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第五千四百五十九章 实战经验

    万林回答完成儒,又看着包崖和宇文雨冷冷的命令道:“他们不是有钱嘛?那就把他们这几辆什么高档车,都给我扔到路边去!”

    说着,他猛地抬脚,一脚将身前一辆数百斤重的摩托车踢向路边,跟着扭身向越野车走去。

    此次任务是缉拿剃刀,可万林没想到剃刀居然在他们眼前消失,而且还引出来黑蛇这个老对手。

    虽然此次击毙了几个敌人,可缉拿剃刀的任务并没有完成,剃刀和黑蛇这两个心腹大患并没有解决。而且风刀和小和尚还在行动中负伤,这确实让他这个豹头有些心烦意燥。

    包崖和宇文雨看到万林烦躁的样子,两人都相互看了一眼,知道这个豹头已经动怒,两人都暗自替眼前这几个纨绔子弟庆幸。

    他们明白,刚才要不是小和尚突然出手、风刀又及时出声拦住自己几人,豹头肯定要将眼前这几个率先抡起凶器的小子打个半死,而且很可能在暴怒中,将这些兔崽子扔下路边的悬崖。

    包崖两人跟着走上前,两人抓起数百斤重的摩托车,大力向侧面路边甩去,一阵“哐哐”的摩托车落地声跟着响起。

    包崖扔出身前一辆摩托车,他望着依旧坐在地上的小子怒目圆睁的骂道:“你们不是有钱嘛,那就叫救护车和警车接你们吧,滚!”他跟着一脚踢翻侧面一个正欠身的小子,随即大步向越野车走去。

    这时,小和尚已经抱着小花,走过几个歹徒身边的时候,他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叫道:“我……我告诉你们,别……惹我们,我的……师哥都厉害着呢!”

    他跟着瞪着那个骂他小秃驴的小子,扬起右脚喊道:“你……你还敢骂我?我把你一脚踢……踢下悬崖!”

    正抱着腿坐在地上的小子,看到小和尚扬起右脚,吓得他哭喊道:“小祖宗,我没骂你呀,我哪敢骂您这个小祖宗啊!”他跟着翻过身,爬着向旁边躲去。周围几个小子也扭身向周围狼狈的爬去。

    这几个小子虽然不知道眼前几人的身份,可眼前这个小和尚一人,就将他们六七个大小伙子打趴在地,而其余几人并没有动手,他们这几个平时嚣张跋扈的小子已经明天白,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之人!

    小和尚看到眼前几个小子屁滚尿流的样子,他皱起眉头,厌恶的收回扬起的右脚骂道:“瞧……瞧你们的怂样!”

    他跟着走到刚才骂他那小子身前,抬手指着这小子的脑袋,结结巴巴的叫道:“我……我告诉你,我……可不当你……你这种臭东西的祖宗,你的祖宗早……早就死……死啦!我……我还活着呢,而且我还……还小呢,我可不想现在就……就死!”

    正扭身走向越野车的万林几人,听到小和尚结结巴巴的声音,几人差点笑出声来。跟在小和尚身边的风刀强忍住笑,一把抓住小和尚的手臂叫道:“赶紧走,别跟这些兔崽子废话!”

    他偷偷笑着,拉着小和尚向后面的越野车走去。小和尚边走边喜爱的看着手中的球棍说道:“这棒子真好,我……我带着吧?再……在遇到这些兔崽子,我用棍子打……打他们。”

    风刀扭头看着他说道:“这是这些兔崽子的凶器,警察还要它作证据呢,扔掉,一会儿警察就来收拾他们!”

    小和尚听到这根棒子还要作为证据,他扭身看着一个刚坐起的小子怒喝道:“趴……下,随让你起来的。”

    他手中的棍子“唿”的一声脱手飞出,狠狠砸在那小子的手臂上,那小子仰面倒在路上,嘴中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叫声。

    万林几人笑着钻进车内,两辆越野车跟着就飞快地向前面山道开去。开车的包崖盯着前面道路笑道:“豹头、老成,这个小和尚还真有意思,别看他小,可他手上也真不含糊,转眼间就把那六七个小子干趴下了。哈哈,我太喜欢这小子了。”

    坐在后排座椅上的成儒也赞道:“这小子出手就抢过对方手中的球棒,转眼间就从对方的凶器下闪过,这份实战经验还真了得,一般的习武之人可没有这么凌厉的手法。”

    万林听到包崖两人的议论声解释道:“我们这些在深山中的习武之人,确实跟一般的习武之人不一样。”

    他跟着扭头看着成儒说道:“你们习武都是学习了招式之后,再与师傅和师兄弟拆招对练,以此来增强实战经验。可我们这些深山里的习武之人,是自幼就是靠武功与山间的猛兽赤手搏斗,所以实战经验都十分丰富。”

    万林说着,又看着包崖说道:“老包,你自幼也是从山中长大,你应该清楚啊。”包崖笑着回答道:“对,小时候我爷爷也经常带我到山里打猎,遇到落单的鬣狗、狼这些动物的时候,都是他老人家让我独自上前赤手搏斗,不允许我使用兵器伤害这些猛兽。”

    万林跟着说道:“你们住在山边,这种锻炼的机会还少。我和净恒都是生活在大山深处,所有的生活物资都靠出去打猎获得。山间的那些猛兽,就是我们锻炼武功的最好陪练对手。说实在的,不单单我们这些习武之人实战经验丰富,就是那些久居深山的猎人,外面三五个小伙子也对付不了他们。”

    包崖点点头说道:“没错,当时我进入部队的时候,确实是打遍新兵连没对手,一些自以为练过的小子,上来就被我被打得‘嗷嗷 ’乱叫,当年我在新兵连还没结束训练,就直接被首长送到了侦察连。”

    他跟着又咧嘴笑着说道:“嘿嘿,要不是我在部队中仗着手上有两下子,在部队中四处惹祸,老子早就当官了。”

    万林和成儒听到这小子的叙述都笑了,知道这小子是在原部队中,肯定是一个调皮捣蛋的主,成儒笑着说道:“老包,我可告诉你,可别当着小和尚说你的光荣历史,小和尚已经让万头头疼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