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三十九章 叶县尊骂娘

    “混账……混账王八蛋!”

    一直自诩为文雅之士的叶钧耀终于忍不住了,竟是破口大骂。然而,就在他这话音刚落之际,突然有人扬声说道:“爹,幸好弟弟不敢来见你,否则要让他听到爹竟然口出粗鄙之语,回头有样学样怎么办?”

    金宝也被叶钧耀这突然蹦出来的七个字给震得不轻,第一次觉得知县老爷原来也不是这么高高在上。此刻听到有女子说话的声音,他明明知道来的是女眷,不该随便回头,可还是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就只见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年纪和汪二娘差不多的年轻少女,她身量颀长,牙白纱衫,大红石榴裙,乌鸦黑似的秀发上,只利落地用竹簪挽了一个鬏儿。虽则她面容秀美,可这样通身不见金玉的打扮,却使整个人更显英气,而不是妩媚。

    他不敢多瞧,赶紧低下了头,隐约只见一双朴素的绣鞋稳稳当当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仅仅两三步远。

    “这里没你的事!还有,今天就算你再说情,我也绝不会饶了那竟敢逃课的小子!”

    “我又不是求爹饶了他。只是爹既然请了李师爷,就应该照之前约定好的,弟弟只要是上课犯错,就交给李师爷管教,不要动不动就家法,李师爷那把戒尺又不是吃素的!”仿佛是发现叶钧耀哑口无言,那少女便笑了一声,随即说道,“爹不说话我就当您应了,这就把弟弟送回去给李师爷管教……对了,这便是那位连日来在府城县城都大名鼎鼎的良才美质么?”

    金宝没想到话题竟会突然转到自己身上,顿时更加局促,可让他没料到的是,这比自己高许多的县尊千金竟突然在自己面前蹲下,饶有兴致地端详了他好一会儿,这才起身说道:“有他这样好学上进的孩子和弟弟一块读书,兴许真的能够带挈弟弟多多用心。你是叫金宝对吧?”

    “是,见过小姐。”

    金宝连忙退后两步,几乎长揖到地,紧跟着,他就觉得有人把自己扶了起来,顺便还把什么东西硬塞到了手里。

    “爹平时为人最不仔细,肯定没预备见面礼,我就代他给你了……回头告诉你爹,不少人都期待他继续大发神威!”

    低头一看手中是一对红线结绳扎好的银锞子,约摸有一二两,金宝大吃一惊,抬头想要拒绝的时候,却发现那少女已经笑着转身去了。他不敢去追,不得不用求助的目光去看叶钧耀,却没想到这位县尊正无奈地揉着眉心。

    “既然是见面礼,你就收下。”叶钧耀好半晌才注意到金宝的纠结,赶紧干咳一声,故作威严地吩咐道,“接着你刚刚说的,继续。”

    刚刚说到哪了?

    被这一打岔,金宝不得不绞尽脑汁回忆刚刚的情景,好一会才接上话茬道:“因为县尊之前刚上任时,和房县尊盘账的时候急匆匆的,刘会和那时候还是典吏的万有方,还有赵思成一起,按照前任房县尊的支使,把这一笔亏空给隐瞒了过去。”

    见叶钧耀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他赶紧低下头,原原本本根据汪孚林的叙述继续说道:“但是,刘会说,如端午节赛龙舟这样的盛事,向来都是从城中收到请柬的缙绅富商那里派捐,大家都会慷慨解囊,这些派捐汇总起来,别说开销足够,还会有很多盈余,所以此次多了五百两开销绝不可能。”

    这一次,叶钧耀再也忍不住了,一张口又是连串脏话。他是宁波府人,这时说话语速又快,金宝根本听不懂,只听到不断出现某种骂娘的字眼。于是,金宝脑海中那高高在上的县尊形象完全轰然崩塌。他终于意识到,知县老爷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生气了会跳脚,没什么可怕的。

    李师爷来当门馆先生,主要是为了自己找个清静的地方读书,所以,他原本给小胖子每天只上半日课,下午和晚上就自己温书和磨练制艺。可是,因为上午小胖子逃课之后被姐姐送回来,他拿着戒尺在其左手上狠狠敲了十下戒尺以示惩戒,而金宝又被叶钧耀拉着说了许久的话,他竟是破天荒下午又加了一个时辰的课。等到自己这辈子收下的第二个学生告辞的时候,他还送了一卷自己当初秀才应试时的制艺全集给金宝,让小家伙受宠若惊谢了又谢。

    虽说这第一天上课实在是有些说不出的刺激,但金宝回到客栈的时候,却也知道主次,先把要带的话给说了出来。

    “爹,叶县尊说,既然爹一出马就问出了这么多旧事,那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他只要结果,不管过程如何。只要事成,他重处赵思成,就连佥派粮长一事,也一定会当成这家伙的罪名!”

    金宝有板有眼地复述,甚至连叶钧耀那气急败坏的口气一并模仿得惟妙惟肖,汪孚林不禁笑了。他今天当然没闲着,去见了一趟程乃轩,找这位程大公子借了两个人跑腿。为了让外人看到自己这个呆头鹅无头苍蝇四处乱撞的样子,他故意让这两个人四处走门路,跑了好些府城县城的大户人家,实则全都是在门房打听主人将来几天何时在家。自己则再次去看了一次长姐。至于暗地里,他则让秋枫去见了一趟刘会,却只带去了两个消息。

    第一,金宝从即日起,入县衙和叶公子一同从学于门馆先生李师爷。第二,明日会请叶县尊审理案子,请他把被人欺压的事照实说,一旦脱身出城,则走新安门。

    汪孚林相信,刘会既然当年不过弱冠便为户房司吏,得到前任县令房寰器重,应该会很明白这代表什么。

    此时此刻,得到了叶钧耀授权,他心中稍稍一松,当即饶有兴致地打探起金宝今日第一天上课的经过。于是,他得知了叶公子是个小胖子,而且显然很讨厌读书,趁着李师爷给金宝讲课期间偷偷溜走,结果挨了一顿戒尺;得知了叶知县在明白实情后大为失态,破口大骂,其中还有娘希匹这样的违禁词;得知了李师爷为人一丝不苟,却很赏识金宝……可是,当金宝从怀里掏出了一对绑着漂亮红绒绳结子的银锞子,说是叶小姐的见面礼时,他不禁有些惊愕。

    金宝抬头看了看正摸着下巴思量的汪孚林,犹豫片刻还是实话实说道:“爹,叶小姐还让我捎话给你,说是不少人都期待你大发神威。”

    见鬼,这话什么意思?

    汪孚林一下子愣住了。他隐隐觉得,昨日在县后街上偶遇的那一乘青绸小轿,那个头戴鬼面具打起窗帘,把自己和路上行人都吓了一跳的女子,兴许便是知县千金。可就算如此,就这么在人来人往的地方随眼一瞥,人家就能记住金宝?而且,如果那位叶小姐知道父亲的难题,寄希望于自己帮忙解决,那还说得过去,可什么叫做不少人都期待他大发神威?这不科学!

    既然想不通,汪孚林也不想在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子身上费太多脑筋。反正那叶小姐就是上司的女儿,仅此而已。他低头瞅了一眼手上那一对小银锞子,笑着塞回给了金宝:“既然是给你的见面礼,你就好好收着!”

    “可是……”金宝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低声说道,“爹,之前小姑曾经悄悄对我说过,得知爹之前进城保功名那一次,把从小珍藏的那些银锞子都剪碎了以备需用,二姑背地里哭过一场,觉得都是她不会当家。现在咱们又住客栈,我去县衙读书又常常要打赏人,开销也很大,我留着钱也没用,爹就拿了去一起开销吧。”

    “傻小子!”汪孚林听得心里五味杂陈,好一会儿才笑骂道,“不过再怎么说,还不用你来操心怎么省钱,怎么当家!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你们这些小孩子不要成天就想着勤俭节省!”

    见金宝这才讷讷把银锞子收了,他便低声吩咐道:“明日你早点去县衙,给叶县尊带句话……”

    低声嘱咐了几句之后,他就又继续说道:“然后再麻烦叶县尊找个妥当人家,借辆车给我用一下。”

    PS:今日第三更……书评区真是寂寞如雪,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