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五章 汪小官人的决断

    老货郎松伯卖完糖葫芦在汪家盘桓了小半个时辰后,方才过桥回了丰乐河对面的西溪南村,这点小事根本就没有引起村人的任何注意

    而汪孚林仿佛丝毫不在意外间那沸沸扬扬的流言,开始了积极的锻炼。

    每日清晨,他就在金宝的搀扶下开始出外散步,田埂地头,遇到别人打招呼的时候,他都会笑着回复,一来二去,大多数村人印象中那个不太理人的汪小秀才形象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尊老爱幼,和气待人的林哥儿。尽管有些富裕殷实的族人见到他时,不过随意点个头,并不将他这个岌岌可危的小秀才放在眼里,他也不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最好的进展无过于松明山村那些寻常农户对他的态度。

    有时候,见汪孚林散步完了,在村口树底下做着各种古古怪怪的动作时,还会有农人上前关心地询问一两句。

    “有劳关心,在床上躺得太久了,浑身就像散了架子一样,这是书中看到的法子,练一练,也好强身健体。”

    大多数时候,汪孚林都这么回答。不过十几天,散步变成了快走,快走变成了慢跑,金宝每次都紧随其后,主仆二人也就成了松明山村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借着两人独处,汪孚林便对金宝说,自己重伤之后,很多过去的人事都记不清,让金宝见人见事多多提醒自己,但千万别告诉两个妹妹。金宝不疑有他,自然满口答应。

    至于剩下的时间,汪孚林则是在书房中翻看那些四书五经,免得大宗师杀回马枪时露出破绽,随即每天练上一个时辰的字,严防被降妖除魔的危险。他从前也是学过书法的,但丢下太久,最初,那些字他全都写了就烧,压根不敢给两个妹妹看见,可很快,仿佛是身体的本能一般,他竟渐渐找回了感觉。对比从前练过的字帖,与现在他写的字竟有几分神似,照他的估计,再练一两个月也就差不多了,在此期间,可以托词被轿夫打伤的后遗症遮掩过去。

    这天一大早,他和金宝照旧一前一后在村子里慢跑,才刚和两个早起的农人打过招呼,拐过一个弯,他便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了一声叔父,回头一看,他就发现是一个满脸堆笑,小眼睛容长脸,约摸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却是之前早起晨练时从来没见过的。他正寻思此人是谁,就只见金宝犹如受了惊似的急忙往他身后闪去。

    “爹,是我哥哥。”

    这声音犹如蚊子叫似的,汪孚林立刻心中一动。这就是那个狠心把亲生弟弟卖给人当奴仆的汪秋?

    “哦,是你啊。”

    汪孚林不咸不淡地微微颔首,接下来再也不理汪秋,带着金宝继续往前跑去。金宝从小就被兄长打怕了,巴不得离开远远的,连忙起步跟了上去。可主仆俩才跑出去没多远,却只见那汪秋又迈开大步追了上来,一个闪身拦在了他们跟前。

    “叔父,我知道你是怨我这么多天都不见人影。其实,我之前在城里和叔父定下契书后先走一步回村,把金宝送到您家里,就又进了城去,真不知道叔父你受伤了,我这才刚从城里回来。”满脸赔笑的汪秋见汪孚林只不吭声,他却也不气馁,打躬作揖之后又殷勤地说道,“金宝能够跟着叔父,是他的福气,如果他犯了什么过错,还请叔父严加管教!今天我来,是因为叔父你侄孙正好满月,我打算摆两桌酒,请叔父务必赏脸……”

    “好意我心领了,我的伤势还没痊愈,遵医嘱不敢喝酒。”

    见汪孚林冷淡地说了一句,就叫上金宝继续跑了出去,不多时在远处村口那棵大槐树下停了下来,开始活动手脚做些奇怪的动作,汪秋登时面色一沉。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他才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摆什么架子,要不是看在你家还有些便宜的份上,光是我手里这个把柄,你这秀才相公就到头了!

    直到兄长不见了,金宝立刻如释重负,却低着头想起了心事。突然,他只听耳畔传来了一个声音:“你哥有钱给你侄儿办满月酒,却要卖你,你就没想过找族中长辈甚至是族长主持公道?”

    金宝顿时打了个激灵,抬起头时,却发现汪孚林头也不回地在自己身前做着那套操。他紧紧咬着嘴唇,没有开口说话。足足好一会儿,他方才看到汪孚林结束了那套自己看起来滑稽的动作,转过身来认认真真地看着他。

    “你既然口口声声叫我爹,那就和我说实话。你认识多少字,能背多少论语,又会写多少字?”

    见金宝仍旧不吭声,汪孚林便不紧不慢地说道:“如果你说实话,我日后会给你纸笔,让你光明正大地写字练字,书房里头那些书也随你翻看。不说实话,我就把你送回去!”

    金宝一下子愣住了。他抬起头看着汪孚林,又使劲晃了晃脑袋,生怕自己是幻听,最后更是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等终于确定汪孚林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这才把心一横,老老实实地说道:“我有空的时候就悄悄去学里偷听,断断续续听了两年,四书都能背。可因为摸不着书,只看到过先生教写字,又捡了一些别人丢弃的字纸用树枝在泥地上学写字,会写的字只有一小半。后来被哥哥发现,挨了几顿狠打,又饿了我两天,我就再也不敢偷偷去学里了。”

    自从那次听到金宝梦呓之中背论语,汪孚林就一直在暗自留心。因为他还在养伤,每天晚上,金宝都是和衣睡在他床边上的一张竹榻上,以备半夜三更他有所呼唤,所以,他曾经不止一次在梦醒时,听到过小家伙的梦呓,其中少数是思念母亲,多数是背论语,背中庸大学,时不时还穿插过几句孟子。只不过,几句和全篇的意义截然不同,只靠在学里偷听和捡字纸,却能够背全四书,这是什么妖孽资质啊!

    可这样懂事的孩子,却偏偏遇到那样一个狠毒绝情的兄长。看来他之前拜托松伯的那件事,算是做对了!

    “金宝,我还是小看了你!”汪孚林招手示意小家伙近前来,等人迟迟疑疑挪到了跟前,他突然屈指在其脑门上轻轻一弹。

    “啊?”

    “放心,我说话算话!”

    金宝登时狂喜,正要趴下来磕头拜谢时,他突然看见笑呵呵的老货郎松伯正健步如飞地往这儿来,这才暂且止住了动作。

    “林哥儿!”

    上次到汪家坐了那小半个时辰,松伯在汪孚林的坚决要求下,就收起了那一口一个小官人,如同这些天村里的其他长者那样换了称呼。此时此刻,他放下手中那插满了红灿灿糖葫芦的担子,擦了一把汗后,看了看左右,发现只有一个金宝,这才说道:“你拜托我的事情,我昨天进城,试着在人前提了提。只不过,似乎在我之前,就已经有人在传你买侄为奴,我就怕按照你这吩咐往外继续一宣扬,更伤你的名声,那我就帮倒忙了。”

    居然已经有人开始传了?好快的动作,难不成金宝的事情本身就是陷阱?

    “到了这份上,就算弄巧成拙,也都是我自己的错。松伯你只是随便闲侃而已,这已经帮了我大忙,我感激不尽。”

    汪孚林想了想,还是诚恳地对老人深深一揖,见其慌忙还礼不迭,他就又笑着说道:“二妹和小妹算准了松伯你今天回来,想着你那糖葫芦,她们一早就在厨房蒸了芙蓉糕,等你回头卖完了糖葫芦回村时,捎带一点回去,给家里人尝尝,也是我家一点心意。”

    之前答应帮忙,松伯只是因为一时心软看不过去,再加上见汪小秀才为人和气,如今听到汪家二娘三娘竟还特意如此备办回赠,老人只觉心里暖呼呼的。那种被读书人礼敬的骄傲,远比平日他卖糖葫芦遇着大富大贵人家想尝鲜时,他多得了几个赏钱更高兴。

    辞过松伯,汪孚林方才带着金宝离开了大槐树下。如果说他最初请松伯帮那个忙,只是初步有那个想法,现在就轮到他下决断了。没走多远,他便停步对金宝说道:“族长家你应该认识吧?带我去一趟。”

    之前被问到为何不去族中长辈甚至族长那儿求主持公道时,金宝沉默不语,此时见汪孚林突然要去族长家,他顿时僵在了那儿。可想到自己如今已经被兄长一张死契卖了出去,主仆名分已定,决不能违逆主人,他只能紧紧咬住嘴唇,一言不发地在前头带路。

    出乎汪孚林意料的是,族长家并不是自己头一回走出家门时,遥望远处看见的那些气派院落,而只是村中偏西一座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徽式建筑。

    汪孚林到访得突然,族长汪道涵很是意外。汪氏这一支当年从休宁县迁徙到松明山,前前后后十几代人繁衍生息,如今这一村人十姓九汪,足有上百汪姓族人,他纵使是族长,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叫得上名,尤其是年轻小辈。当然,汪孚林毕竟从小就致力于举业,又是今年进学的生员,他不会不认得。

    可汪孚林上头那位父亲性情顽固,当初那件事又得罪了几家至亲,汪孚林本人也同样孤僻不懂人情世故,他对其自也亲近不起来,故而他虽听说过某些传闻,思忖还只是流言的范畴,族里那几家最富贵的没发话,他这个族长也就权且当没这回事。

    此刻,他就漫不经心地问道:“林哥儿之前受伤不轻,现在好了?”

    汪孚林这些天来晨练复健,见人打招呼,偶尔聊聊天打探两句,已经知道眼下是隆庆四年,但寻常村人对于汪氏上层人士都用的尊称,他总不能去盯着问,南明先生是谁,所以更多的信息也就谈不上了。唯一的收获是,他比从前那活了十几年的汪孚林还要更融入松明山村。他知道自家父子从前那生人勿近的德行,因此也并不在意族长那生疏冷淡的态度。

    “多谢伯父关心,好得差不多了。今天我来,是有一件事想要请伯父做主。”汪孚林转头看了金宝一眼,见其立刻醒悟过来,慌忙告退出屋,他方才对有些不解的汪道涵说道,“伯父可认得他么?”

    汪道涵不明所以,干脆敷衍道:“瞧着有些眼熟……”

    “他是汪秋的亲弟。”汪孚林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纸,向汪道涵推了过去,“请伯父看看这个。”

    汪道涵一听到汪秋这个名字,眉头便立刻紧紧皱了起来。他虽是族长,却不算最富,更谈不上极贵,家里这些年也只出了一个秀才。只因为自己这一支出身宗房,这才得以执掌族务和族谱族规。展开纸,见是一张契书,三下五除二看完了其中内容,他登时更头疼了。

    那个汪秋是有名的滚刀肉,听说还和县衙不少六房小吏有些往来。如今族中南明先生赋闲在家,松明山汪氏一族自然也低调度日,不希望节外生枝。再加上汪秋又是族中旁支,往日哪怕听说其苛虐弟弟,他也顶多让人提醒责备,毕竟这是各家家事,少不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次实在是太离谱了!

    族人往有功名的同宗亲戚那儿投献田地,这不出奇;自荐为仆奔前走后,也不算出奇;可毕竟是同宗,什么时候真的写过卖身契?

    “此事是不合礼法规矩,只不过……”他恐怕压不住汪秋,可难道真要去请上头那几位出面了断这种小事?那他这个族长的脸往哪搁?

    不等汪道涵把话说完,汪孚林便用十万分诚恳的态度说道:“我也知道汪秋这种人不好相与,伯父身为族长也有难处。那时候我是见汪秋铁了心要卖弟弟,想到若是我不答应,日后同宗血脉流落在外,一时不忍,就定了契书,可这些天怎么想怎么不妥。所以我今天特地来,只想另求伯父一件事。只要此事一成,也就没有那些隐患了。”

    等到带着金宝出了族长家之后,汪孚林揣着怀里那两件东西,心情很不错。既然汪道涵这一关过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就仅仅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