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三十二章 谁忽悠谁?

    不是我未卜先知,而是叶县尊你实在太后知后觉!

    听明白是这么一件事,汪孚林心情一松,故作诧异地反问道:“老父母这话从何说起,我只是那一日端午节看到那么大的排场,怕不得要花费好几百两银子,所以才随口问一句。”

    “随口问?哈,没想到倒是给你随口问对了,这次端午节龙舟竞渡的种种开销,便用了整整五百两!”

    “要不是本县今天突然一时兴起,召来户房新任司吏赵思成要账册看,还竟然不知道!赵思成口口声声说,户房账面上已经没钱了,非但没钱,还倒欠外间各种花费!说是之前大宗师盘桓歙县那几天,用去各项花销三百两,前时巡视学校主持道试那些天,徽州府又摊派到我歙县头上开销五百两,本县这样那样的花费若干,总而言之一句话,堂堂徽州府附郭首县,竟然没钱!”

    说到这里,叶钧耀的声音已经几乎是咆哮:“不但没钱,用他的话说,本县上任的时候,账目是平的,有本县盖印为证。可光是今年初本县上任后到现在各种花费,账面亏空已然竟有五千,如果本县不能在征收夏税的时候多摊派公费五千两,就不足以填补亏空。如今从他以下,不但六房以及其他各处的胥吏,还有三班衙役,上上下下都在自己贴钱,都快前胸贴后背了,恳请本县做主!这要是随随便便就多摊派公费,本县就算现在平了账面,可日后呢?”

    眼看叶钧耀一时愤怒,竟是狠狠把手中一本薄薄册子砸在了书桌上,汪孚林默默地在心底里腹诽了一句您老好容易等到一个缺,就没个亲朋好友提醒一声,当县令应该要具备什么样的常识,招揽怎样的人才班底么?上任盘账的时候又该怎么干?

    可这时候,他就不像上次在徽州府学时那样,主动把事情揽上身了。他只能假装完全震惊而愤怒的模样,恼火地应了一句:“竟有此事,太可恶了!”

    嘴里附和,汪孚林心里却在想着,如何把自己的事和现在这件事有机结合,突然心中一动。

    “没错,就是太可恶了!”

    叶钧耀又骂了一声,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脸上疲惫的同时,心情却因为对汪孚林这一通倾泻,稍稍冷静了下来。毕竟对面只是个稚嫩的小秀才,又和自己在县试中有点师生之情,之前又有点香火情分,他说话不用那样端着。

    尽管他只是三甲进士,但对于自己的评价一直很高,总以为自己走马上任之后,一定能够治理好一县子民,可现实是他上任几个月来,还在政务摸索期,结果先是一场功名风波把他打得头昏眼花,而后又是这当头一棒。他甚至想到,要是这些胥吏差役大闹起来,说是他任上才有这亏空,他又该怎么办?

    他看了一眼汪孚林,突然想起,自己今天一时起意召了户房司吏过来,而后气急败坏之下,就因为大宗师之前主持道试期间,由歙县负担的那笔开销,跑去徽州府衙扯皮了,结果非但没见到知府段朝宗,还被舒推官给挤兑了一通,所以,上床就寝前,心中烦乱的他随手一翻桌子上的投帖,一看到汪孚林那份就立刻回忆起了当初这小秀才的提醒。

    这时候,他看了一眼汪孚林,突然用试探的口气问道:“孚林,你觉得本县是否可以找个能手,将账目做平?”

    听到叶县尊居然如此天真,汪孚林顿时哭笑不得。他做出仔细替这位县太爷考虑的模样,眉头紧皱了好一阵子,实则刚刚早就想好了。

    “老父母,恕学生说句不恭敬的话,既然对方敢要挟,背后说不定有人,如果轻举妄动,说不定反而被他们带到沟里去了。更何况,这年头精通书算的人,不是掌柜就是胥吏,难保风声不外露。”

    叶钧耀顿时急了:“那本县岂不是只能被小人算计?五千两摊派公费,万一激起歙县各区各里反弹,那可如何是好?”

    “其实,学生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外人不能用,那户房其他人呢?”汪孚林说到这里,见叶钧耀登时眉头一挑,显然有所领悟,他便接下去缓缓说道,“老父母之前审案的时候,学生虽然没有去旁听,但也知道,典吏万有方为了多得心红银,私刻户房印章,在别人的文书上盖假印,罪证确凿。而那帮役刘三又和汪秋沆瀣一气,盗用典吏万有方的假印,出具假契书,诬告我买侄为奴。这两个人罪有应得,轻饶有违法度。但那个户房司吏刘会……”

    “对啊,刘会倒是查无实据,所以本县才让他取保!”叶钧耀忍不住一拍大腿,喜形于色,“而且,万有方和刘三都还押在大牢,但刘会坚决否认侄儿的事情和自己有关,所以本县也只能准了他回家待审。”

    说到这里,他上下打量着汪孚林,声音一下子低缓了下来,“不过,我身为一县之主,之前又答应了大宗师,若召见这样的待罪之人……”

    见汪孚林一脸不太理解地看着自己,叶钧耀想起这小秀才不过十四岁,他就干咳一声道:“本县不好亲自去见这样的待罪之人,又恐身边人不能说清楚利害,孚林可愿意代劳?”

    “这等重任,学生恐怕……”

    不等汪孚林把话说完,叶钧耀便站起身来走到汪孚林面前,如同长辈一般按着他的肩膀,状似带着无穷期许:“你若是能够为本县料理了此事,来年你那儿子金宝参加县试的时候,本县保准给他一个第一!”

    汪孚林本来就是以退为进之计,没想到叶钧耀竟然丢出这么一个诱饵,他登时又好气又好笑。而叶钧耀仿佛还以为他不相信,继续循循善诱道:“孚林莫非以为我在空口说白话?如金宝那般资质,又能好学上进,两年时间尽可习得八股精髓,这是大宗师亲口说的!你放手去做,本县给你托底!”

    你不给我扯后腿就不错了!

    汪孚林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还是继续为难:“既然老父母信得过,学生便勉力去试一试!不过,学生不瞒老父母说,这次学生特意进城投帖,是为了家父竟然被派了粮长之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