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五十二章 把粮长甩给别人

    堂屋中,汪孚林因为牵挂金宝的状况,最初有些心不在焉,而叶钧耀急切地想要知道外间发生的事情,又问个不停,他分心二用,对答之间时常牛头不对马嘴。好在叶钧耀自己对放任金宝跪那么久也有些心虚,自然不会有所埋怨。两人这一问一答就是许久,当最终得知一切经过,当了许久光杆县令的叶钧耀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当初金榜题名的时候也不像现在这样扬眉吐气。

    毕竟登科的时候,他才只不过是三甲同进士,底气不足!

    整件事中,最关键的是叶钧耀在汪孚林的劝说下,选择了站队均平派。他抛出的话是争取在任期内把此事翻过来,如此才在刘会以及赵五爷之外,很快又得到了一大批衙门吏役中坚的拥戴。而汪孚林又建议,请这位叶县尊抛出冯师爷署理县令作为诱饵,暗地里却联络了方县丞,将粮长们今天谒见的上供全都许了出去不算,另外还许诺分几桩无足轻重的权限,成功让方县丞决定站到了知县这一边。

    而户房钱科吴典吏的倒戈则是更重要的一环,他提供了赵思成核算的各粮区那些夏税数字,又由极其擅长模仿笔迹的他重新摹写改动。

    就连赵思成之前要挟账面亏空五千两之事,在拿下赵思成之后,只要咬死了这家伙做假账要挟县尊。哪怕日后赵思成再攀咬此事,也不足为惧。

    总而言之,一切都在幕后,汪孚林之前那种我就是赖上你的无赖之举,只不过是吸引赵思成注意力的招数而已!可如果没有这样豁出去闹一闹,他凭什么事后给自家摘掉粮长这包袱?相比之下,博得叶钧耀的好感也好,其他什么也好,在吏役之中抓拢几个人也好,都是附带的。前者是生存问题,后者是发展问题。

    “孚林,你真是本县的福星!”叶钧耀百感交集,看向汪孚林的目光竟是比看亲儿子还亲,“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学生别无所求,只求老父母先解决了学生家里的粮长之役。”见叶钧耀这一次毫不犹豫就要点头,他又补充了一句,“请佥派赵思成家中兄弟为粮长。”

    看到叶钧耀顿时有些不理解,汪孚林知道这位县尊说不定还以为自己是公报私仇,他就解释道:“大多数人觉得粮长吃力不讨好,心怀怨言不愿当;而一小撮人则觉得粮长捞钱快。无论佥派这两种人的哪一种,今年我所在这个粮区的夏税征收都恐怕会不那么顺利。只有赵思成,他自己刚刚下狱,他家中至亲定然不敢胡作非为,也不敢不尽心竭力,届时老父母说什么就是什么,而且也不会祸害其他人家,可谓两全其美。”

    听汪孚林如此说明,叶钧耀一面听一面微微点头,到最后心领神会,立刻点头答应。

    当然,他还记得最要紧的那五千两摊派公费数目,赶紧派人一并通知方县丞加以纠正,又命人把刘会召回户房。却不是立刻就让他重新担任司吏,而是令其以白衣书办署理钱科,理由自然打着一个最好的幌子,那就是赵思成上任半月就胆大妄为私改账目,所以需要熟悉户房的人紧急查账!至于户房司吏,则是赏了吴典吏的倒戈之功。

    至于汪孚林本人,自然不会等到申时和其他粮长再次齐集大堂。这一次他家中的粮长之役算是彻底卸下去了,他惦记着金宝,辞了叶钧耀出来,就径直找到了金宝和小胖子一同上课的书房。

    他和李师爷客套两句,正要把人带回去,小胖子却突然开口说道:“汪……相公,金宝一心都是为你,你回去可不能责罚他!”

    汪孚林看了一眼这位胖乎乎的叶公子,笑了笑后就对金宝开口说道:“你福气不错,交了个讲义气的好朋友。”

    “你的脚这样子也走不了路,派个人去后门说一声,把滑竿抬进来吧。”

    一出书房,听到汪孚林这么说,金宝不禁心虚地小声说道:“爹,我本来想,官廨后门到马家客栈不过就是几步路,所以今天我叫康大叔他们休息了。”

    听到这话,汪孚林瞅着在叶小胖和小厮搀扶下,仍旧一瘸一拐的金宝,登时气不打一处来。虽说他平时出门,也尽量不劳烦汪道昆派来的那几个轿夫,金宝要是往常这样体恤人,他也不会说什么,偏偏在今天这种节骨眼上,没有滑竿接人!

    虽说只要他张口,就连叶钧耀那四抬大轿也未必借不着,两人小轿更不用说,可今天他在前头大耍无赖,不想再借县尊家的轿子从县后街一路招摇回去。至于再派人回马家客栈去请了轿夫抬滑竿过来,倒不是不可行,可早上说不要人接,傍晚又改主意,这也忒折腾了。思来想去,他便没好气地走到金宝跟前,伸手在其脑袋上一拍。

    “上来。”

    什么上来?

    金宝一下子愣了,直到汪孚林转身稍稍蹲下,他才反应过来,但脑袋却轰然炸开。他还稍微有些记忆的时候,恍惚记得生父也曾经这样背着还小的自己去求医,但那样的温馨自从父亲去世,却已经成了几乎要忘却的记忆,剩下的都是漫长无尽头的打骂羞辱。当他惊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叶小胖已经和小厮把他一块给托到汪孚林背上了,他只能胡乱伸手提脚挣扎了两下,口中嚷嚷道:“爹,我能走,真的能走,放我下来!”

    “少乱动,否则回去之后家法伺候!”汪孚林头也不回地吓唬了金宝一声,见其还是一个劲乱扭,他又警告道,“坐好,走上一刻钟就到客栈了,给我安分一点!”

    叶小胖没想到汪孚林凶归凶,做派却是另一个样子,对比一下自家严父,他对金宝竟是有些羡慕,当即在旁边嘻嘻哈哈帮腔了几句。

    “金宝,你爹这么体贴,你就别扭捏了,我还等你明天过来,和我一块到先生那儿听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