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四十四章 演技派

    走出叶钧耀书房的时候,汪孚林反省了一下自己刚刚的态度,发现有些太过义正词严,这样的晓以大义不符合自己的年纪,而且,给某县尊的压力似乎也稍大了些。可想想横竖背后还有个大人物撑着,他也就懒得去后悔了。

    本来这一笔数额庞大的丝绢夏税是单单歙县负担,还是六县一同负担,他不了解其中那些追根溯源起来恐怕很复杂的关联,也没想胡乱插手,反正凭自己的家境,大不了分摊到自家头上多缴纳一二两银子的税钱,不是出不起。可一次又一次被对立派算计了再算计,他别无选择,只能站在自己如今所属的歙县这一边,站在宗族这一边,顺便把叶钧耀给使劲拉过来,然后在衙门吏役之中也分化出一个阵营。

    事情成不成,他且不管,他至少得用这个名目,把敌我分清楚!

    当他心事重重,顺着县衙这青石甬路往外走时,猛然只听得一个突兀的声音:“汪小相公又来见叶县尊了。”

    汪孚林闻声望去,见是一个身穿青色吏衫的中年人,他依稀记得上次见过这家伙一面,正是那次歙县生员去府学闹事的时候,前来报信的人!尽管那时候他并不知道此人名姓,但他还是本能地生出了一个感觉。

    这应该便是赵思成,派了他家粮长的户房新任司吏赵思成!

    来者笑眯眯地走上前,拱了拱手说道:“汪小相公,这粮长上任是有期限的,如果逾时不来,就算堂尊现在不说什么,等到最终截止将近,该收的钱粮收不上来,那时候可是有律法在,三日一追,五日一比,板子越打越重,到时候就什么体面都没了!就是县尊,也越不过这祖制!”

    “你别高兴得太早,迟早你会有报应的!”

    看到汪孚林勃然色变,恶狠狠地吐出这句话,赵思成登时笑得更得意了。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小秀才,到这份上还想着报应!

    眼看这家伙扬长而去,汪孚林脸上怒容不减,加快脚步出了县衙,直到出了门方才常常吐出一口气。

    最近里外两张脸,他都快锤炼成真正的演技派了!

    既然打定主意要说动叶钧耀,汪孚林接下来也不用金宝出马了,又是一连两天投帖登门骚扰,摆事实讲道理,最后祭出了位列名宦祠这样一个大杀器,终于让有志于在仕途上走得更远的叶大县尊艰难做出了选择。事实上叶钧耀和汪孚林一样倒霉,上任之初那番慷慨激昂的讲话,以及后来每每挂在嘴边的谋福减负四个字,全都在他身上打满了均平派的烙印,在祖制派那批人看来已经站队了,否则也不会算计上这位县尊。

    所以,出了知县官廨书房的汪孚林长舒一口气。他自己已经倒霉地被殃及池鱼了,如今亲手把一个地位更高的人拉下水,心情总算轻松了点。

    虽说他起初完全想明白其中关节后,有些不大高兴,可现如今身为根正苗红的歙县人,站在自家父老乡亲那一边谋求减税那是必须的,再加上他已经被程奎等歙县生员,赵五爷这样的铁杆均平派视作为自己人,那还有什么好埋怨的?胳膊肘只能往里拐,必须往里拐!

    他连续到这里死缠烂打三天,第一天从正门出去碰到赵思成,第二天第三天,他却没兴趣每次都得在那些吏役面前扮一个无知小秀才,干脆走了知县官廨后门。昨天还有个人带路,但今天却连带路的人都没了,显然叶县尊在做出选择后也有点心理障碍,没顾得上这茬。好在他不是路盲,走了三遍哪能不记住。这会儿,他一面走一面在心里思量,回头对赵五爷和刘会二人分享这个好消息,同时根据计划,快速解决掉账面亏空以及粮长这两个**烦。

    “汪小相公。”

    听到迎面突如其来的这个声音,正心不在焉想事情的汪孚林立刻抬起了头。却只见来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俏丽少女,丫鬟打扮,眉清目秀,屈膝行礼之后便大大方方地说道:“我家小姐差小婢问汪小相公一声,一连三日造访我家老爷,眼下是否已经大功告成了?”

    “咦?”汪孚林听到小姐两个字,猛然想起金宝曾经提过的那位叶小姐,还有那句奇怪的期待,他立刻犹如提高了警惕,若无其事地挑了挑眉道,“我来求见县尊,乃是为了我家的私事,叶小姐这话我不太明白。”

    “小婢只是个传话的。”那丫鬟抿嘴一笑,又继续说道,“小姐说,老爷是想做名宦,可八股文章做得好,不代表治理一县的本事强,还请汪小相公拉了老爷下水之后,千万多多襄助,不要坑了他。否则……”

    这否则两个字故意拖了个长音,再加上其他这若有所指的话,汪孚林登时只觉得后背汗毛根都竖了起来。

    没道理啊,叶钧耀那完完全全就是个书呆子菜鸟县令,怎么女儿反倒比父亲还精明?

    “否则小姐在府城手帕交遍地,别怪她在段府尊家的夫人和二位小姐面前说几句话。”丫鬟笑得连眉毛都是弯弯的,随即又补充道,“小姐还说,如果汪小相公答应,那么府衙那边的动静她可以帮忙打探一二,有道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还请汪小相公斟酌。”

    这还真是威逼利诱,连引经据典都来了!

    汪孚林又好气又好笑,当下一本正经地说:“那还请姑娘回复叶小姐,我虽说年少浅薄,但至少做事很有底线,叶县尊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只会帮助叶县尊赢得广大歙县父老乡亲的尊敬爱戴,绝对不会坑了他。至于打探消息之类的事,还请叶小姐小心为妙,最好不要再做。否则,万一段府尊是那种很忌讳妇人干政的人,到时候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那就弄巧成拙了。”

    那丫鬟没想到竟会得到汪孚林这样一个回答,登时目瞪口呆。眼见得他笑眯眯拱了拱手还礼,就这么潇潇洒洒离去,她不禁一跺脚,慌忙去找自家小姐禀报。可是,当她一五一十原话复述了一遍之后,就只见自家小姐竟没有意料之内的嗔怒,反而若有所思笑了出来。

    “机关算尽,反误卿卿……他这么说,我总算不用担心爹了。”

    “小姐,可他后半截话说得那么气人……”

    “他也没说错,段府尊还真的就是忌讳妇人干政的古板性子,他家里夫人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两个公子更是一个比一个道学,除了三节两寿,别人都去,我不好不去,否则,你看我去府城的时候,看到府衙就绕道走!本来就只是想诈一诈他,看他打什么鬼主意,没想到还被人识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