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二十八章 坑爹的粮长!

    PS:看《明朝谋生手册》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汪孚林还记得,上次汪秋就曾经拿佥派粮长的事情,来和自己软磨硬泡,不但觊觎自家的田产,还花言巧语骗自己将免一丁杂役的特权给他。只不过,在提学谢廷杰的面前,他把倒打一耙的汪秋直接给揣进了监房,如今人都挨过板子去服刑了,他差不多把粮长这档子事给忘在脑后了。如今再次被人旧事重提,他和汪二娘的骤然大怒不同,他更想弄清楚其中这些深层次的名堂。

    而吴里长显然也想把自己撇干净,问一答十,恨不得把所有关节都对汪孚林解释清楚。从他口中,汪孚林终于明白了为何粮长两个字会被人畏如蛇蝎。

    因为朱元璋当年定的制度实在是太坑爹了!

    所谓粮长,是专门收解一整个粮区之内夏税秋粮的人,但却只是民,不是官也不是吏。想当年粮长专挑真正的富裕殷实大户,一旦当上,那就和铁帽子似的,世袭罔替,除非一家绝户,再无男丁,否则永远不能摘掉这件差事。如果光是征收赋税也就算了,问题就在于还要负责大老远地送去京城入库,路上从雇船又或者雇车雇人,一应开销全都自己包干,这些开销有时候比真正缴纳入库的赋税高出几倍都不止。

    贴钱还是小事,万一因为天气原因等不可抗力延期没送到,又或者是少了丢了,那对不住了,脑袋就得借给朝廷用来杀鸡儆猴了!

    当然,在建国之初,粮长一职总算还有些好处,那就是有和朱元璋直接对话的机会,有些粮长甚至因为得到天子赏识,扶摇直上,一举当到高官。与此相比,充军甚至杀头的风险虽然不小,但在乡间说一不二,有时候可以中饱私囊,在父母官面前又有一定的政治特权,也算是机遇和风险并存的勾当。

    可是随着精力旺盛的朱元璋一命呜呼,接下来的天子一个比一个懒散,粮长辛苦依旧,却再也见不到天子,政治上的特权就渐渐越来越少。而迁都之后情况更糟,送粮食已经不再局限于从前的南京,北上京城还要算好漕河封冻的时间,入库时又会遭到从胥吏到内官一层一层严酷的盘剥,于是富家大户再也不愿意充当吃力不讨好的粮长,纷纷借着优免两个字逃脱。

    尤其在徽州这种农商倒置的地方,近年来,盐商越来越不愿意在本地购置土地,家产再多,也都宁可在外地买田建宅,以至于世袭粮长制度成了一纸空文,每县原本固定的一个个粮区也渐渐解体,大粮长几乎全都撂挑子了。于是从正德之后,官府就不管粮区了,一区十一里,干脆每里都让里长挑出富裕的十家人,十年一轮,负责收税,同时摊派两个人帮贴,然后于一区之中佥派大户负责解送入库。

    所谓的帮贴,就是不幸被选中的人只管凑份子出钱,贴补大粮长的开销,可以不用出力负责解运。即便如此,摊上粮长帮贴的,仍需要典当房屋土地,甚至卖儿鬻女倾家荡产。

    可这次户房新司吏赵思成刚上任就耍了新花招,又开始重新选派大粮长。汪家这次被派的,就是歙县总共十五粮区之中的第五区粮长,比每个里的帮贴小粮长更惨,贴钱还在其次,那是要奔前走后收解钱粮,还得负责千里迢迢去解送入库的!这些年徽州府也好,歙县也好,拖欠的各种赋税钱粮很不少,而粮长因此被逼无奈死了逃了的不在少数。

    仿佛是察觉到汪孚林那张脸着实有些难看,吴里长把粮长之役的弊端都老老实实说了,也就小心翼翼地补充道:“当然,粮长之役也不是有弊无利。往年也常常有粮长借机把称银子的小戥换成大戥,说是要交一两银子,实则多收个六七分,八九分甚至一钱的也有。而各区粮长要运粮去南京,还能从下头的各户人家征派贴役和空役钱,这也能落一大笔进腰包。只不过,除非真的能够有本事压服乡里,不怕被人告发,大多数粮长总还有些分寸。”

    敢情唯一的利益就是兴许可以昧良心装腰包;可弊处却是从充军到掉脑袋,整整一大堆!

    汪孚林恼火归恼火,可瞧着可怜巴巴的吴里长,他并没有冲着对方发火,而是客客气气地问道:“那我请问吴里长,我爹如今行商在外,却被佥派为粮长,若只是按照规矩,应该怎么做?”

    “这个嘛……”

    吴里长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粮长是户役,户主不在,其他丁男就得顶替,没有也得赶紧想办法。而且期限很紧,五月末起征,八月就要完税,若是一拖延,回头恐怕受累的就是令尊了,小官人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听说叶县尊召见过小官人?如若这样,小官人赶紧去一趟县城求见,把粮长推脱出去,也是一桩办法。毕竟,这么多年,让生员家中至亲出任粮长的,真是稀罕事。”

    很好,果然是故意的!看来上次他只把一个汪秋给乱拳打倒,又放过了那可能造谣生事的生员,于是给人一种错觉,认为他还是软弱可欺!

    “那你告诉我,我还有多少天时间?”

    “六月初一定要开始收夏税了,在此之前,十五区大粮长都要去县衙谒见县尊,顶多半个月。”

    汪孚林看着满脸诚恳的吴里长,已经不想再和这个同样是小人物的家伙纠缠了。至于对方之前所提的去见叶钧耀的建议,他也不置可否,直接吩咐送客。等到金宝把人领了出去,他站起身打量着这四面都是书的书房,突然一时兴起。

    他随手拿起一卷纸将其摊开在书桌上,提笔在砚台中饱蘸浓墨,就在这一方长卷上挥洒了起来。

    汪二娘推门一进书屋,就看到了兄长正站在书桌前写什么,她登时有些急了。吴里长出门的时候,躲躲闪闪根本不敢再和她说话,金宝那她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而那个对自己承诺一定会有办法的兄长,却在这种时候书生之气发作,还有工夫写什么字!

    她气冲冲地冲了过去,正要埋怨发火,可目光却一下子瞥见了那纸上已经写好的十几个大字,不知不觉就念出了声。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见汪孚林信手收笔,抱腕而立,汪二娘有些震惊地抬起头看看兄长,随即又低头瞧瞧那墨迹淋漓的字,好一会儿才眼睛一亮。

    “哥,你有办法了?”

    “也许。”汪孚林耸了耸肩,没把话说死,见汪二娘简直快要跳脚了,他才笑了笑说,“你哥是属海绵的,就是没办法,挤一挤就有了!”

    见汪孚林竟是撂下这话就径直往外走去,随即隐约听到他对金宝嘱咐了两句,等汪二娘惊醒过来追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这父子俩已然出门了。问小妹人去哪了,得到的却只是摇头,她登时为之气结。兄长如今性子是比从前好了,可也比从前贼了,凡事神神秘秘,老是不肯说明白话!

    当再次来到南明先生家中那座私家园林大门口时,汪孚林望着内中隐约可见的亭台楼阁,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从前在松明山时,他生怕在村民面前露出破绽,故而一直没有大力打听本族最出名的这位名士、可上次到了歙县,他明明有很多机会的,缘何却从来没有想到假扮外乡人,去茶馆酒肆好好打听?如此一来,就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人家到底叫什么名字,甚至连人家该是族伯还是族叔都不知道。

    “说到底,我就是没那个心!”

    汪孚林自嘲地嘟囔了一声,因为声音太小,就连身边的金宝也没听见。他到门上一问,得知南明先生竟然还盘桓在西溪南村的吴氏果园,一直没有归来,他想了想便开口说道:“我近日就要去一趟城里,既是一再和南明先生缘悭一面,可否容我留一张字条?”

    那门房正要答话,里头便传来了一个声音:“字条就不用了,有什么话你直接说,我给你捎带口信过去。”

    随着这声音,汪孚林就只见一个年轻人不慌不忙地从里头出来,和他打了个照面后,笑吟吟地一点头道:“说吧,什么事?”

    这家伙简直神出鬼没!

    认出来者是游野泳的闲人,汪孚林倒并不意外,当下斟酌该如何开口。而他身边的金宝在行过礼后,则是有意无意拿眼睛去瞥那门房。果然,下一刻,就只听门房忙不迭地点头哈腰道:“二老爷。”

    这一声二老爷,金宝登时恍然大悟。而汪孚林则在吃惊的同时,有些发窘。之前不认人这个最要命的破绽,有金宝和秋枫帮忙弥补,总算是遮掩过去了,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下可好,和这一位面对面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他愣是直到眼下才知道应该敬称对方一声叔父!

    那竟然是长辈!长辈!都怪他到现在为止,还不是太习惯自己才十四岁这个事实!

    见汪孚林脸色不自在,汪二老爷便主动说道:“你又不走亲访友,认不得我也很正常。我正要去西溪南村,来,咱们边走边说,你要给大哥捎什么话?”

    汪孚林见对方主动递台阶,他也就索性脸皮厚一记,赔笑叫了一声叔父,这才跟上了汪二老爷前行的步子。斟酌了一下语句,他把今天吴里长过来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当他说到是派粮长,他身边这位年轻的叔父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眉头一挑道:“什么时候派粮长这种事竟然会落到咱们松明山这种没有上户的地方了?看来,这些家伙是教训没吃够,胆子越来越大了!你是想让大哥出面,把这件事挡回去?”

    我倒是想,可这种人情似乎不那么好欠……况且还不知道那个户房新任赵司吏到底打什么主意!

    汪孚林心中这么想,嘴里却大义凛然地说:“若什么事都要惊动南明先生,我这晚辈也太厚颜了。只是我被人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算计,实在不胜其烦,就算没办法一劳永逸,我也得让人知道我不是好捏的软柿子。”见人有些诧异地看着自己,他便拱了拱手道,“能否请叔父替我向南明先生问一声,如若回头我一不留神把事情闹大了,是不是能够兜得住?”

    “呃……哈哈哈哈!”汪二老爷先是一愣,随即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他才眼神炯炯地说,“大哥虽说赋闲,可松明山汪氏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之前那次要不是你放狂言,我也不会请大哥先看你出招,没想到你竟然来劲了。好,你有本事就尽情放手去做,我们给你托底!”

    见汪孚林眼神一亮,继而喜形于色行礼道谢,汪二老爷便伸手将人搀扶了起来,又不要钱似的送上了一大堆勉励,甚至还一本正经地对金宝说,回头给他引介一个好先生。等到目送父子俩告辞离去,他方才轻轻啧了一声。

    “大哥组了丰干社,上头不少人都说他是起复无望,这才苦中作乐,将来就只能当个太平乡宦!可就算是乡宦,区区小人也想欺负?”(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