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五十五章 压力山大

    闲人都走了,程乃轩见金宝有些局促地坐在床上,眼睛却小心翼翼打量着自己,他虽一直都觉得汪孚林收个八岁养子有些滑稽,这时候却忍不住走上前去。可还没等他的手够着金宝的脑袋,斜里汪孚林就窜上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脸上有些不好看。

    “别打我儿子主意。”

    程乃轩登时僵住了,随即便讨好地笑了笑:“双木,你不会真当我有断袖之癖吧?真没有,我这也是被逼婚逼得没办法,这才只能出此下策!你不知道,我当初为了不想盲婚哑嫁,死活磨了我祖母和我娘,希望能够和她照上一面,可你知道怎么着?那天春光明媚,蓝天白云,朵朵桃花在风中飘落,彩蝶蜜蜂飞舞,那样美好的桃林中,远远望去,一个一头乌发,藕荷衫子藕丝裙的少女背对我站在桃树下,那情景是不是很让人心动?”

    汪孚林没想到程乃轩突然给自己讲起了故事,先是有些意外。代入这番叙述中,他不禁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反问道:“怎么,难道人转头过来,结果是个丑八怪?”

    “如果是那样也就罢了!”程乃轩苦笑一声,这才心有余悸地说,“她先是在那里诵了一首蝶恋花,声音如同银铃一般悦耳好听,我那时候已经在想着,回头立刻请爹去提亲,这桩婚事我千肯万肯。可结果,人突然转身过来,却是青面獠牙血盆大口!我那时候都快吓傻了,拔腿就跑,现在想想那肯定是她的恶作剧,顶多是戴了个鬼面具,可没想到她还放了条凶恶的大狗!你不知道,我被那条恶犬整整追了一刻钟,整个人都快吓疯了!”

    怪不得,原来是画风一下子突变!汪孚林登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最后才挤出了很不符合逻辑的四个字:“节哀顺变。”

    程乃轩却一点都不觉得汪孚林这四个字有什么不妥之处,抱着脑袋一屁股坐在了金宝那张床上,无精打采地说道:“这件事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没敢对我爹说,可谁能想到我爹见我没话,就帮我把这桩婚事定下来了,可怜我这一次见面,还不如不见!”

    就连金宝也是瞠目结舌,他怎么都没想到,仅仅是谈婚论嫁之前男女双方见一面,竟然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而他倏忽间就想到了当初和汪孚林在县后街上的那次偶遇,赶紧向养父看了过去。汪孚林却近来事多,早把那桩偶遇忘差不多了,而是继续很有八卦精神地追问道:“对了,到底是哪家姑娘?”

    程乃轩有些幽怨地抬头看了汪孚林一眼,随即又往金宝身上瞥了一眼,仿佛觉得让小孩子听到有些丢脸,便耷拉着脑袋说道:“我不说行不行?让我保留点尊严吧!幸好不用立刻完婚,否则我都想先讨上十个八个婢妾放在房里,免得来日我被人欺负,压力太大了!”

    今天解决了赵思成的事,刚刚一大帮子生员都挤在这里,有些话不好说,原本汪孚林还想和程大公子商量一下某些其他问题,可现如今见自己随口一问竟勾起了对方的无穷无尽伤心事,他倒有些不忍心了。尤其这最后一句本该值得声讨的话,现如今他却只觉得好笑。

    纳妾买婢竟然是为了防止未来妻子进门欺负丈夫,这什么逻辑啊!

    于是,他只能体谅地拍了拍程乃轩的肩膀,用诚恳的声音鼓励道:“程兄,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他也只有能力在精神上支持,那位居然放狗追未婚夫的未来程少夫人太可怕了,他可不想打交道!

    尽管很想念家中的两个妹妹,而且自己两次进城,都把这马家客栈当成了家似的常住,这如同流水一般的开销也着实让人肉痛,兼且对那状元楼上的什么英雄宴兴趣不大,可程奎等人好意相邀,汪孚林实在是却不过这样的情面,即便再归心似箭,也只能再留两天。

    于是,次日一大清早,吴天保匆匆来见他辞行,道是要立刻回去,联络本区各大里长,预备到时候在征输库收解夏税,他便托其捎个信回松明山报平安,谁知道吴天保笑着点了点头的同时,又欣慰地说道:“这次你的经历和上一次一样惊险,再加上赵思成倒了台,这消息恐怕早就传了回去,少芸和幼菡肯定都知道了。可惜你爹娘不在,否则看到你现在这样能耐,一定高兴得很。”

    舅舅你错了,他们二老要是在,那火眼金睛绝不是家里一双小丫头片子能比的,那时候我就只能装孤僻生冷了!汪孚林暗自感慨了一声,随即不无欣慰地想到,哪怕日后双亲从汉口归来,毕竟时隔这么久,又是自己“迭遭大变”之后,无论再出现什么不对劲,他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糊弄过去了。

    对于舅舅同样摊上的粮长之役,汪孚林不禁抱歉地说了声对不起,但吴天保却显得很豁达,因笑道:“以前粮长是永充,现在是朋充轮充,咬咬牙忍一忍,就能过去了,你不必放在心里。而且咱们徽州府比南直隶和两浙其他府县幸运,运到南京的那部分是本色麦子,而运到京城京库和光禄寺库的夏税麦子全都是折色,路上车马脚费也就能够节省不少下来。”

    汪孚林如今已经不是当初两眼一抹黑的时候了,知道这所谓的都是折色,指的是这些夏税中,理应送到北京的麦子全都是折成银两来征收,而送到南京的则是直接实物麦子入库。可凡事都有两面性,尽管这对于粮长来说,是有利于路上解运的好事,可对于民间百姓来说,就要面对另外一大难题他们得把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卖了,而且还不能要铜钱,得换成银子才行!这种时候,往往是奸商大发横财的时机。

    往日铜贵银贱,可在兑换的时候,比率就不一样了。

    自家得以逃免这一劫,面对舅舅眼下的困境,汪孚林自是心中沉甸甸的。将人送到客栈门口道别之后,眼看那人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他更是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愧疚。毕竟,打从他这一世睁开眼睛之后不久,吴天保就帮了他很不少,包括前一次不问来由,就帮他到县城给金宝办出了入籍文书,这次自己担当粮长赶到县城,还不忘来为他打气,又馈赠了五两银子。要知道,这个舅舅自己也正等着用钱!

    因为及时散瘀敷药,当初叶小胖那个软垫也算有用,金宝的双腿虽然还是不那么便利,但已经勉强能走了。这会儿给吴天保送行,他就硬是跟了出来。见汪孚林表情呆呆的,他就小声提醒道:“爹,舅公已经走了。”

    “嗯。”汪孚林轻轻答应了一声,随即就对金宝说道,“以后你要是进了学,记住也要孝顺你舅公,当初你入籍的事,就是他办的。好了,时候不早,你也该去李师爷那听讲了”

    “是,我明白了!”

    汪孚林每每把进学两个字挂在嘴边,最初金宝还会少许抗议两声,可现在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尽管他跟着李师爷听讲,只不过也就只有短短六七天功夫,但精于科场之道的李师爷着实给他打开了新天地,更难得的是,李师爷不但自己会考试,还很会传授应试之法,而他过耳能诵的本事也发挥得淋漓尽致,若不是他懂事地没有尽显天赋,同窗那叶小胖的日子就更难熬了!也正因为如此,他也卯足了劲。

    爹说过两年之后就让自己去考秀才!

    金宝如今走路不便,几个轿夫又都心中过意不去,甚至还争抢起了今天送人去知县官廨的差事。而金宝这一走,汪孚林心中又多出了另一桩烦心事,

    那就是等他父子俩这一回松明山,金宝的课业怎么办?只看金宝平时晚上回来的时候说起上课时,那兴高采烈兴致勃勃的样子,他就知道其对李师爷这个师长很信赖,而且李师爷水平也不赖,可他怎么也不可能把叶县尊这个门馆先生给打包带回松明山吧?松明山民风不错,适合安居,可如今家里财政吃紧,在村里要掘金有些难,自己这个不懂禾稼的没用武之地,可要是留在城里,两个妹妹和家里那些田地屋宅怎么办?

    明明已经解决了难题,怎么还是压力山大呢?这个一家之主还真是不好当啊!