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三十八章 联络员金宝的第一天

    眼见李师爷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离去,汪孚林不禁暗叹这实在是个有理想有追求的人!见金宝还沉浸在某种不可置信的情绪中,他站起身到小家伙跟前,往其脑袋上轻轻一拍,这才笑眯眯地说:“愣着干什么,赶紧跟我回去准备准备!”

    带着金宝从雅座出来,汪孚林发觉秋枫站在门前呆呆不动,犹如木头人似的,他便唤了一声。等到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慌忙去找掌柜结账,他便招呼金宝先回了堂屋,将叶钧耀的另一重用意对金宝嘱咐了一遍。

    末了,他轻声说道:“记住,你只要把叶县尊的话一字不漏都记住,把我的话也一字不漏传达过去,其他的都不用管,明白吗?”

    “爹,你放心。”金宝捏着小拳头挥了挥,脸上表情就仿佛下一刻就要上战场似的,“我绝对不会泄露给别人半个字!”

    “很好,今后你就是爹和叶县尊之间的联络员!”

    汪孚林玩性大发,直接送了金宝一个名头,见其满脸茫然,他也不解释,笑着说道:“其他时候你只管好好跟着李师爷读书,至于叶公子嘛,他脾气好你就和他好好相处,脾气不好你就装哑巴当他是木头,要是他敢欺负你,回来一定要告诉我,不准藏着掖着,明白吗?”

    “明白,爹!”

    汪孚林突然有这么一种微妙的错觉。眼下怎么好像是上级给下级布置任务呢?所幸就在这时候,秋枫在外叫了一声小官人,他便把人召了进来。得知李师爷刚刚点了客栈中最贵的茶,一壶茶喝掉五十文,他差点呛着了,只能在肚子里暗自哀嚎了一声这书生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要知道,他这三个人再加四个轿夫在这住一晚上,也就是一钱半银子。如今不比洪武初年,随着外头大量银子涌入,现在是铜贵银贱,一两银子差不多相当于八百文,也就是一百二十文的样子,可现在人家一壶茶就是五十文!

    汪小官人压根没想到,他当初给县衙门子送礼,同样是差点飞了半两银子。他只能安慰自己,这样的花钱如流水,也是为将来打基础。好在金宝接下来是免费蹭读书,回头总会把这点本钱翻倍赚回来!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对秋枫说道:“金宝去跟着李师爷读书,以后秋枫你就暂且跟着我。”

    这原本是秋枫此次想方设法跟进城来的最大目的,可此时此刻,他慌忙答应的同时,心里却没有太多的高兴,眼角余光更是忍不住朝金宝瞥去。

    次日一大清早,金宝就装束整齐出了门。尽管从马家客栈到县衙后头官廨,步行也就是一小会儿,但汪孚林还是请了两个轿夫用滑竿送一程。

    一个家仆早早都在知县官廨后门口等候,见金宝下了滑竿,他立刻就知道这便是那位从奴仆一跃而成为秀才相公养子的好运小郎君了,少不得上前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宝哥。金宝事先听了汪孚林嘱咐,知道这是要打赏的,虽说有些不舍得,还是抓了几个铜钱给了。

    等到随其入官廨,一路顺着甬路东拐西绕,最终到了一处亮堂的屋宅前,他就只听到里头传来了有气无力的读书声。进门之后,他昨日才刚见过的李师爷正端坐主位,手不释卷目不转睛。而一旁一张小桌子上,一个大约比汪孚林小两岁的小胖子正苦恼万分地读着书,见他进门立刻看了过来,可下一刻就只听得砰地一声,再一看是李师爷一戒尺拍在桌子上,小胖子登时一缩脑袋,不敢再分心了。

    金宝连忙收回视线,上前恭恭敬敬拜见过李师爷,对方却连寒暄都没有,立刻将他提溜在身边,拿着一本春秋就讲了起来,语速又急又快。这要是换成别的孩子,铁定叫苦不迭,可金宝却是偷听成习惯,聚精会神地竖起耳朵倾听,唯恐漏了一个字。

    一旁那小胖子频频拿眼睛偷瞥过来,见李师爷也好,金宝也好,一个讲一个听,谁都没顾得上自己,他的念书声渐渐就轻了,最后甚至悄悄放下了书,蹑手蹑脚往外走。然而,当他终于成功逃出书房,按着胸口正得意的时候,耳畔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这是往哪去?”

    小胖子这才发现眼前出现的赫然是一个自己根本没料到的人,老半晌才结结巴巴叫出了一声爹,继而就在那怒火四射的眼神下,耷拉脑袋跪了下来。

    叶钧耀实在是恨铁不成钢,此刻他心里有事,懒得理会这个惫懒儿子。推门进书房,看到李师爷正滔滔不绝给金宝讲春秋,他本待稍等片刻,可听着听着发现怎么都没个完,他不得不重重咳嗽了一声。可就是这一声咳嗽,引来的却是李师爷愤怒的目光,金宝幽怨的眼神。

    一时间,他竟感觉自己成了那个搅局的人,不知不觉地往后退出了书房。等到了门口,他猛地醒悟到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登时又好气又好笑,不禁把满腔恼火全都发泄到了儿子身上。

    “来人,把这个孽障给我拖下去,行家法重打二十!”

    小胖子立刻傻眼了,眼见跟着父亲过来的一个家仆磨磨蹭蹭上来抓自己,他突然敏捷地爬起身,一溜烟就往外跑去,口中还大声嚷嚷道:“姐姐救我!”

    叶钧耀险些给气了个倒仰,上前就狠狠踹了那家仆一脚:“还愣着干什么,把人给我追回来,今天要是打不成他,本老爷就打你!”

    李师爷好容易遇到一个良才美质可以跟得上自己讲学的进度,经过外头这一闹,心情顿时很不好。可是,他到底还知道自己是毛遂自荐的门馆先生,不是傲公卿的名士,故而叶钧耀进来赔笑说有话要吩咐金宝,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很认可的第二个学生被东主给带走了。人一走,他捏着一旁那把戒尺,面色不善地龇了龇牙,暗想回头一定要好好给那第一个学生一个教训。

    养儿不教父之过,既然叶县尊上次举双手赞成他狠狠打了小胖子的手心,回头他加罚双倍!

    而金宝跟在叶钧耀身后出了书房,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别看他在汪孚林面前拍了胸脯,真正面对一县之主,紧张那是肯定的。这一走神之下,当叶钧耀停下脚步时,一个没留神的他险些直接撞到了其后背上。

    若不是自从真正和汪孚林有了父子名分之后,他被狠狠灌输了一通不许随便下跪的大道理,这会儿都有些站不住了。

    叶钧耀却根本没有在意金宝的失态。瞅着这儿处于空旷地带,四周围藏不住人,有人偷听也没那么好耳力,他就低声问道:“你爹可让你带了话来?”

    金宝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让自己集中精神,随即小声答道:“爹昨天去见了前户房司吏刘会,他被人欺负得很惨,所以在爹游说之后,他答应为县尊悄悄收集从前的账目。爹还从他口中套出了话,说是其实前任房县尊离任的时候,账面亏空就有四千多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