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第1691章 喝了这杯酒!

    这句话,就像是一团接近绝对零度的冰煞魔雾,将小小的密室彻底冻结,亦将三名掌门都冻成了冰锥。

    能够执掌三个豪门大宗近百年,三名掌门谁也不是真的傻瓜,刚才不过怒气攻心才稍稍失态,金心月抛出这颗石破天惊的大炸弹之后,他们反而在最短时间内冷静下来。

    “金心月,原来你早就”

    “庞掌门,你错了,我对联邦一直忠心耿耿,在此之前整整百年,从没想过要背叛联邦的。”

    金心月眼底布满血丝,就像是有某种恐怖的东西,即将从眼球深处破壳而出,她冷冷道,“过去一百年,我和我的族人们都是真心实意加入星耀联邦,咬紧牙关地效忠这个国家,贡献一切都在所不惜!

    “就说我自己,无论是秘剑局时期,还是黯月基金会和发展部时期,我为联邦做了多少事,立了多少战功,干了多少别人都不屑去干的脏活累活和苦活,甚至亲手镇压了多少次,自己族人的不满和反抗?

    “我可以拍着胸脯说,我金心月在过去百年间对联邦的忠诚,日月可鉴!

    “但是,呵呵,哈哈,呵呵呵呵,哈哈哈哈!这个联邦又是怎么回报我的呢?我做了那么多事,付出那么大的牺牲,他们看不见,偏偏我做事的手段稍稍出格一些,就被他们抓住痛脚,死咬着不放!

    “还是说,现在联邦七界的格局已经稳定了,到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时候,像我这种双手沾满血腥,专门用来干脏活的人,可以像又脏又臭的抹布一样被丢掉了?”

    金心月的眼珠越来越红,声音越来越大,表情越来越狰狞,真气激荡之下,披头散发,状若疯魔。

    “别人冤枉我,打击我,镇压我,我都勉强忍了,结果连丁铃铛我的好师娘,都一点儿不顾念师徒情分,像条疯狗一样往死里咬我,就为了踩着我的脑袋往上爬,爬到最高议长的宝座上!

    “哼,这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愚蠢至极的母牛,有什么资格当联邦议长?她配吗,她会吗,她能吗?我当议长,绝对比她好十倍!十倍!十倍!

    “你不仁,我不义;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联邦是这样对待它的功臣,既然民众是这么痛恨他们的英雄,既然丁铃铛是这样敌视她老公的弟子,我还在乎什么呢?

    “反正,你们上次说对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本来就是妖族,本来就不属于什么联邦,我们是一百年前投降过来的,一百年后再投降一次,又怎么样?

    “总之”

    她将烟头轻轻弹到了一边,脖子越伸越长,真像是一条令人毛骨悚然的美女蛇,朝三名掌门游动过去,微笑道,“早在一百年前,我就发誓一定要当上联邦议长,这是我对父亲金屠异做出的誓言,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没人可以阻止我!

    “我原本想用合法的手段成为联邦议长,带领联邦去抗击帝国,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真是这么想的。

    “但是联邦不给我机会,公众不给我机会,连丁铃铛都视我如仇寇!哈,看到新闻上怎么说我的了吗,‘吕醉第二,联邦叛徒’!啧啧啧啧,你们真是没见过‘叛徒’长什么样啊,蠢货们!”

    三名掌门深深对视了几眼,都看到彼此眼底隐隐流动的微光。

    但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开口,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反正,我已经被逼上绝路,不得不狗急跳墙了!”

    金心月深吸一口气,勉强稳定住了情绪,只是双手还有些颤动,她又抽出一根细细长长的黑色女士烟,却是攥在掌心,无意识地揉搓着,揉成了一团团碎末。

    她死死盯着三名大佬:“你们,又在犹豫什么呢?

    “你们的处境,一点儿都不比我好多少,我们几十年前就死死绑在一起,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是,以你们的名誉和地位,就算被扒掉一层皮,是可以再苟延残喘一阵子,你们未必会有牢狱之灾,甚至表面上,还会是站在联邦之巅,风风光光的大人物。

    “但你们自己都知道,经过这一连串丑闻的打击,你们的脊梁骨已经被狠狠抽碎,你们的宗派和家族就像是太阳出来之前的露珠,没多少时间可以闪耀了!

    “我想,你们都不怕死,甚至都不怎么怕身败名裂、身陷囹圄修为到了你们的境界,又都一大把年纪,加起来一千来岁了,这些都是无所谓的。

    “但你们害怕传承千年的宗门和家族毁在自己手上;你们害怕看到新势力冉冉升起,死死踩在你们脸上,踩得你们永世不得翻身;你们害怕自己的子孙后代变成碌碌无为的庸人;你们害怕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流逝,最终烟消云散,彻底湮灭在联邦的辉煌之中,就像是过去几十年,我们一起斗垮的那些宗派一样,对吧?

    “但是,你们怕也没用,事到如今,除了投降帝国一条路,还有什么办法能保住你们的宗派和家族,甚至让它更上一层楼呢?”

    三名掌门就像是灌饱了最劣质的烧酒,一个个面红耳赤,呼吸急促起来。

    金心月又一次笑了,带着几分疯癫,几分狰狞,几分狂妄:“别装模作样了,三位掌门,我早就看透你们这些大宗派和大家族的掌门人。

    “其实对你们来说,所谓‘修真大道’根本不重要,对吧?你们只是碰巧出生在了星耀联邦这样一个修真者国家,所以才会变成修真者的,你们对星耀联邦的忠诚,也是基于星耀联邦能给你们带来大把好处的前提之下!

    “你们的道心,支撑你们一步步修炼到今天这个境界的力量之源,和‘修真、修仙’都没关系,而是你们的宗派和家族,对吧?宗派和家族就是你们的一切,为了自己的宗派、家族和血脉,能长远流传、发扬光大,任何东西,包括你们自己和联邦,都可以牺牲这就是你们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是不是?”

    三名德高望重、修为深厚的掌门,终于齐齐变了脸色。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这都是人之常情,真正能忠于所谓‘信念’的人究竟有多少呢?绝大部分人就算修炼到了元婴境界,也还是普普通通的人啊!”

    金心月摊开手掌,眯起眼睛,深深嗅了一口刚刚揉碎的女士烟,流露出沉醉的表情,喃喃道,“真香。”

    “你……”

    三名掌门中身形最庞大,肉山一样的庞掌门终于沉不住气,镶嵌在肥肉褶皱之内的黄豆小眼滴溜溜转了半天,又看了看身边两位道友,还是一咬牙,问出了口,“你有必胜把握?”

    金心月微微一笑,拍去了掌心的烟草碎末,慢条斯理道:“兵行诡道,千变万化,必胜把握自然是没有的。

    “不过,诸位仔细想想,帝国远征军本来就实力雄厚,就算我们不背叛,团结一致和人家斗,都未必斗得过人家。

    “而现在呢,我手里掌握着一批血妖界的精锐好手,还有联邦军中也有一支舰队绝对效忠于我,如果再加上诸位掌门,还有诸位背后那些人的力量,我们加起来,能在联邦的心脏天元界闹出多大乱子?

    “倘若这时候,黑风舰队趁虚而入,趁火打劫的话,你们自己推演,会是什么结果!”

    三名掌门脸上,统统都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金心月用略带讥讽的眼神看着他们,道:“别装了,我才不相信你们从来没想过投降真人类帝国的可能性你们这种大家族、大宗派是最靠不住的,想要在一次次改朝换代中生存下来,见风使舵、两头下注简直是你们的生存本能,哼,现在装什么忠孝节义,真的形势不妙,第一个投降的就是你们!

    “反正,就算黑风舰队真的打下了联邦,那帮人都是赳赳武夫,又人生地不熟,想要治理地方和搜刮资源的话,没你们这些地头蛇的大宗派当帮手怎么行?

    “到时候,你们非但不会随着联邦一起毁灭,还有可能改头换面,飞黄腾达,将家族和宗派的触手,都伸到四个新世界,乃至未来更多世界当中去呢!

    “我是不是说中你们的心事了啊,三位掌门?”

    三名大佬的脸色明显不自然起来。

    金心月微笑道:“告诉你们,这次你们的如意算盘不灵了想要给帝国大兵带路?不好意思,这么光荣而神圣的工作,已经被我提前抓在手里,怎么轮,都轮不到你们这些豪门大宗的。

    “不过呢,大家毕竟合作了将近一百年,过去的合作都算相当愉快,各位叔伯前辈也知道,我金心月并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我是讲良心,重感情,关照朋友的,再说,凭我自己的力量,终究稍嫌单薄了一些,所以……

    “呵呵,今天没有茶,只有酒,血妖界最烈的‘赤胆龙血酒’!

    “来吧,三位掌门、三位前辈、三位叔伯!喝了这杯酒,大家就是生死与共的战友,和我一起,效忠帝国、信仰修仙大道、为帝国大兵带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