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狂兵 乙崛

第2057章 冲动

    其实以林狂的眼里,他已经察觉到了于越的踪迹。在他的眼里,于越是以一种诡异而且极快的速度,移动到风尘背后的。

    “裁判?”台上的于越此时再次淡淡地说道。

    那裁判这才回过神来,先深吸了一口气,最后大声说,“这一场,于越获胜!”

    于越对裁判点了点头,就跳下了擂台。这过程中,他看都没看风尘一眼。

    好像在他的眼里,风尘就是一个废人一样。

    风尘此时躺在地上,嘴角带着鲜血,脖子上还有一道划痕。看着于越的背影,他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嘴里哇哇大叫,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就朝着于越冲去。

    “小心啊!”周围的人都大吃一惊,忙得提醒道。

    于越皱了皱眉头,就算是闭上眼睛,他都能摸到风尘的行踪,更何况现在了。一声冷哼,他身形再次消失不见了,等出现在的时候,风尘的喉咙已经被划开了。

    风尘一脸的不敢置信,用手死死的捂住喉咙。可就算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还是捂不住鲜血。

    血红色的液体顺着他的手缝就往外冒,他的衣服上,还有脚下的地上都被染红了。

    “扑通”一声,风尘就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退后了一步,同时面带惊恐之色。

    “杀人了!”

    “是啊!杀人了!天啊!”

    能来这里参赛的都是兵士不假,但毕竟都是新兵。他们无论是修为还是武技,或许都有可取之处,但真正见过生死的,可没有几个。

    就因为这样,才会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慌乱。

    “自作孽,不可活。”

    杀了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于越的柴刀已经收了回去,而在他的身边,华隆义愤填膺地说。

    至于林狂则是微微一笑,对面面前这血淋淋的一幕,就好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神色里丝毫也不见得一丝慌乱。

    在风尘背地里动手的时候,林狂和华隆就已经朝着于越冲了过去。在这过程中,林狂甚至都运转起了体内的火云邪功。

    他有那个自信,能在风尘冲到于越面前,将他给就地格杀!

    不过看到于越已经出刀了以后,他才止住了出手的冲动,转而静静地站在了他的一边。

    在场中一片混乱的时候,一道喊着怒气的声音响起,“这里是营比,谁让你杀人的?”

    随后一个人就从看台上跃了下来。

    这个人正是李广!

    此时李广满脸通红,伸出手指颤抖地指着于越大骂道。

    于越没有说话,而是目光平视着李广。

    “你难道不知道军营里的规矩?军营之中,禁止械斗!这里可不是战场上,你的对手,是你以后要并肩作战的队友!你对队友都能下如此的毒手,这样的人,留下来岂不是会祸害军营?”

    说着就大吼道,“来人,给我拖下去,军法处置!”

    立刻就有两个金甲兵士走了上来。这两个人,正是营护卫队的成员!而这一次的营比,所有的秩序之类的,自然也是由营护卫队的成员来维持的。

    那两个金甲兵士走上来以后,很快就朝着于越走去。

    于越皱了皱眉头,手再一次握在了柴刀上。

    “你还敢抗拒执法不成?”李广冷笑着说。

    一听这话,于越就怔住了。

    是,这些人是营护卫队,代表的是营地本部的力量。别说是自己了,就算是赵块感,怕也是不好直接和他们对抗。

    “慢着!”这时候,一个人忽然挡在了那两个金甲兵士的面前。

    是林狂!

    “你小子要干什么?是要抗拒执法吗”那两个金甲兵士一愣,随后就有一个金甲兵士冷声喝道。

    “执法?刚才发生的一切,这么多人的眼睛都看着呢!裁判已经宣判了比赛的结果,是那个风尘不甘心输,偷袭在先,我的朋友才会自卫反击。我想问你,如果眼前倒下的是我朋友,那你们是不是还要一样的执法?”林狂义正言辞地道。

    “就是就是,李指挥使,你只说现在的对手,都是以后的队友。那我问问大家,这样的队友,你们放心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他吗?”华隆也站起出来,愤然不平地道。

    “这……”那两个金甲兵士怔住了,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其实刚才的一切,他们也看在眼里。刚才确实是风尘偷袭在先,而且就如同林狂说的,如果于越不动手,现在倒在地上的,怕就是他了。

    可他们不得不出来。

    因为李广。

    李广的表哥就是营指挥使,而他们这些人则是营护卫队。说李广是皇亲国戚也不过为过。

    “我不管你们说的什么谁动手在先,谁动手在后!我只知道,在擂台下,那个叫于越的杀了人!既然这样,那就要军法处置!”李广恶狠狠地说。

    那两个金甲兵士听闻了以后就要动手。

    林狂眉头一皱,“我要是说,我不准呢?”

    “你不准?哈哈。你有什么资格不准!本指挥使下令要拿人,别说他杀了人,就算他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也没有人能阻拦!”李广眼神一厉,“既然你要拦着我,那好,连这小子一同个给我拿下!”

    “林哥,我……”于越张了张嘴,“这件事和你们无关,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咱们可是兄弟,瞎说什么呢!”林狂淡淡地说,然后缓缓从后背取下了长枪。

    在擂台的时候,林狂没有取下长枪,甚至就连于越和华隆,都不知道这长型布条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这一次,为了于越,林狂也顾不上什么保不保存实力了。

    而华隆也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的好!这件事如果是我们错了,那我们甘愿受罚,但如果不是我们的错,谁想要栽赃在我们的头上,也要问过我手里的棍子愿不愿意!”

    手里的齐眉棍,已经被他横在了胸前。

    “你们……”于越的眼睛有些红了,随后一声怒吼,“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好好的大战一场!”

    “哈哈哈!好!”

    李广看着这三个人,嘴角里带着一丝冰冷,“真有意思,好感人啊!你们还不将他给我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