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种兵在都市(流氓艳遇记) 夜十三

2217章 叶贞的另一面

    一群人簇拥着向山和杨洛走进办公楼,会议室在二楼,所以谁也没有坐电梯,而是走的楼梯。 一群人有说有笑,气氛显得很融洽,只是谁心里都明白,这只是表面上,其实心里都各怀鬼胎。

    大家进了会议室,房伟拍了拍巴掌:“好了,下面我们请向局长讲两句!”

    “啪啪啪……”十多个人把巴掌拍得山响,尤其是杨洛,就像打了一盆鸡血一样,兴奋的有些过头。

    “咳!”向山咳了一声,抬起手向下压了压,然后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杨洛和房伟,“首先呢,我们热烈欢迎杨洛同志!”下面又响起一阵掌声,这次向山没有打断,而是等掌声消失之后才接着说,“我相信,刑警支队在杨洛的带领下,一定能够创造辉煌,成为罪恶的克星……”

    向山巴拉巴拉说了能有半个小时,当然,他跟其他领导没有什么两样。说了半天也没有实质性的东西,全都是假大空。

    而此时在帝都,御宴宫三楼精致的包房内,叶贞手里把玩着一张请柬,翻来覆去的看,能有一个小时了。而耿卓也很有耐心,坐在那里一边很悠闲的喝着茶,一边玩着手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贞把请柬放到桌子上,用一根纤细的手指按着,慢慢推到耿卓面前,但什么话都没有说。

    耿卓拿起请柬晃了晃:“研究了这么半天,难道你没有什么要说的?”

    叶贞就像小女孩一样,歪头看着耿卓眨眨眼,然后抿嘴一笑:“你想让我说什么?”

    叶贞这个动作还有说话的语气,让耿卓一愣,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他一直都认为,像叶贞这种出身政治豪门的女人,生来就高不可攀。而且叶贞身上的气质高贵典雅,即使对人客客气气,但还是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可就在刚刚那一刹那,耿卓对叶贞固有的印象轰然崩塌。什么高贵,什么典雅,全都不见了。原来她也有这么可爱,这么调皮的一面。

    叶贞发现耿卓表情不对,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难为情的她,突然脸色一红,假怒的说道:“喂!看什么呢?”

    耿卓回过神来,估计是跟杨洛混时间长了,脸皮的厚度一直在增长,所以脸不红不白的微微一笑。

    “没看什么,突然想起点别的事,走神了,真是不好意思。”

    叶贞一愣,接着噗嗤一笑:“耿总,我真的没发现,原来你的脸皮这么厚。”

    耿总就当没听到,很悠闲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吧,你看了这张请柬,而且一看就是一个多小时,真的没什么想说的?”

    叶贞无奈的说道:“好吧,不过这都是我的猜测。”

    耿卓摆摆手说道:“没事,你这么一说,我那么这一听,就当讲童话故事了。”

    叶贞笑了:“好吧,那我就说说。住在九号院的朱老有个儿子,叫朱伟军。可以说这个家伙就是为了干坏事出生的,大到杀人放火,小到偷鸡摸狗,就没有他不干,也没有他不敢干的事,弄得天怒人怨。后来朱老也扛不住了,把朱伟军送进了监狱,没有几年朱老去世了,九号院就空了下来。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这个院子有没有被朱家人卖了,谁也不知道,也没有人会无聊的打听这个事,只是……”

    说到这,叶贞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接着说道:“只是前一段时间我听说,朱伟军出狱了。”

    耿卓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以朱伟军的家世,出来不是早晚的事吗?”

    “你不明白的!”叶贞摇头,“自从朱老去世之后,所有人都知道,朱伟军想活着走出监狱的大门,这辈子是别想了。因为他得罪的人实在太多,当年的一些仇家,现在有不少都登上了高位。人家没把他弄死在监狱里,绝对称得上仁慈。”

    “但他还是出来了!”耿卓轻声说道。

    “对!”叶贞说道:“他还是出来,那是因为有人给他运作,而这个人的能量太大。就算朱伟军的仇家,即使都在高位上坐着,也没有人愿意去得罪这个人。”

    耿卓用手指敲了敲放在桌子上的请柬:“是他,对吧!”

    叶贞点点头:“当年,朱老和刘老关系一直不错,所以刘康永和朱伟军关系也很好。这两个家伙就是狼和狈的关系,朱伟军干的那些事,背后都有刘康永的影子。”

    耿卓低着头,把玩着茶杯,过了一会才说道:“你的意思是,九号院还在朱家手上?”

    叶贞说道:“我不太确定,但八九不离十。”

    耿卓敲了敲脑袋,沉思着说道:“那他是什么意思呢,要把院子卖给我?”

    叶贞说道:“刚开始,我真没把他们跟白皮松联系起来。当我看到这张请柬的时候我才明白,一项谨小慎微的白皮松,怎么会明目张胆的坑了杨洛女朋友三百万。”

    耿卓猛然抬起头:“你是说,白皮松背后的人是朱伟军,或者说是刘康永?”

    叶贞微微一点头:“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坑了白皮松将近百亿。这里面最少得有一半是朱伟军,或者说是刘康永提供的。”

    耿卓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些大,如果真像叶贞说的这样,那刘康永找他所图绝对不小。要是朱伟军,虽然不太了解,但他还真不在乎。可刘康永不同,尤其是杨洛不在身边,让他去面对刘康永,那种压力太大了。现在想想脑袋都疼,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局面。

    叶贞看着耿卓紧紧皱着的眉头:“是不是担心刘康永对你们不利?”

    耿卓眉头舒展开来,叹口气说道:“如果真像你说的,白皮松手里的资金,有一半是刘康永提供的。损失了那么多钱,他会善罢甘休吗?”

    叶贞摇头:“不会!不过那要看是谁吞下了这笔钱。金龙集团跟杨洛是什么关系,刘康永不可能不知道。”

    耿卓眉毛一挑,叶贞嘴角一噘:“能够跟刘康永掰手腕的不多,掰手腕还不输的更少,而杨洛就是其中一个。几十亿被坑得一点不剩,要说刘康永能心平气和的一笑而过,打死我也不信。但让他跟杨洛硬碰硬一次,两败俱伤是最好的结果,弄不好连内1裤都得输掉。所以说,即使几十亿对刘康永来说也伤筋动骨了,但他还没那么愚蠢,跟杨洛死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