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大锅菜

3625埋伏

    赵国,邯郸,郭开的丞相府,民政部部长兴奋的给郭开报告移民的情况。

    “当前移民的情况非常的好。各个企业当中,就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愿意移民,这样的话,未来的前景还是不错的。”民政部部长说到。

    “嗯。能够移民多少?”郭开问道。

    “大约八万人左右?”部长这样回答到。

    “八万,还不够,这个数字还远远不够,我们应该进一步的扩大移民的数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解决我们很多不能够解决的问题。”郭开这样说到。

    “可是,八万人已经不少了。我们一开始要承受的运输物资的补给压力也是比较大的,这件事情,丞相,我认为,我们应该计划好,第一批移民八万不少了。如果再增加一批的话,尽管移民的状况还能承受,但是,这更多的人需要更多的食物,衣物,还有房屋,如果这些做不好的话,后来的事情将会很难进行下去,所以,我们还是一步步的来。”民政部部长这样说的。对他来说,他们能够运送八万人到澳洲去已经算是奇迹了。至于如何在那里生存,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嗯。这样啊。那就一步步来。”郭开原本计划让民政部征集三十万人南下澳洲移民的,但是话到嘴边,他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财政有些困难,这些事情都还是有企业参与其中,如果没有这些企业的话,他们的情况有多么的被动,他自己是非常清楚这点的。所以,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进一步的去做催促,还是等等,或者是缓一缓,还是比较好的。

    韩国,新郑。赵国大举移民的事情没有瞒过韩国情报部门,他们很快就递交了相关的一份报告。并且评估了可能移民的数量,他们保守估计会在五万人左右,而实际上,这个人数只会多不会少。

    “他们疯了吗?竟然移民澳洲,而且还一下子出现了五万人以上的移民。”韩淑飞快的放下手中的电报,然后找见澳洲这个区域,对韩淑来说,这块地方在韩国的这个大帝国的边缘地带,但就是这样的边缘地带,正在被赵国人慢慢的尝试掉,而且他们已经开始移民了。同时她还注意到。韩国的岛屿封锁的效果并不是太好。因为对方一旦在那里建设成功一个移民城市,一个移民据点,一个移民堡垒的时候,他们就会被双方夹击的可能。

    “该死的,这些赵国人的动作很快啊。看来,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了我们的封锁效果了。”韩淑看过地图之后这样说到。张良已经看清楚这点了。一旁的海军部和陆军部的部长们却已经冒冷汗了。他们很清楚这件事情的意义所在,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包围出现了巨大的漏洞,而且对着澳洲漏洞的增加,他们在未来将会无法进一步的堵住这个漏洞,这是一个战略上的失败。

    “不行,绝对不行,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下去。”韩淑看过地图之后这样说到。

    “我们不能让澳洲给赵国人占领了。我们也移民,同时我们要在外交上施压,明确的警告他们那里的开发是绝对不能进行下去的。”韩淑立即命令到。韩国绝对不能看出赵国人跳出这样的包围圈,那样的话,封锁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王上,这样做的话,是不是有些太紧张了。这会让两国的矛盾进一步的升级,如果弄不好的话,会有大战爆发的可能性。这是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进行下去的战争。”张良这样劝说到。

    “不,不行,这是我们战略上的计划,绝对不能更改,就是关系闹僵,也必须制止,同时,我们也应该移民,以便在移民这个问题上形成新的问题。”韩淑说到。张良却在思考,这样下去的话,两国之间的竞争就会变得十分的激烈,但是,韩国要是移民的话,从什么地方移民过去,要知道的时候,韩国本土的人口已经迁移出去一部分了。为的就是进行更好的控制殖民地,而且相比之下,一无所有的澳洲的确很难吸引移民,而且投资项目的热情也并不是很大。这件事情很难做下去。张良这样想到。不过韩淑既然这样做了。张良只能朝着这个计划的目标进行发展。

    赛斯,东线战场上。第一步兵师不停的撤退,渐渐的撤退变成了溃败。大量的士兵从他们隐藏的阵地前经过,看起来他们十分的狼狈。

    “长官,他们看起来太狼狈了。很多人把武器丢了。这还是第一步兵师吗?要知道他们是精锐部队。”一旁的一名士兵冲隐蔽的阵地前探出头看了看外面的情况说到。他们的阵地就在大路的两侧两百米的位置上,有的阵地还更加靠前,为的就是投掷方便,可以说,如果弄不好的话,那些追击的第二集团军的人就能够发现他们。

    “闭嘴,如果不是精锐撤退的话,那些人根本就不会追过来,我们就无法歼灭第二集团军了。都把头缩回去,不要出声。等待命令。”图默尔说着就把那名士兵的脑袋按下去,然后重新观察起来。他们精心布置的伪装终于得到这一刻了。很快,第一步兵师溃败之后,后面的第二集团军的追兵就疯狂的追击而来,他们队形十分的混乱,而且遗留在地上的战利品很多人停下来看看,不值钱的基本上不愿意动了。而后面的人还在继续追击,因为他们觉得,跟着这些溃兵,他们可能会第一个冲进巴比伦城内。他们的军官告诉他们,巴比伦城内什么都有。为了第一个能够进入巴比伦,他们疯狂的追击,就连一些丢弃的金币他们都来不及去捡起来,因为他们的口袋已经够满了。这样下去的会追不到对方的。

    阿巴辛中士跑的很快,因为他的体力保持的一直很好,不过就是这样,他也感觉非常的累。

    “累,累死我了。”阿巴辛中士倒在地上喘口气说到。而在他身后,还有很多已经很累,却还在追击的人,他们犹如牲口一样,不停的迈着自己的双腿自己敌人。

    “他娘的。累死我了。你们去抢吧。我就做你们的第二次生意了。不跑了。累死我了。”阿巴辛中士说着就把背上的大背囊放下来。

    “哎呦,我也不跑了。”就在这时候,一名新兵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大口气喘着,似乎要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空气都要吸进去的样子。

    “我。我说,你是那个部队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了。”阿巴辛这时候问道对方。因为他经常巡逻,就是没有见过,最起码也能混个脸熟,但是对方很陌生。这让他不得不上前询问一下,或者对方的口中能够得出他想要得出的结论来。

    “我。第三军的。”那名新兵说到。

    “我的天啊。第三军的,你们竟然跑到这里来了?”阿巴辛惊讶的坐起来。因为这个消息太惊讶了。因为按照出击的顺序来看,第三军是在他们的后面的,属于后卫部队的,怎么第三军一下子跑到第一军的队伍当中来了。这说明,队伍岂不是已经变得非常的混乱了。阿巴辛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危险信号发射过来。他是一个敏感的人,不敏感的人根本做不了这样的生意。

    “你真的是第三军的?你们怎么跑到我们第一军的队伍当中来了。还有。你们有没有其他人了?”阿巴辛中士紧张的问道。

    “哎呀,我真的是第三军的,我们有几个人一块跟来的,我也不知道到了那个队伍,那里了。反正很多人混乱的跑,说是追击敌人,我们的长官也在不停的催。我们就只好不停的跑,跑到这里来了。不过,跑在前面果然有好处,我还捡了两布袋的金币,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可是好东西。”那名新兵这样说到。他看起来很傻的样子。

    “问题是,你们的人都去哪了?”阿巴辛中士这个时候问道。

    “不。不知道,我跑着跑着,就找不见人了。反正。我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了。”新兵这样说到。

    “怎么了?难道我们跟丢了吗?不可能啊。咱们一直跟着人跑,最前面的人,可能已经进入巴比伦了吧。听说,他们会一直崩溃到那里,那里有美女,黄金,还有更多的宝贝,第一个进去的人,就会随意的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我进了城,一定要有自己的一辆马车,把所有的宝贝都装在车上。”那名新兵还在兴奋的说到。似乎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该死,我觉得很不正常,我们这样追下去。如果赛斯王军一下子在这里埋伏,或者是杀过来。我们怎么打得过。”阿巴辛忽然这样说到。他觉得这样追击下去是极为不明智的,第一个追上去的人可能会进入巴比伦城,但也可能是第一个阵亡的家伙。反正幸运和倒霉都是在一线之间。他们能够做的事情,似乎都十分的有限。不过真的危险到来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做出一些正确的选择,比如,他们决定离开这鬼地方。

    “走,我们必须回去,不然的话,我们可能无法第一个进入巴比伦,却成为的第一个被打死的人。”阿巴辛担心的说到。然后他就开始整理好自己的背囊准备离开这里。

    “轰。轰。”就在这时候。他们不远处的地方开始发生爆炸,爆炸来的很突然,两个人吓了一跳。然后爆炸声变得越来越多,枪声也开始响起来。

    “不好,快撤。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阿巴辛中士叫道。然后压下身子,尽可能的让自己隐蔽起来,后面的新兵还想快速的跑开,但是一下子被阿巴辛拉下来。

    “想要要命,就得压低身子,不然的话,死都不知道是什么怎么死的。”阿巴辛骂道。然后就一点点的离开这里。至于前面发生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阿巴辛是一个运气比较好的人,因为再有一两百米,他们就进入了十公里的埋伏区内,那时候,他们就是想走都不太可能走得了。两个人就这样幸运的从战场上离开了。而追击在最前面的人,却没有那样幸运了。他们正在追击一股溃兵,忽然就被子弹,爆炸给炸蒙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打。给我狠狠的打。不要担心弹药的问题。”图默尔大声的叫道。很多士兵瞄准跑动的敌人就开枪,一发接着一发,之前他们打一发子弹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现在,弹药充足的供应,这让他们好不开心,因为有了这样的武器,他们的战况将会变得十分的有利。

    “噗。”一名第二集团军士兵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被飞来的子弹打中了脑袋,然后就倒在地上失去了最后的意识,很多人也是,他们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射杀。他们连最起码的抵抗都失去了。

    “砰。”三七炮也发出了巨大的炮声。炮弹直接飞射出去,打断了很多人的肚子,腿,胳膊。还有飞起来的脑袋。而对方的人群非常的密集。这给了他们很好封锁效果,这种状况,可是从来没有的。

    战况变成了一场屠杀,因为追击的第二集团军士兵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还有这样疯狂的举动,他们甚至来不及做出应该有的反应就被杀死了。枪声,炮声,爆炸声不断的传来,这就已经预示着这场战况的情况变得非常的有利于赛斯新军了。

    “杀啊。”在疯狂的射杀一段时间之后。赛斯新军发起了进攻,他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后面的士兵拿着铁锹,然后疯狂的追击出来,对他们来说,敌人的战斗已经瓦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