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四十五章 赠君徽州府志

    叶小姐轻轻皱了皱鼻子,又歪着头想了一想,最后指使丫鬟道:“派两个妥当人,把我之前得的那套《徽州府志》送去给汪小相公。对了,不要说是我送的,就说是爹送的。”

    当汪孚林又去了一趟歙县学宫,再次把赵五爷悄悄带了进去见了刘会,转达了这一层意思之后,他又和他们就接下来如何行事商量了好一番,方才回了马家客栈。可他前脚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坐下喝上一口水,后脚秋枫便在外头敲门道;“小官人,叶县尊让人送书来了。”

    送书?什么书?走的时候没听那位县尊提起啊!

    汪孚林满头雾水,等两个家丁各自双手抱着一摞书进了院子,看样子还不是一本两本,而至少是一二十本,他便更加吃惊了。然而,从这些人口中,他只知道书是叶县尊吩咐送的,其他的嘱托一个字没有,甚至也没捎带什么手书字条解释一下。这会儿金宝也还没从县衙李师爷那儿下课回来,他也只能留下书,打赏了这两个家丁之后,就招呼了秋枫一起把书搬进了堂屋。解开外头包着的那一层油纸,他就看到了封面上的书名。

    《徽州府志》。

    秋枫这几天虽说也被汪孚林支使跑了几处地方,但无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他根本没办法从这些琐碎的行动中明白主人的真正用意,唯独只知道县尊对自家主人颇为看顾,只要投帖就会接见。此刻,他忍不住问道:“小官人,县尊送这《徽州府志》来是什么意思?”

    汪孚林正在一本一本地清点,发现整整二十二卷,而且恰是嘉靖四十五年编纂的,距离如今只过去了四年,他仔细思量了一阵,心里便有了计较,此刻不禁笑道:“如果我没猜错,应该不是县尊送的。”

    “不是县尊?难道还会有人敢冒充县尊给小官人送书?”

    “有人送书是好事,管他是谁送的,我正好想看!”汪孚林把这些书按照分卷一一摞好,随即就拍了拍手说,“你若喜欢也尽管看。”

    见汪孚林说着便径直往外走去,秋枫瞅了一眼这两大摞书,有些不以为然。又不是下科场时派得上用场的经史子集,也不是名人文集,有什么好看的?

    虽说近日东奔西走,对徽州府和歙县那些人文地理风土人情多了不少了解,但这一套《徽州府志》对汪孚林来说,仍然是雪中送炭。也正因为这个,他当即唤来掌柜,拜托其找个伙计去书坊问一声可有歙县志出售。不多时,那跑去买书的伙计就回来了,却是两手空空。

    “小官人,书坊主人说,徽州府志倒是有好几个版本,但歙县志本朝没编过,前朝似乎也没有。”

    从古至今这么多年,居然歙县人都从来没编过歙县志?

    汪孚林顿时无语了,随即明白别人单单送那一套《徽州府志》是有理由的。于是,他赏了那伙计十文钱,就把人打发了出去。等到金宝从县衙回来,他问过之后得知其今天压根没见过叶钧耀,更不要提送那套书的事,他心里就更加如同明镜似的。

    不消说,送书的人一定是那位叶小姐!他只不过是透过丫鬟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提醒了一句,那一位知县千金倒好,转手就送了他这样一套书!

    上司很不省心,可上司的女儿倒冰雪聪明,这难道叫做歹竹出好笋?咳,不能对叶县尊太苛刻,不是胆小怕事,也不是老官油子,这已经很难得了!

    于是,汪孚林忍不住对金宝问道:“金宝,这几天你去李师爷那听讲,可还见过叶小姐?”

    金宝老老实实地说:“叶小姐来过,但顶多就是在门外对叶公子说两句话,再也没露过面。”

    对于这样一个结果,汪孚林不算意外,但心中对这位上司的女儿稍稍添了几分纯粹的好奇。只不过,他眼下需要理会的事情太多,这事儿也只不过犹如在平静的水面投下一颗小石头,涟漪散尽就无痕无踪了。下午他没再出门,囫囵吞枣似的翻了几卷徽州府志,而另一边金宝在完成李师爷布置的功课,就连秋枫也在那看上次汪孚林送的一本论语集注,堂屋里恰是一片静悄悄。

    而这样的静寂,最终被一个突然大力推开门的声音打破。

    “双木!”

    汪孚林吓了一跳,等看清是舅舅吴天保,他登时吃了一惊,连忙丢下手头的书,迎了上前:“舅舅,您怎么来了?难道二娘和小妹……”

    “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想瞒人?上次大宗师提人也是,等我知道都已经很晚了,到了府城又和你错过,你就不知道给我早送个信!”吴天保一如既往声若洪钟,见汪孚林有些不好意思,他便叹了口气说,“只不过,我也不是单单为你进城,我这次也接了粮长。你不知道么?后日就是粮长谒县尊的日子。”

    又是粮长!

    汪孚林原本还以为舅舅是因为自己倒的霉,仔仔细细一问,他才知道,他母系吴家从前世代承袭了一个粮区的大粮长。而这些大明开国之初的乡间大族,如今要么彻底败落,根本负担不了粮长的开销;要么飞黄腾达,早就撂挑子不干了;如同吴家这样不上不下的到底是少数。

    所以,一区大粮长佥派到自己头上,吴天保实在是躲不开,又或者厚脸皮推给别人。毕竟,这要是放在几十年前,他这个世袭粮长是当定了。等汪二娘终于忍不住送信告诉他,他才得知姐夫也摊上了这一重役,外甥为此已经到城里活动了,吃了一惊的他自然慌忙往城里赶。

    此时此刻,他见汪孚林久久无语,便双手按着他的肩头说:“双木,别担心,你家又不是世袭的一区大粮长,单单论田亩,也无论如何不至于非得要你爹顶,你又是秀才,大不了豁出去闹开来,县尊总应该会为你做主的。舅舅这边你不用管,岩镇素来还算富庶,被点了粮长帮贴的两家都已经在凑银子,我那家里也还有些家底,还没到卖房子买地的地步,咬紧牙关忍一忍,这一年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