,十万年前正面硬肛圣地的人是不是惊鸿女帝,这个,大木就不在这里解释了,后续剧情会慢慢铺开。

    当然惊鸿女帝番外中其实也有很多线索,大概很多人也是从其中看出来了

    还未看过番外剧情的小伙伴记得去公众号瞅瞅(总觉得番外写的越多,这剧透的幅度就越大,太难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