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二十九章 准备二进城

    PS:看《明朝谋生手册》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当汪孚林带着金宝从外头回到家里的时候,就只见前院的小凳子上,汪小妹正双手托着脑袋坐在那里,对于他们进来没有丝毫理会。汪孚林用眼神支使金宝去关门,随即便走到她面前,半蹲下来逗她:“小馋猫,新衣裳也穿上了,好东西也吃了,怎么这呆呆的样子?”

    “谁是小馋猫!”汪小妹顿时气鼓鼓地瞪了兄长一眼,这才闷闷地问道,“哥是不是又要走了?”

    “咦?”汪孚林登时一愣,继而若有所思地问道,“谁告诉你的?”

    “没人告诉我。我看到二姐在亲自给你收拾东西,连翘要帮忙她也不肯让,秋枫还被她骂了一顿,就上去问了一句,结果我也挨训了。”汪小妹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好一会儿才可怜巴巴地抬起头说,“哥,真的不能带我和二姐一块去吗?之前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天天都很想你,晚上有时候我还能听到二姐整夜整夜在翻身,早上起来眼睛都是红红的。”

    听到这里,汪孚林顿时心中一滞。虽说不过短短两个多月,他在努力适应生活的同时,也一直尽力想对两个妹妹好一些,但他终究没有想得那样细腻周到,没有注意到父母已经在外,自己这个兄长也离开时,两个年纪尚小的妹妹留在家里,那会是怎样的牵挂和寂寞。他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秀才,对于田地管理和操持家务一窍不通,而这些担子大多都是汪二娘一肩挑了,就连知道喂鸡,知道摘菜的汪小妹也比自己强。

    他下意识地伸手把汪小妹揽进怀中,随即轻声说道:“以后有机会,哥一定带你和你二姐进城去,想逛几天就逛几天,但这次不行。哥要去解决一直在背后捣鬼的坏蛋,这样日后才不会有人老是算计我们,哥也就不会撇下你们俩在家里了。”

    听着听着,汪小妹顿时哇地一声哭了。而在她的身后,闻声从里头出来的汪二娘站在二门口,眼圈也同样是红红的。可她没办法像年纪还小的小妹那样随随便便就撒娇,只能使劲眯了眯眼睛抑制掉泪的冲动,最后干脆扭过头去不看这一幕。直到身后突然有人揽住自己的肩膀,她浑身一颤慌忙回头,这才看到是汪孚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

    “别听小妹瞎说,我就是清理一下东西,省得到时候哥你又落下什么!”汪二娘赶紧扭过身子去,不想给汪孚林看自己已经泪流满面的样子,还使劲吸着鼻子,不让自己发出抽噎的声音。可是,当汪孚林转到了她跟前之后,她这样徒劳的努力最终还是落空了。

    “我这次一走,家里又全都要靠你了。刚刚我去了一趟南明先生家里,虽没见着人,但巧遇了二老爷。有他答应帮忙,我这趟进城不会有多大问题。”汪孚林故意把人家答应托底,说成了直接答应帮忙,果然立刻让汪二娘的脸上绽放出了惊喜。

    “真的?是二老爷?太好了,二老爷为人狂放好客,交游广阔,如果是他答应,也和南明先生没什么两样!”

    敢情那家伙还真有狂放之名!

    汪孚林轻咳了一声,当下又故意自卖自夸了一下之前在县城结下的人脉,好容易才把一大一小两个妹妹给完全安抚好了。等回到书房,他就叫来金宝径直问道:“金宝,你今天也看到了,那位汪二老爷直接站在我面前,我也没认出他来。从前我一味书呆读死书,人情世故半点没放在心上,他们一家子你知道多少,都说给我听,省得下一次再出丑。”

    金宝本就对此前没认出汪二老爷心中愧疚,听汪孚林如此一说,他立刻原原本本地把自己记得的东西都一股脑儿倒了出来。然而,他从小被兄长苛待,哪里会知道这种只能远望的尊长叫什么名字?只听塾师提过,南明先生字伯玉,排行居长,二十出头就中了进士,汪二老爷仲淹亦是从小就有文名,隆庆元年中举,接下来却春闱失利,还没定下明年是否赴京应考。两人还有一个从弟仲嘉,亦是早早进学,颇有文采,举业却不顺,如今还是个秀才。

    而汪孚林的曾祖父,和南明先生的祖父是兄弟,故而到汪孚林这一辈,正正好好是五服内的同宗。

    听到这里,汪孚林不得不打定主意,此次进城一定要端正态度打探清楚,省得来日又如呆头鹅似的。而最重要的是,夏税两个字究竟掩藏了什么玄机?

    这次不比上次,他可以乱拳打死老师傅。人家来了一招胜负手,他得细致小心一点!而且也不能全信那个游野泳的家伙,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打点行装的同时,汪孚林也在决定该带谁。他的本意是留下连翘,至于秋枫和金宝谁走谁留,他则着实纠结了。平日里不太主动的金宝,等他问过南明先生一家的事后就就主动请缨软磨硬泡,死活表示一定要跟着去。哪怕汪孚林摆出父亲架子,让他留在家里好好读书写字,别浪费大把时间在路上,也被他振振有词的孝道给堵了回去。不得已之下,他只能点了头。可等到晚饭之后,秋枫却又找来了书房。

    “小官人这次去县城解决粮长一事,还请千万带上小人。就算宝哥儿也随行,他如今总不好再做那些杂事,小官人身上总得有个人伺候起居。”

    其实是他不甘心留在家里受冷眼!虽然山路奔波辛苦,可跟着进城,也许还能有让人重视自己的机会!

    那就都带上吧!

    汪孚林索性就这么定了,当天傍晚就去张罗雇滑竿,可这事情还只刚刚透出个风去,南明先生那边就已经派人登了门,道是将那四个他已经相处得很熟的轿夫,并两具滑竿一并借给他。面对别人这一番好意,汪孚林自然不会推辞,反正他连托底的事都已经拜托出去了,又何必在乎现在这点小人情?

    而且,请汪二老爷托底的另外一个目的,便是让他再一次确定,自己连番倒霉的背后,就是这帮子大佬在打架!

    被人当枪使的感觉再不好,也总比毫无价值被踹开来得强!更何况,以他的直觉来看,汪二老爷那兄弟俩,人品至少还凑合!(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