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四十章 快刀斩向狗腿子

    歙县县衙的早堂一贯枯燥无味,除却两日前叶县尊陡然大发雷霆,狠狠批了户房新任司吏赵思成一顿,其他时候也就是行礼、磕头、奏事、退堂,仅此而已。放告日虽然常常会收上一些状纸,可最终当堂受理的终究是少数,很多人生怕衙门里头的吏役吃了被告吃原告,拿着状纸跑衙门打官司,也就当成是个吓唬人的手段而已。

    可这一天大清早的早堂,一贯风雨无阻,从不耽误早堂的叶县尊竟是破天荒迟到了!无论是方县丞这些属官,还是其他六房以及各处的小吏,等候在大堂上的时候全都在窃窃私语。有人议论那位年纪轻轻就已经考中举人的李师爷,有人嘲讽资质低劣人却吃得滚圆滚圆的叶小胖,有人说道常常坐轿子出门的叶小姐……总而言之,往日威严肃穆的大堂上八卦与谣言齐飞,甚至还有人商讨起县尊上任不带妻妾带儿女的问题,直到一声高喝响起。

    “县尊升堂了!”

    随着这声音,死板一张脸的叶县尊从后头入堂,端端正正地坐在主位上。等到官吏一层层又是行礼又是磕头,最终一一起身回归原位之后,他不轻不重一拍惊堂木,沉声说道:“此前户房司吏刘会,典吏万有方及帮役刘三等人,内外勾结私刻印章,伪造文书一案,拖得太久了。本县心意已决,今日审结,呈报徽州府衙!来人,立刻往各处提领人犯,不得有误!”

    叶钧耀上任以来,嘴上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做事却拖拖拉拉没多少效率,众人无不知道他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谁也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有这样雷厉风行的一天!可惊疑归惊疑,历经这么多天,赵思成这个户房新任司吏已经把位子给坐稳了,六房已经再次达成了妥协和平衡,因此吏役们对视一眼,谁都没打算在这种时刻去捋县尊的虎须,提出什么反对意见。

    万有方和刘三全都押在大牢,而刘会却还取保在外,快班快手正役许杰便被胡捕头点了将,去新安驿附近的刘家拿人。遥想上次他和马能刘三一块去松明山提汪孚林,转眼间不过半个多月,汪孚林平安无事,刘三却把自己算计进了大牢,还牵累了自己的叔父刘会,他就觉得世事沧桑,唏嘘不已。于是,领了县尊牌票的他并没有带太多人,只带着马能这个老伙计,再加上四个自己信得过的白役匆匆赶到了刘家。

    即便他隐隐听说过刘会落难之后被人讹诈勒索,此刻看到其鼻青脸肿的模样,也不禁有些意外。不论怎么说,眼前这年轻后生可曾经是县衙六房之中的狠角色,五年之中一举拿下一房之主的位子,不想现如今竟落魄到如此地步!可同情这种情绪,他一贯能够隐藏得很好,更何况今天就是尘埃落定的时候,因此他抖了锁链把人一锁之后,阻止了四个白役的进一步搜刮,只接了刘洪氏含泪送上的一包钱。

    临走时,他低声对刘会说道:“今天事出突然,大家都没得到风声,一切就得看堂尊的决断了。”

    刘会脸上淤青处处,听到这话时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但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前日汪孚林才亲自见过他,昨日又让小厮捎话说,其养子金宝进了县衙和叶公子一同从学于李师爷,并暗示今天一大早县尊会提审,能够把他弄出城,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正按照汪孚林对他的承诺在缓步推进。

    至少,他之前一直希望这桩案子拖得越晚越好,否则极可能在落井下石中被判充军,如今却竟是有些期待了!

    在大牢关押了半个多月,昔日户房鼎鼎有名的胖典吏万有方,如今却是憔悴消瘦,整个人怕不掉了有十斤肉。说话口气比叔父还大的帮役刘三,眼下彻底犹如蔫了菜的西瓜。然而,当刘会被带上大堂的时候,那头面上处处青紫的样子方才是真正的凄惨,就连蹲大牢期间恨透了刘家叔侄的万有方,也先为之一愣,随即才幸灾乐祸地冷笑一声。

    至于赵思成则是在看到刘会的一刹那,方才想起自己曾经吩咐人去榨干这家伙,此人这一身伤恐怕就是这么来的。虽说他很是笃定,以叶钧耀和汪孚林那还算密切的关系,作为堂尊的叶钧耀不能把粮长之事摆平,必定会在其他地方为其出气,刘会绝不会有好下场,可也不希望节外生枝,当下不动声色往吏房钱司吏身后闪了闪。可钱司吏却仿佛对他这动作很反感似的,没好气地往旁边斜退一步,又把他整个人给让了出来,随即又低声出言讥讽。

    “怎么,敢做还不敢当么?”

    赵思成心中大恨,本想反唇相讥两句,可不想上头叶钧耀陡然一拍惊堂木道:“刘会,本县记得你并未押在狱中,缘何浑身是伤?”

    跪在地上的刘会惨然一笑,眼睛往四周围那些自己往日最熟悉的同僚看了一眼,见赵思成绷着一张脸,他冷冷一笑,继而就磕了个头说:“回禀县尊,小的自从被县衙革退,取保回家待审之后,就一直有皂班帮闲白役到小的家中讹诈,让小的拿钱出来,否则便请县尊早审,断小的一个充军辽东!”

    刘会竟敢把这种事揭出来!这家伙难不成准备鱼死网破不成!

    赵思成又惊又怒,怎都没想到刘会竟敢如此。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叶钧耀听闻之后,竟是再次狠狠一拍惊堂木,怒声喝道:“岂有此理!不论你有罪与否,自有本县公断,岂可容旁人私刑威胁?你给本县明说是谁,本县当堂公断,立时开革,这歙县衙门之中,岂能留这样的落井下石,卑鄙无耻之徒!”

    刘会不过是拼着这一连三日之中窥得的一线希望,于是按照汪孚林的话奋起一搏,谁知道堂尊竟是撂下了这样的话,一时惊喜交加。他砰砰砰用力磕了几个响头,这才带着悲音说道:“是皂班白役周甲、秦武、韩十五……”

    当初挨打的时候,刘会满心怨毒,暗自一一记下了名字,此刻一口气说出了十几个人,连一丝一毫的滞涩都没有。而堂上其余官吏无不沉默,有的是因为吃惊,有的是隐隐察觉到什么,也有的是横竖两边不搭只看热闹,还有的人则是幸灾乐祸。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想站出来指责刘会死到临头还胡说八道,可谁都没有高高在上的叶县尊动作快。

    “来人,传本县之命,将这些人各杖二十,全数开革出去,永不许进县衙!”

    “堂尊,这总得对质,又或者有个证据吧?”

    “是啊,万一下头鼓噪起来……”

    在终于反应过来的人纷纷开口质疑之后,连日以来心情郁结又恼又恨的叶钧耀砰的一声又是一记惊堂木。这是今天他升堂之后的第三下了,横竖拍的不是自己的手,不但不痛,还有一种说一不二的痛快。

    “又不是经制正役,不过是投充皂班的帮闲罢了,革了就革了,杖二十已经是便宜了他们!如此害群之马留在衙门,日后尔等若是一旦出了岔子被革退,难不成也想挨拳脚遭讹诈?”

    一句话说得众人哑口无言,叶钧耀就厉声喝道:“还不快去传命?”

    有资格参加早堂的三班衙役全都是经制正役,不论是经过核准增加的帮役和副役,还是那些数目庞大的白役帮手,自然是没资格出现在这里。所以,当传令人下去之后不多久,大堂之外立刻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的求饶声。可是,叶钧耀却显示出了惊人的强硬,立刻吩咐皂隶打完之后,将这些讨饶的家伙轰出去,同时在全城放出告示名单,写明这些被革除出去的人。用他的话来说,如此便可让百姓见识到他肃风气的决心。

    “若真的当庭对质查证,也不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按照殴伤律,这些狗东西可就没那么便宜了!本县这叫做快刀斩乱麻!”

    既然汪孚林说那些白役是赵思成的爪牙,他奈何不了赵思成,砍断其一些手脚也算解气!他本来还打算再好好审一审,可汪孚林说得对,这样就会耽误时间,相反把人革除之后放出风声,那些往日受这些白役侵害的百姓定会拍手称快,这样他不但少了麻烦,还能提高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