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四十八章 中场休息和继续找茬

    如果说刚刚比田地比人丁比家产,已经有人产生了这样的感觉,那么现如今汪孚林打着我不好过,也让你不好过的主意,硬是要把赵思成给拉下水,堂上众人的某种感觉就更强烈了。尤其是吴天保身为汪孚林的舅父,眼见从前生性孤僻的汪孚林今天竟用出这种招数,他简直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赵思成原以为今天准备充分,从历代诰旨,到旧例,再到成文不成文的律例都齐全,一定能够把汪孚林的气焰彻底打压下去,回头这小秀才就会乖乖回去搬救兵了,到那时候才是他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可谁能想到,就好比他在前门砌好了坚固的围墙,汪孚林却虚晃一枪,直接踹开后门闯进来了!慌乱之下,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随即往主位上的方县丞看了一眼。

    今天可是我把你拱上去的,万一我出岔子,你日子也不好过!

    方县丞当然看得懂赵思成的骑虎难下,他本想去拿惊堂木,可他自忖没底气,拍不出叶县尊那种气势,便只能放下手,不轻不重地咳嗽了一声,随即笑容可掬地说道:“粮长之事乃是国朝初年定下的规矩,州县主司需得以礼相待,各位远来辛苦,又起了个大早,不如先到幕厅喝杯茶稍待片刻,本县……本县丞把事务处理完之后,再接见诸位如何?”

    哪怕只是代理县令如此屈尊降贵,也足够一大帮粮长受宠若惊,就连那些在乡里横行说一不二的,此时此刻也不禁多瞧了汪孚林几眼。而刚刚一副我就是赖上你架势的汪孚林,这会儿也仿佛暂且心满意足似的,没有继续争执下去,算是默许了方县丞的和稀泥。

    等到十四个粮长以及一个粮长代理汪孚林暂且下去,赵思成松了一口大气。他也顾不上接下来早堂上的气氛如何诡异了,立刻打发了自己的心腹,一个主管粮科的典吏去后头知县官廨打探消息,以防叶钧耀和汪孚林早有默契,今天是特意给他挖坑。不多时,那典吏蹑手蹑脚地从外头回来,到他耳边低声说道:“司吏,那小秀才的养子不是和县尊公子一同在李师爷那听讲吗?今天一大早他没去上课,打一来之后就跪在县尊房前求恳,到现在都还没起来!”

    “那就好。”赵思成按了按胸口,如释重负地说,“看来那都是那小秀才自己乱撞,没有县尊当后盾,我还不至于怕了他!”

    歙县衙门大堂左厢,是一座偏厅。原本这里叫做典史厅,但典史这个首领官从明初到明中期风光无限了一阵子,甚至还出过从典史考中状元的牛人,但此后典史一职就日落西山,和县丞主簿一块成了被县令扫进垃圾堆,再没有半点实权的角色。所以歙县衙门这座典史厅,在历史的洪流之中羞羞答答改成了典幕厅,大多数时候都是师爷办公的场所。可现如今叶县尊只有个李师爷,李师爷其实又是个门馆先生,这里就自然而然空闲了下来。

    眼下十五个粮长被请到了这里喝茶虽说汪孚林对这喝茶两个字总感觉怪怪的,但并不妨碍他和舅舅吴天保坐在一块,一面喝着那完全说不上啥滋味的茶,一面低声交流着。别看他刚刚在大堂上振振有词,把赵思成给驳得全无威风,可吴天保以长辈和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他要注意分寸,不要得意忘形等等,他却一句还嘴都没有,一面听一面点头,眼神却在其他人身上扫来扫去。

    果然,他发现好几个人全都在悄悄打量自己。这几个人虽说都穿着绸缎衣服,但看模样却像是一辈子没穿过好衣服似的,要多局促有多局促,一面坐着,一面还在用手捋衣襟上的小小褶皱。而那几个自顾自翘足而坐的,则是神态自若,仿佛对粮长之役很有些心得。果然,他就只听得耳畔传来了吴天保的声音。

    “靠墙边那几个,全都是十年之中当过两次甚至三次粮长的狠角色,催科的时候比差役还要厉害,每次都能落下一大笔进腰包,你可别招惹他们。”

    “舅舅放心,我只认那个赵思成,只拖住这个家伙,别人和我无关。”

    汪孚林有意稍稍提高了一点声音,果然,接下来关注他的目光就少了许多,尤其是吴天保提到的那几个狠角色。随着茶水少了,又有人上来添了热水,几轮下来,那几个仿佛头一次穿好衣服的粮长就渐渐有些坐不住了,显然是有些尿急。可他们到门口一问,候着的白役却没有刚刚端茶倒水时那般客气了,一白眼睛便冷笑道:“这是什么地方?歙县衙门,上头方二尹什么时候召见你们还不知道呢,忍忍吧!”

    一听这话,几个人中年纪最大的那个老人登时变了脸色。出门在外多有不便,他早起就没敢喝水,可被人请到典幕厅奉茶,他不知不觉就忘了喝水喝多了会尿急,实在忍不住了方才厚颜相问,可如今得到的只是一个忍字。面对那白役恶意而嘲弄的眼神,他整张脸都忍不住抽搐了起来,而他身边其他两个人亦是脸色发白。尤其在对方又说出了一句话之后,他们更是整个人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记住了,这是在歙县官衙,要是一个忍不住,尿在身上又或者地上,可是藐视官府之罪!”

    这大热天的,汪孚林也知道喝水有什么麻烦,本来就只是含一口茶水润润嗓子,余下的趁人不备往地上一泼,哪里会真的一杯杯往肚子里灌,听到这里,他终于品出了几分滋味来。莫非,针对自己上次去送大宗师时那突然尿遁,于是此刻有了这一招?见那三个被人从门口挡回来的粮长苦苦忍耐的窘样,他便随手一弹袍角站起身来,信步往门口走去。果然,刚刚那白役立刻伸出手来阻拦他。

    “县衙重地,二尹随时召见,还请别乱跑。”

    “我又不是第一次进县衙,不劳提醒。既然早堂没完,我去后头官廨探望探望病了的叶县尊!”

    那白役登时为之一愣,可想到赵思成的嘱咐,他把心一横,还想再继续拦阻,耳畔就传来了一个低低的声音:“别忘了,之前刚有一批狗腿子挨了打之后被革除出去,据说百姓们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下场可都惨得很!”

    叶县尊快刀砍向那些殴打刘会的白役,确实让县衙中剩下的人为之心肝俱颤。所以,那白役和汪孚林四目相对,竟是情不自禁地让开了路,由得汪孚林提脚跨过门槛出来。而汪孚林前脚出来,却还回头招呼道:“要是有忍不住的,便随我出来透透气。前头衙门不肯通融,后头叶县尊那儿未必就不能通融。”

    那三个憋得发慌的粮长如蒙大赦,慌忙跟了出来,那白役一个阻拦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汪孚林把人带了出来。意识到这事儿万一闹到县尊那去,绝对是个**烦,他只能硬着头皮追上去,低声下气地解释道:“小的带各位去官房就是……”

    当有意拖延早堂时辰的赵思成得知典幕厅发生的这一幕,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暗骂汪孚林厚颜无耻,竟敢连尿遁也敢用县尊做幌子!

    知道拖字诀暂时没用了,他只能授意方县丞重新召见粮长们。眼见这又要开始新一轮的较劲了,不想惹事的秦主簿和罗典史已经找机会溜之大吉,就连不相干的其他六房和承发房的小吏也走了不少,和最初大堂上人头济济的样子相比,眼下汪孚林一行人再入大堂,这里已经人空了一大半。

    赵思成要的当然不仅仅是汪孚林尿急出个丑,而是要借着这一段空闲打击对方原本高涨的锐气,同时积蓄自己的气势。所以,当这些粮长重新在大堂上站定,他便先下手为强,第一个开口说道:“历来佥派粮长,从来都不容挑三拣四。今天是五月二十五,正是要开始征收夏税的时候,哪里还能有功夫拖延?若是今天任由汪小相公你这样挑三拣四,硬指不公,日后一个一个全都如此,我户房就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不等汪孚林开口反驳,方县丞便立刻按照赵思成的目光,念起了面前那长长的单子,无非是要各大粮区额定要征收的夏税小麦、茶叶、丝绢,以及下半年要上供的物料、摊派的军费以及各种杂项银子,比如县廨公费。当听到那高达五千两的摊派公费时,十四个正儿八经的粮长全都大吃一惊,可那数字须臾而过,接下来则是各种琐碎的数字。

    赵思成今天出师不利,早就对这小秀才无比提防,竟是也没顾得上方县丞,一双眼睛自始至终都盯着汪孚林。却只见其仿佛根本没有在听,而是在和身边的吴天保嘀嘀咕咕说着什么。即便如此,他仍然不敢有半点放松警惕,只恨自己与其隔着中间那宽敞地带,听不见其说的话。

    终于,等到这长篇大论一念完,方县丞还来不及喝口水润嗓子,就只听汪孚林突然再次开口道:“方二尹这是念完了?”

    PS:目前新书榜第一,会员点击榜第三,完爆上周三江封!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谢谢大家支持,再次谢谢两位猫兄的推荐,顺便求下推荐票装点一下点推比,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