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界独尊 蛇吞鲸

第1535章 血脉经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这个笑脸之人还是帮了他们的大忙,同时一根手指头还能把他们捏死的怪物,面对这样的怪物,似乎除了感谢,也只能感谢了。

    对这四人而言,这一次的追捕之旅可以说是一次神奇之旅,见识了高善翁的能力之后,让他们对于觉醒了血脉的家伙终于有了一个直观的认知,并且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但是在遇到了燕惊龙之后,所有的心思便只能够化为震惊与恐惧了。

    挥手之间,雪满天地,冰封大河,这样的神仙手段,已经让他们兴不起一丁点与这争锋的心思了,便是一直以来对王通不怎么服气的岳轻云亦是如此。

    也正是因为王通的手段实在太让他们威到可怖,让他们产生了一种敬尔无之的心思,因此,双方之前的接触其实也没有什么太过深入的了解,只是燕惊龙以地主的身份请他们吃了一顿饭,便将他们礼送出境了,仅此而已。

    对此,他们亦没有太多的想法。

    有燕惊龙在,通郡这个地方,至少在两百年之内,都是燕家的,不会再有其他人插手的余地了,这几乎变成了他们的共识,同时,也要招呼当地的官府与燕家打好关系,毕竟燕惊龙的手段太过惊人,谁也不知道他的能力到极限到底是什么?

    虽然说他现在的修为仅仅是先天二层。

    “看来,我这一步棋是走对了啊!!”

    将四名玄镜司的人礼送出境,王通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起来。

    在这样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之中,实力代表着身份,代表着地位,代表着一切。

    随着他的实力越来越强,在青衡派中的地位自然也是越来越高,而这种地位随着三年之前,他利用血脉之力,将玄武真功推演成黑水真法,品阶达到了地阶上品之后,地位亦随之达到了顶峰,青衡派真传大师兄,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一系列的名头都仿佛不要钱一般的落到了他的头上,随之而来的,便是自由度大增。

    是的,自由度大增。

    本来身为青衡派的弟子,行事之前是要受到青衡派的节制的,即使是想要出山门亦要得到宗门的允许,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必了。

    因为他不仅仅是真传大弟子,还是宗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长老,掌握着宗门的一部分权柄,可以勉强的说是话事人之一了,有了这么一个身份,他进入青衡派就变的简单了许多,也不需要看什么人的脸色。

    就像是这一次,本来是不需要出动他的,按照常理来讲,应该是燕家派一名高手前来相助,青衡派只需要派一名精通水行道术的弟子,将那高善翁从水中逼出来就行了,哪里需要用的到他呢?但是他还是来了,而且他在提出这个提议之后,宗门之中无一人反对,这也显示出了他如今在宗门之中的特殊地位。

    为什么要来?

    当然是要看自己的成果了!!

    高善翁,便是他的成果之一。

    高善翁,说起来,他的实力并不强,之所以能够觉醒这一身血脉,而且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完全就是源于他的手段。

    《血脉经》!!

    《血脉经》,是他根据《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这样挖掘血脉之力的绝世功法与这个世界的法则相融合,再结合这个世界的法则的特点,推演出来的一门开发自身血脉的奇书,这门功法别的功能没胡,最大的功能便是能够帮助修炼者开发自己的血脉,慢慢的提升自己的血脉深度,最终达到血脉觉醒的目标。

    这就是《血脉经》的作用。

    当然,为了将这《血脉经》流传出去,王通亦是煞费苦心。

    要知道,赤县神州的法则森严,如果王通把这《血脉经》像一块狗骨头一般的丢出去,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查上门来,然后一锅端了,到时候,王通除了逃亡之外,别无选择,至于能不能逃的掉,还是另说呢,这也是他为什么煞费苦心的寻找拥有梦魇血脉之力的原因,只有能够梦魇血脉之力,利用入梦之法将《血脉经》传递出去,才会不惧追查,事实上,梦魇力量乃是赤县神州最为头疼的力量之一,亦是赤县神州的天道无法监控的漏洞之一,当然,相对于这个世界遍布的血脉者而言,梦魇之力还是太少了,想要通过梦魇之力来破开这个世界的森严枷锁,几乎是不可能的,最终,还是需要借助各种各样的血脉之力,帮助这个世界上血脉浓度高,有想法的家伙得到血脉之力,方才是正经,“现在,《血脉经》相信已经流传开来了,从各个地方反馈的情况来看,至少已经流传十余省了,修炼之人的数量亦是非常之外,不过,想来用不了多久,朝廷意识到这一点,在天道意志的影响之下,一定会四处的查封《血脉经》,这个进度我需要掌控在手中,所以,找个机会入玄镜司吧!!”

    坐在一张竹摇椅之上,王通慢慢的思考着,目光之中开始闪动起一道道银色的光线,随着银色的光线布满整个眼眸,他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化起来,那是一个完全由黑白两色组成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上,密密麻麻的存在着无数的锁链,这些锁链有长有短,有细有粗,细的比头发丝还要细,粗的却如同山岳,整个天地完全变成了一个锁链的世界,有一点像是梦魇世界之中镇压梦魇之主的封禁,但是比起梦魇世界之中那些恐惧的封禁来,这些锁链并没有那么多让人感到恐惧的气息,相反却透着一股子难据的恢弘与博大,将整人世界衬托的威严无比。

    是的,威严,这些锁链并不是杂乱无章的,事实上这些锁链是井然有序的,在王通的眼中,每一条锁链都代表着一条规则,一条法则,一条法令,一个生灵,一个人……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些规则之下运转着,而在这些锁链的核心,便是一个巨大在的充满着符文的圆球,这个圆球不知道有多大,或者说,根本就存在大小,这是整个世界的核心,规则的核心、法则核心、一切规则的起源之地,亦是一切规则的终结之地,天罚。

    这个世界所胡的一切规则,所有的一切存在,都需要在天罚的规划之下进行,无法越雷池一步,也不能越雷池一步,一旦越界,必然遭到巨大的打击与惩处,遭到天罚。

    在王通看来,这个世界的功法、神通,修炼的等级,谁能够修炼,都早已经记录在案,一旦有一个规格外的存在试图挑战这个规则,便会被彻底的打击,死亡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但是现在,天罚之灵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裂痕,而这个裂痕更在不断的扩大着,在无数条锁链围绕的深处,一道血光不停的在锁链之间乱窜着,每闪过一道锁链的围捕,便会壮大一分,而那天罚之灵上的裂痕便会扩大一分,现在虽然看不出来真正的伤害在什么地方,但是王通清楚的紧,一旦放纵那道血脉继续成长下去,那么,天罚之灵的裂痕必然会受到根本的伤害,而这种伤害显然是作用于整个世界本源之上的,拥有着恐怖的杀伤力,特别是对于整个世界的伤害是明显而恐怖的,一旦这道裂痕成了气候,那么,整个赤县神州的秩序就会大乱,原本森严的律法亦会变的松驰起来,世界的存在便会受到严重的挑衅。

    如果换成是一般的世界,秩序受到破坏,最多也只是一场大乱,所谓大乱大治,也就是那么回事,但是像赤县神州这种律法森严的世界之中,一旦秩序被破坏,便是一个崩坏之局,而最让王通在意的是,赤县神州森严的律法表面上是规范着这个世界所有生灵,维持着基本的秩序,但是实质上呢,这森严的律法似乎另有所用,隐约之间,镇压着什么可怖的东西,一旦这样可怖的东西脱困,恐怕便要面临着末世之劫了。

    这不是谁告诉他的,而是王通本能之中的一些认知,正是因为本能之中的这些认知,让王通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宝贵险中求罢了。

    反正这只是一具分身,就算是最终被发现了,被杀死了,亦只是损失一个分身而已,而如果成功了,那么自己所能够得到的好处呢?想想便觉得兴奋不已。

    当然,他也不会因为巨大的利益而变的冲动起来,这样的事情绝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够完成的,需要徐徐图之,而想要徐徐图之,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尽一切的可能融入到这个世界之中,让自己成为这个世界之中的一员,甚至是重要的一员,为天道所认可,才能够取得最大的效果,所谓堡垒总是最容易在内部被攻破,这是任何一个世界改变不了的真理。

    赤县神州这尊堡垒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也只有从内部,王通方才有一定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