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大锅菜

3882泥土当中的血腥味

    赵国军官开始把这样的事情记录下来,他们要告诉国内这样的事情,洛马人的军事行动带有很大的威胁,元老们感到十分的不安,为了他们的安全,他们决定支持在西班牙汉尼拔的军事行动,他们的本意可能只是教训一下洛马人,让洛马人做出一些让步,这样的话,他们就能重新回到和平的情况当中。这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至于洛马人怎么想的。他们并不知道,但赵国军官关心的是,这里有战争,然后就足够让他们忙碌的了。

    高句丽马头山战场上。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之后,战场瞬间进入了安静的状态当中。杨得拿出自己的望远镜观察对面山地人的情况,山地人的阵地上什么也没有,阵地前的铁丝网被炸开了一个很大的缺口,拿着木桩子也被炸飞了。到处都是烟雾,如果仔细看的话,你还能看出来一些断肢。炸断的大腿,正在流着黑色的污血,看起来那里比屠宰场还要糟糕。真不知道这里变成战场会成为什么样。

    “真是一场该死的战争。”杨得骂道。他已经厌恶这场战争了。人性在激烈的战斗下被彻底的压制。人们只有一个欲望,活下去,这样的欲望有的时候很难满足。

    “我们的高句丽炮兵已经进行了三次轰击,对面的山地人承受一次又一次的炮击。山地人的确遭受了很严重的杀伤,因为按照惯例来说。我们的炮击之后,就会发起进攻,然后山地人就会进入阵地内,但结果就是,第二顿火炮再次袭击过来,很多冲出来进入战壕内的山地士兵遭到的火炮猛烈的轰击,轰击之后,就一下子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他们损失了很多人。因为我亲眼看见,大量的断肢,以及各种各样的血雾,内脏,肉块飞舞在空中,犹如一个怪物杀戮到了山地人的战壕内。然后再次停歇,山地人可能这次学乖了。但是,燕国人根本不会这样做,他们还是命令山地人发起进攻,就这样,他们再次进入阵地,第三次火炮轰击再次开始,真是一个糟糕的开始,山地人又损失了一部分的兵力,炮弹猛烈的砸在阵地上。很多人会被炸死,或者是被活活的震死。”杨得不知道是不是该用同情的语气写这些事情。因为这里的死亡太多了。倭岛人士兵的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他们就被炮兵给炸碎了。这是残酷的战争。参加战争的都是可怜的士兵。他们都值得同情。

    “快点,上,都小心一些。快点。”高句丽军官指挥他们的手下小心的越出战壕,他们犹如偷袭敌人一样的偷袭过去,这一次,高句丽人发起了真正意义上的进攻,这样的进攻看起来应该会成功,因为他们相信,没有理由可以阻挡他们这样做。

    士兵们上了长长的刺刀,整个枪支加上刺刀超过了一米五,这是一个相当长的长度,当然,还有更长的。不过这些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因为机枪会把他们打碎。

    “都不许开枪,前进。”他们的长官带着他们快速的前进,他们需要悄悄的靠近对方的阵地,然后发起进攻,他们认为山地人经过两次的轰炸,就会等待第四次炮轰,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趁着这段时间迅速的占领对方的阵地,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策略。高句丽军官在这方面还是开动了他们的脑子,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如果没有用的话,他们的心思都是白费的。因为这根本不会给他们带来好处,可能会是一场屠杀。

    士兵们小心翼翼的靠上去,整个山地人的阵地变得静悄悄的,他们的长官想要拿着望远镜看出一些不正常的情况来,比如,山地人再次回到了阵地上来,或者是有那个倒霉的家伙没有被炸死,军官焦急的等待着。整个战场安静的要命,这样安静要命的情况让所有人感到不自然。

    “压抑,在这一刻,我觉得似乎只有这样一个词汇能够表示我目前的心情,说实话,我想跟着那些士兵前进,但我不能这样做,那样的话,我也会躺在遍地是尸体的战场上。这是一种能够让人吓疯的安静。或许枪声响起的那一刻,才能让所有的神经解脱。”杨得很不安的在自己的笔记本当中这样写道。他的描述是非常准确的,所有人被压抑住了。他们无法释放自己的心情,面对这样一种状况,他们的情况将会变得十分的难得。

    “砰。”一声枪响传来。这身枪响结束了所有的压抑,所有人被战场的安静给释放出来。他们的心情终于解放了。

    高句丽人进入阵地之后,传来了枪声,可能是一名山地士兵发出的警戒枪声。这身枪声来的很突兀。

    “砰。砰。砰。”然后是激烈的枪声,没有人知道战壕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可以确定的是,高句丽军队占领了那里。

    “太好了。我们占领了那里,快,增援,我们一定要增援上去,快。”高句丽军官大声的喊道,第二梯队的士兵们迅速的越出战壕,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他们占领了对方的战壕,接下来就是驱逐他们,然后整个战场就可以变得安静起来。杨得看着那些高句丽士兵被征集起来,然后出发,他们当中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回不来。忧郁,战争让人变得忧郁起来,因为死亡变得太过于廉价了。

    西班牙。洛马军团的驻地。洛马军团在这里建立的军事基地还是很标准的,不得不说,他们的军事设施很完善,但是他们的装备。这让李伏感到很担心。

    “怎么样?这里增加了一万多名步兵。七百名骑兵,以及更多的其他兵种,我们在这里的军事设施还是不错的。”西庇阿介绍到。

    “有看法吗?”西庇阿问道李伏。

    “你们的火枪兵在什么地方?我看到的很少。”李伏看了看军营,以及岗哨这样问道。

    “他们正在休息,火枪的数量本来就不多,他们大概只有一千五百人左右的样子,可能不足这个数字,我的父亲告诉,那些火枪兵能够发挥的作用十分的有限,通常起来,我们会让他们成为普通步兵来使用,因为他们的射速很低,发挥出来的战斗效能也很低。”西庇阿解释到。

    “好吧,不过我认为你们可以在战术上进行改革,比如,使用排枪战术,火枪兵形成三排队列,轮番进行射击,他们的射速问题就会解决,进而,他们的战斗力就会得到很大的提升。”李伏建议到。洛马人依然没有找见使用火枪兵的诀窍,在他们看来,火枪兵还是一个累赘,所以他们准备的不多,而且,火枪兵是他们的兼职,他们依然喜欢使用自己的短剑。军营当中也有使用长剑的,那些都是骑兵才会使用的东西。普通士兵不会选择那样的武器,价格昂贵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不够灵活。

    洛马军团依然保持他们传统意义上的作战方式,不是他们不接受新的战术,而是新的武器,战术还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因为见识上的问题,这导致他们无法形成正确的认识。

    “最近有战争吗?我想到战场上来看看,你最好把那些火枪兵也带上。我可以帮助你训练他们。”李伏这样建议到。

    “嗯。战争,好像最近的确我们有战斗,我们正在和波伊人作战,或许我们可以参与一下,你愿意来吗?”西庇阿邀请到。

    “可以,我想见识一下真正的战斗,同时,我希望能够对那些火枪兵进行重新训练编组,他们应该发挥出应该有的作用。”李伏这样说到。他要让洛马人看看火枪兵正确的使用方法。

    高句丽马头山阵地。枪声逐渐的稀疏下来,战斗似乎已经结束了。杨得很想上战场看一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可以让他近距离的观察到战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我想去看看。我是战地记者,如果不能亲眼看见战斗的状况话的,我这样的战地记者就没法写出好的内容来。”杨得找见这里的最高长官要求到。

    “可以,不过我需要一个排的兵力保护你。你的安全非常的重要。”一名高句丽中校这样安排到。杨得的文章在于能够鼓舞士气,比如,他从一些小人物的角度来展现战争的残酷,这样的角度给人的感觉是非常真实的,而这样的角度描述,需要他做出很大的牺牲,这个牺牲就是,他必须到一线去,这通常是极为危险的做法。

    很快,一个排护送着他上了战场。他们小心翼翼的穿越中间地带。还没有进入阵地内,他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中间还夹杂着一些硝烟的味道。闻起来非常的怪。

    战壕刚进去,就看见大量的伤员被安置在这里,很多人躺在担架上,医护兵不停的来回救助,但通常是没有效果的,因为大部分都是刺刀伤,这种伤口需要及时的处理,但他们需要更多的人手,担架运送他们的时候,可能他们就已经死了。

    “娘,娘。”一名士兵举着受伤的胳膊,好像要抓住什么一样,他的肚子被划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肠子已经流出来,该死的苍蝇正在上面活跃的跳动,看起来很痛苦,医护兵已经给了最大限度的救助,但可惜,只有这样了。然后对方眼神一下子失去了最后的神采。

    “他死了。”一名伤兵过来这样说到。轻伤还能活下去,重伤除非得到及时的救助,否则的话,根本难以生存下来。

    “这里发生了什么?能告诉我们吗?”杨得问道。

    “拼刺刀,血腥的拼刺刀,那些该死的山地人,犹如疯子一样,没有人能够控制他们。这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对方这样说到。

    “拼刺刀?”杨得不解的问道。

    “很简单,我们的人出击,到达这里,一开始,这里根本没有人,只有没有被炸死的哨兵临死之前开枪射击,然后山地人冲出来,我们一开始还能压制对方,但对方都是一群疯子,他们被打死了还会端着刺刀冲过来,你能相信死人还会冲过来吗?”那名士兵这样问道。

    杨得茫然的摇头。他自己也表示不理解。谁能想到这点。

    “他们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冲过来就是一刺刀,很多人更多来不及躲避,一下子就被刺中了要害,那个家伙还算是幸运,只是被刺中了腹部,然后肠胃流出来,大声的叫喊着。山地人根本顾不上给他来上一下子,然后挥舞打掉了一个人的下巴,挥舞过来的很快,我感觉比子弹还快,一个人的脑袋就那样被打开了。然后我们几个人对付一个山地士兵,战况进行的非常的惨烈,就连我们自己都不相信,战争竟然进行到这样一种程度上来。你们还是自己看看吧,战场的情况还没有收拾出来,山地人很少,但是他们足够的疯狂。”伤兵说到。杨得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他就开始查看一些情况,他看到的是,交通壕内有很多被刺杀而死的山地人的尸体,被捅了很多刀。还有两把断裂的刺刀别在上面,对方死死的抓着步枪。而在周边,还有很多高句丽人士兵的尸体,他们大部分被刺中了要害,他们曾经挣扎过,但很快他们就阵亡了。因为刺刀伤需要及时的救助,而他们根本无法保证这点,大量的军事人手都投入到了作战当中,没有人能够及时的把他们送到后方的野战医院,他们就在这里耗尽了最后的生命。很可惜。

    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战场犹如屠宰场一样的血腥,泥土当中都是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